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隋末阴雄 > 第五十四章 战车冲阵
    可是两条腿的总是跑不过四个轮子,陈军的刀斧手们虽然也算是轻装上阵了,可是仍然和前方战车部队距离越拉越大,直接拉出了半里地左右的空档,而在这三千多刀斧手的身后,两千多长槊手们仍然是在缓缓地结成枪阵前进,也跟刀斧手们拉开了两三百步的距离。

    隋军的一线长槊手们蹲下了身子,手中的长槊槊头向前,斜着插在身后的地上,形成一个斜刺的角度,第一排的战士们个个屏气凝神,盯着已经清晰可见的对方战车上御者们的眼睛,耳边只听到每队的都督们声嘶力竭地吼声:“稳住,稳住!”

    陈军的战车从隋军阵线前那些作遮挡物的大车间隙间冲了进来,也有几辆战车因为度太快,来不及变向而直接撞上了大车的,顿时就撞得车上的几人飞上了天,而冲进来的战车却是狠狠地撞上了隋军一线的枪阵。

    巨大的冲力直接把不少隋军的步兵撞得飞了出去,惨叫着被后面的士兵高举着的矛槊刺成了人串,更有些步兵们被巨大的冲击力直接震倒在地,七窍流血而死。

    但拉战车的马也并不是后世的坦克,虽然披了马甲,仍然是血肉之躯,被如林的矛槊刺得也是鲜血淋漓,不少马身上插着折断的矛槊,在临死前借着惯性继续向前冲出一段距离,一直冲倒了七八名隋军步兵后,才轰然倒地而死。

    战车上的陈军士兵们一个个都被震得七晕八素,江南很少有敢结阵硬撼战车的部队,而隋军高度的纪律性和视死如归的勇气让这种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变成了事实。

    巨大的冲击力不仅让隋军的士兵们被一片片地冲倒,也把战车上的陈军士兵们一个个直接震得飞出车外,而还站着的隋军士兵们则飞快地上前,矛槊齐下,把这些陈军车兵纷纷刺死在地。

    而与此同时,隋军阵列后方的辅兵们则迅地穿进军阵,将伤者们抬下,隋军后排的士兵们自动地顶到前方,去补前面死伤了的同伴,如此一来,在付出了四五百人的伤亡后,隋军的矛槊阵靠着高度的纪律,成功地挡住了陈军战车的疯狂正面冲击。

    王华强看得热血沸腾,狠狠地拍了一下手,大叫一声:“好!”穿越前他也看过不少电影,可即使是指环王,角斗士这种级别的好莱坞大片,也远远没有这真实的战场来的血腥和刺激。

    贺若弼依然面无表情地看着山下的血战,微微地点了点头。

    员明手中的战刀再次举起,刚才从枪阵两侧跑到后方的弓箭手们,飞快地补充了箭枝,这会儿又在枪阵的后方拉弓上弦,随着各自都督们的命令,箭矢如乌云遮日,一片片地划出弧线,从空中向着还在朝本方飞奔过来的敌军刀斧手们倾泻过去。

    这时候陈军的那些轻装刀斧手,已经喘着粗气,瞪着血红的眼睛,狂奔到了离枪阵前的大车还有三十多步的地方,由于视线被三百多辆大车和本方那被击毁的一百多辆战车所阻,许多人还不知道里面生了什么,还以为对方的阵线已经被本方的战车辗过,自己的任务只剩下追杀逃敌了呢。

    但是跑在最前面的几百名壮汉终于看到了对面的景象,只见本方的战车全部东倒西歪地瘫在地上,拉车的战马一匹匹肚破肠流,倒在血泊中无力地蹬着腿,而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本方车兵的尸体,土黄色衣服包裹着一具具被刺得如同血泥的尸体,人和马的各种断肢,内脏流了一地,仿佛一个巨大的屠宰场。

    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而对面的隋军一线的长矛手们,一个个满脸浑身是血,面目狰狞,随着后方震天的鼓声,出声声吼叫,凶神恶煞一般,而不少人的枪尖上,还挂着些肝脏,肠子之类的东西,在风中摆动着。

    这三千陈军的刀斧手绝大多数都是临时征召来的地痞混混和杀猪屠狗之辈,贪图高额的赏金才自告奋勇地加入到了这第一阵,本指望跟着战车的冲锋,只需要在后面抢人头就行了,没想到真实的战场是如此的残酷,不少人扔掉手中的大刀战斧,开始蹲在地上,大口地呕吐起来。

    几个陈军小兵一边吐一边还在互相说话。

    “马二,他娘的这回给你坑死了,都怪你个呆鸟,说什么加入前军有重赏,奶奶的,这会儿你怎么不冲了。”

    “娘的,老子怎么知道会是这结果,不是说书的刘瞎子说过,只要战车一冲,敌军就会望风而逃吗,剩下我们要做的就是砍人头。”

    “砍你妹的人头,这回我们的头不给人砍就算烧高香了,你他娘的快帮兄弟们看看怎么才能逃得掉。”

    “逃个屁啊逃,军令没听过吗,没鸣金就向回跑,是要掉脑袋的。要不咱们先装死吧,到了大车那里就往车底下钻,等打完了再出来。”

    “奶奶的,就你小子鬼点子多,听你的,哎,这天怎么一下子黑了?”

    这几个不知名的陈朝小兵刚刚抬起头来,只见一堆黑压压的长箭从天而降,那闪着寒光的三角形箭头就是他们在这个人世间最后的记忆。

    两千多名长弓手以最快的度把手边箭囊里的二十多枝箭全部击出去,只用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缺乏护甲,没有盾牌的陈军刀斧手们在这种一波接一波的箭雨打击下,如同待宰的羔羊,不少人扔掉刀斧,转身就逃,却手忙脚乱地撞上后面的人,扑倒在地,来不及起身就被空中下一拨箭雨射成了刺猬。

    只消片刻的功夫,陈军冲过来的三千多刀斧手就被射死了一大半,剩下的一千多人哭爹喊娘地扔掉兵器掉头向后跑,总算是逃得了一命。

    与刚才的弓箭对射不一样,那一阵有不少人中箭受伤后,还被同伴抬了回去,而这次空旷地带的箭雨清洗,却是没有一个人敢停下去扶别人,而且只要中了箭受伤的人,稍微停下一瞬间就会被接下来的箭射倒在地,最后只能等死。

    陈军第三拨的长槊手和盾牌手们看到前方这种惨状,一个个吓得面如土色,眼看着一堆刀斧手们扔掉武器,哭天抢地地向着后面逃命,再也顾不得什么杀敌领赏了。

    不知是谁嚷了一句“大家快逃命啊”!几千人哄地一下扔掉了手中的武器和盾牌,向后没命地逃亡,一边跑一边还脱着自己身上笨重的甲胄,只恨自己穿得太多,影响了逃跑的度。

    田瑞骑在马上,看着前方的战况,已经面无人色了,他和那新亭垒的守将刘仪同一样,都只不过是靠着抱施文庆的大腿上位,并无多少实战经验,要不然也不会连多兵种的协同作战都搞不好,把战车,刀斧手和矛槊手之间拉出这么大的空当。

    眼见自己前方的士兵们变成了一群逃起命来横冲直撞的犀牛,田瑞醒过神来,抽出宝剑,吼道:“不许退,违令者斩,全都回去继续战斗!”

    可是田瑞身边的亲兵护卫们都开始拨转马头逃跑了,在他身后的那个传令兵哆嗦着说道:“将军,还是逃吧,再不跑给乱兵一冲,掉下马来,会给踩死的!”

    田瑞转头对着那传令兵吼了起来:“混蛋,竟然敢动摇军心,本将,本将斩了你!”

    那传令兵吓得转身就跑,田瑞追了两步没追上,一把掷出手中长剑,传令兵一缩头,那剑直接砸掉了他的头盔,他就抱着马脖子混在一堆亲兵里一路狂奔,很快就消散在烟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