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四十章:追求数理极致2
    课间,郑雯急急跑到后面,准备跟刘猛解释解释,好让两人消除误会、冰释前嫌,这一找,刘猛坐的位置,连个人影都没有,书包都没了,再一打电话,直接关机了,心想,刘猛不会这么小气吧。

    就这么一走了之了,她一时也没了办法,坐回了座位上。

    只见,杜毅和孔继道老师正在聊天,杜毅说道:“早就听说冰城工业大学有个孔老师,数学造诣深厚,今天旁听一节课,确实受益良多,当初大一学习《高等数学》有些不明了的地方,顿时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杜毅这话倒真不是夸大,孔继道老师讲课确实非常好,思路清晰,总是用最浅显的思维阐述复杂的问题,直指本质,因而越是学习过的人听他讲课,越是觉得讲的高明,当初刘猛第一次听课也有此感觉。

    “没想到你小子也来凑热闹,我可是早就听说过你的,当年奥赛全国一等奖,国际竞赛都有很好的名次,更是直接保送水木大学,是我老头子这么多年见过最有数学天赋的两人之一。”

    孔继道看到这些有着卓越数学天赋的年轻后辈,都是很欣喜的,笑着夸赞。

    “哈哈,另外一个就是刘猛吧,想不到孔老师对刘猛评价这么高呀,竟然能和杜毅哥哥齐名,难怪老爸也那么欣赏刘猛,说他没准真能解决西塔潘猜想。”郑雯插嘴说道。

    孔继道连连点头称是,私下,他和郑钟交流的时候,没少说起刘猛,两人对这个年轻人都很有期待。

    “原来是刘猛,听顾盼提起过,确实是难得一见的数学天才,有机会倒真想见见,他没来上课么?”杜毅一下子来了兴致,问道。

    “来是来了,只是一节课还没上完就不见人影了,估计是中途溜号了。”郑雯撇撇嘴道,心里很不爽刘猛的小气劲。

    “他刚有了些思路,查资料去了,这小子倒也尊重我这老人家,溜出去之前给我短信说明了。搞数学就是这样,最难得就是思路,有些人卡在一个点上十几年都有可能,有了思路就该抓住。”孔继道笑着替刘猛解释。

    郑雯心里打了疑虑,真是这样么,不是因为小气?看这家伙就象个小气鬼。

    此时,杜毅心中却很震惊,大一的学生,竟然在着手解决西塔潘猜想,这个猜想他在大三的时候也研究过,确实是个非常无厘头的问题,常规思路解决不了,只能从数理经典理论中寻找灵感。

    这个猜想在目前数学界还是非常热门的猜想,很多数学大牛都很喜欢研究,始终没有解决,却更多人乐此不疲,非常有趣的一个课题。

    当初他也是研究了一阵子,只是后来他选修了经济系学位,时间分散,就没继续往下钻研。

    没办法,家族企业需要他继承,父母让他填报了数学系,就已经是一种纵容了,作为条件,他必须得选修经济系。

    余光看了看顾盼,杜毅心里有些不舒服,顾盼的性格他再了解不过,从郑雯说的一些话中,他不难推断出一些信息,郑雯、盼儿还有这个刘猛,三人应该是很相熟的,可是提到刘猛的时候,盼儿竟然会毫无表情,依旧是冷冰冰的。

    这就很不正常。

    盼儿确实在外人面前总是一幅冷冰冰的面孔,如同戴了面具一样,可是有他在旁边的时候,通常都是很放松的。

    今天一起到学校,她还是这样,就非常不正常了。

    杜毅心中隐隐觉得有些不对,这也是他突然很有兴趣送顾盼过来上课的原因,还旁听了数学课。

    他想了解顾盼现在生活、学习的环境。

    现在,他有些明白了,盼儿本身就是属于那种非常好强的女孩,自然,对有着卓越才能的男生难免就会欣赏,如果这个天赋很高的刘猛再诚心引-诱,确实难保盼儿不动心。

    这个年纪的女孩,刚到大学,最是向往浪漫爱情的时候。

    想到此,杜毅突然就生出了一种极大的危机感,忽然觉得,他有可能失去顾盼,没由来的一阵紧张。

    心里叹了口气,顾盼本身家境就好,自己即便继承了偌大的家业,在顾盼看来,也不会有丝毫的欣赏,更何况这些财富还都不是靠他自己打拼出来的。

    如果我解决了西塔潘猜想,盼儿一定会为我感到骄傲的。杜毅下定决心,回到水木大学之后,集中精力解决西塔潘猜想,一定要解决!

    听着几人聊天,顾盼没由来心情很烦躁,她也不想插话,借着上厕所的理由出了阶梯教室,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听到几人谈到刘猛,心里烦躁的不行。

    “盼儿,等等我呀。”郑雯在后面喊道,顾盼装作没听见,快走掉。

    郑雯瞬间嘴撅的老高。

    “雯雯,我的手机没电了,你的借我用一下”,杜毅突然跟郑雯说道,小妮子从小到大一直就很崇拜杜毅,自然言听计从,忙递过手机。

    杜毅随手翻开了手机,快查找了刘猛,一个电话号码跳出来,他只看了一眼就马上关了“联系人”,只需要一眼,他就能瞬间记住这个十一位的号码,毫不夸张地说,从小他就展现了过人的数学天赋,对数字非常敏感,可以瞬间记忆过五十组号码,还能够进行心算,比之计算器不遑多让。

    自小到大,获得数学方面的荣誉无数。

    到了外面,顾盼大口呼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才觉得心里舒服了点,紧紧抓住了把手,暗道:“该死的,我心里怎么这么难受,我才不会对那么自私的小气鬼有好感呢,哼,还**!还不帅!还土!还不要脸!”

    在厕所里躲避了一会,不由自主掏出了手机,鬼使神差拨了刘猛的手机号,马上传过来提示音:“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快按掉了电话,松了口气,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拨了,要是接通了,还真不知道要说什么,不过,没打通,心里又有些不舒服,当真是烦透了。

    。。。。。。。。。。。

    沉浸在数学的世界中,这一坐就是八个小时,等到刘猛舒缓一下有些僵硬的身体,这才现外面的天色都已经暗了下来。

    “真爽!”暗叹了一声,从近代数学的起源开始追溯,这一天的收获简直比之前读课本的二十年还多,就比如积分公式的起源和证明,思维之诡异,简直匪夷所思。

    就如同打开了一片崭新的天地,在这天地中畅游。

    又是中饭没吃,身体的饥饿感马上就传了过来,肚子咕咕乱叫,开了手机,收到了一条信息,郑雯来的,“小气鬼,跑哪去啦?”

    刘猛看了一笑,也不回复了,先填饱肚皮再说,直接到了西门附近的方便食堂,来个三个牛肉馅饼,刚出锅的,一股牛肉香味扑鼻而来,不禁食指大动,大口吃了起来,配着小米粥,组合虽怪异,却是极好的。

    小米粥可以先浸润饥饿太久的胃,这样才能很好消化牛肉馅饼。

    吃完饭从方便食堂出来,电话响了,一看是陌生的号码,还是接了起来。

    一个很有磁性的声音说道:“你是刘猛吧,你好,我是杜毅,你或许听说过我,有时间见一面么?我就在你们学校。”

    “好!”言简意赅。

    “你在哪?我过来找你。”

    “西门。”

    杜毅本来就在学校,他并没有象告诉顾盼那样回家了,而是一直等着,他想见一见这刘猛,心里也有些犹豫,只是想到顾盼,他不得不见见这个小伙子,先看一看能否许诺一些好处劝退。

    方便食堂往南就是主楼左边的小树林,靠近马路不远处就有石桌石凳,两人就坐在这里,杜毅看着这个大一的新生,第一眼的感觉很普通,多看几眼,却能够感觉到这个少年的不卑不亢,一直保持着一种淡然的气质。

    刘猛面上虽无反应,却也关注杜毅,只需要看上几眼,接触一下,他就能够大概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心里马上下了一个结论,“这是一个很有原则的君子,到底找我干什么?”

    “刘猛学弟,很冒昧打扰你,我先自我介绍一下,鄙人杜毅,现在水木大学数学系,大四,你可以叫我学长或杜毅。”杜毅说起话来温文尔雅。

    “学长,你好,早有耳闻,能见到你是我的荣幸”,面对人家的谦和笑脸,刘猛也不会不知好歹,同样很友善、客气。

    犹豫了一下,杜毅又说道:“我和顾盼从小一起长大,她一直喊我哥哥,这样问可能非常冒昧,不过我不得不问,你是在追求顾盼么?你喜欢她么?了解她么?”

    刘猛没想到他这么直接,这本就是**,心中多少有些不爽,不过看着他温和的态度,还是耐着心情,“学长,这个太私人了,请恕我真不想回答。”

    “盼儿,个性很强,私下很难相处,需要极大地迁就她,而且还有很多。。。”杜毅自顾自说了很多,与其说给刘猛听,倒不如是自己说着。

    “学长,你到底想说什么?”刘猛有些不解。

    杜毅有些尴尬,顿了顿说道:“我希望你离开顾盼,不要有追求她的想法,你不会让她幸福。当然,最为回报,我可以在数学上指导你,甚至等你毕业之后,我可以把你推荐给我的导师,华夏著名的数学家,我还可以通过我家族的关系给你谋得一份人人羡慕的工作。”

    听到这样的话语,刘猛内心有了些怒气,他最不愿意听别人说起这样的话,尽管杜毅说的很委婉,态度很诚恳。

    “学长,你多虑了,我没有追求顾盼的意思,她也对我没什么感觉,你这简直是杞人忧天。”,虽然心中已怒,面上仍旧保持淡淡的表情。

    “盼儿还太小,我又不能时常陪在她身边,两个多月没见,她的变化就让我惊讶,我害怕我不能了解她,跟不上她的转变。”杜毅接着又说,“刘猛,你很优秀,大一的学生还带着高中的习气,不由自主会对优秀的学生有好感,我很担心盼儿对你就是如此,我也明白极大可能是我杞人忧天,我也希望是我杞人忧天,但是,我输不起,必须防范于未然。”

    杜毅也是坚毅的性子,想到的事情,必然坚持要做,不会轻易放弃或改变,他实在无法想象没有顾盼的后半生。

    娶这个女孩,这是他懂事起一直的梦想。

    “你凭什么安排我的未来,如果我喜欢顾盼,我就去追,她若是也喜欢我,我就去爱,我凭什么因为你给我承诺的子虚乌有的事,就改变我的想法,压抑我的感情。”刘猛淡淡的说道,只不过嘴角已轻微上扬,这是他心中愤怒的习惯性表情。

    气氛逐渐有些紧张起来。

    杜毅本也就是骄傲之人,他觉得今天能够耐心跟刘猛谈,已是表明了自己最大的诚意,对方却不买账,心中也有些不乐,语气硬硬说道:“据我所知,你是贫困生,家庭收入有限,我绝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只是有句老话,女人靠嫁,男人靠家,即便你有强大的数学天赋,又有何用?华夏国天赋少年何等多,到头来有几个扬名国际,你拿什么给盼儿幸福,他们家族也断断不会同意的,到头来不过是互相折磨。”

    刘猛承认杜毅说的都是对的,但是他就是无法忍受别人这样逼迫,觉得自己被羞辱了,越是如此,他倒越是能够冷静下来,只是冷冷看着杜毅,杜毅如今已经成为惹恼他的人,一旦有机会,就会彻底打垮他。

    “我个人这些年积攒了一百万,只要你跟我签订一份合约,我可以全部给你,想想这是一笔多划算的买卖,盼儿或许根本就不喜欢你,你就可以拿到一百万,足够你奋斗十年、甚至二十年,能够为你的家庭改善生活,而我只不过买一份安心。”

    说开了,杜毅干脆开出了诱-惑,他相信一个贫困生,家庭困难,这一百万意味着什么?一个农家的小子能抵受这样的诱-惑嘛?只要这份合约技巧地让盼儿知道,以盼儿的个性,绝对不会再对他有一丝好感。

    一百万!在2oo4年确实很多,即便是2o14年,也不算是一笔小钱,刘猛确实很震惊,没想到杜毅为了一份多余的担心就愿意给他一百万,简直是天上掉馅饼,跟中了大彩票差不多。

    如果换做自己真是大一的学生,没准真的抵抗不住这个诱-惑,毕竟真金白银是实实在在的,而且他跟顾盼除了小树林的激-吻,真没什么,杜毅实属闲操心,如论从哪方面看来,这都是一笔划算到爆表的买卖。

    只是,如果一个人因为钱妥协了,改变了那份坚持、热血,那么他的心境将因此受到影响,刘猛可以预料,如果他接受了,这将是他一辈子的阴影,将一直告诉他,他是一个能够为钱改变自己人生的软蛋,将再无作为。

    钱,老子可以自己赚,绝不受人摆布。

    想到此,刘猛冷冷站了起来,盯着杜毅那帅气的脸庞,平静说道:“我也明白钱虽不是万能的,没钱确是万万不能,一百万真心不少,特别是我这种贫家出身的穷小子,更明白钱的重要性。”

    杜毅坚硬的面孔渐渐放松下来,心里有些得意,终于,一个贫家小子哪里能受得住诱-惑,一百万?可以在冰城这样的大城市买一栋豪宅了,心里不禁有些看清面前的小子。

    刘猛嘴角露出了轻蔑的笑容,继续说道:“不过,钱,我可以自己赚,收起你那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收起你那一副温文尔雅的君子模样,老子不吃这一套。”

    突然的态度转变,杜毅一张脸涨的血红,反差太大,没想到刘猛一下子变脸,不甘说道:“一个虚无缥缈,一个实实在在的金钱,你可要想清楚,不要逞一时书生意气。”

    “学长,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你就当我是装逼矫情好了,我的心告诉我,你的条件不可接受。”刘猛说着起身就走。

    杜毅大声说道:“刘猛,你到底狂傲什么?你卓越的数学天赋么?我告诉你,西塔潘猜想,我也研究过,回到京都之后,我就重新开始研究。或许你心理会不服,我的财富不过是父辈的积累,你只是出身不好,那我告诉你,我会用你引以为傲的数学,彻底击败你,到时候,希望你保留现在的狂傲,主动退去。”

    “若是我先解决了呢?你是不是也主动退去?”刘猛转过身,冷冷看着杜毅,帅气的脸庞,只是儒雅的气质不见了,而是一种气愤和恼羞成怒。

    面对着刘猛咄咄逼人的目光,杜毅张了张口,实在不敢拿自己和顾盼的事作为赌注,完全没这个必要,两人本来就不在对等的位置上,刘猛,除了点天赋,还有什么?

    刘猛轻蔑地笑了笑,满是藐视,一个人失去勇气,还能做什么?即便富可敌国、聪明绝顶,也不过是个废人。

    从小顺风顺水、在赞誉中成长的杜毅,面对一个小自己两届的学弟,咄咄逼人的目光,很有一种挫败感,一股血性也冲了上来,狠狠说道:“我不会拿盼儿的幸福当儿戏,那我们就来竞争一下,看究竟是谁技高一筹。”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再见。”说完,刘猛大踏步走人。

    走在路上,刘猛内心也是翻滚,一种屈辱感,随即只觉得心底涌出一股冲动和兴奋,一种不容挑战、必胜的信念。

    不自觉又回到了图书馆,看了看上面的三大大字,直径走了进去。

    给郭云婷了一条请假短信,然后关掉手机。

    必须专注。

    把所有相关的书籍全部找到,分秒必争。

    我要在你杜毅没回京都之前就解决她,西塔潘猜想!

    西塔潘猜想,找到了正确的方向后,开始着手建立相关的数学理论,将数理用数学公式表述出来,这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猜想,必须要公式化才能进行证明,这也是最重要的一步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刘猛不断翻阅书本,不断在纸上写写画画,写满了一张,揉成纸团扔掉。

    叮铃铃的响声,晚上十点,图书馆要闭馆赶上了。

    刘猛心里突然很烦躁,正在紧要关口,正是有感悟的时候,断开这个思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感觉。

    正是因为受到挑战,心境达到一个完美状态的时候,实在不愿意放弃这样的机会,抓起一本正在看的反推数学,冲向卫生间,躲避保安,继续看书。

    蹲在马桶上,看着书,忘记周边的一切,如此的专注。

    直到两腿麻颤抖的时候,才觉察到仍然窝在卫生间,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两腿有些抽筋,一股股麻痒的难受感觉袭来,刘猛仍然不管不顾,继续看书,他已经完全看了进去,沉浸在反推数学的世界中。

    数学,本就是非常复杂的逻辑,如同哲学一样,如果理解不了,越看越痛苦,如果你钻进去了,理解了,感悟了,你就会着迷,越觉得有趣。

    刘猛现在就是这样的疯魔状态。

    若不是有着这样的好状态,完全看懂反推数学,至少也得一个月的时间,高深的数学,内容并不多,关键看感悟,有可能十年看不懂,却一朝顿悟。

    双腿恢复了一些,看了看时间也已经将近十二点了,保安不可能还在,刘猛又回到了刚才的座位,打开了灯。

    反推数学,刘猛已经完全搞透了。

    至于拉姆齐二染色定理,这是一个组合数学上很有趣的问题,要解决的问题是:要找这样一个最小的数n,使得n个人中必定有k个人相识或1个人互不相识。

    有点类似于说四个人的互相关系就能够把整个地球上的所有人联系起来,只不过这是拉姆齐二染色定理的一个特例。

    抱着众多的书本,不断翻看一本本书中相互联系的地方,越翻越快,所有的知识点在完善,缺口和断面不断被补充,脑海之中形成越来越完善的知识链条。

    渐渐的,拉姆齐二染色定理有了一些感悟,形成的印象越来越清晰。

    果然是压榨潜力才能解决问题,在有些失落的时候,只要勇气不失,就能够取得更好的成绩,学霸,都是永不放弃。

    必须要有这次考不到班级第一,那我下次一定考个年级第一的胆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外面从白天变成黑夜,渐渐,东方出现一抹白光,很快,太阳如同淘气的孩子,一下子露出半张脸,明媚的晨光,七色的朝霞,昭示着新的一天到来。

    不管外面沧海桑田,图书馆内,刘猛依旧坐在一堆书前,他已完全沉浸其中,进入了一种难得的空灵状态,跟上次不管不顾的敲打小说很类似,高度集中,进入强大的潜意识中,注意不到周遭的一切。

    抱着众多的书本,不断翻看一本本书中相互联系的地方,越翻越快,所有的知识点在完善,缺口和断面不断被补充,脑海之中形成越来越完善的知识链条。

    某个瞬间,似乎是灵光一闪,脑海之中如同大爆炸之后的平静,一切的记忆碎片重新排列组合,自动抽去与西塔潘猜想有关的知识组合在一起。

    吸了口气,刘猛静静闭上了眼睛,他需要思考。

    不知道过了多久!

    少年闭眼坐在那里,四周堆满了书,似乎他已与环境融为一体,如同一粒尘埃落在一个角落,不引人注意。

    但却有着一股无形的气场引导着。

    如同天旋地转、斗转星移。

    刘猛终于睁开了眼睛,吞出了一口浊气,眼神散着亮光,格外的引人注目。是的,他终于理清了思路,到此,他已经解决了这个猜想8o%,剩下的不过是完善理论推导和撰写论文。

    飞快地在纸上写下整个思考的过程,抓住这转瞬即逝的灵感。

    一张纸写完了,继续下一张纸,无比飞快书写着,抓住这一瞬间的感悟,赶紧记录下来,要不然,没准一顿饭的时间,就会忘的干干净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