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二章 薛万彻的疯狂
    喊杀声响起的时候,皇宫之中,昭和宫,李渊还躺在床榻之上:“咳咳……这是太子他们动手了吗?”李渊问道。虽然现在硕大的昭和宫只有他一人,但是他知道在那阴暗处始终有着一个人在那里随时听候他的命令。

    “是的,陛下!太子着薛万彻将军率领两百骑士围住了秦王府。”果不其然,一个声音传了出来。

    “也好!这样老二应该不会在躲避了吧!不触碰他的底线,他就将爪牙收缩起来,呵呵……还想着将那两人带到朕的面前,十六卫没出动吧?”李渊气色看起来比之前好了许多,说话也没那么气喘了。

    “十六卫的主将这个时候恐怕都还在万花楼呢!今日十六卫中陈将军的儿子娶小妾,于是他们全都去祝贺了,结果宴席结束了,居然跑去万花楼快活去了。”暗处的声音沙哑,暗一这个老太监一直没有显露身形。

    “哦!这么巧?这陈将军……”李渊沉吟。

    “确实,已经暗中投靠了太子,除了他还有五位。”暗一回答道。

    “这就是朕倚仗的十六卫的将军?这样的将军要来何用?朕还没死呢!咳咳……”李渊一阵愤怒,却牵动了身上的病情,一阵急促的咳嗽让他将下面的话吐不出口了。

    “陛下,要不要暗中帮秦王保护他的家眷?”暗一有些小心的问道。

    “不必了,老二肯定还有暗棋,正好先看看。”李渊想了一会儿说道。

    “奴婢遵旨!”暗一不再说话,昭和宫再次陷入一片死寂,只剩下李渊粗重的喘息声。

    另一边,长安城外,李二大营。

    “传令三军,五百玄甲着甲,上马,全向长安城挺进!其余人留守大营!”程咬金的大嗓门在大营上空飘荡,他是最适合做着高音喇叭的活计了,另外还有一个尉迟恭,不过那块黑炭头现在在右武卫,李二将他安插进去可是花了大代价,这个黑炭头也不负李二所望,现在在右武卫已经是非常有话语权的一位将军了,要不是军神李靖坐镇,恐怕整个右武卫都要被他收编了打包带回来了。

    李二站在大营中央帅帐之下,看着长安城方向,面露忧色。他在长安城的布置也就是一队玄甲卫,还有就是只有三两人知道的一条暗道,可是秦王府那么多人不可能全都从暗道逃出,而长孙一定会留下,这是李二对自己妻子的了解。

    既然长孙留下了,那么其余人肯定也不会走,因为要是这一场较量自己这方失利的话,那条暗道恐怕还会成为攻入长安城的一着妙棋。所以长孙一定不会启用,而是选择和太子硬碰。这也让他最是害怕,要是秦王府中那些人出了什么事,李二不敢想象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

    “快点!”李二催促道,身边的秦琼还有长孙无忌非常理解他此刻的心情,也出声催促。很快,五百玄甲着装完毕,全都端坐马上,眼中寒芒闪烁,手上清一色地握着横刀,马槊被丢弃在一边。

    这是玄甲军的传统,每逢要赶尽杀绝的敌人,定然不会使用马槊,而是用横刀,将领使陌刀,会将敌军全都一劈两半,只有他们的鲜血染红大地才能宣泄玄甲军的愤怒,也只有用他们的尸骨才能祭奠那些战死的同袍。

    神色肃穆的秦琼,带着屈突通,程咬金,三人作为主将,来到李二身前,单膝跪地:“末将请命,前往营救王妃,请秦王准许!”三人异口同声,声音传遍大营。

    “准!不过孤王也要去!”李二身着明光铠,肩头的兽头吞口闪烁着寒芒,一股杀气从他挺拔的身躯上慢慢的升腾,这两个兄弟真的触犯了他的底线,要是秦王府诸人有什么事儿的话,李二绝对会用他们两的人头来祭奠。

    “出!”四人翻身上马,率先冲出大营,身后五百玄甲默不出声,幽灵般的跟上,除了急促的马蹄,还在彰显着他们的存在。

    长孙无忌也跟在队伍里,毕竟自己妹妹现在出了危险,怎能不去,不仅仅是他,房玄龄,杜如晦,还有其余的文臣都悄无声息的跟上了。

    战场,秦王府后宅。

    李宽松开手上的弹弓,扯下蒙在眼睛上的黑纱,因为只要覆盖式的射,所以瞄不瞄准都无所谓,为了不伤到眼,他就用了一张黑纱。甩了甩微微酸痛的胳膊,刚才的短短的几分钟的时间里,他急促的射出了四五十个石灰布包,绑得不是很紧的布包,在撞上那些骑兵的时候就直接散开,里边的石灰就抛洒出来,弥漫在空气里。

    虽然李宽用尽了全力,可是却也不可能笼罩整个战场,也就只将骑兵阵营的前边部分给迷了眼而已,但是造成的混乱却远远过了他的预料,因为地势的原因,这个地方一面靠墙,另一边是缓坡,所以这些骑兵都是从一面碾压过来的,而最前面的三四十号人被迷住了眼睛,战马乱跑乱撞之间就将整个阵营都弄得鸡飞狗跳。

    最倒霉的是薛万彻,这位名将此时却成了最悲催的人,他之前就单独享受了石灰迷眼的大餐,结果打马后退,有直接闯进了被李宽射的石灰布包笼罩的区域,他胯下的战马是最好的大宛名驹,也正因如此,所以扑腾挣扎起来就是最有力的,他双腿紧紧的夹住马腹,不让自己被甩飞出去,可是马也看不到路了啊,就这样横冲直撞的,在整个骑兵的阵营里乱闯。

    原本骑兵大军压进,那如山的压力让秦王府的人大气都喘不过来,可是现在却变成了一盘散沙,不,用这个词来形容似乎都有些不准确,现在的骑兵就比散兵游勇来的强一点,那迷住眼睛的三四十号人,就像三四十根搅屎棍子,将原本整齐的队列打乱的七零八落,而那些完好的又不敢向自己的同伴动手,只能避让可是哪里来得及,就这样你撞我,我装你,就像后世流行的碰碰车。

    段志玄知道机不可失,对方阵脚大乱正是自己这边的机会:“兄弟们,随某家杀出去!”手持陌刀的段志玄一声大喝,向着骑兵方阵冲锋。

    其余的玄甲卫也跟着冲了出来,手中的横刀闪烁着寒光,在黎明的微光下微微闪耀。

    李宽换上石子,现在正是收割生命的时刻,他虽然没有杀过人,但是现在却由不得他了,因为这是战场,不是游戏,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时候,李宽不想死,所以那些要他死的人就统统去死吧!

    李宽眯上眼,瞄准了一名骑士,石子呼啸,这一次正中目标。

    “噗!”石子就像是后世的狙击子弹,将那名骑在白马上的骑士爆了头,红的,白的溅得到处都是。

    李宽强忍着心中那股强烈的呕吐的**,深深地吸了两口气,对自己说:“他们是来杀你的,是来杀你妹妹的,他们都该死,都是取死有道。你没有错,你没有错……”

    喃喃自语,不断的催眠自己,不断的给自己暗示,总算是忍住了,然后又瞄准了第二个目标。

    就这样,李宽仗着自己身材矮小,躲在其他人身后用弹弓暗算,不一会儿就被他干掉了好几个。其实这也是薛万彻大意轻敌了,他觉得就秦王府这几十号人,在他眼里计算的就是那一队玄甲卫,其余人基本没有战斗力不再考虑之列。而且还没有弓弩等远程攻击武器,所以两百骑士绝对是五指捏田螺——十拿九稳的事儿。也就没带弓弩,可正是因为这个疏忽,让李宽找到了偷袭的机会,反正现在那边的人自顾不暇,又没有弓弩,威胁不到自己的安全,就好比是一只只的鸡鸭,等着自己用弹弓打他们的脑袋。

    时间就在混战中慢慢的流逝,已经鏖战了不下一刻钟,玄甲卫冲进骑兵阵营就开始上砍士兵,下砍马腿。这是他们在无数的战场厮杀中总结出来的,不然用横刀做甚?

    而骑兵们零星的反击也让玄甲卫出现战损,李宽对这一点很是清楚,因为他耳边一个冰冷的声音在提醒他:“己方战死一人,扣除宿主一万能量点,用以兑换死者家属的赔偿。”

    李宽心中骂娘,这个土著保护系统简直将这些人保护得无微不至,就连杀敌战死了也要赔偿一番。他身上的能量点本就不多了,这是他留着调养身体的,是一点多的都没有,可是现在被扣除了,也就是说恢复身体健康的计划被打乱了。

    “奶奶个腿!”李宽只能腹诽一句,现在还是杀敌重要,而且还要充当救火员,见到哪位玄甲卫要被敌人捅死了,就一石子飞过去,救下那本该死在敌人马槊下的玄甲卫。

    轰隆隆……无数的马蹄声响成一片,就成了这个声音,李二终于赶到了,此时虽然那些骑兵没能攻上缓坡,但是杀下去的玄甲卫却是阵亡了大半。

    李宽顾不得心疼,因为这些骑兵可能会在李二到来之前的最后时刻疯狂的攻击他们,只要抓住他们说不定就能以他们要挟李二,从而捡回一条性命。但是李宽他们只要挺过这最后一波攻击,就得救了。

    果不其然,薛万彻不愧是名将,虽然眼睛不再管用,但是却阻碍不了他观察形势,那隆隆的马蹄让他知道秦王来了,所以大声喝道:“冲上缓坡,抓人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