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三章 活捉薛万彻
    薛万彻是一个狠人,不仅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在这即将被李二包围的时刻,他想到的不是如何突围出去,而是拼着最后的力量,也要拿下秦王府的这些人。

    他非常清楚,只要抓住眼前这群妇孺小孩,那么李二就算将他包围,也还有一线生机。要是就这样突围,不说跨下战马被迷住了双眼,就单单李二身边的几个猛将就能将他置于死地。

    所以,他忍着双眼焦灼的疼痛,睁开了眼睛。视线模糊不请,但也勉强能看清前面的路。手上狠狠的用力,硬生生的将偏离了道路的战马,拉回了正确的路上。战马吃痛嘶鸣不止,薛万彻不为所动,哪怕心中也心疼不已,没有哪个将军不爱马,因为战马就是他们战场上的腿脚,是他们最亲密的战友,有的时候比起人还要可靠。

    李宽站在缓坡上,正在活动着手脚,之前一连串的射击动作,让他的手臂有些受不了了。他才九岁,远远没到巅峰的时候,虽然心意拳让他有了和成年汉子相当的力量,可是持久方面却差了不止一筹。要是正常的军中士兵,像这还不到三石的弹弓,拉上百十来次也不带喘气儿的。毕竟现在不是后世,那高科技的时代,防弹衣轻便,重量就和一件大衣差不多。现在全是穿着铠甲,这玩意儿动不动就是几十斤。身子骨弱点的穿着走路都费劲儿,更别说打上一仗了。

    李宽刚揉了揉手腕没就看到薛万彻将马头扯过来的一幕:这要多大的力气啊,奔驰的骏马要强行改变方向,手上没三五百斤的力量是想都别想。现在薛万彻轻描淡写地就扯过来了,就像是随手拉了拉走错路了的宠物狗一样,这人膂力惊人啊!

    看着冲上前来的薛万彻,李宽又转头看了一眼那些已经面露怯意的家丁,心中思量:不能让他冲过来,不然这几十个家丁是万万挡不住这样的无双猛将的。手上弹弓再一次举起,瞄准了那奔驰的骏马。

    ‘嗖!’一声呼啸,石子就飞快的划破空气,向着薛万彻的马腿而去。

    ‘铛’的一声,薛万彻手上的陌刀精准的斩在石子上,将它磕飞了出去。这一手简直就是神来之笔,要知道石子可不像是箭羽,目标小,而且相同的力道,石子比起箭羽可要快上不少。所以不是那么容易挡住的,可是薛万彻这仿佛随手一击就将李宽射出的石子磕飞,让李宽嘴张的大大的不敢相信。

    “无耻之人,只会用飞蝗石暗算,算不得好汉!”薛万彻大喝一声,陌刀反手就在胯下战马身上划了一刀,这是在催动战马的生命潜力,让它跑得更快的手段。

    随着这一刀,薛万彻跨下的战马度在一次提升,李宽不由得急了:再来,我就不相信你次次都能挡得住。

    ‘嗖嗖嗖……’李宽双手抽风一般的快填充石子,然后在射出去,就那么十几秒钟,就射出了五六颗石子。这也是他现在能做到的极限了,要是这都被挡住了,那么就只能另外想办法对付这个了疯的薛万彻了。

    ‘铛……”薛万彻再一次挡住了李宽射出的石子,听声辨位,这是每一位习武之人都要做的事,但是能像薛万彻这样拦截住飞的石子的却也无多。一颗,两颗,三颗……陌刀挥舞,总能将一颗石子磕飞出去。这不是在打仗冲锋,这是在打棒球,李宽在心里这样感叹道。

    既然石子搞不定你,那么就风紧扯呼好了。李宽心中想到了撤退,可是转念又否决了,现在这里已经被包围了,还能撤到哪里去呢?后面是墙壁,翻墙现在也不一定能翻出去几个,前面是战场,就更别想了。那么就只有背水一战,这一条路可走了。

    李宽扔下弹弓,从身边的家丁手上夺下一柄横刀,提在手里就往前冲。

    他的这个动作可是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长孙正在指挥几个家丁,看看能不能在墙上凿出一个洞,但是转头的时候见到了李宽的动作,就直直的看着不再说话了。不仅是她,还有杨妃,阴妃,韦妃,还有李二的一大帮儿女,都这样看着那冲出去的小小的身影。

    李承乾嘴角露出一丝轻蔑:就凭你这小孩子,以为拉了两下奇怪的弹弓,阻挡了那帮人的脚步就自大的没边了?去阻挡薛万彻,简直就是去送死。

    李丽质却是担忧地看着李宽离去的背影,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扭过头不忍再看,却看到躲在母亲背后的李佑,还有缩在角落当乌龟的李愔,心里对这两个弟弟鄙视起来。

    李恪也看着李宽,在眼里闪过一丝羡慕,他有自知之明,自己上去只能被薛万彻一刀劈成两半没有别的下场,可是就这样无能为力也让他心中无比的失落与愤怒。

    李宽度很快,再加上薛万彻也向着这边冲刺而来,两人很快就碰面了。薛万彻借着马力,而且居高临下,一刀向着李宽看了过去,刀光一闪即逝,像一道雪白的闪电划破空气,照的众人眼前一亮。

    李宽身材矮小,在薛万彻那一刀砍来的时候就地一个懒驴打滚,躲了开去。手上的横刀也不慢,一个横斩向着薛万彻的马腿而去。

    “嘶……”战马的悲鸣在这一处小小的战场上响起,李宽这一刀斩断了薛万彻胯下战马的一条前腿。马失前蹄,战马一下子就倒地了,这也让端坐马上的人被直接甩了出去。

    李宽闪过倒下来的战马,快的转身向着那飞在空中的人冲了过去,在薛万彻还没有落地的时候,李宽已经追到了他的身后,一刀就这样斜斜的砍了过去。

    薛万彻听得脑后恶风袭来,一个苏秦背剑,手上的陌刀横在背上,挡住了李宽的这一刀,但是两者相击的力量又让他失去了刚刚稳定的重心,脚下一个趔趄,就要摔倒在地。但是多年练武生涯让他的下盘也无比的稳固,就侧身偏了一下,重新站稳了脚跟。

    可是高手相争,就在这毫厘之间,李宽怎么会抓不住这个机会?就在薛万彻侧身的时候,李宽手中横刀改砍为扫,就横着扫过薛万彻的后背,削向他拿刀的那只手。同时口中一声喝:“撒手!”

    薛万彻那里敢用手去挡,只能撒手,这一松手就没了机会,因为陌刀在他松手的瞬间就被李宽的横刀挑飞出去了。失去了武器的薛万彻怎么还是李宽的对手,而且他才刚刚立足,重心未稳。

    李宽手腕灵活的一转,刀向上削去,然后横在薛万彻的脖颈间:“别动!”

    这一段说的漫长,其实也就在几个刹那间,两人交锋如同兔起鹘落,其余的人才刚刚看到两人交手,然后薛万彻就飞了出去,而李宽手脚麻利的上前挑飞了他的刀,直接抓了个俘虏。

    “这……这不是真的!”长孙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薛万彻是谁?太子手下两大将,薛万彻,薛万仞,两兄弟都有万夫不当之勇,都是能和程知节,尉迟恭打上三百回合的猛将,岂会被一个区区九岁的孩童三两下间就抓了俘虏?难怪长孙不敢相信,就是李宽现在也不敢相信薛万彻这位历史名将居然会被自己抓来了俘虏。他之前只是想拖住这位大将军,等着李二的救援而已。

    其实这也不怪薛万彻,他是真的冤枉:一出场就被李宽一包石灰粉弄成了半个瞎子,而后战马受惊,一阵狂跑乱跳,让他费尽心思才驾驭住,更是再一次在石灰粉弥漫的战场中杀了个七进七出。之后好不容易缓过来,有被李二带人包围,拼命的将战马转动方向,让他力量耗费了近半。

    之后李宽那些石子,也是消耗力量的一个因素。李宽拉动弹弓虽然费劲,可是要用陌刀将石子磕飞,却要耗费大量的心力,不仅要听声辨位,还要迅做出判断,陌刀飞斩出,这一系列的动作又将他的体力耗费不少。

    最后,两人短兵相接,他迷迷糊糊的眼睛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使得他判断出错,那一刀劈的高了些,被李宽轻易的躲过,而李宽却以逸待劳,一刀劈向马腿,只要将刀固定住,骏马飞驰的力量足以斩断马腿。之后薛万彻被甩出,更是失了方寸,要知道人在空中是最没有安全感的,薛万彻能在空中还未落地就挡住李宽的那一刀,已经是不容小觑的了。

    种种机缘巧合之下,薛万彻这位历史名将就被一个九岁小儿给活捉了。

    “薛万彻已被俘虏,尔等已被包围,还不受降?”李宽稚嫩的声音传遍战场,让原本生出拼命之意的太子骑兵,失去了最后的勇气,一个个看着半跪在地上被刀架着脖子的薛万彻,全身的力气在这一刻被抽走的干干净净,再也生不出反抗的勇气。

    也不知是谁第一个放下了手中的马槊,马槊掉到地上的声响就像是会传染一样,一个个骑兵就这样将手上的武器丢到了地上,等着接下来被俘虏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