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二章 小萝莉要练拳
    初夏的阳光炽烈的照耀着大地,炎炎烈日下一支队伍正在急的行进着,滚滚的烟尘扬起被他们抛到脑后,官道尘土飞扬,来往的行人远远的躲开,对着这支队伍指指点点。

    “再加快点度,我们一定要尽快赶回去。”李二端坐马上,胯下骏马奔腾,一身乌黑的毛早就变成土黄,平日里爱马的李二此时也顾不得心爱的良驹了,因为越早赶回去,希望就越大,最怕的就是在他们到达长安之前,李建成已经动,那时候还在长安城中的长孙还有一众妻妾儿女恐怕就凶多吉少了。所以他巴不得快一点,再快一点。

    李二座下的踏云乌骓是千万里挑一的良驹名马,所以飞的奔驰还受得了,可是身后的玄甲卫他们的马虽然也是战马中顶尖的好马,在经过长达五天的没命奔驰之下已经接近极限,每匹马都疲惫不堪。

    “秦王殿下,不能再快了,这样下去还没到长安我们自己就先垮掉了,那样还不是去送死,既然圣上只要殿下带三千玄甲,说明长安的兵权还没有落入对方手中,那么即便是太子手上也就是太子六率,十六卫应该还掌握在圣上手里,我们还有时间。”秦琼看着身后疲惫不堪的将士,出声道。

    “孤王也知道,只是一日不到长安,就多一日的变数,孤王如何放心的下?观音婢还有承乾,宽儿,丽质都在长安城里,要是太子对他们下手,一群妇孺老幼怎么能有生还的希望?孤王虽留下了一队玄甲,但是也护不住整个秦王府。”李二很是焦躁,突然到来的勤王诏书让他心中不安,失去了以往的冷静与睿智。

    “秦王宽心,秦王府难道没有通往外面的密道?”房玄龄此刻也是一身戎装,骑在马背上,腰间一柄长剑。整个人端坐马上随着马匹的奔驰上下起落着,一点也看不出是一个读书人。

    这一点在这个战乱的年代,敢从军的书生也会有一身不弱的武艺,特别是像他们这种一直跟随着李二沙场征杀的谋士,武艺虽比不得那些出名的武将,但是却也不可小觑。

    李二正在没命的向着长安赶来,秦王府还是一片宁静,就像暴风雨来临之前总会特别的安宁一样,整个长安城都沉浸在一片近乎死寂的诡异气氛中,太子东宫和齐王府以往人群熙熙攘攘,现在却半天不见一个人出入,李渊那边亦是如此。长孙端坐在正厅的案几旁,正在翻看着秦王府密探而来的消息,秀眉微绌,面色变得深沉。

    长孙是一个刚强的女子,不然也不能在李二一直出征的长安城里将秦王府经营得妥妥当当,甚至和太子等人有来有往的过过招,虽然这也有李建成在意李渊的态度的因素在内,但是也说明长孙并不简单。

    “看来大唐要变天了,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二哥还在陇右,恐怕……”长孙很是焦急,生死关头就在眼前,而那个让自己依靠的男人却远在千里之外,这样险恶的环境让长孙心中充斥着绝望的情绪:要是王府保不住,那么就将整个王府都一把火烧了,也好过落入太子手里,成为他要挟二哥的筹码。长孙在心里暗暗的下了这个决定,并且招来心腹管家命他准备火油,干草等引火之物,做最坏的准备。

    李宽却对此完全不知,他自己就是一个政治白痴,才不管什么朝堂风雨,只要能保住小命就行。知晓一些后世历史的他,知道会在大半个月之后有一场关乎生死的大事,在此之前或许会有变化,但是想来也无大碍。而且他经过这几天的极限锻炼,实力稳稳的上升了一个台阶,现在已经是站在明劲的台阶上了,不像之前还只是刚刚踏进来没有巩固。现在的他一个可以干倒之前的四五个自己,而且身体更有力量,现在应该可以拉开三石弓了,只是没练习过射箭,准头肯定比不上军中精锐。

    此刻李宽正在练拳,这段时间他练拳的时间多出不少,整个小院子被他破坏得没有一丝美感了,以前的那几棵半大的树成为了第一个牺牲者,李宽起狠来连他自己都害怕,在手上缠上麻布,然后用拳头向着那几棵树挥拳打击。没有留手,全都是竭尽全力,这样有个目标李宽消耗身体力量的度大大提高,一天能达到极限五次以上,这样玩命的练,药丸子像是糖豆一样地往嘴里塞。

    虽然玩命,但是李宽还是非常注意,双手虽然击打着树木,可是却没有让自己受明显的伤,因为在这王府里,到处都是眼睛,只是不知道眼睛的主人是谁。李宽也感觉到有几个不起眼的地方隐隐有些不对劲,但是他也懒得去管,这些东西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总会被人现,所以也就没必要藏着掖着。而那几个监视自己的家伙既然能一直不动弹,不用去干活,也就说明他们其实就是专门搞监视的,而在秦王府还能专门监视自己也就是那便宜老爹身边的那些玄甲卫了,所以李宽也就没有去赶人或者告诉长孙。

    李宽双脚脚趾挖着地表,就像是一棵千年古树,深深地扎根于大地之下,任凭风吹雨打毫不动摇。双腿向外张开略宽于肩,身体半蹲,并且稍微起伏有致,就如同其在快奔驰的骏马背上一样。双手握拳收于腰间,挺胸抬头,双目平视前方。

    没错李宽正在扎马步,所谓‘入门先站三年桩,要学打先扎马’这些都说明马步的重要性。这是传统武术中最重要的基本功之一,李宽前世也扎了十来年的马步,才得以突破到明劲,这一次因为是重新来过,有之前的经验,所以这一次他练起来进境颇为快,才不到两年就有了明劲的功力,可是也正是因为进境太快,根基不稳,所以李宽在巩固了明劲之后,就开始了基本功的练习,这马步是最简单的也是最重要的,下盘不稳是打不出好拳的。

    马步除了练下盘稳健之外甚至还能加内功修炼,当然这里的内功指的是内壮,也就是说五脏六腑能变得强健,能承受更强的力道轰击,不那么容易受内伤。而不是那种可以飞花夺命摘叶伤人的内功。

    李宽练的忘我,这时从门口偷偷的露出了两个小脑袋,看着正在扎马的李宽,两个小萝莉笑嘻嘻的跑了进来,李丽质跑在前面,小念薇挥着小手,迈着小短腿在后边追,两人嘴里都出咯咯的笑声,将欢快洒满了这个小院。

    “二哥,丽质来找你玩了!”李丽质老远地就叫道。

    “还有薇儿!”小念薇见姐姐没说到自己就伸手拉着姐姐的袖子,小手指指着自己嘟嘟嘴巴示意还有自己呢,李丽质不得不加上了后边的这一句。

    “呵呵……”见到姐姐介绍了自己,小念薇笑得非常开心,小嘴里的几个小乳牙都露出来了。大眼睛也眯着,马尾在脑袋后边扫来扫去,就像一只松鼠的尾巴。

    “你们两个,又来打扰我!”李宽无奈的收回有些微微麻木的双腿,看着渐渐跑近的两个小萝莉苦笑道。

    “喜欢二哥才来的,别人丽质才不会去呢!”李丽质撒娇道。

    “嗯嗯,薇儿也一样!”小念薇点着小鸡吃米的脑袋,表示强烈赞同。

    “好,你们喜欢二哥才来的,不是喜欢二哥那刨冰才来的!”李宽知道两个小家伙想要什么,至从去年夏天李宽为了消暑,用硝石制冰之后,秦王府就多出了一种夏日消暑圣品:刨冰。

    细细的冰沙在加上熬得甜腻的糖稀,用小瓷碗盛得冒尖,再用小勺子一点点地挖着吃,对于午后的炎热是最舒服的享受,李宽并不是为了赚钱,所以没有将这技术传扬出去,秦王府也不差这一点所以长孙虽然知道却也没有外传,天下穷苦人家多的是,连饭都吃不饱哪里还想着吃什么刨冰啊!所以这也就是长孙不时的送一些进宫,其余的都没外传。至于天策府众将的家属,这些家伙不像是李二只能将自己的家属安置在长安,他们的家属大多都在洛阳,等天下真正太平的那一天才会搬到长安来。所以这东西他们也不知晓,不然以李宽见过两次的程处默还有长孙冲,柴令武等人得性格,恐怕一到夏天就回来秦王府常驻。

    “才不是呢!丽质是想来二哥这里让二哥教丽质练拳的。”李丽质歪着脑袋很是认真的说道。

    “什么?你要练拳?”李宽有些不敢相信,上一次孙思邈说心意拳可能会对长孙和李丽质的病有所帮助,李宽考虑了两天决定传授给她们没结果却被长孙拒绝了,当时小萝莉也觉得学拳脚不好,一点都不淑女,所以是摇着小脑袋投了反对票的。现在却又想学了,这是怎么回事儿?

    “还有薇儿!”哪里小念薇都离不了,这已经成了惯例了,凡是姐姐要做的,薇儿也要,绣花鞋,小碎花裙子,小木马,甚至小卡这些小家伙都要和姐姐一样的,不然就哭,金豆豆就像是水龙头开闸一样,稀里哗啦的流个不停。现在小丫头也歪着小小的脑袋想要学:因为姐姐最厉害,她都要的薇儿也一定要,将来就和姐姐一样厉害了。

    “学拳很辛苦,你怕不怕?”李宽和李丽质对视了足足有一分钟,让一边的小念薇都等的着急了,伸出手去拉两个呆呆的哥哥姐姐,李宽才开口说道。

    “丽质想好了,丽质能吃苦,只要二哥肯教我!”李丽质小脸很是认真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