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隋末阴雄 > 第二十三章 王世积的盘算
    王世积这话拿了一个军事机密的制高点,王颁也不好再多说什么,看了王华强一眼后,直接走进了帐,王世积又向着那些护卫下了同样的命令后,也转身进帐,王华伟主动站在帐门口当起了守卫,而王华师和王华强则回到了帐中。

    王颁和王世积已经盘膝而坐,在这个时代,胡床(后世的马扎)还是大将们的专属,王家兄弟这种级别的还不够资格配备,因此众人只能在这里席地而坐,好在这里铺着毛毯,又堆了两个火盆,坐在地上也不觉得寒冷。

    王世积看了一眼王华强,转向王颁说道:“景彦,我也不拐弯抹角了,刚才我跟华强已经说过,贺将军有令,你们的接应任务由我来负责,也就是说我是你们需要接头的第一批部队,后面贺将军的大军就不劳你们费心了。

    今天我来此,就是为了和你们约定好接头的地点和细节。贺将军的那个十天内过江乃是军令,必须要执行,你看看有没有什么困难。”

    王颁冷冷地说道:“王将军,末将记得你应该是在蕲州那里的行军总管,为何这次会出现在这里?你这样带上大军私离防区,皇上是否知道?”

    王世积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盖着朱印的官文,递给王颁:“这是此次南征总指挥,节制八路大军的大元帅,晋王殿下的公文,特准调我王世积及麾下一万铁骑驰援吴州总管贺若弼。

    你可看清楚了,皇上现在远隔万里,出征前授予了晋王指挥诸军的全权,包括你王将军,贺总管管不了你,但是晋王殿下还是能对你下令的。”

    王颁接过官文,仔细地看了一眼,传给了王华强,抬头对王世积说道:“既然如此,王将军何不设中军帐当众下令,而是要搞得这样神神秘秘?”

    王世积收起了笑容,正色说道:“王将军,你也清楚你的使命就是先行偷渡,联络在江南的内应,为大军渡江开辟一块登6场,然后作为向导引大军攻城,这种事情能在中军帐内明说吗?你就不怕有陈朝的奸细?”

    王颁脸色一变:“你又是如何知道我们的任务?”

    王世积哈哈一笑:“本将军要是连这个都不知道,还会主动来找你们吗?所以刚才我就说过,不用拐弯抹角,大家都拿出些诚意来。

    我今天没在中军帐点将下令,一方面是防奸细,另一方面也是想拿出些诚意出来,不是以上下级的关系给你下令,而是商量着来。”

    王华强心中一凛,暗叹这王世积手段了得,王颁这人有着文人的臭清高,吃软不吃硬,你若是捧他,他会非常受用,不是事关原则的事情很多就会应承下来,反之你若是不给他面子,那他就会跟你硬顶到底,寸步不让。

    王世积这轻描淡写的几句话,既给足了王颁面子,又点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与那个克扣军粮,给自己供应猪饲料,又把自己呼来喝去的贺若弼相比,地位相仿的王世积如此谦恭有礼,肯定会让王颁非常受用。

    果然,王颁的那张冰块脸一下子融化了,哈哈一笑:“王大将军,都是为朝廷效力,不用计较这些细节,既然晋王的调令在此,你肯直接来找我们,想必也是得了贺总管的许可。你说吧,要我们怎么做?”

    王世积一拍大腿:“痛快,景彦兄果然不愧是将门虎子,气度非凡啊,这次我来就是帮你向陈朝复仇的,只恨我的铁骑没有长上翅膀,飞不过这大江,所以还需要老兄先行渡江,接应我军,这地点嘛,你看在哪里比较合适?”

    王颁转头看了一眼王华强,王华强心领神会,从身后自己的床下拿出一卷地图来。

    这张地图上涵盖了江北广陵一带和南陈江南地区的每个村庄和每条道路,乃是王颁在江南的内应制作,几个月来,王颁和王华强无数次地对着这张地图,作了各种登6的方案和预设,最后标出了三个适合大家登6的地点。

    长江在建康城这里并不是直接由西向东的,而是拐了一个弯,先是由南向北地从建康城南的当涂(今马鞍山)流过,路经采石,燕子矶,新亭等处,直到建康城西北角的鸡笼山,幕府山一线。

    然后长江在此改向,向东而去,路经江北的**镇和广陵一线,现在众人所在的广陵,则是正对着江南的南徐州(京口,今镇江),在建康城东北的二百多里处。

    三个可供大军集结的最好登6点,推广陵对面,建康城东两百多里的南徐州,这里的江面较窄,水流也不是很急,一万步骑要过江的话,五百条船只需要一个时辰就能全部运过去,缺点是离建康城距离稍远,无法在登6后形成突然攻势,一举连夜拿下建康。

    第二个地点就是建康北面的栖霞一带,这里江面也不算宽,大军从对岸的**出,连夜过江后可以形成对建康城的突袭之势,但这里是敌军防守的重中之重,来回战船的巡逻也是最为频繁,难度和风险极高。

    第三个地点则是骑兵从**,向西沿长江绕道一百余里,到达长江西北的浦口镇一带,在这里下水,从对岸的新亭(南京城西南的一处江心小岛)登6。

    这里由于有个江心小岛的作用,水流较缓,但是地方狭窄,大军不易展开,而且敌军主力云集于城南,遭遇的反扑也会非常凶猛,实非上上之选。

    王颁指着地图对王世积一番分析,看得他连连点头,王华强冷眼旁观,现他从一开始,眼睛就一直盯着西南方向的新亭一带,心中顿时如明镜:从这里偷渡,一旦成功,可以挡住从庐江出,在和州一带过江,占据当涂直扑建康西南的韩擒虎大军,为贺若弼的独占建康争取时间。

    果然,王世积看完地图后,直接指向了新亭那里:“我看这个地方最合适。”

    王颁并不知道王世积的真实意图,闻言一愣:“刚才我已经分析过了,这里不适合大军展开,而且敌军主力云集,在这里登6的话,只怕不太可能直捣建康。”

    王世积摇了摇头:“我军只要一万铁骑过江,并不需要十几万人的展开,再说这里一旦登6成功,可以吸引各路陈军,为贺总管和下游韩总管的强渡创造机会。”

    王颁的话中充满了迷茫:“王将军,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贺将军的大军不会继续跟进吗?只要我们这一万骑兵过江?”

    王世积知道自己说漏了嘴,哈哈一笑:“贺总管的兵马调动是他的事情,我只是晋王殿下派来这里的,要按晋王的意思行事,难道王兄还信不过高熲高仆射的神机妙算吗?”

    王颁没有说话,高熲乃是治世名臣,推动了开皇年间一系列的改革,大隋这些年国力蒸蒸日上,就是赖杨坚与高熲君臣一心,高熲提出了一个个方案和设想,并得到了杨坚的大力支持,对于高熲所举荐的人才,也是悉数任用。

    这次南征,名义上是晋王杨广挂帅,可谁都知道,真正的主帅是作为晋王元帅府长史的高熲高仆射,而三路大军,八大行军总管尽归他的指挥,当年平定尉迟迥一战,高熲出谋划策极多,军事才能也是举世公认。

    王华强眼见王颁快要被王世积说动,心中有些焦急,开口道:“王将军,你刚才说了和我们今天都要互相拿出诚意,能不能先跟我们交个底?要是只能过来一万人,那可就是要陷入孤军奋战的境地了。

    到时候万一贺将军不能跟进,或者是韩将军的援军不到,江南的泥泞道路不一定能适合你的铁骑冲杀。王将军,我知道你和我们兄弟一样,也想建功立业,难道你就愿意为他人火中取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