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十五章:红颜祸水呀
    程诚第二天一早,天还没完全放亮,就简单收拾了下几件换洗的衣服,轻手轻脚准备赶最早一班回老家的火车,这不女朋友何琴一晚上都没开机、电话打不通,短信也完全没回音,拉锯战中,程诚熬了一晚败下阵来。

    老马揉了揉刚刚睡醒的眼睛,闹钟已经出了滴滴的声音,他知道现在已经是5点过一刻钟,他还允许可以再睡5分钟,只是这么躺着,内心却煎熬的很,老马只得无奈地叹了口气,起身准备洗漱,然后占座、预习功课。

    正看到要出门的程诚,他还以为寝室进了小偷了呢,差点儿惊叫出声,“你特么怎么起这么早,还是一宿没睡呀。”

    很快,老马这个闷sao男的说话风格受到了程诚的影响。

    “特么的,差不多吧,我现在去火车站回老家,回头儿你跟兄弟们说下,现在太早,一个个还睡的跟死猪一样,我就不打招呼了。”

    “行,到了跟人琴琴好好说说,该认错认错,不丢人。”老马一副奸笑地说道。送走了程诚,老马一边刷牙一边心里唏嘘,“年轻人,还是太冲动了点,大学里的感情能有几个撑到最后的,还是好好学习才是正经,到时候什么妹子找不到呀,洒家不急,不急。”

    东东昨晚很晚才睡觉,一直滴滴答答的短信,直到手机停机位置,第二天难得也起了个大早,吃了早饭在营业厅门口等了一会儿才开门,急忙冲进去,说道:“充话费!”

    “充多少?”营业员面无表情地问道。

    “十块!”

    “哎,我说你怎么每天都充十块,不会一下子多充点么?”营业员本来心情就不太好,昨天查看男朋友的手机,竟然现了**的蛛丝马迹,闹心了一晚上,这不一大早还得来上班。

    这小伙子这几天每天早上都过来充十块钱话费,她一下子就没控制住脾气。

    “你到底给不给充?明天我还充一块呢。”东东有些郁闷,这不是老妈一个月才给4oo块生活费嘛,一次少充点,比较有危机意识,可以节约话费。

    营业员腹议了几句,穷矮挫,还是给他充了话费。

    重新有了话费的东东一边着短信一边笑着,每条短信必定编写到最后一个字符,一个字儿都不浪费。

    “哈哈,我看你怎么回复?”东东嘴里嘀咕着,刚编好一条很逗的短信过去,正期待着收到回信呢。

    “1o……5……4…3…2…1”

    旁边经过的同学看了一眼神经兮兮的东东,心中默默地数着,1刚数出口,东东就感觉撞到了什么,一阵剧痛袭来,伸手在脑袋上揉揉,踢了一下路灯的柱子,骂道:“没长眼的东西,撞老子。”

    东东摸摸脑袋,突然想到以前看电视广告上出现一个男的为了看一个妹子撞到柱子上,没想到自己竟然也撞上了?难道我也爱上她了?可是高中时候我们没说过一句话啊!

    “啊!?”

    当转头看着左面小树林的时候,东东瞪大眼睛,又揉了揉,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这特么的是蒋唯心那小白脸么?这才多久,就搞上了?”

    。。。。。。

    刚上完英语课,刘猛第一次冲出教室,这种狗屎的课实在太压抑了,而且总觉得这个甲亢的老师杨韵看自己那眼神不对,说不出的心慌感觉。

    刚没走两步,班长郭宇就追了上来,告诉刘猛,导员李辛急着找你,也不知道什么事,让你快点去他的办公室。

    导员召见怎么能不去呢,刘猛敲了敲门,进了导员的办公室。

    李辛点了点头,说道:“坐吧,你家里的情况,我一直很放在心上,这不学院这边第一个家教的名额被我争取过来了,你今晚就去试试,这里是电话和地址,去之前先电话确认一下。”

    原来是这事儿,进入大学后的第一份家教确实就是李辛给介绍的,只不过那结果相当恶心,辛辛苦苦之赚到2o块钱,扣掉8块钱公交,只算赚到12块钱。

    虽然知道这么个情况,导员这么热心介绍,总不能不去,打定了主意,过去应付一下算了。

    回到寝室之后,借了老大邓金钥的手机跟孩子的母亲电话沟通了下,孩子的母亲倒是很亲热,表示老师第一次上门,带着孩子一起到学校接刘猛,而且嘱咐他别吃完饭,到家吃,包了饺子。

    东北人,包上饺子,那是很隆重了。

    打完电话,刘猛突然觉得自己这还没个手机呢,实在太不方便了,一看下时间,已经9月2o日了,距离和程菲约定的9月26日没几天了,这个周末必须去给手机买了。

    晚上六点,刘猛准时出现在正门的位置,按照约定穿了那件很旧很土的高中校服,不一会儿,一辆重型的mpV就停靠了过来,一个中年女人下了车,上前跟刘猛打招呼,“您是刘老师吧,小洋,快下来见老师。”

    一个小胖子从车子很不情愿地下来,喊了一声“老师好”就又缩回了车里。中年女人嗔了一句,就赶紧让刘猛上车。

    上车以后,只见开车的是个5o岁左右的男人,保养的挺好,穿着讲究,刘猛说道:“孙阿姨,这是叔叔吧?”

    中年女人孙阿姨稍稍有些不自在,呵呵笑道:“这是阿姨单位的领导王主任,下班正好顺路,就搭我们一程。”

    “主任好!”刘猛打了个招呼。

    王主任点了点头,算了做了回应。

    到了孙阿姨的家里,桌子上已经排满了菜,热腾腾的饺子也端上了桌子,一个大胖男人坐在正中,正在喝着白酒,一个老太婆忙前忙后的。

    这个坐着的大老爷就是孙阿姨的老公,小胖子的老爸,老太婆是小胖子的奶奶。

    “是老师吧,赶紧坐着吃吧,我们家小洋洋的成绩就靠你啦。”说着,又喝下了一杯酒,这酒量相当惊人。

    刘猛也确实饿了,也不客气,坐着拿起筷子,大块吃菜,一口吃饺子,这手工饺子就是香,直吃了二十个,都有些撑了。

    。。。。。。

    主楼7o2室,电气3班和4班的自习室,今晚同学们非常活跃,特别是男生同志们,想着办法往那两个位置靠拢着,只因为中间那两个位子坐着郑雯和顾盼。

    平常往郑雯身边拥的男人们就够多的了,更何况今天还有一个顾盼,这可是电气系的系花,公认的。

    提前抢到她们俩身边座位的男同志心里那个美呀,腰杆挺的笔直的,全神贯注、一丝不苟地在翻看着书籍,那认真的劲头真不是吹的,实则一点没看进去。

    隐隐吸入一点儿少女特有的香味,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顾盼同学,欢迎你到我们班的自习室指导工作,一定要常来。”班长郭宇走过去表示欢迎,又说了些恭维的话,只是顾盼不太感冒,他很知趣地退回了自己的座位。

    这一晚上借故接近过来,故意在那儿表现的男生都好几波了,顾盼眉头直皱,从小就是焦点的她,从来也不缺乏关注,这种低级的行为,她早不知遇到过多少了。

    “哎,雯雯,你们班的刘猛怎么一晚上都没出现呀?他今晚不来了吧。”顾盼终于忍不住问道。

    郑雯低声调笑道:“我说你整晚魂不守舍呢,原来是因为小才子刘猛呀,嘿嘿,我看你到我们班自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呀,或者说醉翁之意全在酒。”

    顾盼很不满捏了郑雯一把,脸色有些红,这么看来倒真象是被说中了心事,急急争辩,“瞎说什么?你也知道我跟他有些过节的,他不在才正好。”

    “编吧,你就编吧,继续瞎编。”郑雯可不打算就这么放过顾盼,继续取笑。

    。。。。。。

    “我打死你这个小畜生,老子花钱请个名牌大学的家教给你上课,你特么吃完饭就一直蹲厕所里,老子还以为你个小兔崽子掉进去了呢。”孙阿姨的老公正拿着拖鞋狂打孩子,孙阿姨和她婆婆一起拦着都拦不住。

    刘猛只能无耐看着这一切,他说不上话,他也不愿意说。

    一家人没一个好人,他很清楚记得最后几个人怎么挤兑他的。

    这个小胖子鬼叫了一阵,好不容易,才坐下来开始讲课,刘猛这才刚讲了讲音标,数学里的一点基本公式,小胖子又打起瞌睡。

    “你好好听课,行不行?我的时间有多宝贵,你知不知道?一点也不知道珍惜。”刘猛也上了火气,这些家庭条件尚可的小孩就是不知道珍惜,如果他初中时候能有名牌大学的高材生指点一下自己,说不定结果又不一样了。

    刘猛也明白,这些读不好书的孩子,即便请多少家教都是没用的。能成为学霸的,从来都不需要家长操心,需要操心的,再怎么样也没用。

    小胖子随性翻了白眼,完全不配合了,带着耳机听音乐。

    刘猛真是一肚子的火气,特么的,应付一下都这么难,不过只得强压着火气,谁要他吃了人家的饺子呢。

    管他听不听,刘猛反正是讲了一遍,到了时间走人。

    刘猛走后,一家人坐到了客厅,孙阿姨问小胖子,“儿子,这个老师教的怎么样?”

    “太差了,一点都听不懂。”小胖子玩着游戏机,摇头晃脑说道。

    “小洋,你可用点心吧,不然你爸又得削你。”奶奶宠溺着摸了摸孙子的头说道。

    “妈,您老惯着他,现在成绩这么差。”孙妈妈有些不满。

    “我大孙子我能不疼么,成绩差点就差点呗,反正我们家也不愁吃喝,象今天这家教,一身破旧校服,一看就是穷B农村的,考上名牌大学又有什么用。”奶奶驳斥儿媳。

    “先不管好不好,先让这个小刘过来上一个月的课吧,到时候不行就找个理由给他辞退了,钱也不用给了。”孙妈妈最后下了结论。

    奶奶和老公都点头称是,就这么定了,这种孩子老实巴交的,找个理由不给他钱,他一个外乡人,也不敢说啥。

    。。。。。。。。

    顾盼一直在3班的自习室呆到1o点钟,赶人的铃铛都响了才离开,她还以为刘猛总会出现一会儿的呢,最终还是没有出现,只得和郑雯收拾东西回宿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