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五十三章 钓鱼
    时间就像是指间的沙粒,在悄然间就流逝了。就如同那东去的江水从不曾为谁停留片刻一般,时光长河更是不会停下脚步,哪怕你在路上见到了在美丽的景色,终究会在时间的力量面前黯然失色。

    转眼间已经是武德九年,炽烈的骄阳在天空中高挂着,炙烤着大地上的万物。所有的动物都在这午后的时间里变得安静,因为天气实在是太热了,让它们不想动。只有那树上的知了,还在不知疲倦的叫着。

    这种被古人誉为朝饮白露,夜喝黄泉的昆虫,此时正在面临着灭顶之灾。昨夜一场大雨,将地面全都泡得柔软了,这方便了知了的幼虫从地底爬出,也方便了那些抓知了猴子的人。

    李宽躺在躺椅上,在这王府花园的小湖边上,一摇一晃的眯着眼睛打盹儿。身下的躺椅是这两年间从他手下诞生的许多新奇东西中的一种,此时正吱嘎吱嘎的出让人想睡的声响。湖面上一颗颗浮子漂浮在水面上,李宽正在钓鱼,可是此刻鱼线已经紧绷,说明已经有鱼上钩了,但是钓竿的主人却快要睡着了,没有看到。

    就如同说有的小说中都有一个胖子一样,此刻也有一个胖子来吵醒了李宽午后的休憩。

    “二哥,你快来看啊!这是我们挖到的知了猴子,能够炸上两盘了,让母妃帮我们炸好不好?”一个小正太从远处跑来,不对是一个胖正太,身上的锦袍被他穿成了紧箍咒,一身的肥肉把衣服撑出一个个肉圈圈,就像是游泳圈一样,在他的胳膊上,腿上,还有腰上。说白了,这就是一个长坏了的孩子!

    现在是午后,可不是抓知了猴子的好时机,但是早上两丫头赖床,小胖子上学堂,没有时间,所以只能选在午后了,好在大唐不像是后世,到处都是化肥农药,这东西还是很多的,虽然收获少了点,但是几个小家伙也就是随性子来,就当是一个有趣的游戏了。

    “青雀,你怎么还想吃那些油炸食品啊!你都肥成啥样了?”李宽睁开眼,看着‘滚’过来小胖子,有点无奈的说道。他确实对这个四书五经学得头头是道的胖子感到头疼,李泰是那种喝水都长肉的体质,李宽曾经花费了不下的代价,帮他兑换了一个减肥药方,结果,喝药也能长肉,这打破了系统出品,必属精品的保证。也使得李宽对他的体质无语了。

    “二哥,我就这样的体质吧!吃啥都长肉!”李泰也很郁闷,他并不想这么胖,但是这却是半点不由人。哪怕他每天只吃一顿,除了肚子饿之外没有别的后果!

    “让二哥想想,你再这样胖下去怎么了得!看来这事儿还得专业的人来做,只有去麻烦孙思邈孙道长了!”李宽实在是没办法了,减肥药没用,节食也不行,那么就只有运动了,可是李泰能坚持得住吗?毕竟才一六岁的孩子,李宽对他的毅力表示担忧。

    其实李泰这一身肥肉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没人敢再像以前那样欺负他了。这事儿还要从半年前说起,那天李承训这帮半大小子又在欺负秦王府的几兄弟,李承乾,李恪,李佑三人都被欺负的很惨,李泰因为学四书五经学得非常棒,被孔颖达这位老先生叫去开小灶了,幸免于难。

    但是回来的李泰见到自己兄弟被欺负,最小的李佑甚至鼻青脸肿的,顿时想起了自己当初被欺负的场景,怒火爆的胖子,直接将李承训这个大了他好几岁的堂兄扑倒在地,然后一个泰山压顶,将他压得昏厥过去,从此以后,太子府那帮小子就见着李泰绕路走了。

    李宽被李泰吵醒,见到自己的鱼竿已经紧绷:“哈哈……钓到鱼了!”李宽伸手抓起插在地上的鱼竿,使劲往上一拉,一条大大的草鱼被拉出水面,好家伙差不多有半米长的一条大鱼,要不是李宽的鱼竿插在石缝里,说不定还被这鱼给拉走了。

    李宽和大鱼角力,从旁边的小树林里走出了两个小丫头,一大一小,都穿着碎花裙子,脑袋上扎着相似的双马尾,还有红色丝带的蝴蝶结。脚下小巧的绣花鞋,两人都显得柔柔弱弱的,走起路来也是若风拂柳,显得非常优美。

    只是当看到李宽拉起那条大鱼的时候,两个小萝莉就撕下了伪装出来的淑女范儿:“二哥,加把劲儿,把大鱼拉上来,再配上我们挖的知了猴子晚餐就由着落了!”大一些的小萝莉挥着手,大声的喊道。

    “二朵,薇儿支持以(你),鱼鱼上来!”小小的人儿还不大会说话,小手被姐姐牵着也奶声奶气的表示支持。

    “丽质,你带着薇儿走远点,要是这鱼疯狂起来,会把水溅的到处都是,溅到你们身上就不好了!”李宽大声的招呼李丽质,让她把小妹妹带远一点。

    可是不说还好,这一说两个小萝莉更是来了兴致,不但没往后走,还靠了上来。李丽质拉着那只有两岁大的小妹妹,看着和大鱼搏斗的二哥,出咯咯的笑声,如同风中的风铃,清脆而又响亮。

    “呵呵……”见到姐姐笑得开心,只有两岁的李念薇也跟着笑起来,小手从姐姐的手中抽出,两只手拍着拍子,小脸挂着纯净的笑容:“鱼鱼,薇儿,要!”

    “薇儿乖,走开一点,二哥要力了,鱼鱼会飞起来哟!”李宽本来为了省些力气先溜一会儿鱼,等到鱼没啥力气了再拉上来,没想到这两丫头出来坏事儿,所以只能战决。

    “嗯!薇儿看鱼鱼!”小丫头小脑袋点得像小鸡吃米,但是却没往后退一步,反而又向前迈出了小短腿,鞋子上绣的牡丹,像是开在眼前一样,这是卞嫔在她生命最后两年里为自己女儿做的。

    没错,这个小女孩儿就是以后的豫章公主了,只是现在还是啥都不懂,啥都好奇,啥都敢往嘴里放的傻大胆丫头。不管能不能吃,那小小的嘴巴和那刚长出没几颗的乳牙都能对付得津津有味。

    “丽质,你拉住她,别让她在往前走了,不然二哥都没地儿蓄力了!”小念薇离着李宽没两步了,大眼睛只顾盯着那在湖面上翻腾的大草鱼,小嘴巴不自觉的流出口水:“鱼鱼,薇儿,吃,要吃大雨鱼!”

    “薇儿,等二哥把鱼钓上来才能吃得到哟!”李丽质上前拉住了想往湖里走的小念薇,伸出两只手把她环腰抱住,然后往后拖!这个时候是指望不上李泰的,因为他那体格要抱小小的小萝莉,实在是为难他了!

    “薇儿要鱼鱼!”小丫头劲儿还不小,李丽质差点都拉不住,只能憋着气儿使劲儿的拉着,同时大眼睛向着李宽求助,她从来都只亲近李宽,至于边上的李泰,那家伙正在看着的入神,那里还顾得上其他啊。

    李宽见到李丽质的眼神,就知道这三个小家伙就是自己的霉星,李丽质是个外表娇弱,内心暴力的萝莉;李泰是个馋鬼,外加胖子一族的后起之秀;最让人头疼的还是那被李丽质使劲儿拉着的傻大胆小姑娘,这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敢在李二头上撒尿,敢脚踏李承乾的脑袋,敢撕毁长孙写了三年的《女则》,整个王府就是她的游乐场,整个王府里的人都是她的玩伴,奶声奶气的声音是她的标志,大胆无畏的作风是她的风格。

    李宽曾经一度怀疑史书是不是记载有误,这样的姑娘,会是豫章,不是说豫章公主贤良淑德,为人温顺么?怎么会是哪敢跳下湖抓鱼的小萝莉?不敢相信,看来是近朱者赤,李丽质这个姐姐带出这样的妹妹也是情有可原的,而且小豫章因为年幼不像李丽质那样懂得收敛隐藏,所以才会显得这样的暴力无所畏惧?李宽觉得很有可能。

    这两年李宽最大的收获,莫过于身体已经快要复原,再加上心意拳到了初入明劲的水准,这使得他力气大增,虽然不能持久,但是突然爆也不容小嘘。

    手臂上的肌肉开始慢慢的力,虬结成一股,身体微微前倾,脚下不丁不八的站着,这是最适合力的脚步。以脚趾带动小腿,到大腿,腰,背,肩,再到胳膊,最后一下子向后一甩。

    那条草鱼在空中划过唯美的弧度,像是那越向龙门的黄河锦鲤一样,在空中舒展着鱼鳍,从几个小家伙的头顶上飞了过去。李宽之所以会这样的力,不仅是为了战决,也是为了验证这两年自己的恢复情况,这样的力方式会用到全身绝大部分的肌肉组织,要是哪里有暗伤或者隐患的话,都会有所感觉。李宽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这样做一次,以便掌握自己的身体状况。

    李丽质被那空中飞过的鱼吸引了注意力,双手不自觉的放开了,结果就是一直向前方使劲儿的小念薇,直接奔向了李宽,像是投林的乳燕一般撞了过去。

    李宽刚刚松开钓竿,就听见小念薇啊啊啊的叫声,转头一看,小家伙正向自己撞过来,这可不行,不说自己身边的躺椅,撞上去肯定不堪设想最轻的也是一个大包,所以连忙蹲下,伸出手去扶住她。

    可是李宽刚刚用全身力气去甩出了那条鱼,现在正是全身乏力的时候,被小家伙一撞,就向后便仰倒,幸好小家伙也停住了。

    李宽刚松了一口气,却忘了他自己身后是那湖,清冽的湖水荡漾着清波,正在欢迎他的进入。

    李宽就这样以优美的姿势掉进湖里,岸上三个小正太小萝莉都惊呆了,特别是小念薇:“薇儿厉害,二哥,撞飞了!”小手捂着张得大大的嘴巴,眼睛看着在湖里扑腾的二哥喃喃说道。

    ps:豫章的名字实在是找不到,就自己想了一个,大家见谅!另,感谢圣者冥花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