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八章 李二进宫
    蓝田县,临近东羊河的一段河道旁,一大群人正在安静的听讲,就像是私塾里的学生在听夫子讲课一样。可是这是一群衣衫褴褛的庄户,天下将安,这些靠着土地吃饭的庄户又开始重复那年复一年的生活。只是这两年长孙家的佃农却有些焦虑,主家带回一种新的农作物种子,却怎么也无法种出满意的收成。这让种了一辈子地的长孙成有些搞不懂,为什么东家说这东西需要大量的水,他就将水源最好的地用来种,可是还是那么多的空壳。

    今天来至秦王府的小公子来到这里,告诉他原来是因为种的太密了。这让长孙成有些搞不懂了,多种一些不是多收一些吗?怎么还要种得稀稀拉拉的才能有收成?

    李宽不知道这关中世世代代种小麦,在小麦传入之前种的是小米。这些东西都不挑剔,种的密密实实的也有不错的收成,可是这水稻却大不一样(或许有人会纳闷,这小麦不是也有间隔的吗?那是现代种植才有的,在解放前,不对应该是在民|国之前,关中大地种小麦都是撒下大把种子,密密扎扎的扎成一堆,这一点是宅男看白鹿原现的,哈哈……)。

    李宽说了半天,解释的口干舌燥才让这帮种了一辈子地的庄户明白,原来水稻和小麦不一样,不仅要水多,还要种得稀疏一点。

    太阳西斜,天边出现晚霞,旷野上的稀疏的人家冒起了缕缕炊烟。李宽坐在马车里往长安城赶去,小念薇躺在他的怀里睡得正香,小鼻子出均匀的呼吸声,偶尔还眨巴一下嘴巴吧唧吧唧的,看来是梦到了什么好吃的了。

    李丽质将小脑袋靠在李宽的肩膀上,也在打着盹儿。至于青雀李泰,正打着呼睡得正香。只有李宽还醒着,上午去划船,下午却干起了农活,这让从没干过的几个小家伙很是新奇,李泰直接下到水田里,结果淤泥直到大腿深,连走路都难。而李丽质和小念薇则是在岸上给两位哥哥打气,只不过看着小念薇那跃跃欲试的样子,就知道她们也想下来试试。

    最后两个小萝莉也下来了,因为一条鱼脊在水面划过一条波纹,小家伙大叫着鱼鱼就往水田里蹦,李丽质没有拉住,只能跟着下来了。

    就这样三个小家伙抓鱼,李宽却在扯多出来的水稻,他虽然和那些庄户说的清楚明白,可是却无法劝服他们去把多余的秧苗拔掉。只能让他们画出大约一分地(一亩十分),他自己动手扯掉多余的秧苗,这样等到秋收的时候就知道是不是正确了。

    一分地看着不大,可是真要在里边扯水稻苗子,也不是个容易的事儿。李宽慢了足足两个时辰才扯掉那些多出来的,其间小念薇哇哇大哭让他感到哭笑不得,这小家伙见到一条鱼,就不顾一切的跑了下来,结果就是小家伙越陷越深,要不是李丽质和李泰抓住她,就差不多可以喝到水田里的水了。李宽将其余三人赶上岸,这些都是来帮倒忙的。自己一个人干活还轻快一些,只是他们都要换衣服了。

    还好出来的时候带了,因为他们来之前是决定爬山,那么爬出一身大汗定要洗洗,所以到不愁没衣服换。

    时间就这样慢慢地走过了,五日之后的黄昏,长安城下迎来了李二一行人,三千玄甲快马加鞭,一路飞驰,在跑死了数百战马的情况下一路风尘的回到了长安城。看着在落日余晖下的长安城,李二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没有戒严说明情况还没恶化,这是最好的结果。

    李二没有直接进城,而是让三千玄甲在城外驻扎,他决定在今夜进宫看看情况。

    夜幕降临,归巢的倦鸟在天边划过身影,落入城外的山林里。李二大军驻扎的营地却是灯火通明。

    李二将众将召集在一起,端坐在主位上:“诸位,孤王决议今夜入宫,不知诸位有何良策?”

    “秦王不可,我们的行踪不可能瞒过太子,要是秦王殿下孤身进宫恐怕会让他们提前行动,将士疲惫,战力十不存一,不可轻举妄动!”秦琼出列抱拳劝道。

    “秦王殿下,正如秦将军所说,此事不可轻易进入长安,不然太子要是动手上的太子六率,我们这疲惫之师怕是挡不住。”房玄龄也出声附议。

    “我看,要是能隐藏行踪,倒是无妨。只要我们这些人装作和秦王议事的样子呆在这中军帐里,将太子那边瞒过去,可以让我们掌握城中虚实,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长孙无忌却有不同的想法。

    “俺觉得,其实只要皇上还没出什么大事,那么太子就不敢轻举妄动,毕竟长安城十六卫还掌控在皇上手里。”程咬金别看平时表现的混帐一点,关键时刻却也有着不俗的表现。

    “那么怎么才能瞒住秦王入宫的踪迹呢?”杜如晦却是决断非凡,直接开始想起办法来。

    “这件事,杂家可以帮你们!”一个尖细的声影在角落的阴暗处响起,这让大帐中诸人大吃一惊,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不俗的武学造诣,居然被人摸到大帐之中都没现,来人的身手深不可测。

    “是你!”李二出声道,他认出了这个人,正是那个给他密旨的神秘人。

    “阁下何人?”秦琼,程咬金等人将李二护在中间,向这个神秘人问道。

    “杂家暗一,见过秦王,见过诸位将军!”神秘人向着李二行礼道。

    “你是父皇身边的人?你出现在这里是父皇的旨意?”李二镇定下来问道。

    “杂家确实是皇上的人,秦王宽心,杂家是不会对秦王出手的,只是听到诸位想要入宫,杂家倒是可以帮你们一把!”暗一身上的黑袍像是要融进那阴暗的角落一样,在昏黄的牛油巨烛的光亮下看不真切。

    “那么有劳公公!”李二选择了相信这个神秘人,因为凭他的身手要悄无声息地取走自己性命也是不无不可,这样出声暴露倒是显得坦荡。

    “既然如此,那么就请秦王委屈一下,杂家这里有一张先祖流传下来的面具,秦王殿下戴上它,和咱家走吧,当然衣服也得换一身。而诸位将军就请留在大帐中,装作是在议事的样子,用以麻痹李建成。至于秦王的声音,就交给杂家的师弟好了!”说着在角落里又出现了一个身影,同样的黑袍裹身,同样的模糊不请。

    “诸位请畅所欲言,今夜我等议事到天亮,不知诸位可还有精神?”一个声音从暗影处传来,却是和李二的声音一样。

    “这是口技!”李二低声道,有些惊讶,又有些恍然。

    “一门小把戏,不入秦王法眼!”黑影声音传来,沙哑难听。

    “那么,我们走吧!”李二让左右诸将帮他将盔甲褪下,换上一身长衫,青色的长衫在夜色中和蓝色一样是最不显眼的,而黑袍人的黑袍却在夜色里显得深沉。只是黑袍人艺高人胆大,不惧被人现而已。

    李二在换装的时候,却在想着自己那个儿子,他的疑心病又再犯了。那个神秘的陈抟老祖似乎不那么可靠,或许有朝一日能掌控着神秘的科学家。

    两人从角落里的阴影处一路潜行,不一会儿就出了大营,整个过程没有惊动一个人,哪怕那些巡逻的士兵也被黑袍人巧妙的躲了过去,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一般顺畅。李二这才知晓自己的那自以为固若金汤的军营对于这些人来说是多么的可笑。

    “不知公公,像你这样的高手父皇身边有多少?”李二忍不住问道,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他,因为像这样身手的人可以轻而易举的将他杀死在睡梦之中,而不惊动任何人。

    “秦王放心,杂家这身手整个天下也不过五指之数,皇上身边却是没有第二个这样的高手了!”黑袍人看出李二的担心,笑着说道。

    “是吗?那么公公应该是父皇身边最后的护卫了,怎么会出现在千里之外的陇右给孤王传信?”李二疑问多多,这个神秘的队伍李二从来没听说过,而且高手众多,不敢不小心应对。

    “皇上吩咐过,秦王只要进宫之后陛下会亲自向秦王说明这一切。杂家不便多言!”黑袍人说完这句就不再多说,只顾闷头赶路,李二也只能跟上。

    两人一路穿过了旷野,在几棵矮树的阴影下闪过,来到了长安城的城墙下。

    黑袍人扯着嗓子学了几声夜枭的叫声,一阵叽嘎声从城墙上传来,慢慢地一个吊篮降下,将两人接了上去。

    进了城,两人就向着皇宫的方向而去,路上黑袍人带着李二躲过了一只只巡逻的武侯,从容不迫的在长安城里穿梭,就像是在自家的后花园里散步。李二对于这只神秘的队伍越来越惊讶,这些人对于长安城简直是了如指掌,哪个地方有个小巷能避开巡逻,哪里有个坑洞能穿过坊门。李二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刚进长安城的外乡人,这个城市对于他来说还是那么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