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五十六章 袁守诚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耀在李宽的脸上,那个本来准备帮他取药的老者却停下了脚步,仔细的端详起他的脸来。李宽心中都有了骂娘的冲动,这个老头是不是有病啊,虽然自己长得很英俊,但也不用这样看着吧!难道他有着某种特别的嗜好?

    李宽想到这里忽然一阵恶寒,一阵拘谨(你懂的)。好在老者只是看了一会儿就反应过来了:“额生虎纹,还是虎中之王,庚金白虎。看来这天下又有得乱了。”老者长嘘短叹的说着。

    “什么白虎纹啊,这关天下什么事儿?”李宽虽然心中问候着老者的女性家属,但是现在有求于人,不得不顺着他的话头说下去。

    “小子,没看出来,你还是个人物,呵呵……”老者没有回答,反而看着李宽的腰间说道:“既然身在皇家,那么就一定和那个位子脱不了关系,老道还是不要多管闲事来得好!这次帮你一把,记得将来还给老道!”说着老者的手在李宽的胸前轻轻拂过,一个小巧的瓷瓶就落在了他的手里。

    拔出瓶盖,倒出里边圆滚滚的药丸子:“嗯,乌,当归,还有,咦!这味药材老道居然不识!呵呵,看来你小子身后有能人,难怪能度过那天命之劫,看来这天下难得太平了!不过老道化外之人这一切与我无关,是福是祸就让这天下来承受吧!”说完将药丸子塞进李宽嘴里,然后又倒出一颗,直接揣了起来:“你小子背后有人,老道就不要你还人情了,这粒药丸就当作是老道的辛苦费吧!”

    说完这句话,老者就直接转身离开。

    李宽心中更是大怒:这个老家伙简直就是强盗,那一粒药丸子可是要好几十万啊!坑爹的系统就这样坑走了他的能量点,现在又被老道打劫,今天出门没看黄历,这么倒霉!

    李宽心中除了愤怒,还有后悔,要不是一时兴起在这里尝试那极限锻炼之法,怎么会浑身乏力,就不会有后面这档子事儿,可是谁能料到这破地方还会有这么个变态老道呢。李宽其实早就在老者说他姓袁的时候就猜出了他的身份,之所以不点破是因为李宽不知道袁老道是李二一边的还是李建成那边的,要是他是李建成的人,那么现了自己的秘密,再加上知晓了自己的身份,说不得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局面了。

    “袁守诚,你别走,小爷知道是你,把药丸子还给我!”李宽扯着嗓子喊了起来,因为心中的顾虑打消了,这个老道看见了自己的身份玉牌之后仍旧说自己是方外之人,不管世间闲事,这说明他真的不是李建成那边的人,甚至还不是李渊的人,而是完全独立在这三方势力之外的,就是一个然的老道士。所以李宽就敢大叫他的名字,把他叫回来,因为他舍不得那粒药丸子,这玩意儿从系统那里换来可是几十万上下,李宽这段时间可没有别的能量点来源收入,全在吃老本,再加上这几年不断的挥霍:今天换个小玩具给李丽质,明天给李泰换个减肥药,总之除了固定死了用来治疗身体的费用,其他的早就差不多清洁溜溜了。而且身体恢复就在眼前,这两天他已经感觉到身体越来越有力,那些劲力游走的时候隐隐作痛的暗伤也好的差不多了,所以他才这样急着叫住这个老道士,要是到最后就差这么一粒药,不能痊愈,那他找谁哭去!

    倒不是说李宽真的没有能量点来源,而是他亏不起!就在刚得到黑石山不久,李宽就花钱雇佣了几个当地庄户帮他挖煤,虽然地表之上的部分被系统吸收了,但是地下的还应该有不少,所以李宽觉得找人挖出来也是可以的,没想到没一个月,矿洞坍塌,直接将在下面挖煤的两个庄户砸死了。

    李宽为此赔偿了好几十两银钱,这还不算,系统这个土著保护系统还真不是白叫的,直接扣除了李宽二十万的能量,这比起那几个庄户挖出来的煤炭加起来好要多,所以李宽就绝了开煤矿的心思。因为可能挖出来的煤炭换成能量点还不够系统扣除死人费用的,甚至还要吃老本儿,而且当时李宽觉得自己手上的能量点够用了,就停止了这项动作,所以李宽现在可是一穷二白,这粒药丸真的很重要。

    袁守诚本来已经走出老远了,但是听到李宽大叫自己的名字,不禁苦笑一声:没想到这样都被这小子猜出来了,真不愧是出生在那最复杂的家庭里的孩子,这心思还真是慎密。

    想着袁守诚的脚步再也迈不出去了,既然被认出来了,以他的性格与骄傲怎么还会逃避?所以他又回到了李宽身前:“小家伙,既然被你认出来了,老道也就不再贪图你这药丸了,只是你得告诉老道这药丸是用哪些药材提炼出来的!”袁守诚还是心有不甘,他虽然不知道这药丸子的具体效果,但是以他的见识李宽之前的情况却是一清二楚,所以断定这种药定然能快恢复暗伤,或者补充身体虚耗。这样的药对于修炼武艺的人来说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所以刚才才厚着脸皮准备拿走一颗。

    “没想到堂堂大唐国师居然抢小孩子的东西,真是稀奇!”李宽吃定了袁守诚不敢拿他怎么样小人得志道。

    “药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我刚才不是帮了你一个忙嘛!你难道不该给老道一点报酬?”袁守诚可不愿承认自己抢小孩子的东西。

    “要我不这么说也可以,你得告诉我之前你嘀咕的那句什么白虎纹是什么意思!”李宽身体渐渐的又有了力气,活动着手脚问道。

    “所谓虎纹,是道家相面之说中的一种术语,是指人的额头上纹理走向的一种,生有这种纹理的人定然是天生猛将,而其中又以庚金白虎为最,是为万虎之王。”袁守诚手捋胡须,摇头说道。

    “那么你还说什么天命之劫,又是什么?”李宽刚才听得袁守诚嘀咕了几句,心中的好奇被激起,想要弄清楚。

    “你背后有高人指点,想必也知道,白虎主杀,白虎降世必定血流成河,所以上天会降下劫难,阻止身据白虎纹的人长大成人,也就是说身上有这样的纹理的人都是早夭的命,长不大!而你有这样的白虎纹,定然会身体虚弱,可是现在却身怀武艺,身体康健。定然有人为你逆天改命!”袁守诚眼中闪过敬佩的神色,想当年诸葛武侯何等的惊采绝艳,逆天改命摆下七星灯,想要再借得十二年寿命,可是却功亏一篑,可见这难度。所以李宽身后的那个人或者那群人实在是手段高。

    李宽只不过想满足一下好奇心,哪知道这老道居然给他讲起了什么命理玄说,这些东西他压根就不信,哪怕他是所谓的灵魂穿越,也不信这世界上有神仙佛陀。要是这世界上真有神仙,李宽定然会是第一个跳出来要将他抓住审问的,自己在后世生活的好好的,从来没想过会回到这个时代做个病秧子,怎么就把自己抓来了。甚至他不介意杀仙弑神,看看神仙是不是真的杀不死。

    至于袁守诚他说的这些,李宽很快就想通其间的诀窍了:袁守诚看到了他的令牌,上面可是刻写了‘秦王次子’这几个字,那他的身份袁守诚就知道了,再加上刚才李宽打的拳法,虽然袁守诚不认识,但是却也看得出这是一门专为杀人而创造的拳术,国术其实就是护国之术,也即是杀敌之术,杀伐凌厉,所以李宽的表现将来定是领军一方的,再加上他给李宽喂药,老道就已经把握了李宽的脉相,得知他先天不足,之前定是疾病缠身,所以什么逆天改命,什么庚金白虎都是骗人的话语,这样说来让人更加相信而已。

    所以李宽在袁守诚说这段话的时候一直用一种看**的眼神看着他:真是悲哀啊!这么大年纪了,干啥不好,偏偏干神棍这行当,要是生活在二十一世纪,这个老道就是一邪|教教主。

    “怎么,你不信?老道因为给你背后的人面子才和你说这么多,要是别人哪怕坐在最上面的那位老道也没说过这些东西!看来不拿出点真本事,你是不会信的,那么老道就多和你说两句。”袁守诚捋着胡须说道。晨风吹拂着他的衣衫,大袖飘飘,再加上银白的胡须和头,显得仙风道骨。

    “那么你就说说着大唐国运吧!”李宽才不信袁守诚这一套,风一吹,衣服飞扬这一套早在电视剧上看腻味了,那个江湖大侠要是没来这么个特写,那就不是大侠,是龙套。

    “大唐国运?这有何难!大唐当兴,有贤君出世,治世太平,夜不闭户,路不拾遗。”老道士开始忽悠,反正着未来谁也不知道,他根据自己掌握的信息进行推断,天下即将平定是一定的,坐天下的也一定会是大唐,因为现在整个中原大地就只有大唐有能力一统江山,而贤君出世这也是一定的,开国帝王以及前三代一定不会是昏庸的皇帝,哪怕二世而亡的隋朝,炀帝也不是昏庸之人,只不过因为操之过急妄图把几十年做的事儿在几年之间做好,才闹得天下大乱。

    “呵呵……”李宽不一言,只是笑呵呵的看着这个卖力的忽悠的老道士,像是在看一场猴戏,对于未来谁比他知道得更清楚?这老道士完全就是在关公门前耍大刀,鲁班门前耍板斧。所以他忍得很难受,但是看着老道士那认真的样子却又不得不忍着,因为他还想听听这个老道士还会说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