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五十五章 偶遇
    窗外,月亮业已西斜,更鼓敲响了五更。李宽从自己弄出来的雕花大床上爬了起来,穿上衣服要开始一天的晨练了。身体渐渐恢复健康,加上后世的经验,他的心意拳水平还是突飞猛进,在三个月前成功的跨入了明劲的级别。也就意味着正式的登堂入室了,内家拳分为明劲和暗劲,还有传说中的化劲。明劲是的已经是劲道不是力气,也就是说能够充分的调动肌肉组织,做到将力气拧成一股,使得同样的挥上一拳都会威力大增。

    当然,也不仅是内家拳有这样的奇效,李宽来到大唐才现,原来这个时代人们练习武艺也能做到这样的事情,那传奇故事里万军中取上将级的事情确实能够生,他也在这两年里看过李二练武,以他前世明劲巅峰的眼光来看,李二这位并不以武力取胜的不称职将军居然和他前世有着差不多的武力值。那么那真正的猛将,像秦琼,尉迟恭,程知节等人又会是怎样的境界?所以离开从那以后练功练得更刻苦更认真了,应为这是一个相对于二十一世纪来说属于高武力值的世界,至少李宽在后世生活了几十年也没见几个国术高手,那些在电视上所谓的国术名家,李宽也曾去讨教过,一个个都只是在明劲阶段,至于突破暗劲,李宽还没听说过有哪位大师突破了这道坎,或许是他当时级别还不够,接触不到,可是也能见识到这样的高手数量之稀少,暗劲都是如此,更别说早已是传说的化劲。

    穿上衣服,天色刚蒙蒙亮,为了方便他专门拜访了一家制衣店,在长安城里找了老半天方才找到,定制了几套转为练功的短衫,此刻穿在身上。李宽迈着轻快的步子向着城外跑去,这个时候东边的通化门已经开门了,这里是皇城开的最早的宫门。李宽身上佩带着代表皇家子弟的玉佩,挂在腰间,很是显眼,所以一路畅通无阻的出了城,来到城外的一个小山包上面,这个小山包不大,也就几丈高下,山上是一片灌木丛,还有几棵不大的落叶乔木。

    这里就是李宽新的练功地点,只从步入明劲之后,身体力量大增,现在李宽这个才八岁的小娃娃可不是普通小孩儿,谁要是认为这个两年前的病秧子还是原来那个样子的话,那就要吃大亏了,李宽如今双臂一展有着不下百斤力气,要是使用特别的用力方法能拉开两石的弓箭,虽然还不能拉开三石强弓,但是却也相差不远了。

    要知道在军中能开三石弓的都能称之为勇士了,至少是什长一级的小军官了。可是李宽现在不过八岁,这样的事情要是说出去,恐怕会被人当作笑话,一个两年前走路要人扶的病秧子,两年后就能开三石强弓,这简直就是吹牛不上税的典型代表。

    李宽来到山上,摆好拳架,三体式被他练得深入骨髓,脚趾紧挖着地面,这叫落地生根,脚下是大地,是一切力量的根源,只要抓紧了大地,那么就没有攻击能将你击倒。这是教李宽心意拳的老师傅对他说的第一句教导的话,只要不倒地,那么就能反击。

    双腿微张如若骑马,起伏升腾,从脚尖开始慢慢的凝聚那散于肌肉之间的力量,将其拧成一股,向上,带动腿,腰,肩。脊椎若同一条大龙,可起伏蜿蜒,亦能奔腾不定。双腿像两张大弓,双臂又是两张大弓,弓弦拉成满月肌肉就开始蓄力,当弓弦松开的那一刹,积蓄的力量如同山洪暴一样向敌人冲击而去,所谓不招不架,只是一下。这不仅适合八极拳,也适合心意拳。

    心意拳讲究刚猛无铸,哪怕是筋疲力尽也要爆出最强大的力量,只有那种极限下的爆才能让你的心意拳有那么几分希望突破现有的层次。

    这一大段话是李宽最后一次见到他老师,这位练了一辈子拳的老师傅告诉他的原话。只是当时两人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将自己逼到极限不是简单的事,而且像这样极限的练拳,需要的滋补药物可是天文数字,李宽后世只是一个老百姓,哪里去找那些珍贵的药物。所以一直没能练成他心中期待很久的心意拳的下一个境界——暗劲!

    但是这一世,拥有着神器在手的李宽决定试试这种极限修炼法门,将自己所有的潜力都爆出来,形成最强烈的浪潮,将挡在前面的壁障冲开。这是李宽现在最想做的事,因为时间不等人,现在已经是武德九年初夏,要是记忆没有出错的话,就在一两个月之内那整个大唐历史上开先河的谋朝篡位的斗争就要画下结局,也就是著名的玄武门之变,李二杀了太子李建成和齐王李元吉,将太上皇李渊软禁在**之中,自己登上皇位。

    史书是这样记载的,只是不知道现实是怎样的,但是想来不会差多少,因为唐代的史书可信价值还是比较高的,这个时代连深宫中的那些丑事都记入史册的史官们应该不会再这样的事情上做手脚。

    也真是因为这事儿,李宽等不及了,他不知道太子会不会狗急跳墙对李二的家人动手,但是保不准会有这样的事情。虽然李二的家小都平安度过了这一场政变,但是李宽可不是历史上记载的那个李宽了,那个李宽早夭,而且还有说其母为**宫女,还有说李宽于武德三年就过继给了楚哀王李智云,这些都没有生在他身上,这说明这段历史已经被改变了,所以李宽不敢将宝压在李建成没有动李二的家人这么个虚无缥缈的希望上,他希望能在这之前有自保的能力。

    将自身逼到极限,可不是容易的事儿,李宽缓缓地调动全身力量,身子紧绷,肌肉在缓缓的蠕动着,将所有的力量都激出来,然后蓄势的差不多了,在哈的一声,一拳撕裂空气,在身前打出一阵清风,空气撕裂的声音尖锐像是哨子,又像是撕裂了一张锦帛。李宽只敢对着空气打出这样竭尽全力的一拳,要是对着别的东西,像是身边的树呀之类的,说不定树会被打的树皮龟裂,但是李宽的手也会打得鲜血直流。

    这样一次次的将身体榨干,那种全身乏力的感觉实在是不好受,软绵绵的像是被抽掉了骨头一般,筋骨都像是被撕裂掉了之后再重新拼凑回来的一样,不受他控制了。

    李宽这是第一次尝试,结果让他痛不欲生,这种无法掌控自己身体的感觉他再一次享受到了,明明能够感觉得到身体上传来的酸痛,但是却使不上劲儿,哪怕是动动手指都做不到。

    “哈哈……真是个傻小子!练拳把自己练废的老夫还是头一次见!真是稀罕事儿,以后和几位老友见面有的话说了!”一个苍老的声音传了过来。

    李宽虽然无法动弹,但是说话还是可以的:“敢问是哪位老先生,小子李宽有礼了!”

    “真是无礼的小家伙,居然骗老夫,你什么动作都没做,怎么有礼了?”声音再次传来,这一次还伴随着一个若有若无的脚步声,要不是李宽听力非常敏锐还真听不出来。

    “小子无法控制身体,实在是没办法向老先生行礼啊!”李宽解释了一句。

    “老夫出城采纳这朝阳紫气,没想到居然碰上你这么个小娃娃,小小年纪一身武艺已是不可小觑,说说你师父是谁,说不定还是故人弟子呢!”老者大大方方的出现在李宽面前,单单是往那里一站,就让李宽生出自惭形秽的感觉。一身天蓝色的长衫,看样式有点像道袍,可是那精美的花边,还有那看不懂的符文都让李宽觉得这件像是道袍的衣服非同小可,而且老者满头银梳理得整整齐齐,山上的晨风将李宽的头吹的乱舞不止,可是老者的丝却是纹丝不动。

    “这是什么?难道是传说中的罡气护体?怎么风都吹不动他的头?”李宽心念电转,不管怎么想这个老者都不是个简单的人,是个高手,而且是大高手,甚至比起秦琼都要厉害的高手。在李宽接触过的人中只有那个面色蜡黄的将军,这位天策府第一猛将才能给他那种致命的危险感觉,现在又多了这个老头儿。

    这样的感觉纯粹是武者的直觉,遇到比自己强的高手的时候自的一种感应,李宽因为前世阅历才有了这样的眼光与直觉,蛋挞自己现在却真真切切的是一个初入明劲的小菜鸟,对于那些早在死人堆里打惯滚的沙场老将来说,简直不值一提,就只是一个小角色,谁都没有在乎他。

    “老先生出现在这里,想来也是同道中人,只是不知高姓大名?”李宽问道。

    “你这小子,老夫先问你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却问起老夫来了,真是个傻小子!”老者没有回答李宽的问题,而是开口奚落道:“不过你既然诚心诚意的问了,老夫不回答也不好,这样吧,老夫就告诉你,老夫姓袁!”

    “袁老先生,小子怀中有一个瓶子,里边有药,能劳烦你帮小子取出来喂到小子嘴里吗?”李宽这会儿不能动,这是他的失策,哪里会知道这种山上鸟不拉屎的地方会出现这样一个大高手,而且他也没预料到这种极限修炼会造成全身乏力,甚至这么久了都没有好转的迹象,这一系列的意外才造成了现在这个局势。

    “哦!你小子还会炼药?”老者更有兴趣了,兴奋的来到李宽面前,就要去取李宽说的药瓶,可是就在此时,一缕阳光穿透了天空中的云彩,照耀下来,刚好照到这个山头上,使得老者看清了李宽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