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三章 刨冰的怨念
    上回说到李丽质找到李宽,要求学习内家拳,李宽在确定她是认真的之后,答应了下来。

    “那好吧!既然你确定能坚持得住,那么二哥就教你,只不过二哥丑话说在前面,你要是敢半途而废,那么以后也就不要再提别的什么了,二哥不喜欢半途而废的小孩!”李宽开口答应了,语气一如既往的像是哄小孩子。

    “二哥,人家都长大了,你还像哄小孩子那样哄人家!”李丽质不干了,这小丫头才七岁就想着自己是大人了。

    “嗯,薇儿大人!”小念薇也蹭着热闹,小手拉住了李宽,让二哥的注意力集中到自己身上之后,才冒出这么句话来,顿时让李宽一乐。

    “对,薇儿是大人了,只是薇儿大人昨晚上又尿床了!哈哈……”李宽在小念薇的脑袋上揉着,取笑她。

    “薇儿才没有,是姐姐!”小念薇知道尿床不是好事儿,所以打死也不承认是自己,硬说是李丽质。而且不管谁说她尿床,保管生气,不理你了。

    这不小家伙生气的转过小身子,给李宽留下一个后脑勺,小手也松开了。小屁股撅着,小嘴嘟嘟的生气。

    “是二哥不好!”李宽连忙哄她,可是小家伙气还不小,又转开了小脑袋,不让李宽看。

    “乖,二哥给你做刨冰!”李宽不得不使出杀手锏,这个贪吃的小家伙肯定受不住刨冰的吸引,要知道每次小念薇过李宽这里来肯定要吃上一大碗,要不是李宽拦着说不定还能吃更多,每次吃完了她都让李宽摸摸她的小肚皮,小手拉着他:“二哥,肚肚没饱,还要吃!”将刨冰当饭吃,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果不其然,一听到有刨冰,小家伙立马不生气了,转过身来给了李宽一个大大的笑脸:“二哥真好,刨冰,薇儿来了!”说着撒腿就往李宽院子的东厢房跑去,那里就是李宽自己做的刨冰作坊,有着各种给刨冰加颜色的颜料,都是从长安城里来往的胡商那里买来的,还有糖稀,李宽没有兑换制糖的方法,只能往里边加入这个时代特有的糖稀,虽然看起来黏糊糊的不怎么好看,可是李宽加久了火候,甜味却是浓郁了不少。

    李丽质此刻心情也不错,她原本还担心二哥不肯教她拳术呢,没想到却轻易的达到了目的:看来二哥还是最疼丽质了呢!小脸上带着微笑,追着小念薇向着厢房而去。

    李宽无奈的摇头跟上,这两个疯丫头,也不知道是谁影响谁,两个都是那么调皮,大的将暴力隐藏在温柔的外表之下,小的娇憨却又总是让人哭笑不得。每次她们一来,小院里就要鸡飞狗跳一番,但是李宽却偏偏喜欢这样的气氛,或许是因为孤单,从后世而来的意识在这个时代就像是一个旁观者,从心底不自觉的感到孤独,那种全世界就只有自己是不一样的,哪怕谎言编织得再精细,哪怕表现得再与旁人别无二致,从内心的最深处始终只有自己一个人,所以他想要从这两个天真无邪的小萝莉身上汲取一丝温暖。

    在整个王府里,也就只有这两个肆无忌惮的小丫头才能给他这种温暖的感觉,长孙待他再亲近,可是他仍旧从她的眼里感觉得到那么一丝隔阂,因为夹在中间长孙心中的苦楚李宽大概能猜到两分,所以他对长孙有恭敬,有尊重,但是却不敢亲近,虽然他不会和她的儿子争什么,但是在这复杂得让人无法是从的皇家,这样的话没有人会相信,因为相信过这样的话的人都已经死了。

    李二,这个便宜老爹,呵呵……一年见面次数双手都数的过来,这样的老爹有与没有又有什么区别?虽然他表达过他的善意,那又怎样?归根结底在李宽心里自己不是他的儿子,所以没有亲情的存在又怎么能真正的成为父子?李二或许也察觉到了这一点,但是作为心中还有这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的他,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儿子停下脚步,怎么会为了修复那原本就不多的亲情放弃自己的信念?所以李二也无法带给李宽想要的,哪怕在黑石山上有那么一瞬间李宽感受到一种名叫父爱的东西,但是在之后却又随着时间慢慢的被抚平,归于平淡了。

    还有其他人,就更不用多说,李承乾很是敌视他,李恪只是点头之交,李泰只要李宽的诗文,李佑是惧怕。这些都不是李宽想要的,这个世界上能给他想要的就只剩下那两个蹲在水桶面前眼巴巴看着他的小萝莉而已。

    李宽帮小念薇做好刨冰,用一个小瓷碗盛起来,再给她一个小勺子,让她坐在一边去慢慢吃,然后对仍旧眼巴巴盯着的李丽质说道:“丽质你就先不要吃刨冰了,二哥先教你一个动作,先保持一刻钟,你要是坚持的住二哥就接着教你,要是连这点都坚持不了,你就和念薇一起蹲那边吃刨冰去吧!”

    “这样,双腿张开略宽于肩,膝盖弯曲,呈半蹲状,双手虚抱于胸前,就像这样!”李宽扎了个马步的样子给李丽质看,只是和之前他扎的不同,这一次双手是虚抱在胸前而不是握拳收于腰际。

    “这个简单。”李丽质依葫芦画瓢,也做出了这个状态。

    “脚趾向下,想象脚趾正抓紧地面,身体微微前倾,对,就是这样!”李宽收身,围着李丽质转了一圈,检查她的动作是否规范。突然,李宽伸出一只脚,在李丽质的小腿上来了一下。

    “啪!”李丽质直接一屁墩坐在地上,幸好地上还铺着一层地毯,这也是这间厢房的专利,会因为这里存放的硝石不能受潮,所以地上铺着地毯,地毯下还有一层石灰。

    “二哥,你干嘛?”李丽质很是委屈,自己都按照二哥说的去做了,二哥却踢人家。

    “你看看,你这做的是什么?一碰就倒了,像这样别说练拳了,就算拳击也练不好。”李宽教训李丽质道,作为一个粪青,李宽一直都不大看得起西方的拳击,那些只是仗着牛高马大的身体你一拳,我一拳的在擂台上打来打去的小把戏,要是真正的国术高手,攻击他们的下三路,那些所谓的拳王恐怕都是不堪一击的货色,再重的拳,打不到人也只是白费力气。

    “那要怎样?”李丽质强忍住大眼睛里的泪水,坚强的从地上爬起来,拍拍小屁股,看着李宽问道。

    “要像这样!”李宽自己又蹲了一个马步架子:“丽质你来推推,看看能不能将二哥推到!”

    “这是二哥你说的,丽质就不客气了!”小丫头一听李宽要她去把他推倒在地,脸上闪过兴奋的神情,一下子把刚才受的委屈抛到了九霄云外,笑嘻嘻的站在李宽身前。

    “丽质要来了!二哥准备好了没?”李丽质问了一声。

    “来!”李宽暗暗运了一口气,向下的力道再加三分。

    “呀……”李丽质大叫着向着李宽冲了过来,小手伸着,直接撞到了李宽身上。

    李宽哪里料到这小丫头会这样来,这简直就是不按常理嘛!而且这两年来李丽质被李宽不时地灌上一点补药,身子骨也大有起色,现在不再像以前那样瘦弱,七岁的小丫头也有了五十来斤的体重了。这一下直接将李宽撞翻了,这不是推,这是八极拳中的铁山靠啊!李宽郁闷的吐血,被小丫头暗算了。

    正在一边吃着刨冰的小念薇一见哥哥姐姐玩得开心,端着小碗也冲了过来:“薇儿也要玩!”一下子就成了叠罗汉,李宽被两个小丫头压在了下面,在他身上是李丽质,李丽质上面是小念薇。而且小念薇手上的小碗正在倾泻着一股刨冰融化的糖水,混合着冰沙,直接浇了李宽一身。

    李宽这是这几天里第三次在小念薇身上吃憋了,这个小萝莉简直就是他的克星,她明明是趴在李丽质背上,可是伸出的小手正好让过了李丽质,来到了李宽的身上。简直比什么电子制导还要精确,李宽欲哭无泪,想要教训这小丫头吧,每一次都是无心之失,可是不教训他心里又憋屈得紧。

    李丽质一见李宽身上的糖水印,立马知道闯祸了,赶紧的想要爬起来,可是她背上还有一个小家伙呢,所以还得先让小念薇起来才行。

    “薇儿,快点起来,姐姐被你压疼了!”李丽质哄着小丫头,让她赶紧爬起来。

    “不要,薇儿要姐姐背!”小念薇还没注意要自己的刨冰此刻正在给自己二哥洗澡,还是奶声奶气的说着自己的条件。

    “你先起来,姐姐站起来再背你!”李丽质看着李宽越来越难看的脸色,有点怕怕的,这个二哥虽然对自己两姐妹极好,但是小念薇这两天实在是让他吃了太多亏了,再好的脾气也该被磨灭的差不多了没说不定下一刻二哥就会爆,到时候不给自己讲故事了那就完了。

    李丽质越想越觉得李宽即将爆,所以连忙一只手撑着李宽的胸口,想要爬起来,而另一只手则是伸到背后护住了那正在扭来扭曲的小家伙:“乖,薇儿别动!”

    两岁多的孩子正是活泼的时候,什么都好奇,什么都想尝试,从两岁到五岁都是好奇宝宝,所以李丽质的话不但没能阻止小家伙,反而让她觉得很有趣扭得更快乐了,小嘴还呵呵的笑个不停,只是手上的刨冰碗成了一个小瀑布,向着李宽倾泻而下,浇了他一头一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