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四十一章 少年诗才(五)
    风雪正在夜色笼罩下的长安城里肆虐,雪花飘飞,掩盖了白日里行人留下的足迹。净街鼓已经敲响,催促着还在路上的行人,该回家了。不然等会儿就会有武侯前来赶人了,当然你要是有着长安城里那几位权力最高处的大人物的特许,配备着令牌,那又另当别论!

    秦王府里,那一帮人还是没有散去的迹象,他们早就有李二赐下的通行令牌,根本不在乎那宵禁。此时。李宽立于大厅正中,周围是天策府一大群文臣武将,被这么多人盯着,李宽有点小紧张,又有点小激动,谁人都有表现欲,哪怕平时再怎么胆小怕事的人,都希望获得别人的关注与肯定。

    这是人的天性,没有人能够避免,就像在卑微的男生,在上学的时候都曾在心里暗恋过那漂亮的班花一样,这就是本能,完全不受控制。李宽此刻就是这样的一种状态,虽然他心里知道自己只不过是在抄袭后人的诗文,但是却忍不住感到激动与兴奋。

    “但使主人能醉客……”李宽享受了一阵被人关注的新奇感觉,终于将第三句说了出口。这一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总的来说这一《客中行》前面几句单独看都不是非常出彩,只有最后一句加入进来,直接让全诗整体衔接在一起,表现出那种美酒醉人人自醉的画面才会显露出来。所以听到这里,这些文臣武将都觉得这诗不咋地,就连李二眉头也皱了起来:难道之前那些都是宽儿背后的人专门为了我而让宽儿表演出来的?

    就在这些人忍不住失望的时候,李宽最后一句诗吟了出口:“不知何处是归乡!”

    这一句就像是投入深潭的巨石,掀起滔天巨浪:“好诗,没想到这最后一句方为点睛之笔!直接将之前三句分开描述的事物全都衔接在一起了!前两句写酒,后两句写人。不仅酒香,而且人醉。酒不醉人人自醉,因那葡萄美酒,也因那主人的热情。好!”孔颖达作为李宽的先生,虽然这个学生没来上几天课,但是还是第一个做出点评。

    主座上,李二在这一刻放下了心中的石头,他相信李宽不会对他说谎,他之前就询问过,他那神秘的老师联系他是否有所限制!李宽当时回答说那种联系方式是要静坐平心,才能通过叫做什么心电感应的东西,获取想要知道的信息。

    但是李二还是留了个心眼,他接着追问道:“可是你的老师借着你的身体与为父对话,这又是什么神通?”

    李宽的回答也让李二觉得很不解,但是却又有种深信的感觉,当时李宽说:“那可能是另一种手段,叫做深度催眠,将某种场景设定为引条件,当符合这个条件的时候,就会引起他之前预留下来的动作和声音。”

    催眠,是李宽想出来的一种解释方法,因为他之后会不时的借着陈抟老祖这个身份,和李二进行一些交换与合作,所以不得不做出这样的伏笔。李宽早就做好打算,他不愿意用自己李二次子的身份,因为在这个年代,儿子的除了老婆,其余的老子看上了就一定是老子的,儿子不给就是不孝!再加上拿出太多前的东西,总会引人怀疑,就让他们怀疑那莫须有的陈抟老祖吧!

    当然现代也有很多很厉害的催眠大师,他们真的能够操控你的身体,让你随着他们的意愿作出一些动作。只不过不想李宽说得那么玄乎罢了!

    甚至,到了此时李二仍旧没有完全相信李宽,虽然在心里已经接受了**分,可是毕竟不是完全信任,所以李宽在和李二从黑石山回来之后特意兑换了一个催眠术,甚至不惜花费了一些能量点加大了催眠术的威力,当然是一次性的威力,直接催眠了李二身边的一个护卫让他说出了李二军中的某些机密。

    这让李二大惊失色,要知道他身边的这些护卫可是都按照古书中提及的死士的训练方式训练出来的,曾经执行过非常多的见不得光的任务,哪怕落入敌人手中被严刑拷打都没有吐露过任何的机密,可是却被李宽三两下就搞翻了一个,简直就是骇人听闻。

    这也使得李二相信了催眠这一种李宽嘴里所说的心理学手段,所以也认可了李宽那神秘老师在这大厅之中喧哗吵闹的环境下不可能通过什么心电感应给李宽进行指点,这是李宽自己的水平!

    没有人知道在这一刹那,李二心中绕过了这么多弯弯道道,这位秦王殿下面上带着微微的笑容,让人看不出喜怒来,只是他看向李宽的眼神在最深处少了一份戒备,多了几许温情。

    “真是一好诗,没想到二世子居然有如此文采!这两诗都称得上是佳作,皆是以酒为题,前一豪迈,后一飘逸!这让我们这些人情何以堪?”姚思廉摇头晃脑的说道。

    “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了不得了!真是一代新人胜旧人啊!这天下快要是这些年轻一辈的了!”年纪最长的孔颖达捋着下巴上的胡须,感慨道。

    “孔大人此话差矣,这些小年轻还需多多磨砺,这是我们这些做前辈的该为他们操心的!就像这二世子,一身才华但是毕竟年幼,正是需要引导的时候!”长孙无忌插嘴道,他今夜看到的可不是什么神童,而是一个威胁。这个李宽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才华,比起自己那两个外甥可是强上不少,将来恐怕并非好事,看来得早做打算!

    长孙无忌心中盘算着,面上却是不露声色,嘴角挂着如沐春风的微笑,让人觉得十分亲切。但是如果你真的认为他真的是这样的人,那么恭喜你,你被他卖了还要帮他数钱。这个人可是出了名的笑面狐狸,栽在他笑容下的敌人可不少。

    不仅是长孙无忌感到威胁,就连小小年纪的李承乾这会儿看向李宽的眼神都不一样了!他正是开始懂事的年纪,这个阶段对于周围的一切都非常敏感,再加上午后才经历的那件事情,让他觉得自己这个一直生病的二弟,似乎开始变得不一样了,这种感觉他说不出来,但是就是觉得这个人对他来说,不再是以前那个病秧子那样无害了。

    李承乾的感受暂且不谈,小胖墩李泰却没别的感觉,只是觉得在这一刻二哥被周围那么多人夸奖真是太厉害了,他也要这么厉害,小胖墩肉嘟嘟的脸上闪过一种名叫坚毅的神色,这也使得后来李泰专于经史,文名斐然,甚至因此深得李二的喜爱!当然这是后话,现在只是在他幼小的心里生出了这么一颗种子而已!

    文臣那边是一片感慨,武将这边却又有不同风景。一群大老粗哪里听得懂诗文,之前那一那醉卧沙场的豪情让他们感同身受,倒是懂了。可是这后边的这一,在他们看来简直就是无病**,连老程的那喝酒用大碗都不如,所以一个个都没啥感觉,还是在吃吃喝喝。只有李世绩和秦琼两人还是有点墨水在胸,听出了这诗里边的那种感情,不禁生出次子绝非池中之物的感觉。

    但是也只是心中感慨罢了,嘴上却是什么话也没说,他们两人都不是那种善于拍马奉承的人,两人都是靠着战场上一刀一枪拼出了现如今的地位:秦琼武艺高强,万军之中可取上将级,逢战必身先士卒,是战场上不可多得的猛将;李世绩用兵如神,在整个大唐也仅比其有军神之称的李靖差一点而已,其余的侯君集,柴绍之流也不如他,战场上计谋百出,往往将敌人耍得团团转,最后以最小的代价消灭敌人,颇有三国时期周郎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气概。

    武将没人话,文臣这边议论不休,造成了大厅两边不一样的景象。

    程咬金这一次没有说话,他并非愚笨之人,见到那些酸丁都在夸奖那小子的诗词,也知晓这诗绝对算得上好诗,他也就不上去触霉头,只是和身边的刘弘基,屈突通等人抱着一个酒坛,喝得不亦乐乎。

    尉迟恭这会儿总算把肚子垫饱了,他开始在人群中找程咬金,在来的路上就决定要灌趴这憨货,现在正是机会。在之前他只是浅尝辄止,为的就是等程咬金喝得差不多了,再出去把他灌趴下。

    “程妖精,某家与你干上一坛!”尉迟恭这又黑又壮的大个子挤过人群,提着一个酒坛来找程咬金拼酒了。这也是每次天策府宴会的保留节目,这两人一向不对付,一个是滚刀肉,一个是大混球,两个都是那撒泼耍赖的浑人,这样两人凑到一起却没有臭味相投,可能是同性相斥的结果吧!

    “来就来!俺老程还以为你这黑炭头今天当缩头乌龟了呢!”程咬金嘴上可不会服输,提起身边的酒坛站起身来,和尉迟恭对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