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五章:我的计划
    继续开之前的产品?不太现实,o4年,新能源方面还完全没有起步,国家的政策也还没偏移,而且,搭建个人小型实验室,在学校寝室恐怕也不现实,购置仪器所需要大约两万块钱,也万万拿不出来。

    买彩票?这是最好的致富方法,想法很美好,现实很悲催,他以往虽然经常买双色球,但是不可能记住哪一期号码,而且每一期号码都是随机抽出,很难保证不变化。这个方案彻底否决。

    唱歌?还是算了吧,刘猛一直都是五音不全的,也记不得几歌的歌词,要说几能完全记住而现在还没有出现的歌曲,也就是陈奕生的几歌曲,比如,爱情转移,浮夸,淘汰,我的背包等。

    这还是因为刘猛唱歌比较难听,每次去kTV,都会被笑话,就努力练习了几新的歌曲,都是陈奕生的,专门打印了歌词反复练习过,所以记的非常清楚。

    可是记得这几歌的歌词也带不来什么实质性的收入,如果是自己演唱出来也赚不到钱,一个级巨星唱的歌曲,和一个草根唱出来的同一歌曲,那结果和效果是完全不同的。

    歌曲《传奇》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小说?这个可是自己十年前就干过的事儿,高中时代就看遍了金庸、古龙、卧龙生、梁羽生等古典武侠,后来没小说看了,就到租出店租一些网络小说的盗-版,这本《暗黑狂神》就是一本。

    上面的行李箱里还有一个暑假写出的大约2o万字的手稿,《空间守护者》,刘猛可是很清楚的记得,这本书上传到网上,扑的很厉害的。

    比较出名的小说,印象深刻的只有三部,《回明》、《吞星》、《斗破》,这三本小说都是当初到公司实习,班车上无聊看了多遍的,就是让刘猛现在写出来,应该也能做到**不离十。

    想了想,钱这个东西还真是不好赚呀,尤其是第一桶金最困难,靠自己那些电力电子方面的知识和技术很难赚到第一桶金,解决温饱倒是绰绰有余。

    拉赞助就更加不现实了。

    刘猛一个穷三代出身,亲戚朋友很多都比自家还穷。

    比如刘猛的舅舅家,生了4个男孩,最后3个给人家招了女婿,舅舅也是属于那种典型的好吃懒做、吃喝惹事形的。

    两个姑姑生活的也不好,嫁的都很不如意。

    也就大伯和三叔混的还可以,只是此时大伯家也衰落了,三叔家后来还可以,现在也一般。

    小叔家里生个2个女儿,小婶子更是整天打麻将,女儿都没空管,后来大女儿15岁就跟一个同班的男同学私-奔。

    而且,哪个亲戚会借钱给一个小屁孩呢。

    刘猛心里不禁有些可惜,要是出门的时候把手机带上就好了,里面怎么说也有几十部小说,上百歌曲,靠卖这些就能财了,只可惜临出门之前把手机扔床底下忘记捡起来了。

    几歌曲,三部小说,已经是压箱底了,这个时候网络小说以及网上VIp收费阅读的模式还不成熟,付费用户还很少,如果现在上传这几本书,肯定赚不到多少钱,白白浪费了仅有的资源。

    而且,目前最紧迫的是,这些小说还得先打出来,这就需要一台电脑,这也是刘猛目前买不起的。

    一翻认真思索之后,刘猛才大概定出了个方向。

    第一步解决基本生活费、成就神级学霸。

    自己博士学历出身,学识上面是很牛-逼的,学习方面不用操心,大学几门课程中,相对而言稍弱一点就是英语了,由于家乡教育落后,最初学习英语的时候音不太标准,后来听力一直不太好,不过词汇量那是很大的,阅读和写作都是一流水平,只要稍微注意一下,英语应该也能考出不低的分数。

    利用所掌握的电力电子技术,开一点小型的家用电器之类,解决温饱,初步建立起个人小型实验室。

    第二步积累第一桶启动资金。

    静静等待网络文学的展,利用能够记住的三部小说,赚到第一桶启动资金。

    第三步原始资本暴涨。

    利用自己知道未来几年的展大势,以及了解江海市和其附近昆城未来的展格局,将赚到的启动资金增加数十倍。

    第四步成就娱乐大亨、商业巨鳄。

    在具有大量可用的资金基础上,可以组建自己的娱乐公司,拍一拍后来流行的电视剧、电影,以及一些热门的选秀节目,成就娱乐大亨;利用所具备的技术,开新能源系统,以及日后流行的电子产品,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等。

    与此同时,大可以利用自己知道展大趋势以及专利优势,大批量申请专利,打响知识产权战争。

    想法虽是如此,具体的实施就要走一步看一步了。

    轰隆隆。。。绿皮车在晃悠着26个小时之后,终于从徐城到了华夏国最北部的大城市-冰城。

    很快,就要到冰城了,这将是我要呆4年的地方,也是我人生再次起步的地方。刘猛心里感慨万千,自从2oo8年毕业之后就再也没踏足过这块神奇的土地。

    8月底的冰城也是很炎热的,特别是正午时分和南方没什么区别,只是早晚温差较大,特别是夜里还是比较凉爽,甚至有点儿冷。

    出了车站,一眼望去低矮的楼房,望着车站告知车辆行信息的牌子,刘猛的眼眶竟有些湿湿的,2oo6年的时候,他和江晓妤两个人也就是站在这个地方,看到了往京都的列车,就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说两个人恋爱,倒不如说是知心的朋友更为贴切一些,有很多共同的小爱好,虽然对外互相称之为男女朋友,两人却甚少有什么亲密接触。

    那时的青春多洒脱,只是自从2oo8年两人毕业后即异地,就再也没见过面,至于分手之类的话语更是没说,两人甚有默契的不再联系。

    按照时间,江晓妤应该也就是今天到冰城,两人本就是同届的,只是不同的学院,虽然知道就在某个角落里,却不能相见。

    这个时间,学校都会组织学长学姐过来迎接新入学的大学生的,刘猛很容易就找到了接新生的车,冰城工业大学这样的学校,是从来也没有学姐来迎接新生的。

    冰城工业大学本来就是以女生少闻名的,更别提漂亮的女生了,所以学长们都很是希望通过迎接新生提前锁定这少的可怜的资源。

    坐上了车子,刘猛有些呆呆的眺望这外面,车子缓缓的开动了,很快就要到冰城工业大学的新区,这里是专门为大一新生准备的。

    正百无聊赖的眺望着的时候,突然注视到了一个走路有些坡脚的人,旁边还跟着两个女人,一个年纪约五十岁,另一个是小姑娘,扎着的马尾辫随着她手指着远处说着什么而晃动着。

    马尾辫的小姑娘背对这刘猛,只是这身影怎么那么熟悉呀。

    这身影怎么这么熟悉,只是这小姑娘背对着刘猛,看不出长相。心脏差点跳出嗓子眼,刘猛后来和江晓妤聊起过入学,他很清楚,就是舅舅和妈妈送江晓妤来的学校。

    而她的舅舅由于从小得了小儿麻痹症,走起路来有些坡脚。

    车子拐弯的时候,猛然看到了扎着马尾辫小姑娘的正面,这个面容,刘猛太熟悉了,正是江晓妤,原来两人在第一天到冰城的时候就插件而过,一直要等到一年多之后才机缘巧合之下建立了联系。

    “停车,停车。”刘猛有些激动的从座位上站起来叫道。

    司机理也没理他,开什么玩笑,这是什么地方,不能停车的。

    接新生的学长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这车上一个女生都没有,真感慨自己倒霉呢,开学就大三了,本想着趁着这届新生入学成功脱光的,看来又没戏了。

    “这位同学,你是落下了什么东西了么?”懊恼的学长急忙问道。

    此刻,刘猛也冷静了下来,车子已经走出很远了,坐了下来,有些抱歉说道:“没落什么东西,不好意思,还以为看到了一个熟人,看错了。”

    既然很快就会在一个校园里,总是有办法认识的,而且此刻即便下车,也很可能会被江晓妤当成神经病,还极有可能会被江晓妤的舅舅和妈妈打。想通了这一层,刘猛很快就平静下来了。

    到了新校区,刘猛先是给在冰城工业大学读书的一个隔壁村的学长打了个电话,两人大致确定了一个时间和地方集合。

    这就是没手机的时代,确定见面的方式了,没办法,这个隔壁村的学长叫孟浩浩,家里比刘猛家还贫困一些,比刘猛高二级,自然也是没手机的。

    接着又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老爸接的,电话那头,听的出,老爸深深的叹了口气,儿子终于平安到达学校了,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自从儿子出到现在,他一直是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的。

    本来想送儿子去学校的,可是儿子死活要自己去,只能作罢。

    嘱咐了一下刘猛,要和隔壁村的学长联系,然后在学校好好学习,争取取得好成绩,另外助学贷款尽量办理一下,如果不好办理,家里再想办法打点生活费过来。

    语很快,把能想到的都交代了一遍,跟打好草稿念出来一样,说完就迅挂了电话。就是这么节约,电话费可不便宜。

    挂了电话,刘猛拖着两个大行李,到了说好的见面地点就开始等待,顺便着也看一看是不是有啥美女。

    大多都是和父母一起同行的少男少女,当然少女是少的可怜的,2o%的比例都不到,而且质量嘛,还真是一般般,很偶尔才走过来穿着淡雅素裙、肌肤洁白的美女。

    而站在树荫下的刘猛,此刻穿着的还是高中的校服,低矮的个头,有点儿面黄肌瘦,土气十足。

    走过去的一队父母带着女儿走过,女儿第一天入学,到了新环境,很是兴奋,快乐活泼的东看西看,母亲赶紧跟上女儿,低声说道:“小琦,爸爸妈妈准你在学校里谈恋爱,可是千万别跟那种就象刚才站在路边的乡下孩子谈恋爱,这种人家的孩子呦,兄弟姐妹不要太多呦,家里不要太穷呦,你看看穿的多土,一副非洲难民的模样。”

    被叫作小琦的女孩子,抱着母亲的胳膊撒娇起来,“哎呦,妈,我知道的,江都的女孩子不外嫁,对吧。”

    江都,也是江海市的另一个称呼,一般江海市本地人都称之江都,都认为京都是华夏国的行政都,而江海市就是华夏国的经济之都。

    母亲听了频频点头,又有些担忧说道:“看嘛,看嘛,这冰城到处多脏呀,我们江都多好,你偏偏要跑这么远来读书,爸爸妈妈阿要担心的啦,傻囡囡。”

    那母亲说话声音很大很尖,刘猛站着听的是一清二楚,心里想笑,还是真,竟然这么快就遇到了江都人,江都人可是觉得全国除了江都,其他地方都是乡下的。

    “阿姨,吾阿是江都宁。”刘猛恶作剧似的喊了一声,小琦的母亲刚才说的那么大声,因为说的江都话,她以为这土鳖的少年肯定是听不懂的。

    听刘猛用江都话这么一喊,顿时觉得尴尬,回头撇了一眼,一家三口快步离开了,走起路来还是那么优雅。

    刘猛心里想笑,自己可是从江都穿越过来的,在江都呆了6年,江都话虽然会说的不多,却是能听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