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三十八章 少年诗才(二)
    呼啸的北风在院子里穿堂而过,吹的院子里的枯木哗啦作响。站在寒风中执勤的将士,身披铁甲,腰佩横刀。任凭寒风吹过,像是那钻天的白杨,挺拔笔直的站着。

    大厅里却是另一幅景象:熊熊的火盆将大厅烤得暖洋洋的,文臣武将各自扎堆,相互敬酒,闲谈。李二坐在主位上,牵着长孙的手,看着眼前的景象,很是得意:“观音婢,你看着大厅里,都是跟着我出身入死的兄弟,要是不能给他们一个前程,我李世民怎么配得上他们付出的热血?”李二这话不仅是说给长孙听的,也是说给自己听的,他必须说服自己,将心中那还在作祟的情感碾碎,为了这些人,为了自己的妻子,为了那天下的百姓。

    长孙只是静静地听,哪怕激动的李二将她的柔夷捏得隐隐作痛,她还是面带着春风般的微笑看着他,给他自己的温柔,不让他感到任何负担,让他相信只要他想做的,就是自己想要的。

    长孙的温柔,只有李二能够享受,这一点哪怕作为长孙哥哥的长孙无忌都感到嫉妒,但是看到在角落里的几个小家伙正在做的事儿,长孙无忌就来了兴趣,没再去关注长孙那边了。

    角落里,李宽和李泰正在往自己嘴里塞食物,两人吃的满脸都是油。而李承乾和李恪两人却吃得很矜持,风度翩翩,要是再大上几岁就是两个浊世佳公子,但是他们实在是太幼小了,这些动作做出来只有笑果,没有风度。

    小萝莉李丽质不知从哪里拿来了一只大碗,正在不亦乐乎的往里边夹菜。专挑着肉类,还有那些她不爱吃的菜。小丫头捧着比她自己脑袋还大的碗,想悄悄的溜出去。但是却被一直关注着的长孙无忌叫住了,同样还有一直偷偷观望着的李宽。

    “丽质啊!你这是要去哪里啊?舅舅抱!”长孙无忌笑眯眯的走到小萝莉跟前,看着那满满的一大海碗,故意逗弄小丫头。

    “不要,丽质要出去吃,二哥和青雀吃得太难看了,丽质和他们一起吃会不淑女的!”小丫头的回答让在一边偷听的李宽一口饭菜差点没喷出来。

    “是吗?那么舅舅看看丽质都带了什么好东西出去吃啊!”长孙无忌看出小丫头言不由衷,不禁更是来了兴趣,蹲下身柔声的对李丽质说道。

    “才不要呢!舅舅想抢丽质的好吃的!才不要给舅舅看!”小萝莉把海碗藏在身后,小身体挡着,小脑袋摇晃着不让长孙无忌看她碗里的东西。

    “舅舅才不会抢呢!不过,你二哥就说不准了!”长孙无忌不管什么时候都笑眯眯的,让李宽觉得这就是一只笑面狐狸,心里不自觉的想离他远一点,但是这会儿已经被点名了,要是再不出来就显得矫情了。所以李宽大大方方的站了出来。

    “丽质,你悄悄的跑啥么?还装了那么一大碗,你吃得下么?二哥帮你吃吧!”李宽和长孙无忌不熟,所以只是笑着向他打了个拱手,然后就对着小萝莉说道。

    “不要!丽质自己吃的!”小萝莉还是不放手。

    “你又不吃肥肉!二哥帮你!”李宽来到小丫头身边,伸出脑袋往她身后看了看,然后说道。

    “就不给!”小萝莉像是护食的小母鸡,寸步不让。

    “这可由不得你哟!”李宽站在小萝莉身前,手却捉着筷子,在她身后的碗里夹起一块鹿肉,哈哈笑着放进嘴里。

    “呜呜……”小萝莉眼眶中眼泪珠儿一下子就涌出来了:“这是丽质的,都是丽质的,二哥坏!陪给丽质!”小萝莉这会儿也不再藏着了,把海碗端在身前,要李宽把夹走的肉还给她。

    “好,二哥给!”李宽最受不了小丫头的眼泪了,赶忙跑回案几上夹了一大块肉放回了李丽质的大碗里。

    “丽质你要告诉二哥,你家这些菜是要干什么?”李宽哄住了小萝莉,问道、

    “丽质偷偷告诉二哥,二哥别告诉别人啊!不然他们要被父王骂的!”小萝莉神神秘秘的对李宽说道,她最相信二哥了,才和他说,不然谁也不告诉。

    “好的,我就知道丽质一定会告诉二哥的!丽质是最可爱的小仙子!”李宽不忘拍拍小萝莉的马屁。

    “嗯!丽质最可爱了!”小丫头越来越像现代小朋友了,这是李宽这么久以来一直潜移默化的结果。这种慢慢的转变很有润物细无声的感觉,就连长孙都没现自己那熟悉的女儿已经完全变了性子。

    “那么,丽质你就说啊!”李宽看看四周,除了刚才逗李丽质的长孙无忌还不时地向这边看上两眼,其余人都各自忙着自己的事儿,没人关注这里。

    “外面站着的那些人,他们都没有吃到这些好吃的,丽质准备把这些送给他们!”小萝莉嘴里巴巴的说着:“外面那么冷,他们都站着不动,好可怜,是不是冻僵了动不来了?”

    李宽心中一阵惭愧,自己这个后世来的,从小接受着人人平等的教育的人,还没有一个小丫头有同情心!自己从来就没想到过那些正在站岗的将士们!

    李宽越看小萝莉们就越觉得自己渺小,他才现原来李丽质真的是一个小仙子,纯洁无瑕的仙子,是从那九天宫阙坠入凡尘的仙子,拥有着那纯粹的水晶般的心。

    李宽蹲下身,在小萝莉的脸上亲了一口:“丽质做得对,是最可爱的小仙子,这是二哥给你的奖励!”

    “二哥,你嘴上好多油,亲的丽质满脸都是,真讨厌!”小萝莉端着碗没法躲,只能嗔怪的瞪了李宽一眼。

    “走我们一起去!”李宽接过小萝莉的大碗,带着她去慰问那些在寒风中的战士。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李宽带着妹妹去献爱心去了,大厅里该怎样还是怎样,时间就这样过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吃饱喝足了,大家都放开了,宴会的气氛也越热闹了起来。

    “今日,难得大家聚在一起,就不要拘谨了,下一次不知是什么时候了!”李二站起身来对着左右说道。这一次回京该做的事儿一件没做成,之后的日子他又得忙活呢,而别的人也都各自有自己的事要做,所以这一次他们一群人聚在一起,下一次还真的不知是什么时候。

    “今日难得高兴,大家不如赋诗一,留作纪念如何?”长孙无忌提议道。

    “妙极!”其余的文官点头称赞,其中有许敬宗,姚思廉,孔颖达等人,他们都是饱学经论之士,对于宴会赋诗作词很是意动。

    “这个,既是长孙大人提议,那么就由长孙大人先来!”孔颖达说道。

    “正是此理!”其余人纷纷应是。

    “那么在下就献丑了!”长孙无忌见众人皆是这样,也不再推辞,当然他也正有这个想法,第一个上的肯定是文臣一系,要是让武将那边来,那简直就是……

    长孙无忌在大厅中踱步而行,不时地四周看看,显然在酝酿中:“有了!”

    一拍掌,长孙无忌缓缓的念出来:“素手执壶遥清辉,觥筹相交醉几回。角觞满溢不忍饮,月影相映金樽里。”

    长孙无忌摇头晃脑的念完,周围的人就开始评论起来:这诗真不错,清冽的酒闪烁着光辉,倒映着天上的月,月在天上,影在杯里,当浮一大白!

    文臣纷纷表示赞誉,而武将这边却表示鄙夷:什么素手啊,月影啊,简直就是瞎胡扯,这天上在下雪呢,哪里有月亮,还不忍饮呢,刚才就数你喝得多!

    “你那叫什么诗?简直就是无病**,这外面黑咕隆咚的,连个月亮的影子都看不到,就在那里瞎扯!还不如俺老程来作上一!”程咬金大大咧咧的嚷嚷着。

    “那么你就作上一啊!”长孙无忌怎么能忍受被这私塾都没念上两年的程妖精这样说啊!当即回应道。

    “作诗嘛!俺老程是张嘴就来!你且听好了!”程咬金从武将堆里走了出来,身材壮硕,脸上络腮胡子,再配上那一双圆圆的环眼,就跟那猛张飞似的。

    “老程喝酒用大碗,满坡敌人任我砍!长孙无忌别嚣张,咱们再喝两大坛!”程咬金的诗一出口,满堂的人都直接喷了,他们哈哈大笑的看着程咬金和长孙无忌,这两人再喝上几大坛,实在是不知该怎么说才好。

    “哈哈……”李二也笑了,这个程妖精,简直就是憨到家了,这也能叫诗,叫做顺口溜都嫌这粗俗。

    李宽拉着小萝莉献爱心回来,刚踏进门槛,就听到了程咬金的这诗,当场一个趔趄,差点没摔地上去。他虽然不懂诗,但也知道诗文注重平仄押韵,更注重文辞雕砌。程咬金的这种,叫打油诗都不及格,也跟着笑了起来。

    程咬金一见所有人都笑话自己,就知道这事儿有点丢人了,他四周环顾了一下。不仅是文臣在笑,就连武将中也有好多在偷着乐,像那李世绩,还有秦琼都忍俊不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