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隋末阴雄 > 第七章 酒楼相会
    隋朝开皇八年的夏天,新丰城里,阳光普照,天空蔚蓝如洗。

    时值五月底,关中地区到处都盛开着槐花,一串串铜钱大小的白色槐花挂满了新丰城大街小巷两侧的槐树枝,而那阵阵沁人心脾的花香,混合着飘满全城的柳林酒香,被这和煦的暖风一吹,薰得路上行人一阵沉醉。

    大隋建国已有八年,当今皇上杨坚算得上是难得的明君,躬行节俭,广施仁政,手下又多重臣悍将,大隋的国力蒸蒸日上。

    五年前的开皇三年,本来准备南征的大军因为突厥入侵而回师北上,大隋在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后终于打退了突厥四十万大军,此后突厥陷入分裂和内乱,无力构成对隋朝的威胁。

    这几年的关中地区更是风调雨顺,五谷丰登,自五胡乱华以来关中一度残败不堪、赤地千里的惨状早已成为遥远的记忆。

    已到正午,城里最大的福顺酒馆中,这会儿已经挤了不少食客,坐得满满当当,推杯换盏,大快朵颐,有的吟诗作赋,有的行酒划拳,更有些人天南海北的一通闲扯。

    二楼的临窗雅座上,坐着一个十**岁,身形魁梧,个子中等的青年,穿着一身上好的蓝色缮丝衣服,他的头有些卷曲,眼珠子却是碧绿,五官算是周正,但肤色略有些黑,鹰鼻深目,看起来和一般的汉人不太一样。

    蓝衣青年端起面前酒碗里的酒,一饮而尽,强烈的酒劲一阵冲脑,他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记忆中刻骨的疼痛一下子让他的脑子变得异常清醒。

    这位蓝衣青年正是王华强,当年智退王世积后,王华强便早早地放弃了靠着武力打出一片天地的打算,经商之余,一边跟着两个兄弟每天习武,一边读经明史,精研兵书战策,希望在这方面有所长进。

    幸运的是,王家的藏书还算不少,《史记》,《汉书》之类的经书史书都还算全,上天没让王华强有一个强健的体魄,却是让他有了一个过目不忘的本事,十年下来,王华强已经是满腹才学,加上前世的经历,更是让他有了远远过实际年龄的城府和智商。

    从五年前开始,王华强就开始参与王家的生意,几次河西陇右的商队走下来,不仅让王家的生意越做越大,还结识了陇右一带的众多豪强。

    也正是因为王华强的出色表现,让父亲王何力排众议,把王家的生意完全交给了王华强经营,在王家上下的眼里,王华强已经是未来接管王家的人了。

    “槐林五月漾琼花,郁郁芬芳醉万家,春水碧波飘落处,浮香一路到天涯。”

    随着这四句诗,一名戴着软脚幞头,穿着黄色绸缎衣服的中年人面带微笑,从楼梯口向着王华强走了过来。

    待到黄衣中年人最后一个涯字出口,王华强微微一笑,轻轻地鼓起掌。

    “王兄好文采啊。这吟诗作对的本事,小弟可是拍马也赶不上了。”

    那黄衣人看起来丰神俊朗,长须飘飘,是个标准的文士,眉宇间却有股说不出的愁苦,他作了这诗后,直接在王华强的对面坐下,将面前的柳林酒一饮而尽,脸上却摆出一副无奈的表情:“关中虽好,毕竟不是江南,也不知道我们打过江南,平灭南陈,还要等多久。我这有生之年,还能不能亲手报得血海深仇!”

    王华强还没来得及开口,却听旁边一桌的几个酒客摆起了龙门阵:“都听说了吗?皇上已经下了决心了,正准备起兵南征陈国呢。”

    “老刘,你这消息靠谱么,开皇三年的时候不是已经说了要打嘛,后来也没打成。那次我还在右屯卫大军呢,还在江淮一带准备了几个月,最后不也是作罢吗?”

    “李癞子,你上次没打成是因为突厥人来了,当时你在南边,我老张可是紧急应征入伍,随着卫王杨爽的大军出塞反击突厥,打了三个月才把他们打跑呢,所以你们南征的事才黄了。”

    “原来是这样啊,反正我们这些当兵的,上面让我们打哪里,我们就得打哪里,不过这次要是征南陈,我现在这样子可是再也上不了战场喽。

    而且那长江我见识过,一眼望不见对岸啊,听说对岸的南人都住在一个很大很大的岛上,真想征南陈的话,我看得造几百条大海船才行。”

    听着这些酒馆里的议论,那黄衣文士的眉头渐渐地舒展开来,一连喝了好几碗酒,脸色也变得有些微微地泛红,这柳林酒也就是后世的西凤酒,一向以后劲绵长,醇香芬芳而著称,配合着这满城的槐花香气,让这文士有些酒劲上脸。

    王华强摇了摇头:“王兄不可再饮,那事还需从长计议。”

    他看了一眼四周,这里是在大堂,人多嘴杂,实在不是谈话的地方,于是对着黄衣文士微微一笑:“王兄,这里不是说话之所,小弟已经有了安排,请随我来。”

    黄衣文士点了点头,跟着王华强走到了三楼的雅座,今天王华强与他约好谈事,早早地把整层三楼都包了下来,小二上了酒菜以后,王华强掏出三个大钱,塞在他手里,吩咐他守在二楼的楼梯口,不要让人随便上来,那小二两眼放光,连声感谢,忙不迭地跑下了楼。

    黄衣文士坐定之后压低了声音,满脸都是兴奋:“贤弟,就连这些升斗小民都知道南征在即,我们还等什么呢,你若是怕担干系,那我一个人做好了。”

    王华强微微一笑,眼神炯炯:“王兄,现在这些都不过是街头巷尾的议论,皇上并没有明确的旨意下达,也没有征召天下府兵南征,你若是在这个时候募集壮士,万一到时候没有南征,那可就要担一个图谋不轨的罪名了。”

    黄衣文士的脸色微微一变,只是一闪而过,转而恢复了刚才的坚毅:“贤弟,你也知道我王颁和陈霸先的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当年先考王僧辩,跟陈霸先乃是并肩勤王的战友,没想到此贼为了自己登上皇位,背信弃义,偷袭家父,将家父与我的五个兄弟全部杀害,若不是愚兄当时身在荆州,只怕也要遭他毒手。

    此仇此恨,不共戴天,现在虽然老贼已死,但他建立的陈朝还在,他的侄孙陈叔宝正是现任国君,不消灭陈国,我死后有何面目去见亡父和死去的兄弟!”

    黄衣文士王颁说到这里时,双眼都象要喷出火来,狠狠地一拳捶在桌上,他面前的海碗里一阵酒花飞溅。

    王华强把手搭在了王颁的拳头上,眼中碧芒一闪:“王兄不必如此,小弟刚才只是想说兹事体大,等正式诏书下来后,自然会有王兄建功立业的机会,何必急于这一时呢?”

    王颁叹了口气,又是一碗酒下肚:“贤弟有所不知,愚兄现在并无军职在身,就算皇上下了诏书,征调天下府兵,只怕愚兄也不可能应征入伍,更不可能作为先锋了。

    若是想要沙场建功,消灭陈朝,只有自己募集壮士,先于大军偷渡过江,到时候愚兄再想办法联系先考的旧部,为大军带路,这才能报仇雪恨。”

    王华强听得心中一动,脸上却仍然不动声色,平静地说道:“那王兄为何不向皇上上疏主动请战呢?想必以皇上的睿智,不可能不心动吧。

    毕竟你们王家在江南历经三代,旧部众多,大军南征的时候,一定可以引为援手的。”

    王颁的眉头舒展了一些,回道:“愚兄在接到你的信件,动身来这里前已经给皇上上过疏了,估计这几天就会有回报。

    只是愚兄的情况你也知道,靠着那点俸禄拉不起队伍,更置办不了军械铠甲,所以这次只能厚着脸皮来寻求贤弟的支持了,万一皇上开恩,愚兄就需要贤弟实实在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