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三十七章 少年诗才(一)
    夜色深沉,天空中还飘着雪花,但是并不影响秦王府热闹的气氛。下人们忙碌着,往设置在大厅里的宴会现场送上热气腾腾的食物,而李二也没闲着,带着长孙在门口迎接即将到来的天策府众将士。

    李二此时换了一身玄色的长衫,身后是一个同样颜色的斗篷。再加上一旁一袭雪白衣衫的长孙,两人一黑一白相得益彰。

    李宽这个时候则是呆在大厅里,看着长孙得力助臂的老管家不断地指挥着侍女小厮们搬着各样的食物,看的他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虽然还没吃到嘴里,但是那浓郁的香味已经引得他食指大动。

    不怨李宽没出息,只是因为这段时间实在是没吃到什么好吃的。还是秦王府二世子呢,吃的连后世的屁民都不如。只能说长孙实在是太过节俭,要不是李宽自己不时跑去厨房偷吃,再加上兑换一些补品,恐怕他的身子骨和前任还没什么两样呢。

    李丽质看着不时擦着嘴角的二哥,有点疑惑了:“二哥,你嘴巴上有脏东西吗?一直擦?丽质没看见啊!”小萝莉说着还伸出小手在李宽嘴角摸了摸。

    “二哥,你怎么流口水了!羞羞脸!”小丫头看着手上的水渍,赶紧掏出手绢擦了起来。边擦边奚落李宽,害的李宽老脸一红。

    李丽质的话让等在一边的一群小家伙都向李宽看了过来,李宽恨不得找床棉被撞死算了,只能狠狠的瞪了小萝莉一眼:“你这小丫头,不要乱说。”

    嘴上虽然这样说着,但是还是不自觉的躲到角落里去了,临走还把小萝莉拉上,要到角落里好好的和她清算一番,不一会儿角落里就传来小萝莉哈哈的笑声。

    秦王府大门外,先到来的肯定是长孙无忌,作为秦王妃的哥哥,他肯定是当仁不让。下了马车,看到等在门口的李二和长孙,连忙上前:“秦王殿下,王妃娘娘!”长孙无忌拱手行礼。这是在私下里,再加上三人关系特殊,所以长孙无忌也就没那么多俗礼。

    “无忌来了!快点里面请!”李二哈哈一笑,引着长孙无忌来到正厅,招呼他入座并示意长孙留下来陪着之后,才又去门口等其他人。

    的二个到的就不少了,秦琼,程咬金,李世绩这三个瓦岗寨出身的一帮子都骑着马来了,隔得老远就听到陈咬金那货的声音:“俺老程敢打赌,第一个到的一定是长孙狐狸,那家伙跑得比谁都快!”

    李二听得这话,脸上不禁一笑,这个憨货一直都是这样,要是长孙无忌还在这里,听得这话两人少不得要理论一番。最后多半是程咬金耍无赖,撩起膀子就要和长孙无忌那个书生比试力气。这样的事情生了不是一次两次了,只是这家伙屡教不改。

    “知节休得胡言乱语,长孙兄是王妃兄长,先行过来不过是看望自家妹子,这又有何不可。再说了,要不是我们兄弟几个拉着你,说不得朝会结束你这家伙就要跑过来了,还说别人!”秦琼笑骂着自己这位兄弟,这些年来瓦岗寨出来的兄弟就剩下这几个了,当年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兄弟多数都战死沙场,有的甚至是死在自己等人手中,秦琼对此很是在意。

    “秦二哥,你也不是不知道俺老程,要说打仗,不是最强的,可是喝酒吃肉,俺老程可是当仁不让,不信待会儿比试比试?”程咬金嗓门大得像是喇叭,嚷嚷着要和秦琼比试喝酒。

    就在三人离秦王府只剩下一条笔直的大街的时候,另外的那些人也出现在了这条街道上,看着前面的三人,不禁有点不服劲儿:为毛这三个一直霸占着长孙无忌后边的位置,就因为他们人多势重?自己这帮人也不少,虽然不像他们三个可以同穿一条裤子,但是也是战场上过命的交情。这一次绝对不能再让他们走在前面了。

    这帮人对视一眼,一个黑大汉就这样打马上前,直直的就往前面飞奔,得得的马蹄清脆急促,让前面优哉游哉的三人大吃一惊。

    “尉迟黑炭,你这家伙要干什么?”程咬金回头一看,尉迟恭正在打马狂奔,看样子是来者不善。当场豹眼圆睁,浓眉倒竖,张嘴喝道。

    “程妖精,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这憨货,仗着秦琼哥哥的威风,一直压在我头上,这一次绝对不会再让你得逞了!”尉迟恭也是个大嗓门儿而且还不笨,张嘴就连消带打。让秦琼两人没法直接帮程咬金,更是逼的程咬金不得不正面面对他的挑战。

    “难道怕你?就你这黑大个,老程还没放在眼里,你就等着在俺屁股后面吃灰吧!”程咬金乘着尉迟恭还没追到自己身后,直接对着身下战马就是一鞭,向着前方疾驰而去。

    “你耍赖!”尉迟恭离着程咬金还有着好几丈的距离,这个距离可不是容易追上的,两人胯下的都是上好的良驹,真正跑起来也是半斤八两,领先一步都不见得能追得上。

    尉迟恭没办法,只能恨恨的勒住马缰,看着那个得意的家伙,心中暗下决定待会儿在宴会上灌死这家伙。想到这里,他刻意放慢脚步,等着后边的人,一起商量怎么灌这憨货。

    李二就在秦王府门口看着,就知道这帮人不是安生的主,看来今晚的宴会最后又要上演光着膀子角力的戏码了!

    很快一行人都来到了目的地,再给李二见礼之后,在李二的带领下鱼贯而入。

    进入大厅,又是一番礼节,不仅仅对长孙,还有在场的杨妃,阴妃,韦妃。另外还有几位小世子,这些人可谓是礼数周到至极,李宽见到这些或粗犷或儒雅,或英武的贞观名臣给自己见礼,心里很是激动:刚才那个是秦琼,那个黑大个是尉迟恭,这两个可是门神啊!还有程妖精,不知道是哪位?里边好几个都长得很粗犷,应该就是程咬金,段志玄,屈突通这些人了,不知道哪个是这大名鼎鼎的程妖精?

    李宽心里这样想着,但是回礼还是要的,叔叔伯伯的叫着,鞠躬鞠的腰都酸痛了。天策府可不是一点点人,好几十号是有的,天策府十八学士,这还只是文官,不包括长孙无忌,房玄龄,杜如晦这些能带兵打仗的。所以一圈下来,李宽人没记住几个,却鞠了不少躬。

    秦王府在大宴宾客,太子东宫却很是冷清,李建成脸色阴沉:“这个老二,这实在示威呐!你手下猛将如云,谋士如雨,欺负本宫无人可用?”太子手下文臣武将确实是没几个能拿得出手的,只有一个魏征,还有薛万仞,薛万彻兄弟能和天策府一帮人较量一下,其余的都是三两下就被解决的货色。为了这事儿李建成一直很苦恼,要是他手下也有那么多文臣武将,怎么会让李二做大到这个地步?但是没有如果,所以现在李二几乎把持了全国半数以上的兵权,这是尾大不掉之局。

    想到这里,李建成将手上的茶杯狠狠地摔在了地上:看来老三那个计划也不是不行,只是不能对父皇的生命安全有威胁,这一点一定要保证。应该和老三再谈谈,说不得还真有可能。

    李二还不知道他这个举动,已经让太子觉得芒刺在背,甚至做出了铤而走险的举动。现在他正在举着一觞葡萄酒,站在大厅主位上。宾主都举起第一杯酒,在李二的带领下高高举起,举过头顶:“这第一杯酒,敬那些死在沙场上的弟兄,他们的死换来了我们的胜利,他们是我们真正的英雄!”

    李二说着慷慨激昂的话,率先将手中的酒倾泻于地,身后诸位也随着他做出这个动作。

    “第二杯酒,敬圣上,是他带领我们反抗暴隋,建立起大唐!诸君,请敬圣上一杯!”李二斟满第二杯酒,面向皇宫的方向,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净。

    “敬圣上!圣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众人山呼万岁之后也将杯中美酒喝了下去。

    “第三杯,敬给我们的妻儿,是她们在翘以盼,是她们在牵肠挂肚,是她们在操持着我们走后的家。所以诸君敬她们一杯酒吧!”李二开始煽情,他看向站在一边默默地看着自己的长孙,转过身,向着她敬了一礼,弯腰鞠躬,手上的酒杯举于头顶。

    这一礼,让全场所有人都惊讶不已,特别是长孙心中澎湃着汹涌的浪潮,双眼不自觉的模糊了:这就是自己选择的夫君,这就是自己心中的英雄!她伸出素手捂住红润的唇,怕自己会哭出声来。

    在一边的杨妃等人很是羡慕的看着那个接受这一大礼的女子,恨不得以身代之。

    再一次将杯中酒喝尽,三杯酒算是敬完。李二起身,再次斟上一杯:“诸君,谢谢你们一直以来支持孤王,现在诸君请满饮此杯,饮胜!”

    “饮胜!”底下诸人大声应和,宴会算是正式开始了。李宽也等到了可以大吃一场的时候,坐在专门为他们这些小孩子设定的案几前,李宽和小胖墩李泰开始消灭桌上的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