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四十三章 脑补(续)
    聪明人总是多疑的,他们不会相信别人直接告诉他的事,总会将自己的推断加入其中,并且对自己推断出来的结果比较信任,李二无疑就是这样的聪明人。

    他一直在怀疑李宽身后的势力,希望能够收为己用。但是却因为李宽放出来的烟雾给迷惑了,在一条错误的道路上越行越远,但是他却认为自己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而长孙在这件事中也扮演了一个背后推手的角色,只不过是推着李二越走越偏的推手。

    “既然科学家否定神佛,怎么又弄出这样的阵仗?这不是打自己耳光吗?”长孙提出疑问。

    “这个,我认为,这是在威慑,也是在示好!他们弄出这样的场面,定是事前已经做好准备,可见他们打黑石山的主意不是一天两天了!定然是在先前就在黑石山上做好了机关,但是却一直没有下手,这其中是否有什么奥秘?这一点不得而知,但是这一次却借着宽儿的手,将这黑石山划分到宽儿名下才出手,说明他们非常需要宽儿的帮助!”李二分析道。

    “可是这个和他们自打耳光没关系啊!二郎只是一个小孩子,怎么会有这样重要的地位?”长孙拿起桌上的炭炉,熟练的烧起茶汤来。

    “这个我也不清楚,但是他们是在向我表示,佛道两家的手段他们也会,而且比起两家更加精妙。这是让我不要再打他们的主意,至少在没能掌握更好对付的佛道两家之前,是没有希望收服他们的。将来我还是要试试看,只是先拿佛道两家练练手。不然这神秘的科学家再一次藏起来,就像之前千年一样谁也找不到,那就难办了!至于他们的示好那是因为他们毕竟是借着宽儿的手向我展现的。这说明他们没有瞒着宽儿,而宽儿是我的儿子,不可能因为他们这没见过几面的师门来对付我,说明他们没有恶意,甚至说不定借着宽儿的关系能和他们达成合作!”李二觉得这样想才符合事情的展,双方各有所得,不然谁会在没利益的情况下帮助你,除非他对你另有所谋!

    “这么说来,这个科学家这千年来,一直在暗中不断的积蓄实力?真是个可怕的流派!”长孙拿出团扇扇着火炉,一边说道。

    “这个,恐怕这科学家还没多少实力,也就几十号人!”李二说道。

    “这怎么可能?”长孙不信,要知道流传千年的学派怎么可能就只有几十号人,现在还在流传的道释儒三家儒家就不说了,读书人遍布天下,就算相对较弱的道家与佛家门徒都是数以千计。

    “这个还真有可能,要是真的有数千门徒的大学派,怎么可能藏得住?要知道这千年来王朝兴替也不下数十次,每一次都是天下动荡,中原大地哪里都会受到波及,数千人怎么会没被现?只有人少,而且各个都低调的居于各处,只有关键时刻才聚到一起,这样分散的进行各自的研究才有可能一直不被现!”李二说得也非常有道理,长孙不禁也点了点头。

    “这么说来,这科学家个个都是精英,不然怎么能将这样一个学派流传千年不断传承,甚至还能将道家佛家的手段也研习的比正宗的还要精妙!”长孙帮着李二分析道,虽然军国大事她从不插手,但是这件事却关系到李宽,甚至将来可能还要加上李承乾和她哥哥长孙无忌,由不得她不关心,更何况这也没出她的职责范畴,李宽还是归她管的!

    “确实如此,不然说不过去,没有广收门徒,就只能走精英路线,每一代都是精英,每一代都有所突破。千年积累才能造就这样一个隐秘而有强大的学术流派!”李二也同意长孙的观点。

    “那么,该怎样应对这个科学家?收服又收服不了,再一次隐藏起来都不怕,就怕他们使坏,到处显露所谓的神迹,迷惑天下百姓,甚至起了反叛之心那就是天下的大不幸了!”长孙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后果,在这个年代,人们的信仰是最可怕的东西,东汉张角只不过是卖弄了两下鬼画符,就组织起百万黄巾军,将东汉王朝葬送,要是这个科学家将他们的手段用于造反,那么天下将会变成怎样?不敢想象!

    李二被证实这样一提,也是惊出一身冷汗:这个绝对不能容忍它生,不然天下百姓定然会再次受苦。眼下天下渐渐的开始安定,刚刚出现休养生息的苗头。可再也经不住战乱的折腾了!

    “应该不会吧!之前千年他们都没有做出这样的事,应该是有着某种制约!”李二不肯定的说道。

    “之前?之前这个科学家还从没出现过呢!”长孙可不敢把希望放在这个科学家有什么祖训之上!

    “那么,就只能通过宽儿来和他们合作了!”李二这时才现自己居然是弱势的一方。

    “这个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这个天下再也经不起战乱了!”长孙烧好茶汤,给李二斟上。然后伸出手给他揉着太阳穴。

    她的手法很巧,看来是专门练过。李二闭上眼睛,将脑袋靠在长孙的胸脯上,享受着妻子的温柔。

    “二哥,别想那么多!相信二郎是不会伤害我们这家人的!这一点妾身这几个月一直在观察,二郎从那次差点死掉之后就变了,不再像之前那样孤僻,对兄弟变得和善了,对丽质更是宠溺的不得了!他是不会伤害他的亲人的!”长孙安慰着李二。

    “唉!由不得不考虑啊!整个朝堂就是一滩浑水,进入其中就再也没有干净的时候,哪怕我手中有着大量的军权,但是还是不得不步步为营,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而宽儿这件事,甚至会关乎朝廷得安稳,怎么能马虎?”李二没有睁开眼,声音说不出的疲惫。只有在长孙和李宽的母亲殷韶华面前他才会露出这脆弱的一面,只是现在只剩下长孙一人了。

    “那么二郎是怎样联系他师门的?这一点妾身非常奇怪,仿佛他师门中就有人一直在她身边,可是却怎么也找不出来!”长孙心中还有着很多疑惑。

    “这个,宽儿说是什么心电感应,我认为这和所谓的心有灵犀是一个道理。就像当年韶华去了,我远在大军之中,心中突然一阵绞痛,然后一股悲伤不自觉的涌上心头一样,只是宽儿他们师门应该有某种秘技将这种感应加强,能够传递一些模糊的信息!”李二再一次开始脑补,将李宽展现出来的东西在自己脑子里进行深加工,并且打上标签:这是可以相信的。

    夫妻两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足足商量了半个时辰,才将李宽的事儿理出了个大概。这下该轮到长孙说出心事了。

    其实,在之前两人决定借助李宽和科学家合作的时候,长孙的心结就已经解开大半了,在她看来只要李宽和李承乾的冲突不严重,那么就有两个孩子自行解决,她会劝服长孙无忌不要插手其中,要是闹得实在是太大,那么就直接让李二来解决好了,这样她就不必夹在中间难受了。

    既然解开心结了,那么就没有不能说的了:“其实妾身在刚才的宴会上看出了一些东西!二郎表现的太过优秀了,恐怕我那哥哥会对二郎生出别样的心思!”

    “哦!无忌不会这么没有气度吧!以我的了解,他只会在心里勾画,并不会直接插手,他会借宽儿来磨砺承乾,甚至还有冲儿。要是两个孩子实在是不行,他才会出手。再说了现在我们的对手是那些反贼余孽,还有东宫那位,无忌不会分不清主次的!至于几个孩子的事情,就当是一场别样的磨砺和选拔,让他们相互能有些长进!”李二还以为长孙有什么心事呢,没想到在为将来的事情担忧,这个还长远的很呢!

    “既然二哥已经有了决定,那是妾身多虑了!只是妾身夹在中间实在是没办法不多想!”长孙很是无奈。

    “哈哈……观音婢,别多想了,其实孩子们能够相互之间有竞争是好事,没有竞争怎么能让他们成长?所以宽儿的表现会让承乾更加努力,甚至小恪还有青雀都会因为他们两的竞争而变得上进!不必焦虑,我们只要保证他们之间的竞争是良性的,不会伤害到他们就行!”李二宽慰长孙道。

    “这样就好!只是二郎身后的科学家能救治秀宁吗?”长孙想起了还躺在太医院的李秀宁。

    “宽儿老师说这个不是很难,只是因为秀宁伤口特殊,那些御医不能完全的削去腐肉,从而感染不能断根而已!”李二回答道。

    “那么谁能做到完全的呢?”长孙问。

    “当世应该只有一人,那就是是孙思邈孙道长,宽儿老师陈抟老祖说,要是他们科学家中的一支医学家的家主要是还健在的话,当能做第二人!他们会拿出一种什么‘消毒剂’用来清洗伤口,另外还有一部医书!”李二在中午和‘陈抟老祖’对话时曾问过这个问题。

    “看来,还是要找到孙思邈孙道长才行!”长孙没想到转了一大圈还是回到了原点,科学家居然也没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