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六章 玉山游
    马车嘎吱嘎吱的在城外的官道上走着,阳光透过车窗照进车里。里边是四个小家伙,两男两女,只是其中有一个特别的肥,占据了车厢里近半空间。其余三人只好卷缩在另一边,还好还有一个小不点不占地儿,不然一辆马车装不装得下都还是个问题。

    马车四周,十几个骑士正在护卫左右,其中有几个策马在前,左右是几位牛高马大的壮实汉子。他们都身披铠甲,腰间佩着横刀,警惕的注视着四周。虽然这段时间太子对秦王府的打压力度减小,不大可能对几个小公子小郡主动手,但是秦王儿子女儿出游必备的安全保障还是要有的,而且还没有大人陪同。

    长安城平静得如同一汪死水,但是暗底下却是暗潮汹涌,所以四个小家伙出来游玩安全问题是最重要的,除了摆在明面上的这十几个护卫,暗中还有一队人马在悄悄跟随。那路边的草丛里,树梢上如白驹过隙,似浮光掠影。一闪即逝的身影在这些不起眼的地方不时地悄然而过,除了草木微微摇晃的叶子,没有人知道这些人来过。

    “二哥,还有多久啊!这车厢里实在是太不舒服了,舒展一下手脚都不行!”小胖子抱怨道。

    “青雀,你这家伙早就让你减肥,结果呢?越减越肥。再这样下去你要变成猪了!”李宽没好气地向着胖子说道。对于李泰他实在是不知说啥好,每顿吃的忒多,还不爱运动,除了长肉还能长什么!

    “可是青雀都有努力运动的!”李丽质在一边解释道。

    “就他那每天跑两圈,还是在他自己的院子里?那也叫运动?薇儿跑的都比他快!”李宽没好气的回答。

    “已经很不错了,现在青雀每天都只吃两顿饭,早餐和宵夜都不吃了!”李丽质见李泰被说得缩到马车车厢一角,可怜兮兮的样子,有点看不过去。

    “薇儿比四哥快!”小念薇拍着小手呵呵笑了起来。

    “就你小鬼精!”李丽质对于这胡插一嘴的小家伙白了一眼。

    “算了,我再想想办法,青雀不能这样胖下去了,这是病,得治!”李宽本来想出来放松一下紧绷的心情,可是又觉得李泰这件事儿刻不容缓,一个一米五的小胖子,体重一百五,这已经严重标了,真不知道为什么其他几个兄弟姐妹都那么瘦,他就光长肉呢。

    “二哥,我知道了,我一定要减肥。”李泰终于开口说话了,其实这一身肉他也不喜欢,那几个太子家的堂兄在背后指指点点,说些不好听的话他都知道,心里也不舒服。

    “我看,还是过段时间请孙思邈先生给你看看,父王有他的信物!”李宽不再多言,看向窗外的风景。

    玉山离长安城三十里地,一条东羊河环绕着这座不大的山,山上植被丰茂,绿树成荫,一条条山路弯弯曲曲的若隐若线,慢慢的环绕而上。半山腰是一座凉亭,旁边就是东羊河,这条河就是从山上径直流出,还形成了一个瀑布,凉亭就建在离着瀑布不远的地方,瀑布的声音经过一层层的树木,到了这里已经变得轻微。

    马车停在山下,一行四个小家伙从马车上下来,李泰看着天上的太阳,有点眼晕,这样的天气爬山,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酷刑,可是看到兴致勃勃的李宽和李丽质他们,只得将这种想法埋在心底。

    小念薇很是开心的跑在最前面,小短腿迈着轻快的步子,粉红色的蝴蝶结在小脑袋上飞扬。看着路边的野花开得漂亮,就笑呵呵的上前掐了一小把,然后跑了回来。

    “姐姐,香香,跟二哥一样!”小家伙把手上的花递到李丽质身前,让她闻。

    “嗯,真香!”李丽质装模作样地嗅了几下,然后笑着说道。

    “呵呵……”小家伙高兴了,小嘴咧着笑得非常开心,然后又向着李宽跑过来:“二哥,编花环。”说着将手上的野花塞到李宽手里,眨巴着大眼睛看着他。

    “好,二哥给薇儿编花环!”李宽本来还被小家伙说的那句话弄得有些郁闷,可是看到小脸上一脸的期待表情又觉得没什么,这都是自己这几年宠出来的,要是没了这两个小家伙,说不定自己会被那些烦规缛节给烦死,正是由这两个小人,每天都让自己感觉到那种无拘无束的轻快感觉,才让他慢慢的适应了这个时代。

    环境是能改变一个人的,哪怕你掌握着真理,但是当所有人都说那是错误的时候,那么真理也会变成歪理,你要嘛就此离群索居,孤独一生,要嘛就和光同尘,变成和周围的人一样的愚昧之人。李宽来自后世,思想业已定型,想要转变岂是易事?但是在面对整个世界都认为君权至上的时代,你想要宣扬人人平等,那么你就是异端,就该被扣上反贼的帽子,然后被钉死在耻辱柱上。

    正是因为李丽质和小念薇这两个小家伙,她们成了李宽和这个时代之间的缓冲带,她们的天真无邪让李宽可以适当的表现出后世的某些东西,缓解他一直压抑的性格,所以李宽对这两个小家伙的宠爱就不用什么理由了,她们不仅仅是自己的妹妹,还是让自己更好融入这个时代的磨合剂。

    要是没有李丽质两人,李宽说不得就因为观念差异和出生传统封建贵族家庭的长孙闹得不可开交,哪怕长孙性情良善,可是在面对大是大非,面对整个秦王府的利益的时候,必要的牺牲还是会毫不犹豫,就如同之前,酒仙居开业不久,为了配方保密,长孙将接触过配方的下人进行了一次清洗,从那以后李宽就再也没见过某些面孔。也从那时开始,李宽淡出了酒仙居的经营,每日无所事事,直到现在。

    人命贱如草,乱世人不如太平犬,这些话李宽原本只是在书本上看到的,除了知道这句话以外没有别的感悟,可是那一次之后他才知晓这个世界上人命有些时候确实和路边的野草没啥分别。

    想着这些东西,李宽手上也不含糊,几根纤细的树枝被他三两下圈成一个圆圈,然后将那些野花插在树枝间的缝隙里,一个小小的花环就做成了:“来,二哥给薇儿带上!”李宽将手上的花环给在一边等了许久的小家伙戴在小脑袋上,然后夸奖了几句:“嗯,真漂亮,比丽质姐姐还漂亮!”

    小家伙可是跟着李丽质长大的,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李丽质不禁夸的毛病小家伙也有,小脑袋点着像是小鸡吃米:“嗯,薇儿漂亮!”

    李丽质有些吃味不已,以前没有小家伙的时候,二哥编的花环第一个肯定是她的,可是现在却有了竞争者,第一个往往都是那个正在点脑袋的小家伙,可是李丽质又不好和她争抢:丽质是大姑娘了,不和小孩子一般见识,嗯,就是这样。李丽质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可是看着小念薇脑袋上的花环又是一阵羡慕。

    “丽质也要,二哥!”李丽质悄悄的拉了拉李宽的袖子,撒娇道。

    “好,二哥也给丽质编一个!”反正也不费事儿,小家伙掐来的野花也还剩下不少,就给李丽质也编一个。

    三两下又是一个出炉,李丽质也戴上,长飘飘,黑亮得就像一匹绸缎,一袭翠绿的宫装,俏生生的一个极品萝莉就出现在李宽面前,头上戴着花环,像是这座大山的精灵一般。俏脸含笑,眉毛似春风拂过的弱柳,双瞳似一剪秋水,清澈鉴人。樱桃小口如若含朱,这一刻的李丽质居然有那么几分倾国倾城的姿容。

    而在她旁边,一个张牙舞爪的小家伙也是一身翠绿,配着头上的花环,就像是花间翩翩起舞的活泼的小精灵,整个人都充好满一种活泼的活力。

    “哇咔咔……薇儿最漂亮!”小家伙得意很,小脑袋骄傲的昂着,大眼睛眯起像是只猫咪。

    “好了,别得意了,我们去划船,钓鱼了!”李宽决定着之后的行程,看着在一边擦汗的李泰,不得不打消了爬山的决定,幸好东羊河上泛舟也不错,现在天下刚定,正是休养生息的时候,没多少人来这里踏青郊游,因为整个国家正在百废待兴,岂有那个时间去做这些!

    “鱼鱼!”一听到划船钓鱼,小家伙第一个跑了过来,还惦记着那些鲤鱼呢。

    李丽质也很开心,她最喜欢和李宽一起出来玩了,小念薇没被长孙领养之前,李宽也会带着她出来玩,那个时候只有他们兄妹两人,两个小家伙有的时候还会偷偷的跑出城,毕竟秦王府离着通化门不远,很快的就可以溜出来,玩上半天再回去。后来多了一个小家伙,在之后李泰也会不时的跟着,李丽质已经很久没有直接和二哥两人一起玩过了。

    来到河边,一艘小船早就准备好了,虽然北方人多数都不会划船,可是李宽却是在长江边长大的孩子,游泳虽然只会狗刨,可是划一艘小船还是不成问题的,这个早就在上次来的时候就验证过了。

    小船的船沿是经过特别处理的,上边装上了一圈的栏杆,主要是防止某个活泼的过分的小家伙一下子栽到水里,栏杆之间有着一个个间隙,可以从那里探出头,可是身子却卡在栏杆上,这样就掉不下去了。

    上了船,李宽先上船,这里专门修建了一个码头,很小,但是停一两艘船还是可以的。水流很缓,静静的流淌着,东羊河在这一截河段就像是一块青碧色的琥珀。

    “二哥,丽质将薇儿递给你!”李丽质在码头上抱着小家伙,准备把她递上船。之所以是她来做这个力气活,是因为小家伙认人,不熟悉的人根本不给抱,就像身边那几个护卫,只要一上手,小家伙就会哇哇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