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九章 李渊的后手
    夜色深沉,昭和宫中,李渊躺在榻上,不敢闭眼。他怕自己要是闭上眼睛就再也醒不过来了,虽然他已经查明病因,但是却已经太晚了,那帮御医一个个都摇头不语,或是说一些胡言乱语。李渊已经斩了两个,其余人就像是被惊吓了的蝉,一个个都不敢出声了,连呼吸都放的缓慢细小,生怕被李渊听到再推出去斩了。

    虽然躺在病榻之上,但是该处理的奏章还是要处理,李渊虽说不是什么神圣明君,但也绝不昏庸无能。部分事务交给李建成处理,也算是安抚那已经蠢蠢欲动的心,他在等待,等着那个他最优秀的儿子回到长安。那个时候才是翻脸的最后时刻,甚至他的性命或许也能保存,因为李渊知道李二手上有孙思邈的信物,那位当世第一神医,或许有办法保住他的老命。

    一边的内侍正在给他念奏章,李渊只能听着奏折再做出决断了。手脚似乎已经不听使唤了,早朝也有差不多十来天没举行了,那些朝中大臣或许现在已经人心惶惶了吧!下午得到奏报,次子世民已经到了长安城外,时间也差不多了,或许当初真的应该听从群臣的建议立他为太子!

    “启奏皇上,秦王求见!”就在李渊想着这些的时候,黑袍人带着李二来到了昭和宫外。

    “宣!”李渊就说了一个字。

    “儿臣叩见父皇!”李二走进来单膝跪地向李渊行礼。

    “起来吧!”李渊有气无力的说道。

    “父皇,你的身体还好吧!御医怎么说?”李二先关心李渊的身体。

    “呵呵……那两个逆子,居然在朕喝的水里放了铜渣,朕怎么就养出这么两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咳咳……”李渊很是激动,一阵咳嗽。

    “父皇,到底怎么回事?什么铜渣?”李二听出个大概,但是不敢胡乱猜,要是真如他所想的那样那就有点可怕了。

    “那两个逆子,弑父!咳咳……”李渊气都喘不过来了,嘴角也有血流出来。

    “那么,儿臣该怎么办?”李二不敢擅自做主,要是不符李渊心意,说不定这件事就变成坏事了。

    “朕还掌控着十六卫,还有暗卫!朕将他们的指挥权都给你,你给朕杀了那两个逆子!”内侍给李渊擦去嘴角的血迹,李渊喘着粗气说道。

    “儿臣明白,儿臣不需要十六卫,只要暗卫暗中相助即可!”李二心中电转,已经有了决议。

    “你打算怎么做?”李渊问道。

    “儿臣决定,再等上半月,让他们觉得大局在握的时候再动手,这段时间儿臣回去寻找孙思邈道长,让他给父皇看看。而且,十六卫父皇也可以假意命令他们投效那两人,让他们猖狂一下,借机还可以看看十六卫中是否有人真的投敌!”李二决定借着太子两人试探一下十六卫,毕竟谁也不能肯定那些人是一定忠诚的,要是有人背后插刀子,李二这样直接接手到时候会横生枝节。

    “反正朕放权给你,只管去做,你的才华是你们三中间最出众的,要是你都失败了,那么就是天意了!”李渊既然已经决定,那么就不再多说。

    “而臣领旨!”李二恭声回道。

    “好了,你下去吧!暗卫朕会交代暗一,他是暗卫的领,会直接听命于你,你可以直接让他出手将那两个逆子杀死,朕之所以不这么做,主要是朕的身体恐怕好不起来了,而你当时又不在长安,要是那两人就这样死了,长安必定大乱。那些世家大族还在虎视眈眈,并没放弃夺取天下的野心。”李渊当初得知那两人的所作所为,恨不得直接将两人暗杀了,可是一想起那五姓七望,那千年世家,又生生的按下了心中的杀意。

    “儿臣知晓!”李二答应道,他不会直接暗杀两人,因为那不符合他的性格,他要堂堂正正的将两人带到李渊面前,揭穿他们的罪行,这样他既可以名正言顺的坐到那个位置上,又可以不背负杀兄篡位的名声。只是他想的挺好的,安知事情的展往往不如人意。

    “你退下吧!”李渊很是疲惫了,让李二退下,他就闭目养神了。李二回来了,李渊悬着的心也放下了一半。

    李二又在黑袍人的带领下离开了皇宫,回到了自己的大营,这一趟花了两个多时辰,现在已经接近亥时,该休息了。遣散了众将,李二躺在矮榻上,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做。

    东宫,李建成和李元吉也在商量,虽然他们不知道李二已经进宫见过李渊了,但是李二回到长安的消息他们早已得知,现在正在商量对策。

    “你说,这老二回来了,我们是不是直接开始行动?”李元吉觉得直接行动先将秦王府包围起来,让李二投鼠忌器,再率军直接逼宫,甚至可以要挟李二率领他的那什么三千玄甲在最前面开路。

    “还是先等等,你也知道十六卫还没掌控住,我们只获得了六卫的兵权,还有大半被父皇掌控,再加上老二的三千玄甲,我们胜利的可能性不大。”李建成眉头皱着有些迟疑。

    “我们抓住长孙那贱人,还有那几个小兔崽子,老二还敢乱动?”李元吉反驳道。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大丈夫何患无妻?要是你你会为了几个女人和孩子放弃那个至高无上的位子?”李建成瞪了李元吉一眼说道。

    “只要登上那个位子,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想生多少儿女就生多少,我才没那么傻!”李元吉大板牙吱着,一脸淫|荡的说道。

    “既然你能舍弃,那么老二呢,就舍弃不了?他的决绝比起你来可要果断的多!”李建成自以为很了解李二的说道。身上的蛟龙锦袍不知何时已经换成了十二章衮服,这是皇帝才可以穿的,现在李建成就穿在身上,说明的问题可是很多,要是被那些言官得知,恐怕会直接弹劾,要求李渊废了他的太子之位。所以他也就在私下自己穿着过过瘾,这次穿着这身出现在李元吉面前也是表明立场的原因。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说怎么办吧!”李元吉急躁的说道。

    “我们再送些东西,将那十六卫其余的都争取过来,那样长安城所有的军队都在本宫的控制之下,就凭老二那三千玄甲翻不出大浪来!”李建成想了想说道。

    “那剩下的几个家伙都是老顽固,油盐不进,我看还是别费功夫来得好!”李元吉倒是看得通透。

    “是吗?你看,这是十六卫的驻地,这里是我们掌握的那几支,这些是其余的,你看看,我们掌控的和其余的驻扎的地方比较起来,哪里更重要?”李建成指着桌上的简易地图,让李元吉看十六卫在长安周边的驻扎地。

    “我们掌控的都是些城墙拐角,或是偏僻之地的,那些扼守城门的驻地根本没我们插手的份儿!”李元吉看了几眼就看出了端倪。

    “是呀!所以我们掌控的几支十六卫从哪里入城?不管从哪里走都会被拦截,都会被分割包围住。形不成助力,也就只剩下人数不及一千的太子六率,这能干的过老二的三千玄甲?”李建成捋这山羊胡子,有些担忧。

    “这个,就按你说的办吧!”李元吉也没辙。只能放弃了立即逼宫的打算,可是他还是不死心:“那么我们先将秦王府给拿下,这总行吧!”

    “这个可以,也看看我们那个重情重义的老二秦王是不是舍弃得了那帮娇妻幼子!”李建成点头同意道:“本宫会让薛万彻薛将军率军包围秦王府,看看老二会不会妥协!”

    “那就这样好了!我就等着看老二那痛不欲生的样子了!”李元吉兴奋得虚虚眼冒光,大耳朵也扑扇着,就像是一只情的公猪。

    李二不知道自己家人已经有危险了,他此刻正让人准备带着孙思邈的银针,去秦岭找这位神医了。

    临近清晨,夜幕最黑暗的时刻,昭和宫,李渊躺在病榻之上:“你说老二会怎么做?”李渊似乎在和谁交谈。

    “秦王恐怕会将那两人活捉,然后带到陛下面前听从陛下落!”一个声音沙哑低沉,在阴暗的角落传来,正是已经带着李二回去之后回来的暗一。

    “老二还想着保全名声,还是不够狠啊!看来得启用那最深的棋子了,到时候恐怕老二会疯,没想到会是他吧!暗一,去传朕旨意,让七号准备,在老二与那两个逆子交战的时候直接下死手!直接将他们打死,朕不想再看到那两个人!”李渊喘了一口气说道。

    “领命!”黑影一闪,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秦王大营,一个人站在辕门处,听着远处传来的凄厉的夜枭叫声,知道该来的还是来了。但是却又无法抗拒,因为恩情,也因为他是军人,服从是军人的天职,这句话不是现代才有的,古人讲究令行禁止,也就是在强调服从。

    清晨,十来个骑士从大营疾驰而出,向着秦岭而去,他们是去找孙思邈,带着李二的命令,一定要请回这位神医为李渊治疗。

    暗处,一个身着铠甲的身影,看着在大营外目送骑士远去的身影,长长的叹了口气: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秦王殿下,只能对不住了。他日再万死谢罪,只是这一次……罢了

    身影隐去,向着远处的另一个军帐而去,那里是天策府核心将领才能居住的帐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