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七章 不会种地的老农
    小船顺着水流,慢慢的往下游而去,岸上护卫们骑着马沿着岸边缓缓而行。东羊河从玉山流出,最终汇入渭水。

    长安城自古以来就有着八水绕长安的说法,这八水是指渭河,泾河,沣河,涝河,潏河,滈河,浐河,灞河。其中其余七条河最终都汇入渭河,然后流入黄河。这东羊河是渭河的一条支流,流经长安周边蓝田,万年,三原等县,这几个县城的周边农田全都依靠着这条河提供水源(此乃宅男臆想,切勿当真毕竟是小说,宅男也查不到合适的地图)。李宽等人乘坐的小船不大工夫就顺着流水离开了玉山这座山峰的地界,进入了蓝田县的管辖范畴。

    说起这蓝田县,李宽有些唏嘘,因为在一千四百多年后他会来到这里,在这里参观蓝田人的历史遗迹,可是正是这一次简单的旅行,让他从哪个充斥着无数尾气,无数嘲杂的二十一世纪来到了大唐。此时‘故地重游’实在是感触颇深。

    周围慢慢的不再是荒地,开始出现农田,关中这段时间正是农忙的时候,小麦差不多可以收获了,一大片一大片的麦田开始变得金黄。一个个关中老农都在田间地头,看着那满地的金黄出爽朗的笑声,这是他们的收获,是他们的劳动付出结出的果实。一蕙蕙麦子沉甸甸的挂在麦秆的顶端,针尖一样的麦芒笔直地指向蓝天,麦秆挺直粗壮,就像是一个个士兵。

    又是一个丰收的年头,老百姓今年冬天可以少饿死几个人了。李宽心里这样默默的想着,他来到这个世界,看到的不是盛唐的盛世,天下刚平,留下一地的烂摊子;百业待兴,无数百姓流离失所。这些都是这个世界上最勤劳最善良的人,他们一生别无所求,只求一个温饱,只要饥有所食,寒有所衣就会任劳任怨,可是这天下却是连这样的要求都无法满足。

    这两年,在长安这个城市里,李宽每年冬天都有看到武侯在早上驾着牛车,从一个个角落里拉出早已冻得硬邦邦的尸骨,然后埋葬到城外的乱葬岗。这让他改掉了吃饭剩饭的习惯,为了那些被葬在那片荒凉的乱葬岗下的人,他都不敢再像以前那样剩饭了。

    看得多了,李宽不禁开始纳闷,自己给李二的那一袋子稻种,怎么没见推广开来?难道说为了所谓的政绩,要等到他登上大宝之后才开始推广?还扯上什么祥瑞的名头?要是这样的话李二的心肠就有点硬了。

    李宽没有问,因为从他将稻种拿出来那天起,就没有再插手的打算,种田他是个外行,除了曾经见过村人做,他自己是一天都没干过。虽然是生长在单亲家庭,可是却也从没下地干过活,家里的田地交给叔伯家种,每年给足两母子够吃的稻谷就行。

    水流缓缓,岸上两边都是金黄的麦地,两边的护卫不得不在浅水的地方策马而过,要是离得远了不利于保护。可是小船飘过一片麦地之后,两边的颜色却变成了一片青翠,李宽站在船头,看着变了颜色的两岸有点诧异。

    后边的几个小家伙却没这些感觉,小念薇还在船沿上,伸着小手不知在玩水还是在逗弄水里的小鱼;李丽质一直在旁边照顾着妹妹,她可是个称职的姐姐;至于李泰,这个胖子是哪里都可以当床铺睡觉的,所以他一个人在船的另一头也就是船尾方向打着盹儿。

    李宽将小船向着岸边靠过去,离得近了才看清这地上种的是什么,原来这里已经是长孙家的地盘,虽然还不像李二登基之后那样广袤,却也有好大一大片了,这地上种的不是别的东西,而是李宽给李二的占城稻,这个季节巧好是水稻拔节的时候,正是稻苗分株的重要时节。

    李宽离得近了,才现这一大片地方种的全是水稻,可是怎么觉得那里有点不对劲儿?但是一时之间却也说不上来,毕竟他自己对这些也就是一知半解,并不熟悉。

    “二哥,你怎么把船靠到这里了?”李丽质问李宽。

    “我这不是现了这里的稻田嘛!过来看看我给父王的种子是不是有效,毕竟是老师给的。”李宽这些东西倒是没有瞒着,因为李承乾,李恪,李泰都知道,所以秘密是守不住的,一个人知道的是**,两个人知道的是秘密。要是三个人知道了那么就是公开的秘密了。李二之所以纵容自己,长孙之所以不闻不问,长孙无忌之所以忌惮不已都是因为他们知道了那个所谓的科学家而已。

    “这就是二哥你给父王的稻种?长得挺好的嘛!只是这水稻从哪里长出来呢?怎么没看到?”李丽质问道。

    “现在还没到水稻出蕙子的时候,还要过段时间,你看,这最中间的那个像是包裹着什么东西的那一张叶子,那里边就是水稻了。”李宽指着一株水稻解释道。

    “这水稻怎么和麦子不同啊!分不清哪里是一株,这都长成一片了!”李丽质想要分清楚一株水稻有多大,结果现这一大片全长一起了,根本分不清了。

    “全长到一起了?”李宽恍然大悟,水稻不像是麦子,是笔直的生长,水稻的杆比较柔软,虽然水稻和小麦一样都要分蘖的,最开始只有一株,长着长着就会变成好几株,也就是说一粒水稻或小麦种子会分出好多株水稻苗,小麦苗,结出好多蕙水稻和小麦。但是麦秆硬挺,麦穗挺直向上,授粉均匀,而水稻因为稻穗过长,有向下弯曲,一旦过于密集就会造成授粉不均,就会有大量的空壳,造成减产。

    “这是哪些人种的?怎么种成这样?这样还有收成吗?哪怕是随便抛洒秧苗也不会像这样!”李宽嘴里嘟囔着,看来这种了一辈子地的老农也搞不定这水稻。

    李宽原本以为李二藏私了,没想到却是这个结果,恐怕李宽给李二的水稻种子这两年里没收获多少,说不定也就是留下第二年的种子之后,其余的全送秦王府了。这两年李宽再一次吃到了熟悉的大米饭,早上喝上了热腾腾的白米粥,还以为水稻已经可以大面积的播种了,那晓得这东西居然把关中的老农给难住了。

    恐怕那些种地的老农还在心里埋怨着:这些该死的贵族,吃什么水稻,废水不说,产量还这么低,简直就是折腾人!

    李宽叫来岸边的侍卫,让他去把负责种地的老农找来,这东西被他种错了,水稻不是这样种的。

    不一会儿,这个侍卫就带着一大帮人回来了,这些都是长孙家的佃农,这段时间都在忙着收麦子的事儿,全都在这一大片田地里干活,忽然听说主家的小公子小小姐来了,还带来了种植水稻的方法,一大群人都赶来围观。

    一大群人都跪下向着已经回到岸上的四个小屁孩儿行礼,李宽看着这些面黄肌瘦的农家汉子和妇女们,心中不禁感到惭愧,尤其是旁边站着那个胖得像球一样的李泰,这简直就是在打脸,李宽觉得自己的脸火辣辣的,这是天底下最善良的人啊,怎么遭这样的罪?而自己来到这个时代是不是该为他们做些什么?李宽第一次在心里这样问自己,可是却没有答案,因为他自己什么都不懂,就是一个初中毕业生,之后进城打工,没学过什么知识技能,做不来什么手工艺,不会造纸造玻璃,虽说有个系统,可是却没有能量来兑换东西了,幸好这水稻自己还是见过别人怎么种,没做过却也大概知道些。

    “老朽是长孙家派到这里的管事,在这里见过两位小公子,小郡主。”一个老头走出来再次鞠躬行礼道。

    “老人家不必多礼,小子岂敢受长者的大礼参拜!”李宽之前是被一大群人围观有些懵了,现在哪里还会受这已经可以做他爷爷的老人家的大礼参拜,一个跨步离开了原位。

    “听这位护卫军爷说,小公子懂得如何种植这水稻?”老者向李宽问道。

    “小子确实略知一二,这种子是小子老师给小子的!”李宽回答道。

    “原来这占城稻是小公子带来的种子,只是不知该怎样种才是正确的?这两年种下去收回来的多是空壳,筛选一番之后没多少可以食用的了。”老者在心里埋怨着,脸上却不敢表漏丝毫,为了这水稻他这两年被长孙家的主母也就是长孙无忌的妻子责骂了不少。一年是可以两熟,可是每次就那么点,一亩地比起种小麦可谓是差的老远。

    “都怪小子没有说清楚,这水稻是要分株的,也就是说在插秧的时候要适当的留下空隙,不然全都挤在一起,授粉不均,会造成减产。”李宽将自己知道的东西说了出来,反正也不是啥高深的东西只要在插秧的时候注意一下空隙就好。

    老者没听明白什么授粉,他只是知道这水稻要间隔距离种植,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密密麻麻的扎堆在一起。可是关中种了几百年小麦都是这样直接抛洒种子,还没听说过要插秧的,于是问道:“这插秧和授粉是怎么做的?”

    李宽惊讶了,居然这样也可以?看来大唐的农业还是非常的原始落后,不对是一直如此,小麦不像水稻那么难侍候,水稻要泡种,等种子开始萌须根再育秧,之后还要插秧,简直就是一个烦躁的工作。而在水稻的故乡,占城,那里的土人用的也和大唐差不多,在地上用树棍挖个坑,然后扔几颗种子进去,盖上土,之后就等着收成了。这样粗放的种植方式简直就是野人行径,李宽深深地鄙视之。

    ps:感谢陈懿霏和旷天麒麟打赏,宅男感谢你们,还有三个月饼,只知道其中一个是白马王子打赏的,其余两位不知是谁,宅男也感谢你们。在这里说一个事儿,本书下周主站强推,这是要搞死宅男的节奏,强推不可能只每天一更吧,要两更,宅男没存稿,两更要码字到十二点半,这一周三江强撑着坚持下来了,可是下周有强推,真是赶得好紧。休息时间严重被挤压了!宅男工作又有很大的危险性,唉!但是机会难得,宅男决定拼上一把,这一周不是也这样过来了吗!

    对了,还要对叶红血越书友说声抱歉九月三号的打赏没有注意到,因为被三江激动了!没有及时的表示谢意!宅男在这里拜谢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