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五章 两岁小屁孩儿的心事
    夏日的风带着一股热浪,吹过了这烈日下的长安城。这座世界张最雄伟的城市,就像一只巨兽匍匐在关中大地上。皇宫顶上的琉璃瓦,在阳光下闪耀着光芒,近十丈高的城墙将四四方方的城池包围,一条条街道笔直的划过城池,整个城市就像一垅菜畦,非常的规范。这是我们的先祖留下的荣耀,是后世子孙的骄傲。

    秦王府的一个小院,没有下人在场,只有三个孩子,静静地站着,气氛很是压抑。

    李宽心中很苦涩,不知该怎样劝慰那小小的人儿。李丽质也是这样,平日里撒欢的小家伙,突然间变得沉默,让他们不知所措。

    “薇儿是没娘的孩子,薇儿被二哥讨厌了!”小脸挂着泪水,就连最爱吃的刨冰都不再吸引她。小手捏着衣角,喃喃自语,让人怜惜。

    李宽来到她的身边,轻轻的蹲下身,听着她的自言自语,才知道原来小家伙这样敏感:“薇儿是最可爱的孩子,没有人会讨厌薇儿,二哥喜欢薇儿还来不及,怎么会讨厌呢?”李宽听着小家伙的嘟囔,心中很是心疼,才两岁的孩子,本应该是什么都不懂,怎么就这么敏感,这样的话是不应该出现在她的嘴里,她应该是只出清脆欢快的笑声才对。

    “二哥!”小念薇双眼不再无神,看着蹲在自己身亲的那个人,轻声叫了一声。

    “嗯,二哥会一直喜欢薇儿,一直保护薇儿!”李宽认真的说道,双眼直视着她的大眼睛。

    “哇……呜呜……”小念薇一下子哭出声来:“二哥不要讨厌薇儿,薇儿会乖乖的听话,再也不捣蛋了!”哭得很伤心,眼泪不要钱似的哗啦啦流着。沾湿了李宽的衣襟,小脑袋埋在李宽怀里,不愿抬起来。

    “乖,不哭,二哥不会讨厌薇儿,永远都不会!”李宽轻轻地拍着小家伙的后背,安慰道。

    “可是,可是,薇儿都没有娘!”李宽不知道小家伙从哪里得知自己没有娘,按理说她不会知道没娘是个什么概念才对的啊!

    “薇儿还有二哥,还有丽质姐姐,还有父王母妃,还有青雀哥哥!”李宽还能怎样,除了安慰的话,还能说些什么?他不知道,只是心疼。

    “母妃和承乾哥哥说的,薇儿是没有娘的孩子!”小家伙抽泣着,在李宽怀里讲述着她的故事。

    “那天,薇儿去找母妃,母妃和承乾哥哥在谈话,薇儿偷听到的。薇儿不知道什么是没娘的孩子,就找秀芳姐姐问了。”秀芳是小念薇的贴身侍女,虽然小念薇一直和李丽质在一起,但是侍女还是有的。

    “是吗?那么秀芳姐姐怎么说的?”李丽质也蹲在小家伙的另一边,此刻出声问道。

    “秀芳姐姐没有说,只是说杂物院那边的那些小孩子都是没娘的孩子。薇儿不要去杂物院,那里臭臭,好脏!薇儿不要变成泥猴子,薇儿都白白的,不黑!”小家伙的话让李宽和李丽质忍俊不禁,杂物院是比下人们住的地方还要差的一个院子,靠近通化门那里是长孙设定的专门收容流民的场所,而且收容无父无母的小孩子,那些流民或因故乡遭灾,或因战乱流离,总之都是些背井离乡的苦命人,而那些小孩子就更是可怜,长孙或许是在收买民心,或许是真的心怀怜悯,总之还是让这些人有了一个安身之处。

    那些小孩子都是光着屁股到处跑,浑身脏得像个泥猴似的。小念薇远远的张望过几次,只道没娘的孩子都会变成那个样子,所以怕得要命,每天早上都要在铜镜前仔细的打量,看看自己是不是变得黑黝黝的,想那些小孩子那样了,还被李丽质笑话过臭美呢。

    李丽质没想到这个小家伙会想那么多,当时笑话着却没现这小萝卜头心思那么重。

    “对不起!薇儿,姐姐不该笑你!”李丽质道歉道。

    “放心吧!薇儿会一直白白的,不会变成黑黑的泥猴子,一直是漂亮得像小仙子!”李宽伸出手刮了刮她的小鼻子,笑着说道。

    “姐姐!”小家伙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伸出小手示意李丽质抱。

    “来,姐姐抱抱,乖!”李丽质也笑了,额头顶着小家伙的小脑袋,两张如晷的笑脸,看的李宽也开心起来,一阵泄,一阵担忧之后就是云开雾散。

    “明天,我们去玉山玩,好不好?”李宽再一次说道。

    “嗯,薇儿要去,薇儿要去划船!”小家伙伤心来得快,去得也快,这会儿已经伸着小手示意要去划小船了。

    “你这小鬼精,是想去抓那些鱼吧!”李宽哪里不知道小家伙在想什么,上一次去是在春天,那时候天气刚刚转暖不久,秦王府一大家子都去春游,划着小船小家伙现水里的鱼,从那以后就一直念念不忘。

    那些鱼一点都不怕人,或许这个年代没多少人抓,当然也有李家这家子的忌讳,因为姓李,所以鲤鱼就不能吃了,而玉山上那条名叫东羊河的河里鲤鱼是最多的。一条条摇曳着红红的尾巴在水里招摇,小家伙趴在船沿上用小手伸进水里去抓,结果不怕人的鲤鱼就含着她的手指,被她拉上船来了。

    哄好了小家伙,又指点了一会儿李丽质扎马步,李宽将两人送出了小院,这一天李宽没再练拳,而是靠在躺椅上慢慢的摇晃着睡了一觉。睡梦中李宽看到了自己长大了,不再是一个小屁孩儿,胯下赤兔嘶风兽,手中方天画戟,身穿蜀锦百花袍。腰缠瑞兽吞烟带,头戴穿云两翼盔,脚下风驰电掣靴。威风凛凛的带着麾下一帮虎狼之士,席卷了整个天下,若有不服者碾死喂狗。做着这样的美梦,李宽嘴角露出了一丝丝笑意。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却说李丽质拉着解开心结的小念薇回到秦王府的主厅,那里长孙在等着了。

    “孩儿见过母妃!”李丽质行礼道。

    “薇儿见过母妃!”小念薇也学着姐姐的样子行礼,只是学得不像让长孙觉得有些好笑,但是看着正微微蹲身行礼的李丽质,长孙又笑不出来了。

    “好了,都过来坐!”长孙不再多言,孩子长大了总要懂事,可是为什么却觉得这不是她想见到的呢!

    “谢母妃!”李丽质拉着妹妹走了过去,在长孙身边坐下,小家伙被姐姐抱到椅子上,小短腿在半空中晃荡着。

    “丽质,你们有去找宽儿了?”长孙不用问都知道两个小家伙去了哪里,只是已经十岁的大儿子这段时间开始变得不那么安稳,老是觉得自己才是李丽质的亲哥哥,一奶同胞的李丽质怎么喜欢和老二李宽在一起?

    所以他去找过长孙,当时两人在谈论着李丽质还有小薇儿喜欢李宽的原因,李承乾说漏了嘴,才被门外的小家伙听到什么没娘的孩子,才有了今天的事儿。

    “是的,丽质去找二哥要他教丽质学拳。”李丽质回答道。

    “怎么想起学拳术了?之前二郎想教你,你不是不愿意嘛?”长孙疑惑的问。

    “人家想想姑姑一样,将来做一个女将军!”李丽质说出了原因,原来半个月前李秀宁从洛阳回来看望李渊,带着一队女兵,李丽质跟着姑姑一起去看了那英姿飒爽的女兵操练,觉得很威风,于是就萌了这个念头。

    “又是这个秀宁,真是的好好的女孩子家怎么喜欢上战场?打打杀杀的那是男人的事儿,女人掺和啥!”长孙抱怨自己这位小姑子,居然教自己女儿这些东西,战场上危机四服,两年前她自己才从鬼门关外捡了一条命回来,怎么还不吸取教训。

    “母妃,现在天下太平,女儿只是想过过穿盔甲骑大马的瘾而已,哪里会上战场啊!”李丽质拉起长孙的手,央求道。

    “你呀!还是这样,练拳可以,反正还有二郎呢!”长孙也懒得管了,这两个丫头已经被她们那个二哥惯坏了,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儿都见过了,现在自己教导她们女红都不愿意听了,还好李宽掌握得很好,都是学的一些有趣的东西,不会教坏她们,所以长孙就任由她们去了。

    “谢谢母妃!”李丽质开心的感谢长孙。

    “对了母妃,二哥好像有点不对劲儿,今天他说了好多奇怪的话!”李丽质还是有些担心李宽,虽然她心中觉得这些东西告诉长孙不那么妥当,但是现在这个家也只有长孙做得了主,李二还在赶回长安的路上。

    “哦!什么不对劲儿?”对于李宽,长孙虽然不闻不问,但是却也没有放松过,可是两年来得到的消息却依旧不多,那个神秘的科学家依旧没露过面,只是源源不断的从李宽那里流传出来的稀奇东西证明着他们的存在。

    “二哥说……”李丽质将自己在李宽小院子里听到的那些奇怪的话重复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