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六十章 酒仙居(第一卷终)
    炎炎夏日,骄阳似火,不论在哪个时代,夏天都是那么的酷热。

    在烈日下的长安城,如同亘古长存的天帝行宫一般,矗立在大地上,足有七八丈高的城墙,像是一片悬崖绝壁,给人无限的威压感觉。这个此时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在夏日的骄阳下陷入了一种懒洋洋的气氛中,除了城墙上的兵士还在一丝不苟的巡逻,皇城,宫城的护卫还在恪守自己的岗哨,其余的长安人现在都窝在那阴凉下,等着一天中最热的时间过去。

    但是在这一派懒散的景象里,光禄坊有一个地方却是人头攒动,无数的长安人在这里穿流如梭。这是一栋酒楼,是去年刚开业的,卖的美酒现在已经是冠绝长安,香浓清冽,就像在老远之外就能嗅到。这一年里无数的长安人在这里喝到了这辈子最美的美酒,和这酒比起来,以前喝的就是潲水。

    这是一栋三层的建筑,四周飞檐拱翘,在那檐角还挂着一只只铃铛,还有一个大大的旌旗,上面斗大的酒字,随风飞舞。大门前是一个大大的牌坊,这牌坊可不是什么路标,或者给贞洁烈女竖立的,这是这家酒楼的招牌,一块牌匾镶嵌在牌坊上‘酒仙居’三个大字和那个酒字如出一辙,看来是出自同一个人的手笔,笔锋遒劲有力,刚猛无铸,字虽比不上那些书法家想什么虞世南,欧阳询之类的大家,但是却也有几分风骨,还可以看出几分飞白的韵味。

    过了这个大大的招牌,往里走,就是一面石碑,这石碑足有丈高,不下万斤,也不知是怎么树立起来的,这里可不是荒山野岭,这是在长安城,靠近皇宫的光禄坊,要竖立起这样一块石碑,而不惊扰到周围的其余居民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可是当初这间酒楼竖立石碑的时候,周遭居民却是毫无察觉,甚至连那城门处都没有运送石碑进城的记录,这也成了长安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石碑上雕刻着一诗,有识字的老先生自告奋勇的为周遭百姓念诵出来:“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天地既爱酒,爱就不愧天。已闻清如圣,复道浊如贤。贤圣既已饮,何必求神仙。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但得酒中趣,勿为醒者传。”

    此诗念罢,别的百姓倒还没觉得什么,只是觉得念得好听。倒是念诗的老先生把自己的胡子捋断了还几根,疼痛过后才大声叫道:“好诗,好诗,当浮一大白!”说着就往里边大步流星而去。进得店里大声叫道:“店家,那两坛最烈的酒来,今日定当好好品品这酒中之趣,哈哈哈哈……”

    虽然说得豪迈,但是酒端上来之后,这位老先生刚喝一碗,就醉翻在地,只因喝惯了之前的酒,初次喝这酒仙居的酒,一时间喝得太急,再加上他要的是最烈的酒,就成这样了。但是这也给酒仙居做了一个活广告,在这个年代哪位好酒之人不是喝上一坛面不改色,这区区一碗就把人放倒的酒引起了围观者的强烈好奇,于是就出现了第二位,第三位,无数的长安人在这一天之后怀着好奇去着光禄坊酒仙居试试这种一碗就倒的烈酒。渐渐的在长安城里开始流传:酒仙居的酒是仙人酿制的,仙人有法力护体千杯不醉,凡人当然就是一杯就倒。

    总之从那以后酒仙居算是在长安城站稳了跟脚,生意好得不得了,无数的人排着对想要一品这种仙人的仙酿,一坛酒也从最开始的三百文渐渐的涨价到一贯,但是还是挡不住长安人的热情。这也让酒仙居背后的长孙非常开心,操持着整个王府的生计,手上的银钱时常不够用,现在有了日进斗金的酒仙居,大大的缓解了她的经济危机。但是想到其中有一半是那个才七八岁的孩子的,长孙就不得不为自己那两个大头儿子着急,但是要她做出一些阴暗的手段对付那个孩子她又做不出来。

    所以长孙这一年里一直在纠结,不知该怎么做,也不敢想李二诉说,因为她不想李二难做,只是看着那个孩子羽翼渐丰,心里又不舒服,就这样她的气疾又有一种复的感觉。自从孙思邈道长给她开出控制这病的方子之后,她觉得一天比一天轻松,直到这酒仙居越来越赚钱才又开始严重起来。

    这一切李宽都不知晓,但是就算知道了也不会觉得有甚大不了的,他从没想过要做什么皇帝,或者和那几个兄弟争权夺利,那简直就是在浪费生命,哪怕身上的那个系统李宽也不大愿意去收集能量,只要自己过得舒服了,那什么能量有或没有又有什么区别呢?

    所以李宽就这样没心没肺的和李丽质和小念薇嬉闹玩耍,整天没个正形。这酒仙居一开始他只是想要赚钱,然后买煤矿,买油田,可是在得知死了矿工会扣钱之后,他觉得不划算,也就没再关注,只是将酿酒的配方给了长孙,然后当起了甩手掌柜,哪知道长孙会想着分他一半啊!要是长孙知道李宽心中所想,不知道会不会觉得无地自容,只是两母子毕竟不是亲生母子,李宽还是后世穿越而来,相互之间无形的隔阂让长孙焦虑不堪,甚至影响到了身体健康。要是他知道的话,说不定早就说个明白了,但是世间的事哪有那么多如果!

    李宽丝毫不知道就在他潜心调理自己身体的这一年多时间里,自己已经是家财万贯的小富翁了,长孙将李宽应得的那份全都单独放置在一边,到了年底的时候才给他,去年因为生意扩张,需要用钱也就没有给李宽分红,今年酒仙居在长安城开了好几家分店,赚钱度堪比铸造铜钱了,不对,不是铸造铜钱,而是直接铸银子。

    日光西邪,暑气渐消,人们开始出门劳作,李宽也从自己的躺椅上把身子拉起来,开始了下午的训练,从上次在城外开始极限训练之后,李宽就给自己制定了计划,要将这种训练的潜力开到最大,配合着系统出品的药丸子,争取早日恢复前世的修为,甚至更进一步突破暗劲。

    身体活动开,筋骨舒展,三体式的拳架摆出来,李宽开始竭尽全力的压榨身体里的力量,他不怕受伤,不怕吃苦,有什么事儿比起将在一个月后将要生的事儿更加让人害怕?对于已经死过一次的李宽来说,活下去,活得好那就是最大的愿望,所以此刻李宽对自己非常的狠。

    一拳又一拳,拳头撕裂空气,出裂帛般的声响,全身骨架酸软,肌肉也非常疼痛,汗水顺着他稚嫩的脸颊往下淌,流成线,滴在身下的青石板上。李宽钢牙紧咬,不敢有半分松懈,因为他感觉到就要到极限了,此时松懈就前功尽弃了。

    当身体里最后的一丝力气被压榨出来,随着拳头挥舞而消耗掉,李宽瘫在地上,全身无力,四肢酸软,只能微微偏过头去,张开嘴将早就准备好放在矮几上的药丸吞进口中,然后心中默默地按照前世老师傅教导的心意拳呼吸吐纳之法慢慢的调整絮乱的呼吸,将药丸含在嘴里并未吞下,舌尖抵在上腭,一呼一吸之间,药力缓缓散,被李宽全身肌肉骨骼吸收。

    此时李宽全身的肌肉骨骼就像是干燥的海绵,疯狂的吸收着那药丸散出来的药力,比起之前那种柔和的吸收来说,现在就是在抢劫,在掠夺。李宽甚至能感受到肌肉组织再缓缓地变得强健,力量缓慢恢复,李宽在能动的第一时间,将身体姿势改变成盘膝而做,五心向天的姿势,这个姿势是最适合修炼呼吸吐纳之术的,不论道家还是佛家,或者是内家拳一脉,这样的打坐姿势都屡见不鲜。

    身体吸收药力,就像是海绵吸足了水分,同时随着刚才那汗水排出了李宽身体里的毒素,这两年李宽吃药就和吃饭一样平常,是药三分毒,虽然系统出品将药物调和到最佳状态,但是李宽身体里还是有着非常多的有害杂质,这些杂志只能靠身体自的排出,系统没有什么排毒养颜胶囊给李宽换。

    也就是说,每一次的极限修炼李宽的体质都将纯净一次,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李宽会达到传说中的无垢之体,也就是道家讲的先天之体,佛家说的菩提金身,内家拳也有这样的称谓,称之为宗师境界。

    当然这些都为时过早,李宽现在只想加重自己保命的筹码,哪知道自己无意间已经走上了一条不一样的道路,此时哪怕没了那个坑爹的系统,李宽就这样靠已有的条件也能一步步走向巅峰,直至最后的先天无垢之身。

    日子一天天过去,长安城在这段时间悄无声息的变得紧张起来,巡逻的兵士不经意间多了几趟,那徘徊在宫门外的身影也悄无声息的多了一些面孔,李渊的身子骨越来越差,最近从宫里传出消息,皇上每日都在咳血,太医院的御医全都束手无策。整个长安开始被一层乌云浓罩。

    ps:这一卷结束了,本来还想写兰陵,高阳,清河这些没娘的孩子的,但是时间却出了些差错,这些小家伙好多都是出生在贞观年间,而玄武门的情节早就设计了一番,不写又觉得过不去,再加上这个情节会是后面一些东西的铺垫,所以这一卷就到这里吧!只是思路被搅得一团糟,这一章有点乱,也有点不知怎么说!先就这样,以后有时间有想法了再修改一次。——宅男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