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六章:江南六怪
    “小猛,小猛。”

    现有人在叫自己,刘猛一转身就看到隔壁村的学长孟浩浩了,身材微胖,身高跟刘猛差不多,只见他穿着一双拖鞋,一个大裤衩,宽松的短袖套在身上,一头乱蓬蓬的头。

    刘猛打了个招呼,两人聊了几句,孟浩浩提议先去食堂吃饭,鉴于刘猛的饭卡还没有,孟浩浩提出请客。

    到了学校门口的方便食堂,这个食堂要比其他的食堂好一些,而且是一天18个小时营业的,以前刘猛在主楼机房里写小说错过了饭点,经常在这儿吃饭。最爱吃的就是牛肉馅饼,很好吃。

    要了几个菜,刘猛要了俩牛肉馅饼,孟浩浩又要了瓶啤酒,在这遥远的北国异乡,两个老乡就这么吃吃喝喝,拉起了家常。

    这种感觉还当真是亲切,左右四顾看了看这个食堂,这是多少年,回忆中的地方,想到这个地方,就想到了大一那段不管不顾写小说的日子,没有电脑只能在主楼的机房写。

    两人吃完饭,孟浩浩带着刘猛去办理入学的登记手续,到了现场,6续有些同学在登记,教导员李辛坐着飞快的写着什么。

    只见李辛头梳的很顺很滑,长长的头全部梳理上去,大约是际线比较高,这样可以掩盖一下。

    刘猛对李辛本没啥好感,就是因为在刘猛入学要办理助学贷款的时候,他不愿意给办,还奚落了几句,当时有同学在旁边,这让刘猛有些难堪,当年的小伙子内心还是有些脆弱的。

    不过,如今的刘猛,站着的高度不同了,自然能够面对这个场面。

    往下一坐,很淡定的说道:“导员,我要办理助学贷款。”

    “哦”,随便的答应了一声,“你家真穷假穷?”李辛心里也很烦躁,第一年当导员,办理助学贷款的太多了,但是这个院里贷款总额是固定的,马上就要了,要细细分辨,一些家里不是十分困难的就让他们自己想办法了。

    “真穷。”

    “家庭年收入多少?”

    “负几千。”

    李辛之前一直看着材料,这时抬起眼来,很是吃惊,这可是遇到最困难的学生了吧,刚才最穷的一个家里年收入还有3ooo块呢。“怎么还负的,怎么回事?”

    刘猛有些沉痛的说道:“导员,你不知道,我爸爸身体不好,不能干重活,家里的农活没法干,一年还要几千块钱看病,可不就是负几千么。”

    “真的假的?”李辛盯着眼前这个很土气的少年,看他的穿着倒是相信了几分,连行李箱都是旧的,看来是真的困难。

    还没等刘猛回答呢,李辛就点了点头,说:好的,你就按最高的6ooo块额度办理吧。

    很轻松搞定了,呵呵,到底是脸皮厚了,办起事来差别就是不一样。刘猛暗暗松了口气,这下子学费可以省下6ooo块钱的,再赚取一些生活费,就可以买个便宜点的笔记本电脑了,写小说的计划就可以提上日程了。

    很快就办理好了入学手续,交了书本费和住宿费,差不多12oo块,孟浩浩看时间也不早了,给刘猛送到公寓楼下就先回去了。

    孟浩浩已经是大三了,冰城工业大学只有大一的新生在新校区,到大二会搬到市区里的老校区。

    刘猛提着两个不大的行李箱,一步步走上三楼,很快他就要进入公寓,见到当初那一帮兄弟了,一股暖流涌上心头,这帮兄弟可是陪伴他走过人生最肆意挥洒青春的4年时光。

    他们时常在他的梦里出现,大学毕业去了江海市,就再也没见过其中一人。

    走到了门口,3o7室,他竟有些紧张,拿钥匙开门的手都微微有些颤抖。

    深呼了一口气,心里念叨,兄弟们,我回来了,我们又见面啦。

    嘎吱,打开了房门。

    一间屋住3个人,不过相邻的两个房间公用卫生间,可以通过卫生间互相穿梭。

    和刘猛住在一间寝室的,其他2人。

    老大邓金钥,宁城人,很有着一股子精明劲,不过为人很是仗义,从小学到高中一直担任班长的职务,气场很强大。

    后来大家谈恋爱缺钱可没少借他的,为人很是爽气,兼具南方人的精明与北方人的爽朗大气与一身,很有老大气质,就成为了相邻两个寝室共同的老大。

    老二是东东,典型的鲁地汉子,来自风筝的故乡潍城,典型好学生,听妈妈话的乖孩子。

    在家乡有个青梅竹马的小姑娘,这小姑娘很是开朗,大一下学期开学没多久,自己一人从大明湖畔杀到冰城找东东,两人才确定了恋爱关系。

    小姑娘后来跟我们也都很熟,两个人在一起,算是女孩子主动一些,这才导致了两人后来一直的矛盾,女孩子一直觉得东东不够温柔,即便两人最后结束了异地到了京都,却也在相恋9个年头以分手收场,不能不说可惜。

    这些都是后事,想着想着,刘猛心里很是感慨,既然自己回到了十年前的2oo4年,定要活出个别样来,这些兄弟的不顺事,能帮也要尽量帮助一下。

    推开了3o7室的房门,和以前一样,东东和他妈妈在宿舍里面,老大邓金钥躺在床上短信。

    刘猛一拖着行李进来,东东马上就上前打了个招呼,邓金钥也从上铺下来了,热情地帮刘猛整理行李,说道:“我们寝室就剩你最后到啦,我们刚才还在说,你会什么时候到呢。”

    东东的妈妈也很热情的拿出洗好的水果给刘猛吃,鲁地人始终都是比较热情的,说道:“看见你们这些孩子呀,我心里可高兴了,你多大呀,我们家东东86年1o月的,邓金钥是85年6月。”

    “嗯。。我是87年的。”

    东东妈妈一听,哎呀一声,“你乍这么小呢?那你就是老三了,我还寻思我们东东是最小的呢。”

    “这个说来话长。”

    “你是跳级了么?”东东妈妈继续追问。

    “也没有,就是我们那儿读书都比较早而已,还有比我更小的呢。”

    就在这时,叮叮叮,门响了,邓金钥打了门,走进来一个微胖微黑的,戴着金丝眼镜,头扬的很高,这人刘猛当然知道是谁了。

    电气系3班的临时班长,郭宇,老爸是某银行地市级分行的行长,姥爷更是某军区的高官,家里有些背景,报道之后,直接请导员李辛大吃了一顿,得到了临时班长的职务。

    小学霸,最喜欢干的事就是:每学期考试之后出成绩,到各个寝室转悠,然后感慨一声,“哎呀,我以为我能考1oo分的,结果才考了98分,你说郁闷不郁闷。”

    “通知一下,8月3o日下午2点,入学英语分班考试,9月1日正式开始军训,这几天没啥事都准备一下,这可关系到能不能进英语快班和优班。”

    郭宇说完自然也注意到了刚来的刘猛,打量着刘猛的穿着,心想这又是一个从穷地方来的,貌似还是个贫困生,刚才李辛刚给他打电话,说是班级哪几个贫困生,多给予照顾一下,以后安排个勤工助学啥的。

    面上却是笑呵呵的,对着刘猛说道:“你是刘猛吧,一路辛苦,好好休息一下。”

    就在这时,房间卫生间的门开了,走进来一个穿着拖鞋、大裤衩、皮肤黑黑的少年,一边走着,嘴里还叼个牙刷,哗啦哗啦的刷着。

    3o7室和3o5室是两个房间公用一个卫生间的,两个房间的人都可以通过中间的卫生间到隔壁的房间。

    刘猛差点一声我草就喊出来了,这不是程诚嘛,印象中,这家伙一天不知道刷多少次牙,而且总喜欢一边刷牙一边到处闲逛。

    他可是典型的感性动物,就没见过男人这么爱流泪的,身体比女人还软,易冲动,有点爱装x,很是为爱疯狂,最牛-逼的举动是从老家坐了28个小时火车到学校报到后,因为和女友吵架,火又赶回了老家,大学四年,为铁路事业贡献不少力量。

    不过这段轰轰烈烈的校园爱情,结果却并不好。不过,换了个女人之后,他依然轰轰烈烈,情种子呀。

    “特么的,考什么试?”程诚一进来说道,嘴里有个牙刷还能说话。

    郭宇明显皱了皱眉,不过很细微,又和众人聊了几句就离开了。

    东东妈妈第一个站起来拉着东东,说道:“儿子,我们赶紧去买资料准备考试吧,老大,刘猛,那个谁,你们去不去?一起吧。”

    程诚翻了翻白眼,笑嘻嘻上前说道:“阿姨,我是程诚,隔壁寝室的。”

    东东妈妈第一眼就有些不喜欢程诚,这家伙看着不乍正经,一会儿出去一定得嘱咐儿子几句,别跟这人走的近,多跟老大,还有刘猛在一块,互相学习。

    最后,老大、东东和他妈妈一起出去买复习资料了,程诚牙还没刷好,白泡泡吐呀吐,就是没滴到地上,往床上一坐,抱着刘猛的肩膀,说道:“哥们,你怎么不去买资料复习?”

    “你怎么不去?”刘猛反问。

    “我有老乡在这狗x学校,告诉我每年都是这传统,高考以后我就开始看了,要不然我能这么淡定么,你是不是也早知道啦?”

    “就是十年前就知道了,也没个鸟用。”刘猛无奈耸耸肩说道。

    英语,可是刘猛的相对弱项,以前他是怎么学也学不好,无论多努力学,每次考试都差不多,及格线的边缘。

    高考的时候,语文13o分,作文满分;数学142分;理科综合275分,偏偏英语只有91分,听力部分几乎全错,导致总分只有638分,若不是英语的听力弱项,刘猛是有机会考入水木大学的。

    后面考到英语6级的时候,听力部分比值非常大,死活考不过,而且越是认真复习,认真答题,分数越是低,就差那么十几分(总分71o)就是过不了。

    最后还是福至心灵,直接放弃前面的听力,全部aBcd蒙一个,认真做后面的题才通过了。

    所以,这特么的还用复习嘛,越复习分越少。

    想着就郁闷。

    跟程诚扯了会儿闲淡,刘猛决定出去走走,这熟悉的校园呀,早就想再回来看一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