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五十一章 阴谋
    武德六年的冬天,绵绵不断的大雪给刚刚安定的大唐带来了非常的大的冲击,李渊这个寒冬过的非常的艰难,各地的灾报堆在御案的一角,高高的一摞奏折让李渊看一次头疼一次,但是却又不得不看。

    离孙思邈进京已经有半个月了,李秀宁的伤势也已经得到了有效的控制,虽然还是下不得地,可是伤口恢复情况很好,这大概是这个冬天唯一的好消息吧!另外就是孙思邈进宫给李渊检查了身体,虽说不是太好,但是只要注意休息与滋补,还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这也让李渊放下了心,因为这是这个时代最高明的医生给出的结论。

    户部尚书崔祥已经几次三番地哭穷,大唐的国库已经差不多见底了,这是真实无误的。而且不仅是国库,就连内府也已缩减用度,可是这个窟窿就是个无底洞,多少钱粮都消耗得下去。

    “这些该死的世家大族,这帮田舍奴,就知道往自家院子里埋铜钱,难道连国家兴亡都不顾了吗?看来真不动用些手段,你们是不会把朕放在眼里,真当还是大业年间天下大乱各路诸侯都需要你们这些大家族的支持?哼!”李渊心中有了决断,当即下令:“暗七何在,传朕令:将收集到的情报抄录一份放到那几家藏钱最多的大世家家主的床头上,让他们出一半私藏的财物,用以度过此次雪灾!”

    “暗七领命!”一个声音传出,然后暗淡的影子悄无声息的出了昭和宫,向外急而去。

    就在李渊下定决心勒索那些豪门世家的时候,另一处却也在上演着一出密谋的戏码。

    长安城外三十里,玉山脚下。一个身着蟒袍的人正在爬山,在半山腰的凉亭里有另一个人在等着了。

    “该死的,好好的长安城不待,跑到城外山上来喝西北风,大哥你真是好兴致!”还没到凉亭,声音就远远的传来。

    “什么兴致,老二都快要在本宫头上拉屎撒尿了,就算再好的兴致也被败坏掉了!”凉亭中人回到道。

    爬山的不是别人,正是李渊的三儿子,大唐的齐王殿下——李元吉,虽然是大雪封山,但是两位皇子显然也是武艺在身,爬上小小的玉山自然不在话下,李元吉身着蟒袍,腰系宝玉,足登鹿皮靴。再加上山下那颇为讲究的仪仗,显然是出来游玩的。只是在半路上被一名神秘人物叫到了这里,没想到却见到了身在凉亭之中的太子李建成。这让他有点惊讶,自从上次两人不欢而散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面,哪怕是朝会上也不搭话,怎么现在却神神秘秘的将自己叫到这里?

    “大哥叫小弟来此可是有什么事情吩咐?”李元吉笑眯眯的问,小眼睛被他的笑容弄的完全找不到了,再加上那凸出嘴巴的大板牙,让他笑得非常的猥琐。

    “三弟上次说的事情,本宫同意了,但是决绝不可伤了父皇性命,这一点你要给本宫记清楚,否则哪怕将来弄倒了老二,本宫也不会放过你!”李建成很是认真的说道。

    “放心,我的那个东西吃不死人,只是让人身体变得虚弱而已!”李元吉没想到李建成会同意他的想法,一脸的震惊,可是这个表情却让李建成看的想吐,他也在纳闷:为何这个三弟和自己还有老二差得那么远,难道他真的不是自己的亲兄弟?、

    “那么,现在你可以告诉本宫你到底是要做什么了吧!”李建成还是要问清楚具体事情,不然到时李渊出了实情李元吉这家伙要是一推二五六,把他自己摘了出去让自己这个做大哥的顶缸,这样的事情可是他李元吉的拿手好戏,当初在洛阳,不战而逃,让李二顶了一次,不得不防。

    “想必大哥的能量也知道兄弟这些年其实暗中在做些什么,小弟也不瞒你,这几年小弟一直在暗中铸造铜钱。”李元吉大方的承认,他私铸钱币。

    “什么?私铸钱币可是死罪!”李建成却没想到李元吉会有这样的胆子,他也知道李元吉手下有几家作坊神神秘秘的,而且还到处收买铜矿,他本以为李元吉是在铸造铜器,因为他也收到过李元吉赠送的青铜宝马塑像。

    “看来大哥你的情报网也不怎么样啊!其实小弟这事儿做的也不是非常周密,相信父皇和老二都知道,但是也默许了,因为现在国家真的需要钱,哪怕明知道这些钱其实是小弟我私自铸造的,他们也会拿去当真的使用。”李元吉笑得很开心,他觉得这件事儿是他这三十来年的人生中做的最棒的一件事,就连一直压着他一头的李二也不得不吞下这口恶气,想想就全身舒坦。

    “这和那件事有什么关系?”李建成不解。

    “在铸造的过程中,小弟手下的人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这东西放入水中会缓慢的改变水质,长期喝这样的水会让人身体变差,会出现呕吐,腹泻,甚至会出现吐血,但是却并不致命,至少小弟给三四十个死囚喝这样的水,还没死掉一个!”李元吉笑着说道,带着笑脸说着草菅人命的事情,这位齐王心理真的扭曲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地步。

    “你准备给父皇喝这东西?”李建成问道:“真的不会致命?”看来这位太子殿下有点动心了。

    “放心,给父皇和的会减小剂量,而且还放在活水的泉眼里,肯定不会危及生命!”李元吉回答道。

    “你是准备,将那东西放在西山的那口泉眼里?”李建成一听李元吉这句话,就知道他的计划了。

    李渊有个习惯,他和茶汤一定要喝西山的那口泉眼的水煮出来的,没人知道这是为什么,就连李建成都不知道,只知道这是李渊保持了二十多年的习惯。

    “没错,小弟确实是这样想的,而且小弟已经在几天前悄悄派人这样做了!”李元吉没有隐瞒自己做的事情。

    “什么,已经开始做了,为什么本宫没收到消息?”李建成有些恼怒了,自己的情报系统难道真的很落后,这已经是第二次自己不知道了,看来回去之后该好好的整顿一番了。那帮尸位素餐的家伙,简直就该凌迟处死。

    “老大,你放心,这件事不仅你不知道,就连父皇和老二那家伙也不知道,呵呵……他们两个在我身边插下的眼线居然不下五人,而且还有两个是我的心腹,要不是这段时间和老大你冷战的时候这两个家伙露出了破绽,说不得就要被现这个计划了!”李元吉很得意的向李建成显摆他查获了自己身边的奸细的事情。

    “既然连你身边也有那么多的眼线,那么本宫身边岂不是会更多?”李建成想想都觉得后背冷,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人监视着,这种感觉可不好。

    “没事儿,习惯了就好,只要自己心里明白哪些人有问题,那么说不定什么时候这些奸细还会成为刺向他们自己主子的一把尖刀,用好了简直是无往不利!”李元吉平日里看着呆呆傻傻,很是混账,但是此时却显得是那样的精明,这位齐王殿下将自己藏得很深啊!

    “可是怎么才能确定哪些人是奸细?本宫身边那么多人!”李建成作为太子,身边的人可不少,这些人要嘛是投奔而来,要嘛是他自己招揽拉拢而来的,其中鱼龙混杂谁分得清谁是奸细!

    “这个小弟就爱莫能助了,小弟在泉眼里放置的东西可以让父皇在三年之内身体垮掉,只要那时李二不在京城,那么父皇自然会传位给你,到时候只要大哥你记得答应过小弟的条件就好。”李元吉很不在乎的说道,他不在乎那个皇位谁坐上去,只要那个人不是李二,要是那个人可以帮他对付李二那就再好不过了。在父皇李渊的众多儿子中,成年的就只有那么几个,自己三兄弟是机会最大的,其余的兄弟要嘛是未成年,要嘛就是无权无视。都形不成威胁!

    “好,一言为定,只要本宫荣登大宝,那么就将老二全家交给三弟处置!至于老二回来的时候,三弟恐怕也要帮为兄抵挡一二!”李建成想了想给出答复。

    “这是自然,小弟还梦想着战场上将李二斩于马下呢!”李元吉嘿嘿的阴笑道。

    两人商量完毕,李元吉先行下山了,只剩下李建成还待在凉亭里,裹了裹身上的貂皮大氅,看着渐渐被雪花埋没的李元吉的脚印,脸色变幻不定。

    “殿下,齐王完全疯狂了,与他合作可要小心再小心啊!”一个雪白的身影出现在李建成的身后,这人披着雪白的斗篷,要是静静地趴在地上不出声的话,完全可以和雪地融为一体。

    “这个本宫自有打算,只是本宫身边那些眼线,实在是让本宫睡不着觉,你去将他们找出来!”李建成吩咐道。

    “卑职领命!”雪白的身影消失在茫茫的雪原上,甚至连脚印也只有浅浅的一点不过一寸,不像李元吉那样深近半尺!

    “这天下,一定是本宫的!”李建成眼中折射着一种名叫做野心的光芒。

    ps:再次感谢叶红血越第三次打赏,宅男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