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五十章 内家拳,养生术
    上回说到孙思邈哄着李丽质,给小萝莉检查身体,别看老孙是个道士,无儿无女,但是对付小孩子很有一套,李丽质没几下就信任了这位白胡子老爷爷,伸出小手让孙思邈把脉,大眼睛里还是流露出一点点的惧怕,生怕这位老爷爷会打她手心。

    看着李丽质怯怯的样子,李宽忽然间对那位孔子的不知道是第几代孙充满了怨念:丽质这么可爱的丫头,他怎么就下得去手打她?难道真是读书读傻了,李宽心里不禁想要给他一个教训。

    “嗯,脉象虚浮,后劲不足。小郡主身体虚弱,而且观其面相,脸色苍白没有多少血色,呼吸急促。看来小郡主和长孙王妃还有一样的疾病,气疾。这可不好办,只能慢慢调养,小郡主人小身子弱,用不得虎狼之药。只能抽丝剥见的慢慢来,老夫开上一副方子,能够暂时控制病情,不使其加重。至于根治的方法恐怕还要研究研究!”孙思邈捋了捋胡子,脸色有点难看,她对于这个小女孩很是喜欢,天真无邪,不像另一个孩子,虽然岁数相差不多,但是孙思邈总是觉得站在长孙身边的李宽身上有一种和他年龄极不相称的成熟,简直就是一个孩子的躯壳装着一个成年人的灵魂,那双看似清澈无邪的双眸里,会不时的闪过深沉的光。

    虽然对李宽有点防备,但是现在李宽是他的病人,对于需要他治病的人孙思邈一向是一视同仁:“来,二公子,老夫给你把把脉!”放开李丽质,孙思邈对着李宽说道。

    “麻烦孙爷爷了!”李宽恭敬的一揖到底。

    “二公子不必多礼,作为一名医生,给人看病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你父王已经给了老付报酬,所以这一礼老夫是受之有愧!”孙思邈侧身让过,对李宽说道。

    “父王给孙爷爷的那是父王的心意,这一礼是小子自己的心意,岂能一概而谈!”李宽回答道。

    “哈哈……还和老夫客气起来了!”孙思邈笑得很开心,虽然之前觉得李宽心机深沉,但是现在看来也是一个知晓礼仪的好孩子,心机深又怎样,只要不危害他人,多几分心机,也能自保。所以他也放下了心中成见,认真的打量起李宽来。

    这两个多月李宽每天坚持练习心意拳,再加上一日三餐,还喝着自己兑换的补药。现在李宽气色比起以前可谓是判若两人,继承了李二和殷韶华的好基因,李宽长得可谓是玉树临风,虽然年纪还小,但也能看出几分风采。

    “脸色虽然苍白,但是却隐隐透出血色的红润,气息绵长,有条不絮。二公子是否练习了某种养生之术?”孙思邈淡淡的问道。

    “孙爷爷,当真是神医,小子确实有练习一种拳术。”李宽知道瞒不住,也不想瞒。

    “二哥每天早上都要打拳,有的时候甚至像要飞起来一样,二哥将来肯定会飞到天上去!”小萝莉站在一边,此时拉了拉孙思邈的衣角,插嘴道。

    “是吗?看来二公子对这套拳法已经是渐入佳境了,只是不知是哪家的养生之术?来老夫给你把把脉!”孙思邈伸出手扣住了李宽的手腕,医术到了他这种地步虽不说什么悬丝诊脉,只要拉拉手就能把握他人的脉搏还是可以的。

    “怪哉!真是怪哉!”孙思邈眉头皱起,似乎很是不解:“二公子脉搏看似强盛,实则内虚,恐怕是先天不足。但是却又有一股奇怪的力量在推动血脉流转,让二公子现在看起来几乎与常人无异,看来二公子练习的拳法非同一般,养生之效恐怕还在老夫练习的养生吐纳之术之上!二公子你这种养生拳法是否可以传给他人?”孙思邈动心了。只是刚说出嘴,就现自己这个要求实在是有点孟浪了:“像这样的拳法,岂可轻传,定是那些隐秘学派的不传之秘!老夫孟浪了!”

    李二还是头一次听说李宽居然还有练习拳术,而且还是养生之术。要知道虽然佛道两家都有养生之术,就像孙思邈修习的就是道家一脉。可是这些东西却从不外传,哪怕是皇室贵胄也不会给面子。所以皇家,勋贵这些人都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这两家时不时的出现一些年过耄耋的老道高僧,只有在心里羡慕。现在有一个机会摆在他面前,李二也心动不已。

    “这个,小子还需请示老师,小子没权利决定!”李宽拒绝道。这心意**拳是他从后世带来的,也是他在大唐安身立命的根本,治疗身体需要,将来可能还要上阵杀敌,这些都需要用到,所以李宽尽量的控制这种拳法的流传,除非是他真心的相信的人,才会慢慢的传授。

    “看来是老夫无缘!不过能得到神医华佗的《青囊经》已是不虚此行,还奢望什么更多的呢!”老孙也看得开。

    “二公子先天不足,但是他的那套拳法堪称神奇,恐怕能让二公子恢复如初,只是练拳需要进补,不然会让身体更加亏空,所以小世子在恢复正常人的身体素质之前,食补是不能停,多吃一些补血补气的药膳。老夫给你开几个药膳方子,每日多吃几顿也无所谓,只要坚持下去,二公子定能恢复健康。其实二公子的拳法对于小郡主和王妃的病也有帮助,气血强则气息绵长,对于气疾是在对症不过了!”孙思邈提醒道。

    “这是真的吗?”李二听到这拳法能够让长孙和李丽质的病情减轻,激动地问道。

    “老夫定然不会乱说,只要身体强健,什么样的病症都能硬抗,这是毋须置疑的!”孙思邈很是肯定的回答。

    在这句话之后,李二看向李宽的眼神就更不一样了,那种热切让李宽都觉得被他注视的地方烫,心中不禁为孙思邈点了七十二个踩:丫的你自己得不到就串使李二来,真是……

    虽然腹诽不已,李宽还是不得不恭顺的回答:“小子尽快联系师傅问问,只是不要抱太大希望!”

    “确实如此,那些隐秘学派对于自家的学识视为禁脔,从不轻易传授他人,恐怕……”孙思邈知晓道家之中的一些内情,所以也不太乐观。

    “不管怎样,都要试一试,实在不行为父亲自和你老师谈,只要是为父能付得起的代价,什么样都行!”李二斩钉截铁的说道。

    “那么,孩儿回府之后就联系老师!”李宽无奈只得先应承下来。

    “呵呵……老夫就等着二公世子的消息了,平阳公主这里还离不开,所以老夫就不去王府打扰了,只要过了今夜,平阳公主的伤势没有反复那就好办了!对了还有那种酒精,小世子也要帮老夫询问一番,这东西可是造福天下的好东西,切莫敝帚自珍。须知人命重于千金,老夫希望能够有更多的人能够因为这酒精从而避免伤口感染而死去或者残疾!老夫在这里先行谢过,希望你老师以天下苍生为念,不要拒绝这个要求!”孙思邈向着李宽一个大礼,吓得李宽赶紧跳到一边。

    “孙爷爷,此举小子怎能受得!这实在是折煞小子了,小子师门虽然没多少门规戒律,但是尊师重道,孝悌礼仪却是第一门规,要是小子老师知道你这样的长者向小子敬礼,恐怕小子就有**烦了。”李宽真心的受不起这位一心为了天下人的老人的这一拜,他只是一个想要借机捞一笔的投机者,怎能受得起这样搞上无私的长者的礼拜。所以编造了一个借口,躲了开去。

    “这是替天下苍生谢谢你师门的,不是给二公子的!受得起,受得起!”孙思邈笑呵呵的说,见到李宽的反应,他就知道那神奇的酒精是成了,将来会有很多人因为这东西而避免伤口感染,可谓功德无量。

    既然检查过身体了,李宽就想着回去了,只是李二和长孙还不想走,他也走不了。只能牵着妹妹到一边玩去,让三个大人说话。

    “二哥,你说卞姨娘会剩下一个弟弟还是妹妹?”小萝莉眨巴着眼睛问李宽。

    “这个二哥怎么知道!要等卞姨娘生下来才知道。”李宽回答,他们说的卞姨娘是李二的一个小妾,也不知道是排在第几的了,在初春三月李二出征没多久就检查出怀孕了,算算时间就在李二出征之前的那几天。所以孩子确定是李二的,这不已经九个多月快要生了。

    “哦!”小萝莉有点失望,在她心里二哥是无所不能的,比起父王还要厉害的人,怎么就不知道夏姨娘会生弟弟还是妹妹呢!

    “那么丽质,你想要一个弟弟还是妹妹啊?”李宽问道。这是一种很奇怪的事情,生孩子的事情,小孩子说的比大人准。李宽还记得在自己小时候,邻居家有个小媳妇要生孩子了,一家子大的老的都希望能生个儿子。只有才三岁的小女孩儿说要个妹妹,结果生下来果然是个丫头,为了这事儿那个说话的小女孩儿还被揍了一顿。

    “丽质想要一个妹妹,要一个很乖很乖的妹妹,丽质能带着她玩,带着她学习母妃教导的女红,还有弹琴。”小萝莉掰着手指算着要和妹妹学习些什么东西,这些东西就只要她在学,在她上面的几个姐姐都已经学得差不多了,而且还不是长孙亲自教导。

    ps:谢谢叶红血越再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