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四十九章 糖果
    长孙带着李宽和李丽质下得马车,小萝莉就径直向着李二跑了过去,两个马尾在小脑袋后边摇来晃去,随着她小腿迈步有节奏地摇摆着,一边跑一边叫着:“父王,丽质又来了哟!姑姑好了没?丽质来给她呼呼来了!”

    李宽一个趔趄,差点没站稳,这个小丫头真把他的话当金科玉律了,还呼呼呢!长孙急忙扶了他一把:“二郎没事吧!下雪地上湿滑,小心点!”

    “谢过母妃!”李宽向长孙表示感谢,然后站稳了身子。

    两人跟着蹦蹦跳跳的小萝莉,来到了太医院的大院里。小萝莉已经在李二的怀里了,此时正眨巴着大眼睛看着一边的白胡子老爷爷:“白胡子爷爷,你要给丽质喝苦苦的药吗?可不可以不喝?丽质会很乖的,不生病。”小丫头这些年喝的那些草药恐怕都有一大缸子了,是真的不想再喝那黑乎乎的苦苦药了。以前一有这样的白胡子老人出现肯定是要治病,然后就是喝药,李丽质一见到孙思邈就怕怕的。

    “丽质,这位是孙思邈爷爷,是最有名的医生,他一定会治好丽质的!但是丽质还是要乖乖的喝药,不然生病了就不能和二哥玩了!”李二对李丽质最是宠溺,伸出手刮着她的小鼻子。

    “可是药好苦,丽质都想吃糖果!”小萝莉对二哥说的糖果充满了幻想,那甜甜的,香香的,漂亮的糖果。可是二哥一直都只是说,从来没见过。只有那熬的稀糊糊的糖糊糊,吃在嘴里粘糊糊的,一点都不好吃。

    “糖果?”李二从没听过这东西,他也算见多识广了,这关中大地也走了个遍,什么地方有什么东西也差不多知道,怎么没听说过糖果,这是什么果子?是和李柰这些水果一样的东西吗?

    “二哥说的,可甜了,比起糖糊糊还甜!”小萝莉嘴里努力的描述着李宽给她讲过的棒棒糖,棉花糖,嘴巴吧唧吧唧的,还不时的咽一口口水。

    “这……”李二无言了,既然是李宽说的,那么一定是那科学家捣鼓的东西。这个难题还是丢给李宽自己回答好了:“宽儿,你来说一下这糖果是什么果子?”

    “回父王,糖果其实就是一种糖,和现在的糖稀一样,是一种很甜的食物!只不过比起天竺传过来的熬糖法差不多,熬糖法只能制作出糖稀,不能再让糖凝固,只要将糖稀凝固起来做成各种各样的形状,就是烫过了。”李宽绞尽脑汁总想起这个时候也可以做出糖,只不过是稀糊糊的,也不是很甜。

    “那你就给丽质弄一些吧!她从小就喝药,实在是喝的怕了!”长孙心疼的看着咽口水的小萝莉,出声道。

    “这个,孩儿想想办法吧!”李宽还真不知道糖果能不能兑换出来,想来应该能吧,在心中呼唤系统:“系统,能不能兑换糖果?”

    “糖果不可兑换!”系统第一次给出了不可兑换的答复。

    “为什么?”李宽不解。

    “因为系统判断当前的社会生产力五十年之内无法解决糖块凝结的问题,只能熬制出糖稀!”系统冷冰冰的给出了答案:“宿主可以兑换更加先进的制糖技术,从而制造出糖果。”

    “要多少能量点?”李宽觉得又要被系统坑一把了。

    “八百万!”

    “纳尼!这么多,酿酒才一千万,还搭上一个蒸馏技术,这个熬个糖块就要八百万?”李宽犹豫了,他现在能自由动用的就是剩三百万左右,为了吃颗糖果还不至于花费八百万:“算了不换了,我还不信没了张屠户,还能吃带毛猪?我一定能搞出糖果来!对了冰糖葫芦似乎不需要成块的糖!就是它了!”

    “孩儿想到了,老师虽然没有教孩儿制糖之法,但是现在不是可以制作糖稀吗?孩儿想到另一种东西,可以当糖果吃!”李宽想起了记忆中的一种东西,那玩意儿绝对能做出来!

    “是吗?需要怎么做?”长孙急忙问道。她每次见到李丽质喝药都觉得难受,她觉得使自己和丈夫做下太多有伤天和的事情,才让自己女儿受苦。想起那些死在战场上的将士,那些流离失所的老百姓,那些饿死路边的无名尸骸,长孙就觉得这是李家做下的罪孽,但是她又能做什么?要是没有李家,还会有张家,钱家。这天下战乱谁也无法避免,只是这一次是自家占了天下,就该担当这些罪孽。

    长孙说白了其实还是一个封建家族长大的女子,哪怕她再怎样有手段有心计,将来甚至是母仪天下的一代贤后,但是关乎自己子女的健康还是无法跳脱开来,只能在心中归结于他们家族争夺天下做下的罪孽。

    “母妃,其实这东西很简单,这太医院里就有!”李宽说道。

    “什么,这里不都是药材,怎么会有糖果?”长孙和李二都觉得有些惊讶。

    “其实这东西就是一种药材,不过和糖稀搭配起来也就是一种糖果了!这是一种很独特的药材,就算直接这样吃也不会觉得是药,而是一种野果。”李宽继续说道。

    “你说的可是山楂?”在一旁的孙思邈一直没插嘴,见这两个大人向小孩子请教,他也来了兴趣就在一边看着。

    “这位是孙爷爷吧!小子李宽见过孙爷爷,小子的身体虚弱,待会儿还要有劳孙爷爷帮忙看看!”李宽对着孙思邈一拜道。

    “这个好说,老夫刚才说的了对吗?这山楂确实味道不错,不过吃多了伤胃!要是喝药之后就吃,恐怕还会有副作用,你们可别乱吃!”孙思邈不愧是学医的,说得头头是道。

    “确实是山楂,这本是一种药材,但是味道不错,和适合小孩子的口味,要是再在表面上裹上一层糖稀,肯定更好吃了!”李宽向孙思邈灿灿一笑,显然这位老先生说的什么伤胃之类的他从来没想过。

    “山楂裹上糖稀?这想法不错,可是圆圆的山楂再裹上糖稀之后可不好拿!”李二也知道这种山上野果,甚至在多年前他也曾经吃过不少。

    “穿上竹签,不就行了!”李宽说出了解决办法。

    “还真的可行!我这就吩咐下人去做,等会儿你们检查完身体就可以吃了!”长孙说着就吩咐身边的下人。

    “现在可不行,这作为药材的山楂都是干果,像这样直接吃可不好吃。不过长安应该有不少人家有贮藏,这玩意儿消食,贫苦人家买不起糖稀,给孩子当零嘴的就是这东西!”孙思邈虽然不是长安人,但是却长期流连在秦岭深处采药,对于离秦岭不远的长安还是比较了解的。

    “这东西在百姓家中都有流传,到时我们这些自以为高高在上的却没在意到!”长孙觉得这高贵的身份也没什么了,连这些小东西都不清楚。她哪里会想到平日里就算是吃不下饭都会有御医前来诊治,给皇家治病就算用到山楂,也早就是果干,看不出原来的样子,熬在药里也没有那种酸甜可口的味道了。

    “那就叫人去问,去买,总之今天丽质一定要吃到这糖稀山楂!”李二话了,那几个在一边当柱子的侍卫轰然应诺,然后就有人大步流星的离去,院外传来长长的马嘶与渐渐远去的马蹄声。

    “好了,现在要麻烦孙先生帮世民的这对儿女检查一下,两个小家伙都是从小体弱多病,一直靠汤药维持着!这一次麻烦孙先生费心了!”李二说着,将小萝莉放下,然后和长孙一道向孙思邈鞠躬致谢,李宽也跟着鞠了一躬,他虽然已经找到了治好自己的办法,但是还是很尊敬孙思邈这位老道,传闻其活了一百四十多岁,而且坚持为老百姓治病,李二登基之后甚至邀请他出任太医院院正,都被这位拒绝了,而且还将自己一生行医写出的《千金方》广传于天下,其心胸之开阔可见一斑。所以李宽这一躬是心甘情愿,同时也希冀这位能给他带来他身体详尽的健康状况。虽然系统能扫描,但是却只有冷冰冰的健康:34(1oo)这样的数据,具体是哪有病都不清楚,只是说要大量的服食补血补气的食物。

    “那好吧!老夫就给小世子,小郡主看看!小郡主先来吧!”孙思邈虽然有些疲惫,之前给李秀宁处理伤口可是花费了不少精力,但是李二给他的那本经书实在是太过贵重,虽说让他不得外传,但是却也是人之常情。所以孙思邈还是答应了给两个小孩看看。

    “丽质先来,让孙爷爷看看!”长孙推着躲在她身后的小萝莉,让她来到孙思邈的面前。

    “来,老爷爷看看,伸出手!”孙思邈蹲了下来,和颜悦色的对李丽质说道。

    “老爷爷不会打丽质手心吧?”小萝莉把小手背在背后怯怯地看着孙思邈。上次那个叫孔颖达的老爷爷也是这样,要丽质伸出手,然后就打丽质的手心,好疼。

    “怎么会,丽质是乖孩子,老爷爷只是给丽质看看!”孙思邈很是耐心,对于病患,他最是有耐心了,很多伤病比较私密,无法对外人言,作为医生就要取得他们的信任,让他们没有心理负担的将伤病讲出来,这也是一项非常麻烦的工作。

    “那,老爷爷就看一眼,好不好?”小萝莉怯怯地伸出手,讨价还价道。

    “好的,老爷爷就拉拉丽质的小手,不会弄疼丽质的!”孙思邈见着可爱的李丽质,心中不禁有些感慨,要是当初没有出家的话,自己的重孙女恐怕也有这么大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