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四十章 少年诗才(四)
    上回说到李宽一抄袭的唐诗,赢得全场人的喝彩赞誉,就连程咬金这个浑人都在心里服气了。

    “世子此诗一出,我等怎敢再次献丑!”许敬宗站在人群中大声说道,他现在就是在怕马屁,因为早年做过一些不太见得光的事,行事手段也多见不得人,所以一直不为天策府其他人待见。但是他却是一个很懂得钻研关系的人,就像现在他就大声的夸赞李宽,希望能够引起李二的注意,从而打破他现在的尴尬处境。

    人就是这样,身在窘境,就想着有贵人相助。对于许敬宗来说李二就是他命中的贵人。他虽然做事不折手段,但是却也不是那种两面三秋的人,从来没想过投靠与李二不对付的太子,虽然在天策府混的不好,但是却一直支持李二,这也是李二把他列入天策府十八学士之一的原因。

    “老许说得在理,世子这诗,让我等愧于再言诗词。所以就不再献丑了!”许敬宗这次的话罕有地得到了其他人的共鸣,姚思廉这个腐儒摇头说道。

    “这诗确实不错,但是末将却也有些疑惑,望世子解惑:这诗里豪气冲天,为将者无不为之心折,但是据末将所知,世子从未从军,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触?”李世绩却道出了心中的疑惑,也是其他人心中的疑惑。

    “是呀!世子小小年纪正是天真烂漫之时,怎么会有着豪情万丈的感慨?沙场之上,提酒畅饮,军中不许饮酒,可是这样的豪情却让人忍不住,要是在大军中有谁高唱此诗,恐怕半数大军都会大醉一场!”秦琼赞同道。

    “这个,小子从小体弱,很是羡慕那些沙场征杀的将士,所以脑海中不断的胡思乱想,想象那保家卫国,马革裹尸的豪情与悲凉,今次借此机会抒出来而已!”李宽没想到一时兴起的剽窃,却被人抓住了马脚,但是他还是很快的编织了一个说辞。

    “看来,小世子意在军中,真是虎父无犬子,秦王殿下征战半生,战无不胜,也难怪!”这个解释获得了大多数人的肯,接受了李宽的说法。

    “既然世子有如此诗才,怎么能耗费在大军之中,应当挥你的天赋,走诗文一道才是!”文官那边却出了不同声音,他们觉得李宽既然能作出这样的诗来,怎么能浪费天赋。应该学习那孔孟之道,将来必成大器!

    “世子,你的诗让宴会作诗无法再进行下去了,那你可得在作上一,给我们一个交代才是!”姚思廉这时做起了恶人,为难起李宽来:“这次不能再为那帮子武将作诗,他们有几个能听得懂的?你这次可得为我们这帮子文人作一诗,而且也要以酒为题!”

    这可不是一般的难度,怎么会让一个小孩儿来作?

    姚思廉也是有苦难言,他怎会在这个时候做恶人,虽然他迂腐,但是并不是愚蠢。可是坐在最上头哪位给了他指示,不得不做啊!

    没错,姚思廉这会儿难其实是受了李二的暗示,这让他很是想不通。李宽的所作所为应该是给李二长脸了,但是李二怎么会为难李宽?

    其实李二心中远没有看起来那样高兴,他现这次回来虽然才两天,自己这个儿子就表现出种种的不凡,虽然他接受了有那神秘科学家教导的这个事实,还见识了李宽在黑石山上表现出来的非凡手段,但是这虽然让他收起了收服‘科学家’的想法,却又生起了别的心思。

    从刚到长安城门口,李宽走起了那一曲《将军令》,再到刚才的那诗,这些东西都精准无比的击中了他心中那份豪情,那戎马奔驰,浴血厮杀的豪情。这让他觉得李宽背后的那些人已经调查过他,知晓他的喜好,才让李宽表现出来这些,获得他的好感。这让他有一种被人玩弄的感觉,所以他要再一次试探一下,看看这些东西到底是有人教的还是自家儿子真实的想法。要是有真才实学,那么换个角度也能做出诗来,要是有人教导,那么就别怪他李世民心中暗暗的防备这个儿子了,哪怕他的母亲是自己心怀愧疚的殷韶华。李二在心中暗想着:要是宽儿在他的老师的教导下真的有了如此才学,那就说明他那老师真的是用心的教导他,到时候不管他老师有什么别的心思,只要是不危机大唐江山社稷,也就随他去吧!

    所以这一幕也是李二对李宽最后的试探,只要李宽能够过得了这一关,那么后边只要他不是造反,那李二就不会对他有什么怀疑,也不会动用什么手段。

    李宽也懵了,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自己还要作诗?刚才只是恶趣味作怪,所以才来了那么一出,现在还来?看来真的是逼着自己做天才啊!李宽这样腹诽着,同时也四处打量,思考着再抄一怎样的诗。

    要以酒为题,同时不得再出现有关军旅生涯的诗?这样的诗不少,但是李宽记得的却是不多,甚至说几乎没有。作为一个现代**丝男,谁没事儿背唐诗玩儿啊!想要弄两句装13,直接找度娘就行了。李宽现在身在大唐哪里有度娘啊!这位大婶可没有和他一起穿越过来。

    但是李宽有系统啊!刚刚得了一大笔巨款,不用掉怎么行?虽然不知道自己这身体会花去多少,但是想来也用不了这三千万吧!所以李宽装模作样的四处看着,心里却呼唤起系统大神来了:“系统,帮我找找,有没有这样的诗?”

    系统和李宽早就融为一体,李宽所见所听它都能扫描感受到,所以李宽一呼唤,系统就回答了:“有这样的诗句。具体兑换方法如下!”

    一个显示屏出现了,上面是密密麻麻的诗名,还有后边的兑换价格。

    月下独酌作者:李白,兑换价格:七万;

    渭城曲作者:王维,兑换价格:八千;

    …………

    宣州谢脁楼饯别校书叔云作者:李白,兑换价格:八万;

    客中行作者:李白,兑换价格:两万;

    …………

    或许是李宽这一次得到的能量点多了,这次的兑换价格可谓是水涨船高,看的李宽只咋舌:“系统,怎么兑换价格都这么高?之前怎么不是这样?”

    “之前,宿主兑换的除了一个自身使用的小技能,其余的都是物品,没有多大价值,但是此次宿主需要兑换的是文化作品,文化作品或多或少会给当前世界带来影响,视对世界影响的大小,系统将以不同的价格给予兑换。”

    系统的解释让李宽明白了,他以前兑换的东西,说白了就只有他自己享受系统带来的变化,或者他身边个别的人因为他的关系一起分享。但是这诗词可就不一样,它不是实物,能留传得很广,影响很多人。所以兑换价格就很高。

    李宽虽然明了这个道理,但是还是觉得不平,这简直就是见他手上有能量点了压榨他。

    虽说如此,李宽还是决定兑换一,可是怎样知道诗词好坏呢?这个又不能看货,李宽犯难了。

    李宽正在焦虑怎样才能找到合适的诗词,大厅里众人却只看到李宽在走来走去的四处张望,似乎在寻找灵感。他们不急,就这样等待着,等着这位小世子的第二诗。

    “不管了,先挑选作者,就李白吧!这位号称诗仙,不是白吹的,看看价格之后在决定换哪一!”李宽心里刚下决定,面前的显示屏就起了变化,其余作者的诗词消失了,只留下李白的。

    “还有这么多啊!李白也太爱写酒了吧!”没想到李白写酒的诗也不少,足足有十几。其中李宽熟悉的就由还几,只是都是长诗,记不全了。

    将进酒十八万;行路难十万一,共三总计三十万;…………宣州谢脁楼饯别校书叔云八万;客中行两万。

    “就选一最便宜的,客中行好了!”李宽很是肉痛的兑换了一。

    既然已经出了血,那么接下来就是装13的时间了。只见李宽看向还在大口大口的喝着酒的程咬金,还有他身边已经醉得一塌糊涂的其余两名叫不出名字的武将,说了一声:“有了!”

    李宽一句话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拉了过来,他们可是等了好一会儿了。都等着这位小世子再一次作出诗来,特别是那帮文人自居的文臣,他们自己虽然写不出多么出众的诗句,但是却最喜欢品评别人的诗词。

    “葡萄美酒郁金香!”李宽张口吟道。

    “这一句和之前那诗很像,难道只是改上几个字?这可不行!”文人们稍稍有些混乱。

    “玉碗盛来琥珀光!”李宽第二句也出口了,仍旧是平平常常,只是描写美酒在玉碗中的形态,虽说用了一个光字来形容酒液清洌,但是也就是一般水准。

    “看看后两句怎么样,不然这诗就没啥水平了!”文臣们窃窃私语的交谈着,很是关注。而武将那边却只有寥寥几人在听,其余人都只顾着喝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