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五十四章 钓鱼(续)
    李丽质这个时候也顾不上看那鱼掉哪里了,赶紧跑到湖边:“二哥,你没事儿吧!”边说着边把小豫章拉到一边,害怕这个胆大包天的丫头看着二哥在水里好玩儿也跳下去。

    “二哥,我来救你!”李泰这个胖墩儿也‘滚’到了湖边上,大喊着要下去救李宽,说着就要往下跳。

    李宽在湖里扑腾了两下子,后世儿时在河里锻炼出来的游泳技术总算挥了作用,身体也从乏力的状态下缓解了过来,双手狗刨着向着岸边而去,见着要往下跳的李泰,赶紧出声:“行了,我马上就上来了,你就别下来了。”说着李宽加快了度。

    “二哥的样子好像狗狗哦!”将李宽撞下湖里的‘罪魁祸’小小的小豫章李念微正在表着她的新现,让在一边仍在担心不已的李丽质白了这小丫头一眼。可是她却毫无感觉,觉得姐姐没有理会自己是没有听到,继续拉着姐姐的裙角,然后加大了声音,用那独特的带着奶味儿的嗓音说道:“姐姐,二哥好像狗狗!”

    这一次省下了几个字,让这句话的含义一下子变了个样,李宽因为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练习两年的心意拳的效果显现出来了:耳聪目明,在安静的时候他能听到很远的地方传来的细微声音,现在虽然在湖里水声遮掩,但是小念薇这一句话他还是听在了耳里,当场就有一种吐血的冲动:这个小丫头这话实在是杀伤力惊人,等我上去了,一定要打烂你的小屁屁!李宽在心里誓道。

    终于,李宽拖着湿漉漉的衣服上了岸,刚到岸边就向着最小的小萝莉走了过去,结果眼前的景象让他哭笑不得。

    在他面前的草地上,三个小家伙正在对付那条大鱼。这条鱼虽然已经离开了水,但是却还是凶性不减,在地上蹦跶着,鱼头鱼尾两头翘,小胖子李泰这会儿正扑在地上,按着这鱼的身子,并用自己的身体保护着两个女孩子。

    这可不是说说而已,李宽刚上来的时候就看到那鱼从地上扑腾而起,鱼尾向着李丽质抽了过去,而这个时候李泰直接扑上来,用身上的那一身肥肉挡住了这一尾巴,听得啪的一声,鱼尾和肥肉相击,荡起一圈圈的肉浪。在这一刻李宽忽然觉得李泰胖一点其实也没啥么,尤其是在这种时刻。

    当李泰将大草鱼扑到地上并压住之后,两个小萝莉就冲了上去,李丽质早就将自己提着的装着知了猴子的篮子忘得一干二净,就记得眼前这一条大鱼了。而小念薇就更记不得了,她早就迈动着自己的小短腿,向着草鱼起冲锋:“鱼鱼,薇儿吃,鱼鱼!”小嘴巴就嘟囔着这么两句,跑得比李丽质还要快,虽然这小家伙刚刚学会走路没几个月,但是却走得稳稳当当,跑起来也只是有点小幅度的摇晃,完全不像是刚学会走路的两岁小孩儿。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一个轻柔的声音传来,一袭雪白襦裙的长孙出现在了小花园里,看着眼前狼狈的四个小家伙,诧异的问道。

    “母妃!”李宽躬身行礼,两年来李宽已经习惯了现在的身份,对长辈行礼也不再感到别扭,时间有着最伟大的力量,它能让你习惯现在的一切,悄无声息的将你改变,直到变得面目全非。

    “母妃来了,快来帮忙!”相比起李宽,李丽质就显得随意了许多,或许是因为一直被宠着,不像李宽那样想了很多,只是觉得让母妃帮自己抓鱼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见过母妃!”李泰放开了那条大鱼,虽然身上衣服变得皱巴巴的,但是却礼数周全。小胖子开始懂事了,知道有些东西一定要做到位,不然会有人利用起来做一些伤害自己的事,这是这两年小胖子自己琢磨出来的,只是这也让他和自己亲人变得有些疏离了。身在皇家所有人都不能避免这样的改变,李丽质也只是晚几年而已。

    “二郎怎么衣服都湿透了,还不去换了!”长孙秀眉微皱,看着还在浑身滴水的李宽,有些担忧的道,这两年李宽的身体渐渐好转,但是在她的心里这个小二郎还是那个病泱泱的孩子。

    “多谢母妃关心!”李宽感谢道。

    几个人在这里寒暄,却忘了现场还有一个小不点,那个不知道惧怕为何物的小家伙现在正在努力的掰着大鱼头,张着自己的小嘴巴,想要一口把鱼头吞下去,只是大鱼虽然被李泰泰山压顶来了一下,还是在努力的挣扎着,看着眼前的小怪物,鱼嘴也张的大大的。

    “嘴嘴,比薇儿大!”小萝莉看着张大的鱼嘴,有点伤心,自己嘴巴没有鱼鱼的大,吃不下去。小萝莉趴在草地上,小手按着鱼头,就这样看着。

    小丫头的失落没持续多久,又开心了,伸出小手指,伸进大草鱼的嘴里:“鱼鱼,吃,吃。”她想起自己吃手指很开心,觉得鱼鱼也会喜欢,就把自己的小手指伸进鱼嘴里。结果,一阵哭声提醒了所有人:照看小孩儿的时候千万别分心,不然后果很严重。

    草鱼是有牙齿的,虽然很小,但是咬着小丫头的手指,让她感到疼痛还是轻而易举的事。小丫头的手指被大鱼咬住了,哇哇大哭起来:“鱼鱼坏,呜呜呜……”

    李宽听得哭声,才反应过来这个不省心的小家伙又闹出事了,连忙转头看了过去。

    长孙是最先反应过来的,她毕竟是正对着的,其余三人转身的时候她已经走上前了,伸出手在鱼头上弹了几下,鱼嘴张开,将小丫头的手指吐了出来,然后抱着正在掉金豆豆的小念薇:“乖,薇儿乖,不哭……”一点也不在意小丫头在地上蹭的泥土将她的白裙弄的脏兮兮的。素手轻拍着小丫头的后背,不一会儿小丫头就不哭了,在长孙的怀里轻轻的啜泣。

    李宽见长孙安抚住了哭泣的小萝莉,才上前去将地上的大草鱼拎了起来,真不小,半米长足足有十来斤。

    李丽质没有再看大鱼,而是去安慰小念薇了:“念薇乖,姐姐给你呼呼,呼呼了就不疼了哟!”说着就往小念薇的手指上呼气,这个动作让哭泣的小萝莉彻底地止住了啜泣,还向着姐姐呼呼的吹起气来,两个小女孩就围着长孙呼了个不停,让抱着小念薇的长孙忍俊不禁。

    “好了,薇儿下去玩!”长孙见小家伙不哭了,将她放下。

    小孩子就是这样,忘性大,小萝莉刚才才被咬了一口,可是才下地又跑过来看大鱼了。李宽赶忙给她让了个位置,但是却不敢让小家伙一个人了。

    “鱼鱼坏,咬薇儿,打你!”小萝莉这是来报仇来了,小拳头只有那么丁点大,往鱼头上捶着,李宽急忙伸手按住鱼身,要是大鱼再挣扎一下,恐怕又要和小念薇开碰头会了,到时候又是一场大哭,李宽可受不了。

    好在只打了两下,小萝莉就不打了,开始关心起要吃掉大鱼了:“二哥,鱼鱼吃。”

    “好的,二哥就让庖丁给薇儿做鱼肉羹,我们把坏鱼鱼吃掉好不好?”李宽这两年学会了哄孩子,从李丽质开始再到这个小家伙,哄了两年,渐渐的有了经验。

    “嗯,吃掉。”小念薇小脑袋点着,小手也拍着,想着晚上吃掉这坏鱼。

    “总算好了!”李宽心中暗叹了一句,这哄小孩真不是人干的事儿,李宽觉得这两年自己的智商开始直线下降,都被这两个小萝莉拉低了,现在肯定已经在全国平均水品以下了。

    “青雀,将鱼送到厨房,我去换身衣服!”李宽吩咐起李泰来没有一点压力,这个小胖子对自己这个二哥还是很信服的,李宽付出的代价不过是时不时的表一篇自己‘作’的诗歌。哪怕李泰很清楚比四书五经的话自己这二哥肯定不是他的对手,但是四书五经却不能像优美的诗词一样让人获得那万众瞩目的待遇。所以李泰正在不断地研究诗文,希望哪一天能够像李宽一样做出优美的诗句来,到时候那些什么大儒之类的都会围着自己夸奖自己,而父王也会为自己感到骄傲!

    不得不说,这个时候的李泰还是很忠厚淳朴的,他只不过想得到众人的关注,想要让那个终年难得在家住上几个月的父王捋着胡子表扬自己一句而已。

    李宽对这些却是不知道,他现在正在自己的房间里换衣服,虽然已是初夏,但是是衣服穿在身上也让他感到微微的寒意:“身子骨还是有点差啊!看来还要加大药量!”

    虽然系统曾说过治好身体需要一千五百万但是李宽只记住了这个数字而已,对于为何需要却是不得而知,后来他才知道要补全先天不足是多么困难:先虚不受补,最开始他连五十年份的人参的药力都承受不住,喝一次药流一次鼻血。后来还不容易适应了,就加入了其他的药材,像什么何乌,当归,茯苓,这些药材加进来,药力大增,李宽就这样补一点,再流鼻血流失大半,一点点地将身体的亏空填了起来,其实真算起来,他的身体吸收的药力只占其中十之三四而已,也就是说要不是他的身子底子太差,像个破烂筛子,药效流失泰半,其实只要五六百万就行了。可是真是因为先天底子薄,才生生地将这一千五百万消耗殆尽。

    而且从之前只能兑换一罐子药汤到现在一颗颗药丸,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进步了,至少便于携带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