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五十七章 李宽的预言
    天色开始大亮,一老一小伫立在城外的小山包上,老的正在侃侃而谈,长袖飘飘,须飞扬,像是画卷里走出来的老神仙;而小的一身白色短衫,斜眉入鬓,只是脸上却在不时露出一个忍俊不禁的笑脸。两人就这样各怀鬼胎的进行着对话。

    “至于当今天下会有谁来座,老道前夜夜观星象,紫微帝星黯淡,而西北方天狼星星光大亮,所以老夫推断当是由秦王继承王位!因为天狼星也是主杀伐,是为将星之中杀伐之最,圣上众多儿子之中只有秦王有这样的外在表现。”袁守诚连夜观星象都搬出来了,可见是一定要把李宽忽悠瘸了,好让他说出那药丸的配方。

    袁守诚已经**十岁的人了,虽然一直是这样神棍了一辈子,但是面对一个可以说是幼童,还是有些不忍心。可是想想自己那侄儿(其实是儿子)袁天罡道家养生术正处于关键时期,需要大补之药进行冲关,而道家秘传的丹药早在自己早年就用光了,现在还没准备妥当。所以才会见到李宽的药丸子这位身份奇高的老道士才会心动不已,他刚才倒出药丸的时候就辨认出其中多种药物都是补气补血的佳品,这正是他想要的东西,不然他那里会丢脸的直接拿药跑路。

    “这些都是老先生夜观星象所得?”李宽确实有点佩服了,不过佩服的是老道士的推理能力和忽悠能力,而不是什么夜观星象之术,从那显露在外的一些蛛丝马迹,袁守诚这老道士居然推断出了李渊身体病危,而李二是最有力的皇位竞争者的事实。这一点来看是后世看历史书才得知的,要是他真是这个时代的土著,那么他也会和大多数人一样认为当今圣上春秋鼎盛,还能夜御八女,是个老不修。

    可是李宽知道不少内情:李渊这两年来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哪怕是在朝堂之上议事的时候都要将痰盂放在龙椅前面,他会不时地呕吐,还有朝会不断的缩短时间。精力大不如前,甚至李渊还有吐血的私密传闻,这个李宽却是偷听一次李二夫妇的谈话得知的。从那以后,李宽就感觉到整个秦王府进入了一种紧张的状态,而李二在那一次离京的时候,留下了一队玄甲卫士,常驻在秦王府的周围的一个院落,和另一个院落形成了争锋相对的格局,在那个院子里,也驻扎着一大帮人,只不过是太子东宫的侍卫。借着休沐的名义轮换的驻扎在那里。

    李宽脸上的表情,袁守诚一直看在眼里,最开始那一直忍俊不禁的笑脸,让袁守诚眉头微皱,这小子居然在笑话他,难道他说的不对?可是后来李宽脸上的神色变得正式起来,到了最后甚至有一种像是佩服的神色一闪而逝,这让袁守诚觉得自己已经忽悠住了这个小子,只是这小子城府极深,没有表露的太明显而已。

    “怎么样,小子,老夫这夜观星象得出的预言是不是很准确啊?”袁守诚山羊胡子一翘一翘的,很是得意。

    “也不怎么样嘛!一点都不明确,全都模棱两可的,说了当没说,除了最后那句秦王能登大宝,其余的都是空话而已。什么紫微星啊,什么天狼之类的,小子都不认识他们,怎么知道你说的对不对!不过小子有位师叔,研究的是神秘学,就是通过现有的线索去猜测未来生的事情,和老道士你的夜观星象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李宽也开始忽悠,你以为就只有你会这玩意儿?就你这千年前的智商和见识,能和我那经过信息大爆炸洗礼的大脑相比?今天不把你忽悠瘸了,小爷就不姓李。

    “什么,你有个师叔也会这样的技能?”袁守诚有点惊讶,要知道会这种抽丝剥茧,探寻缜密的都是各个学派的核心人物,这小子居然认识这样的人,而且看样子关系很熟捻,说明这小子在他那个学派里身份地位不低。

    袁守诚也是一个聪明人,但是越是聪明人越容易掉进李宽的陷阱,因为他说的东西心思简单了只会当笑话听,只有那聪明人刨根问底才会现其中水非常深,笃定李宽背后有大能。所以他和李二长孙一样掉了进去。

    “你那师叔说什么了?”袁守诚想要看看李宽说的那个所谓的师叔和自己谁高谁低。

    “我师叔说了:九年六月,真龙出水,玄武喋血,大唐将兴。”李宽临时胡编乱凑了十六个字,说了出来。

    “这句话意思直白,但是这也太自信了吧,连时间都说的这么清楚,要是没生那岂不是自己打脸?”袁守诚将信将疑,要知道他们这行当,讲究的是说话不说满,不然要是不准那就砸招牌了。这已经成了定式,就像:父在母先亡这类的,还有桃园三结义,另出一枝梅这些已经形成套路的话,流传至今还在流传。而且想来也和自己经历很像,这就是各人把自己的经历生搬硬套进这些话里了,而不是那些所谓的算命先生真的说中你的经历。

    “现在已经五月初,也就一两个月了,老先生何不拭目以待?要是我家师叔说的不准,小子的身份老先生也知道了,到时候上门来讨个说法便是,小子愿意用这药丸配方做彩头!”李宽自信满满的说道。

    “哦!你这么信得过你家师叔?”袁守诚意外的看着李宽:“而且你能做得了这药丸配方的主?”

    “小子自然能做主!因为小子可不是一般人!”李宽洋洋得意的说道:这是稳胜的赌局,怎么会输?除非大唐历史是被篡改过的,玄武门之变不是生在武德九年六月。

    “好,老道与你赌了,只不过老道拿不出想你的配方那样的珍贵东西做彩头!”袁守诚有点尴尬的说道。

    “这个就不用老先生操心了,小子赢了再说,要是那时小子提出的要求不过分的话希望老先生能代表道家答应下来!”李宽眼睛骨碌碌的转着不知在打着什么主意,只不过袁守诚却没在意这些,在他看来这小子既然是皇家血脉,要什么没有,岂会觊觎他道家那点东西。

    “好吧!只要于我道教根本利益无碍,老道就答应你又如何!”袁守诚这一点头,就将两人之间这见不得人的赌约落到了实处,也使得李宽后面有了敲道家竹杠的机会,这让袁守诚袁天罡叔侄后悔不已的赌约就这样成立了。

    “老先生快人快语,小子敬佩!”马屁不要钱李宽随手就拍上两下又如何,反正到时候道家一定要吐点血出来,这天下还是太过贫困,佛道两家占有了过多的资源,比起那些世家大族也不惶多让,这可不行,这天下终归姓李,所以这些蛀虫还是清理一些来的好,李宽虽然无心皇位,但是却也需要一个强盛的帝国在身后为他提供支援,他可是想要带着大唐铁骑一直打到天边去。

    “呵呵……谁胜谁负还未可知,小家伙不要到时候哭鼻子!”袁守诚也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道家没多少东西值得皇室觊觎,这一点他很自信,可是后边他却差点哭鼻子了,道家产业庞大得让他心惊,这是他万万没想到的,甚至他从不知晓天下道观居然有那么多私产,这让他一直两袖清风认为身正不怕影子斜的道教代表人物情何以堪。

    两人定下赌约,然后各自回家,这件事儿就放在心底就好,两人的身份是最大的保障,不怕有谁会赖账。

    李宽慢跑着回家,身体力量渐渐的恢复,双腿也变得有力起来,度渐渐的变快,两腿上的肌肉提供了强大的力量支撑着他高的奔跑,之前那粒药丸配合极限锻炼之法使得他身体吸收药力更加彻底。

    “看来可以多来几次!效果还不错!”李宽心情轻松了一些,因为虽然极限锻炼很伤身,但是有着药物保驾护航还是能快提高实力的,他现在缺的是时间。眼看着玄武门事变就要生了,自己身体还是没好彻底,到时候要是李建成和李元吉派人攻打秦王府,恐怕跑都跑不掉,因为那里不仅只是李宽一个人,还有他在乎的那些人都在那里:长孙,李丽质,李念微这三个女人一个给了他母亲般的温暖,一个是他最疼的妹妹,还有一个也是他妹妹,而且天真无邪,是个小开心果。这是他怎么都放不下的,到时候真要有什么状况,多一份力量就多一分把握。

    回到家,将衣服换掉,穿上平日里穿的长衫锦袍,李宽又恢复了懒洋洋的样子,这是他最常使用的形态,往躺椅上一靠,拿着一本书装模作样的看,至于看进去多少就只有他自己知道。

    太阳升起,时间已经到了卯时,差不多可以吃早餐了。秦王府的几个小家伙也随着李宽开始吃一日三餐了,长孙有时候也会吃一点,但是多数时候都是坐在一边看着小家伙们抢食,特别是肥肥的李泰,还有刚长出乳牙的李念微,两个是最欢实的,每到吃饭就高兴的哇哇大叫。只是李泰是吃的多,而小念薇却是在捣蛋。

    ps:中秋佳节到了,宅男祝各位书友们中秋快乐,阖家幸福,万事如意。要是各位看过书后在给宅男投上一张推荐票那就更好了!貌似好久没求过票了!!!!

    &1t;/a>&1t;a>手机用户请到阅读。&1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