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四章 无题
    上回说到李宽教李丽质练拳,结果小念薇在一边捣蛋,刨冰弄了李宽一身,这一次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呢?李宽会不会飙?两个小萝莉会不会被愤怒的铁拳教训?诸君请往下看。

    李宽躺在地上,李丽质趴在他的怀里,而李丽质背上一个小家伙正扭动着小身子,咿咿呀呀的欢快的叫着,手上一个小瓷碗,里边的半融化状态的刨冰浇了李宽一头一脸。

    “你们都给我起来!气死我了,你们就等着小屁屁打开花,再栽上一棵南瓜吧!”李宽愤怒的嚎叫着,恶狠狠的眼神让正在努力爬起来的李丽质吓得不轻,二哥的眼神好可怕,从来没见过他这样生气。

    也怪不得李宽,这才几天时间,李丽质背上的那个小家伙已经戏弄了他三次了,每一次都让他哭笑不得,只能在心里生闷气,可是再一次面对着小家伙天真无邪的笑脸,心里又不自觉的原谅她,然后再一次被戏弄,再一次生气,这样的循环成了一个让他不寒而栗的模式,李宽现在想要结束这种模式,不然后边可能还会接着继续下去。

    一想到那种水深火热的生活李宽就想要撞墙,所以这一次他是真的狠心要教训一下这个胆大包天的小家伙,二哥不是好欺负的软蛋,不要招惹二哥,不然会很受伤,会哭的很有节奏。所以,李宽开始力,小腿弯曲,让双脚着地,脚趾挖着地面,落地生根,然后用腰力直接向上,要把三个人从地上拔起来,这对于李宽是一个很大的考验,他现在才八岁,力量远远没达到巅峰。虽然进入明劲全身力量大增,可是单单腰腹这一块,力量还是不足,所以除了腰用力,双手也撑着地面弯曲,再猛地向上一弹,形成一个向上的冲量,这股力量的帮助下李宽把三人的身体弄成站立的姿势了。

    在站起来的瞬间,李宽的双手飞快的向身前环抱而去,不然最上面的小家伙可就要一个称砣落水掉下去了,李丽质的小手只是虚扶着,并没有抱紧她呢,要是掉下去,说不定不等自己惩罚她,而是自己安慰她了。

    “哇咔咔……真好玩,薇儿还要玩!”小念薇一点都没有大难即将临头的感觉,只是觉得刚才从地上一下子飞起来,很好玩,叫嚷着要再来一次。

    李宽放开两个小萝莉,李丽质双手背着妹妹,怯生生的站在一边,她还从没见过二哥生气的样子,刚才实在是吓着她了,现在她只是偷偷的用大眼睛偷瞄二哥,生怕再看到刚才那个愤怒的眼神。见二哥只是板着脸,悄悄地将背上的小妹妹放下地。

    李宽板着脸,伸手抹了抹脸颊,将上面的刨冰残汁抹去,然后转头看着静默无声的李丽质还有还在兴高采烈的小念薇:“很好玩是吧?每次都玩二哥?很有趣吗?”

    这时小家伙才反应过来,转过扎着两个小马尾的小脑袋,看到了二哥那张流着汁水的脸,还有那阴沉的表情,小念薇也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好。二哥生气了,似乎是因为自己做错了,但是却又没反应过来哪里错了,茫然的表情出现在她的小脸上,原本的笑容消失了。

    小勺子在小脑袋上敲着,小家伙在很努力的想着自己做错了什么,可是怎么想不起来?小嘴开始撇起,大眼睛开始准备水雾,就等着一声令下就要决堤。

    “怎么,又掉金豆豆?这招不管用了,小家伙,你这几天折腾你二哥折腾得起劲儿啊!先是掉进湖里,然后脸上喷鼻涕,现在又用刨冰给二哥洗脸,你好厉害呀!”李宽蹲下身扶着小家伙的肩膀,看着她的大眼睛:“你知不知道二哥有事要做?你知不知道这件事关乎整个王府所有人的性命?请你别再这样折腾了好吗?”李宽不管小家伙听不听得懂,直接宣泄着自己内心中的苦闷与惶恐,李丽质和身前的这个小家伙历史上有记载,她们是一定不会出事的,可是自己呢?会不会有事儿?还有自己来到这个时代改变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关节,那么李二还能像历史记载的那样打败李建成当上皇帝吗?李宽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担忧,这也是他这么拼命的原因之一,想要通过**上的疲惫,让自己没精力去胡思乱想。

    “二哥……”李丽质觉得今天二哥很奇怪,那种说不出的感觉让她觉得现在的二哥好陌生,不再是那个陪着她笑,给她讲故事,哄她睡觉的那个熟悉的二哥了,而是另一个人,但是却又觉得现在的这个二哥又有另一种不一样的感觉,比起那个整天懒洋洋的笑咪咪的二哥要深沉,更有一种奇特的吸引力。他说的那些话让李丽质觉得二哥似乎很焦急,很彷徨,但是为什么他不和丽质分享,丽质会帮他出主意,帮他分担的。小丫头人小心思却不少,但是李宽的那个秘密岂能说出来?

    而小念薇却没有李丽质这样的感觉,她还太小,只知道二哥说自己,小小的心里满是委屈:自己让二哥讨厌了吗?二哥不喜欢小念薇了,小小的人儿茫然的看着那张熟悉的脸,眼睛里的泪水悄悄的顺着柔嫩的脸颊滑落,显得特别的可怜,特别的让人心酸。

    “小念薇啊!你知不知道,二哥很喜欢你,二哥希望你开开心心的长大,和你丽质姐姐一样喜欢,你们是二哥在这个时代最最亲爱的人,二哥真的好想看着你们长大,风风光光的嫁人,可是二哥不知道能不能有那一天!呵呵……”李宽扯着嘴角,笑得很苦涩,对未来的迷茫让他变得有些悲观起来,还有大半个月,玄武门将要染血,而秦王府也将被薛万彻带兵包围,或许会有一场战斗,李宽可以躲起来,但是他不想躲,因为他知道这是改变历史,改变自己命运的最关键的时候,之前他对于历史的影响只是在边边角角,要是在这一场夺嫡的战争中改变一些东西,那么将是对历史的重大扭曲,才会确定自己会不会被历史的修正力量给抹杀掉。

    历史是已经生的事情,回到过去只能做一个看客。这句话李宽不知道自己是在哪里看到过,但是他却深以为然,历史还具有修正的力量,让一切沿着既定的轨道展,李宽不知道是不是这样,这一次他将要以身试法。看看改变的历史是形成另一个所谓的平行空间还是将一切扳回原来的轨道。

    伸出手,将那脸颊上的泪珠拭去,看着茫然看着自己的小念薇,李宽知道自己之前被情绪左右了,这一通的泄让小家伙不知所措了,而且不仅是小念薇这个懵懂的小家伙,还有李丽质,自己说的那些话这个丫头多半听得懂,那么她会不会多想?

    “乖,小念薇不哭,二哥明天带你们出城去玩!”李宽也不要求李丽质保密,反正她听懂了又如何,多半只是告诉长孙罢了,而长孙这两年对李宽一直都是放任自流,几乎不管他的事,所以也没必要多那句嘴。

    之所以带小家伙们出去玩,主要是李宽这一次情绪作让他知道自己现在将自己绷得太紧,这样可不是好事。任何事情都讲究一张一弛,必要的放松是必不可少的。所以李宽决定给自己放一天假,将那绷得严严实实的心放松一下。

    轻声地安慰着垂怜欲泣的小家伙,李宽又看向一边等着的李丽质:“丽质,你过来!”、

    李丽质听话的来到了李宽身前,面色复杂的看着他。

    “怎么,不认识二哥了?最近练拳练得人都快疯了,明天我们出去玩玩!你去告诉母妃一声,另外还可以叫上青雀。”李宽柔声的说道。

    “好的,二哥!”李丽质也轻声回答,不再看李宽,转过身牵上还在呆的小念薇,就向着门口走去。

    “丽质,你不怪二哥吧?”李宽还是问出来了,他今天突然飙,是因为压抑的太久,那一碗刨冰不过是一个导火索而已,但是他却就这样冲着李丽质和才两岁的小念薇火,实在是太过孟浪。现在想来他后悔不已,只是又有些放不下脸面,直到李丽质要走出房门了才出声问道。

    “二哥,丽质怎么会怪二哥呢,我虽然不知道二哥你到底是怎么了,但是丽质知道二哥心里不好受,甚至丽质觉得二哥很害怕,丽质没用不能替二哥分担,怎么会怪二哥,只是小念薇。”李丽质已经七岁,不再像两年前那样什么都不懂,李宽的异常心细如的她还是察觉了一些端倪,所以她能理解,但是最小的小家伙……

    小念薇此刻一点都不像平时那样活泼,呆呆的任由李丽质牵着,就像是一个精致的人偶娃娃。小家伙脑袋里还在回荡着二哥刚才的样子,小嘴里喃喃的说着:“念薇被讨厌了吗?念薇是没娘的孩子,又被二哥讨厌了吗?”

    小小的人儿,一个个心思都那么多,别看小家伙平日里活泼好动笑得比谁都甜,可是一次偷听到长孙和李承乾的谈话,让她心里多出了许多东西,这些东西在悄悄的芽,慢慢的将她改变,要是这个心结不解开总有一天会将她改变的面目全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