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三十六章 归途
    夜色渐浓,在这阴沉的天气里,没有夕阳洒下余晖,只有那越来越低沉的云层,今夜又要下雪了吧!

    太极宫此刻灯火透亮,雪花已经开始飘洒下来了,洒在大殿的穹顶上。檐角挂着尺长的冰凌,就像是一柄柄倒垂的利剑。飞檐下昏黄的宫灯出光亮,映射得那些冰凌越晶莹剔透起来。

    李渊高坐在龙椅上,整个宫殿都没有生起火炉,冷得就像是一个冰窖。长长的白气随着他的呼吸,在空气中凝结。李渊感受着这种冰凉的感觉,就像是他心中的悲凉一样:终究还是出现了,不过不是他预想中的老大联合老三,对付老二。而是老大和老三先互掐了掐了起来!

    “真是朕的好儿子啊!呵呵……怎么一点都不像呢?你们三可是亲兄弟啊!老二奸诈似狐,你们两怎么就蠢得像猪?”李渊不知该说什么好,难道真的错了,自己中意的太子连这么简单的大势都看不出来?居然在这个时候和老三干了起来,难道不知道老二才是最大的威胁?

    就在此时,一个黯淡的身影就像是要融入周围的阴影一般,悄然无声的出现在大殿门口:“启奏陛下,老奴有事禀报!”太监声音尖锐,在这夜里像是夜枭的叫声。

    “进来吧!”李渊沉声道,这时候来肯定没啥好事儿。

    “皇上,刚才城门传来消息,秦王殿下下午出城去了,一行三十几人。而城外乐游原方向下午似乎有所异动!”老太监似乎已经习惯了将身体藏于暗处,哪怕在灯火通明的大殿里,他也只是站在阴暗的角落。

    “是吗?还是这个老二手脚麻利,下午才匆匆忙忙的跑来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换走了黑石山,这还没到天黑呢,就已经开始部署了!”听到李二的动向,李渊再一次觉得老大和他差的有点远,但是他还是没下定决心,老大没有犯下错误,岂能废除太子之位?这与礼法不合!

    也正是因为李渊的犹豫不决,才使得后边的事情变得那么复杂,为后来者提供了先例,所以大唐的皇位交替一直都是血淋淋的。

    此时李二和李宽却还在坐着马车,慢悠悠的向着秦王府而去。

    李宽面色露出几分激动的神情,这由不得他,因为这就像是买彩票,一下子中了五百万一样。巨大的惊喜一直在他的心底冲击着他的理智,要不是旁边还有一个李二在看着,李宽保不准自己会做出什么举动来。之前也有香过将黑石山吸收了会得到多少能量点,只是那只是空想,就像不少人都想着自己彩票中大奖一样。想象与现实还是有区别的,李宽现在就是如此。

    之前每次都是几个点,最多的就是第一次五十点,没想到这一下子就是三千万,还有七十几万的零头,光是最后几位都比之前所有的加起来都要多了。李宽事前也想过,应该不能直接吸收,还要找人慢慢地挖,那样持续的吸收,可是系统这次给力的一次搞定,惊喜来得不要太突然!

    李二也是一路欲言又止,他真的很想问问,李宽身后的师门是不是真的是仙家门派。李宽的行为怎么越看越像是仙家手段?他眼前现在还在回现着之前在黑石山见到的那一幕:满山全是一条条红色的光带,漂浮在空中,像是一张大网将整个黑石山笼罩起来。李宽端坐于半空之中,像是传说中的仙童,头顶烈焰操纵着那张大网,将黑石山的精华全都掳掠而去,这一点李二已经证实了:他命人挖下一块石炭来,现这些石炭已经不能再燃烧了。

    李二猜测,在那张光网笼罩之下的石炭都已经烧不了了。这就意味着长安将在未来没有石炭可以烧了,虽然之前也没多少人使用,但突然间断了来源也会造成很多不便。可是李二觉得这也是件好事,至少不会再出现睡梦中一睡不醒的人了,而那些樵夫还有卖炭为生的人们也能在这个冬天过得更好一些了。

    看着马车就要回到秦王府了,李二还是没有忍住,他知道现在不问,那么回家以后自己就更问不出口了,要知道求仙问道一直是皇家的大忌,多少帝王都是毁在这求仙访道之上,不管之前多么英明神武,一旦相信了老庄之说,无为而治,那么这个皇帝就失去了进取之心,离那亡国也就不远了!因为现在已经不是先秦时期,那种无为而治的想法已经不再适合,大唐现在危机四伏,内乱不休,外敌虎视眈眈,怎么能迷上那仙人之说?

    但是李宽的表现又让李二觉得仙人似乎是存在的,这让他很纠结,但是此刻还是问了出来:“宽儿,你身后那师门前辈,究竟是人,还是仙人?怎么手段如此的离奇惊人?”

    “这个孩儿也说不清,但是孩儿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没有仙人的,这是老师告诉孩儿的!”李宽没想到李二居然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来,看来他还不是之后那个雄霸千古的帝王,现在只是一个有着野心的亲王而已。

    “此话怎讲?”李二不解:“你那老师分明已经一百多岁,而且你刚才用的手段岂是凡人能够用出来的?宽儿你才跟着你老师多久,就会如此手段,不是仙人会是什么?难道是妖怪?”

    “父王怎会如此想法?这个世界上有着很多很奇妙的东西,只要掌握了其中诀窍,看似非常神奇的事物其实也就是那么回事儿。只是不懂期间奥妙的人会觉得这真的不可思议,不是凡人能做到的!”李宽淡然的说道,他也在借着李二的问题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他怕自己因为一直想着那能量点爆满,会做出什么惊人的事儿来。

    “人真的能活一百多岁?”李二不相信,他长这么大见过最年长的就是袁守诚还有颜之推两位老先生,现在两人都已经是耄耋之年,但是袁守诚还能每天早上从长安城北自家的院子一路慢跑直穿整个长安城,去城外山上吸取第一缕太阳紫气。而颜之推虽然没有这位那么好的身体,却也精神旺盛,每餐粗茶淡饭的,看样子再活上一二十年是不成问题,这两个人都是能活上百岁的,但是毕竟还没满百岁不是。李宽那个神秘的老师陈抟老祖,却自称与梁武帝对赌一局,妥妥的过百岁,甚至百二十岁都不是没可能。

    “父王,其实人活过百岁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只不过因为现在战乱不休,使得很多原本能再活很久老人死去了,再加上年轻人大量的战死沙场,使得年老者也不能清闲的享受晚年,忙着田里地里的活计,操劳过度,怎么能长寿?孩儿的老师却不一样,他这一生活得很是潇洒,没有什么牵挂,生活规律,饮食健康。当然能活得长久一点,再说了,孩儿相信大唐还是有那么些老先生能够活上百岁。”李宽别的不知道,至少程咬金是活的够久的,没有百岁也差不了多少了。

    “那么,你那凭空悬浮的手段又如何让解释?”李二还是不相信,他也知道活得悠闲自在有利于养生,但是生在帝王家,怎么能有那悠闲的日子?而且李二也不是那种能享受悠闲的人,他要是一直没事儿做,会觉得难受,甚至没仗给他打,他都要和自己手下的大将来打上两场解闷。

    “父王,那只不过是障眼法,相信父王你也知晓一些吧,这些都是各家学派的不传之谜,孩儿所在的科学家虽然包容并蓄,没有什么敝帚自珍的念头,但是像这样手段也是不多,是不会轻传出来的。孩儿也是因为被选中寻找世间能量,所以老师才传下这个法门。”李宽现在终于知道忽悠一个聪明人是多么的艰难,他会一直刨根问地,让你忙于编造谎言应付,要是什么时候出错,那就完蛋了。所以李宽决定以后尽量不再轻易利用系统收费功能,不然李二一次次的怀疑就够要他小命了。

    马车停在秦王府的正门前,李宽连忙起身帮李二撩起车帘。李二这一路追问下来什么都没问出来,有点郁闷,但是看着李宽那酷似那个女子的脸庞,心中生气的那些念头又散了去。只是长长地叹了口气,下了车。

    李宽紧跟着下来,门口长孙又在那里等了。身后还有杨妃,阴妃,韦妃等人,当然还少不了李承乾,李恪,李泰这些小世子。最后还有几个小丫头,李丽质就站在其中。

    这些人都是来迎接李二的,因为今晚秦王府将有一个宴会,是天策府一帮人的聚会,所以李二所有的老婆孩子都会出现在这次宴会上。

    李家有着胡人鲜卑族的血统,所以生活方面与鲜卑多有相似,例如汉家宴会多是男子,而妇道人家是不能出来见客的。但是鲜卑族却不是如此,他们将自己的妻子儿女带出来见客,是出于对客人的尊重,这是最高的礼节。

    这一点早在三国时就已经有过:吕布宴请刘备关羽等人,因为他是并州人,习俗接近胡人,所以席间貂蝉作陪,却被刘备认为吕布是看轻于他,让妇道人家入席。所以刘备表面没说,心里却把吕布恨上了,而关羽则认为吕布是在使用美人计,让貂蝉迷惑自己大哥,这貂蝉本就是美人计的行家,所以把貂蝉恨上了。后来,貂蝉落于曹操手中,当时关羽正身在曹营心在汉,这位三国第一美女被赐给了关羽,就有了关公月夜斩貂蝉的典故。当然也有不同说法,这只是一家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