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三十三章 发大财了
    残灯如豆,微黄的烛火照亮了这空旷的密室。说是密室,其实是建在花园中间的假山里的一个小房间。四周凌冽的北风呼啸而过,呼呼声在这房间里都听得清清楚楚,但是周围的墙壁严严实实,没有一丝空隙,只有在头顶有那么一个小口,用以换气。

    两个人就这样端坐在密室中的案几两边,讨论着。

    “大哥,你放心,我又不是让你直接把那位杀了,但是却可以做些别的啊!”其中一人长得奇丑,此刻正对着另一人说道。

    “那么你到底想怎样?总之父皇是不能动!我不知道你究竟有多么的恨老二,但是有些事情不能做,这是底线。做人,尤其是要做大事的人,可以不要脸,可以阴谋迭出,但是一定要有自身的底线。守不住底线的人,是守不住江山的!”另一人身着黄袍,上绣四爪蛟龙,蛟龙仰天咆哮头角峥嵘,大有一飞冲天化作真龙之势。正是大唐太子——李建成,此刻他正在反对自己三弟的计划。没想到李元吉会丧心病狂想出向李渊下手,且不说李渊才是长安城中最大势力的掌控者,就单以几人的身份来说,李建成也绝不会允许。

    以子弑父,那是最坏的最不可饶恕的方法。哪怕是不伤及性命,李建成也不能容忍。之前只是觉得自己三弟是因为面目狰狞还有老二的压制,导致性格扭曲,现在他才觉得原来李元吉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只能用丧心病狂来形容了。

    “大哥何必这么生气,气出病来,还是老二得意,而咱们那个好父皇可不一定会领你的情!想必你也收到了他的那封密旨,呵呵……让我们现在不得擅起干戈,可是天下平定之后,老二腾出手来,我们还有的活路吗?真是好父皇呢!”李元吉笑得如同夜枭一般,在这清冷的密室中显得格外渗人。

    “但是也不能向父皇伸手啊!那是我们的父亲!”李建成还是没有同意,他的敌人是李二,从来都是,从那个小子开始崭露头角开始,李建成就知道自己的这个弟弟不是池中之物,但是没想到这些年展下来已经成了自己最大的威胁。

    至于李渊他是从心底的尊敬,不管是为人子的角度,还是为人臣的角度。李渊对他李建成可谓是做得非常不错了,大唐初立,太子人选很多人都提议让次子李世民担任,李渊力排众议将他推了上去。李建成还记得当时那个在朝堂上咆哮的君王,那是他的父亲。

    最后两人闹得不欢而散,李元吉忿忿地离去。在他走出这个两人秘密的据点的时候,嘴角带着阴沉的笑:呵呵,有些事不管是我们两人谁做出来的,都是一样的!我对那个位置没有想法,因为我知道,哪怕是坐上去也坐不长久,但是我绝不容许李二坐上去,哪怕我跌入万丈深渊,也要把那个家伙弄死。

    长安的冬天,是漫长的,从深秋到初春,都被那皑皑的白雪覆盖。人们行色匆匆的在街上走着,在这个现今世界上最大的城市里,每天的生活压力让他们没有心情停留下来享受悠闲。每日的吃穿用度,都要他们尽自身最大的力量。

    一辆马车,在这个城市里驶出,向着城外的乐游原而去,车上飞扬的旗帜,显示出主人的身份,斗大的‘秦’字,再加上作为底称的两只大戟图案,说明主人是个武将。若是只有这一面旗帜,那么人们还会认为是一位姓秦的将军。但是再加上另一面旗帜上的蛟龙图,那么主人就只会是秦王李二了。

    没错,这就是李二的马车,两匹骏马拉着马车,沿着街道,出了长安城。在这午后的时间里,出城的人并不多,马车一路没有减就到了明德门。

    穿过城门洞,外面的世界展现在了撩起车窗布帘的李宽眼里,这是他第二次出长安城,之前一次是和小萝莉出来秋游。这一次是和李二一起,他们要去看看那座黑石山。

    就在之前的短短半个时辰里,李二已经进宫向李渊讨来圣旨,从现在起那座黑石山就是李宽的产业了。

    虽不知道李二是怎样说服李渊的,但是想来付出的代价不会太小,要知道整个长安城所有的石炭都出自那里,那是多大的利润,之前是归于户部直辖,所有收益都上缴国库。现在却要成为一个王府世子的私产,其中的交易不足为外人道。

    黑石山离着长安城不是很远,也就二十里不到,周围有几个村庄,大都是些庄户人家,一年到头在地里刨食,勉强混饱肚子。远远的见到马车驶来,都避让开来。这些贵人庄户人家招惹不起,上次有个长得很丑的贵人,看上了林庄那娇俏的小姑娘,因为林家老两口不肯,差点被人活活打死。现在长安城郊的庄户人家,有漂亮女儿的都将自家女儿藏起来了,生怕在出现这样的事。

    这些事情李二和李宽可不知道,他们见到那些百姓远远的避开,也没有停下来问问的意思,毕竟他们还有别的事情要做。马车就这样驶过,达达的马蹄敲击在被冻得坚硬的土地上,声音清脆,像是一只乐曲。

    黑石山到了,两人下车,李二看着那像是一个土丘多于一座山的黑石山,不禁有些疑惑:“宽儿,你那师门真的需要那么多的石炭?要知道这里的石炭可是不下百万斤,占地过百亩。难道你师门中有前辈会那移山倒海的大神通?”李二心中对于李宽的说辞还是不那么深信,哪怕李宽展现出种种的迹象,但是那都还是人力可及的范畴,空手取物的戏法李二也看过,变声的口技,他也知晓。那些学识,李二也不知真假,虽然听上去很有道理。

    只是他不能理解的就只有那让石炭无法燃烧的秘法了,要知道石炭虽然现在用的人不多,因为前些年长安人大量使用石炭,却造成了几个人离奇死亡,就在家中睡上一觉,直接死在了睡梦中。他们的共同点就是在屋子里点了石炭炉子,这让长安人害怕了,现在用石炭都只在空旷的地方用,而且在白天。他们以为那是有不干净的东西,依附在石炭里,白天有太阳,就不怕了。

    “父王,没有那么麻烦。孩儿自己就能做好!”李宽刚到黑石山下,就听到系统提示了。

    “叮,现大量低级能量载体,所有人为宿主,并未掩藏于地下,符合吸收条件,是否吸收?”系统冰冷的声音却让李宽感到热血沸腾。

    “没想到露天煤矿居然可以直接吸收,简直是太棒了,本来还想这在忽悠一下自己这便宜父王,让他帮自己开采出来呢!”李宽心中这样想着,脸上也露出大喜的神色。要不是李二还在一旁问他话,他都要直接跳起来了。

    “那么,可否让父王看看?”李二询问道,要知道很多的隐秘学派都是忌讳在外人面前展露自己的手段的。所以李二才会问。

    “有何不可!”李宽自己知晓自家事,哪里有什么科学家,啥事儿还不是自己一句话的事儿!所以也就大方的让李二观看,反正系统进度条只有李宽自己才看得见。

    “那么,父王就看宽儿施法了!”李二饶有兴趣的观看起来,这是他对科学家又一次的试探,看看他们的手段比起那兵家又如何。李二可是认识兵家这一代传人的,不得不说用兵如神。但是却也没多少神秘,而道家却显得神秘的多,只是那也只有那有限的几位能让李二看不出深浅来,其余的不过是招摇装骗之辈而已。

    “开始吸收!”李宽心中冷喝一声,双手却也结出一个手印。这是后世藏传密宗的大手印,得益于后世岛国动漫,那个神马漩涡鸣人里边那些炫酷的手印,让后世的李宽来了兴趣,上网查了国内的手印秘术,其中最出名的就是密宗大手印和九字真言印,只是九字真言印是道家和兵家惯犯应用的法印,李二定然会认识,所以李宽就只能选择密宗大手印了。

    李宽盘腿而坐,这一次有了教训,带了个垫子。双手结出禅定印,转为智拳印,再转为转法轮印。李二看的入神,觉得这几个手印其中蕴含着某些深意,有些佛教的影子。但是却也没有深想,虽然他曾蒙少林十三棍僧搭救,可是李二对于佛教却是没有多大好感的。所以他也没有深入了解过这些,只当是李宽师门从佛教精义中截取了一些而已。李宽所使用的是后世流传的法印,与千年前大唐通用的也有所区别。

    虽说佛教还是有有道高僧,但是只知道向世人要布施的钱和尚更多,天下大乱,那些和尚更是乘机侵占了不少的田地,佛像用铜浇铸了一遍又一遍,天下的铜钱被他们熔炼了不下半数。李二甚至一度起过灭佛的心思,但是却因少林那点香火情,没有施行。

    李二看得入神,李宽心中却在狂吼:老子这次大财了,哈哈哈……老子不是痨病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