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一章 弹弓发威
    一阵响彻云霄的喊杀声震彻了整个长安城,薛万彻带着太子六率精选出来的两百骑士,将秦王府包围了起来。十名骑士用大锤将秦王府大门锤了个稀烂。在木屑纷飞中,两百号人就这样冲杀了进去。

    秦王府后宅,一座假山边上,这里是秦王府后宅最高的地方,周围四面都是一个缓坡,这样可以居高临下保持一点地理优势。秦王府所有人都聚在这里,长孙在指挥着玄甲卫和青壮家丁组织防御,但是单薄的身躯如何与全副武装的骑士相比?长孙很是着急,听着渐渐接近的马蹄,眼神中闪过一丝绝望。

    李宽蹲在地上,摆弄着他的弹弓架子,已经初具形状了,只要将特别鞣制过的牛皮筋给套上去就大功告成。这些东西李宽早就在准备了,只是没想到太子会这么早就动对秦王府的行动,他还以为要等到玄武门事变的那一天呢,这还差这十来天,所以准备得不够充分,不然弹弓架子早就应该做好了。幸好子弹准备好了,肯定能让着来犯的骑兵吃个大亏。

    用绸布现在弹弓架子上缠上两圈,在扎上皮筋,这是防滑的准备。套上之后,李宽试着拉了拉,力道很大,以他现在明劲的修为,双臂一展也差不多两三百斤的力气,拉着这弹弓居然要使出八分力气,力道可谓惊人。

    从地上检了一颗小石子,试着向旁边的一棵小树弹了一,只听得呼的一声,石子就呼啸而出,向着目标飞快的飞了过去。

    “嘟。”石子正中目标,李宽点了点头多年没有用这技能了,手艺还没落下,还是这样精准。接下来就等着那些骑着马的家伙过来了。

    薛万彻带着人冲了进来,现周围一个人都没有:“给本将搜,他们定然是藏起来了,或者找了个地方负隅顽抗,一定要给本将找出来!”一脸络腮胡子的薛万彻,牛眼圆睁,大手一挥,身后的骑士就分出一队向着四面八方策马而去。

    “报!秦王府的人全都在后院!”一个声音传来,是一个搜寻的骑士见到后面火光下的诸人了。

    “冲锋,一举拿下!”薛万彻打马上前,马鞭一抽,跨下战马就向着后宅方向疾驰而去,其余的骑兵也跟着主将,马蹄声整齐划一,犹如高山崩塌,大河决堤,又似雪山上的大雪崩,向着后宅碾压而去。

    长孙面色阴晴不定,似乎在犹豫着,周围的家丁开始瑟瑟抖,他们都只是普通百姓,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但是此刻谁还管他们是什么,那对面的骑兵可不管你是不是普通百姓,他们手上的马槊,还有横刀说明了一切。

    玄甲卫身披铠甲,手握横刀,在一名手持陌刀的校尉模样的汉子的带领下,一个个冷漠的注视着前方,手上的刀握得很紧,有几个甚至是将刀捆在手上。眼中煞气腾腾,等着收割生命。

    李宽在骑兵越来越近的时候开始行动了,手上的弹弓拉成满弦状态,一颗小石子就在皮兜里,当李宽放开手指,石子就像是箭矢一样,向着一名骑兵呼啸而去。

    “啪!”石子击中了骑兵的手臂,因为声音比较尖锐这名骑兵下意识的格挡,结果就是石子碎裂,骑兵手臂上的甲胄也变形了,而且不止如此,他的手臂甚至产生骨折,总之这只手是暂时无法用于战斗了,一直抓不稳刀的手臂,怎么能在战场上使用?

    “小心,对面有暗器。”这名骑兵大声呼喊,给周围的同伴提醒。

    暗器,在大唐也是有的,那些游侠儿多数都会两手,而且多是飞蝗石这样的石子,这和刚才那次攻击非常的吻合,这也让骑兵做出了错误的推测。

    “奶奶的,居然还有游侠儿的下三滥招数!薛万彻在此,哪个不长眼的上来和我一战!”薛万彻从后面走上前来,骑在马上冲着秦王府诸人一阵呼喝。

    “姓薛的,你居然堕落到向妇孺孩童出手的地步了,真是越活越回去了,那么今天就让我段志玄来了结了你!”玄甲卫领头的校尉装扮的汉子也走出来,大声的回答。

    “段志玄,你这家伙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在秦王军中吗?”薛万彻脸色微变,这个人是个棘手的对手,在天策府中武力可以排的上前三,除了公认不是秦琼的对手之外,尉迟恭和程知节还有他可谓是不分伯仲。看来今天还要费上一番手脚,之前太子也曾想过拉拢他,结果这些家伙都是李二的死忠分子,不仅拒绝了太子的好意,还将送去的财物给了李二吗,用以充作军饷。

    “怎么,看到老段我,吓的想尿裤子?放心就算你想回家吃口奶再回来,老段也等着,你可以放心的尿!”段志玄虽然是个武夫,但是却也不是莽撞之辈,他这样东拉西扯就是在拖延时间,因为秦王听到号角和喊杀声,一定已经猜到城中有变,定然会率着玄甲军前来,只要等那么一时半刻,就能得救了。

    “哈哈……你这家伙居然也学会用计谋了,没想到啊!”薛万彻也不是傻子,自然猜到了段志玄的动机,于是说了这句不再多言:“儿郎们,建功立业的机会来了,大家上,活捉秦王府重要人物,敢阻挡者杀无赦!”薛万彻大手一挥,身后的骑士开始冲锋,这一个小小的缓坡还难不住这些骑兵。

    李宽见之前的石子无功而返,就知道用石子恐怕没多大效果了,看来还是要用自己准备的那种生化武器,想着离开就拉过身边的一个麻袋,里边是他准备了许久的子弹。

    打开袋子,一个个小小的布包也就指节大小,满满地装满了这个不大的麻袋,一股子呛人的味道也传了出来。

    “二哥,你这是什么啊?臭臭!”小念薇有点怕怕的,牵着李丽质的手,看着二哥忙碌着,忍不住问道。

    “这是石灰,是二哥给对面那帮坏人准备的礼物,他们要抓我们去看金鱼!”李宽这个时候还有心思说笑,一点也看不出紧张来,也不知道他是有什么样的依仗。

    “石灰?”李泰这个小胖子这会儿可睡不着了,他怎么也想不到会生这样的事,可是看着李宽准备的这些东西,说明自己二哥早就知道会出现这样的事,这准备做的可够充分的,心里更加敬佩这个只比自己大两岁的哥哥了。同时也下定决心,一定要减肥成功,不然就像现在这样想逃跑都跑不掉。

    李承乾看着李宽这些东西,心中一阵不自在,为什么这家伙什么都表现得比他优秀,为什么他就知道太子会在这个时候兵围攻秦王府?为什么自己就不知道这些?为什么,为什么……李承乾满心都是这三个字,眼神也越来越阴暗,都只这个家伙,才显得自己无能,要是没有他就好了!李承乾心中不知怎的,突然生出这样一个想法。

    李恪和李丽质不说话,他们知道现在是分秒必争的时候,不能打扰李宽,而且李丽质甚至悄悄的捂住了小家伙的嘴,让李宽能专心的对付对面的骑兵。

    这些已经懂事的孩子,都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是何等的残酷,也知道自己这边要是失败,等待着自己的会是何等的下场,所以一个个哪怕心中有着再多的好奇,再多的疑问也都不说出来。

    李宽摸出一个石灰布包,套在皮兜里,然后瞄准了正在挥手下令的薛万彻,这是个大家伙,要是干倒了他,那就能大大地消弱对方的士气,而且还能少一个大敌,这样自己这边胜算就要多出一份了。

    李宽瞄准之后,眼睛闭上然后就保持着这个姿势射出了第一个石灰武器,一道白色的烟尘在空气中划过一道清晰的轨迹向着太子那边的骑兵领薛万彻而去。

    “什么东西?居然敢在本将面前卖弄!看本将的斩马刀!”薛万彻提起手中的陌刀向着那飞来的不明物体砍去。

    他的武艺非常精湛,这一刀可谓是妙到毫巅,不偏不斜的将那石灰布包一刀两断,雪白的粉末就这样在空中飘洒,飘了他一头一脸。

    “这是石灰!奶奶的,全是下三滥手段,你们这帮龟孙子!”薛万彻骂的厉害,可是却开始调转马头,看来是中招了,段志玄见的机会,大喊一声:“薛家小儿,怎么想回家吃奶了?段爷可不准啊!”说着就开始向着骑兵那边冲了过去,像这样一个人冲击骑兵阵营的都是不可多得的猛将,没有三分三,怎敢上狼山。要是武艺不精,那么只有一个下场——被踩成肉酱。

    薛万彻真的中招了,双眼被迷住了,眼泪直流,又不敢用手搓,也不能用水洗,石灰这玩意儿只能用油来洗,用水的话会直接将眼睛烧瞎了。

    李宽知道机不可失,双手就像是抽风一样,一个个的石灰布包被他射出去,一道道白色的轨迹在空中划过,居高临下的他就像是一个机枪碉堡,喷射着一颗颗子弹。

    一时间,一团雪白的烟雾笼罩了整个太子骑兵的阵营,士兵们纷纷闭上眼睛,然后想要掉转马头冲出这片区域。

    可是他们忘了,这石灰不仅仅只对人有用,那战马也不例外,于是一匹匹的战马也中招了,它们可不像是人一样懂得闭上眼,于是眼睛吃痛的战马开始狂,一阵阵的扑腾,四处狂奔不管身前是什么,直接撞过去。于是整个骑兵阵营就乱了套,被战马甩下马背,然后践踏的士兵不在少数,还有和战马一起撞墙的,撞树的,或者撞在假山上的,总之先前纪律严明的队伍,现在成了一锅粥。

    还在冲锋的段志玄看到这一幕,有点懵:这是咋回事儿?是谁?还有石灰这东西还可以这样用?这是行军打仗,不是小混混街头斗殴,怎么一点石灰就造成了这样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