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三十二章 乐游原上黑石山
    上回说到李宽用兑换来的变声技能,装作自己那所谓的师父,和李二进行商谈。

    “之前你和宽儿的对话,老夫也已知晓,你能那么快从这世界上没有龙这个事情中反应过来,证明在你心中早有怀疑,你并不认为所谓的真龙天子是上苍注定,在你心中早就掩埋着一颗野心的种子。一直在觊觎着那至高无上的皇权,老夫说的可对?”李宽这会儿可不再害怕李二会对他不利之类的。因为他现李二其实是一个非常重情的人,同时也是一个非常果决的人。在他认为你是他在意的人的时候,他会用尽一切的力量保全你。要是觉得你的存在是一个威胁,要是还有利用价值还好,要是全无价值那么就会直接丢弃甚至毁灭你。

    这就是李二,一个对自己人宽厚袒护,对敌人冷漠无情的人。他也是历史上唯一一个没有杀功臣的帝王,哪怕是侯君集,李二也在其谋反不成之后,只诛杀了恶,对于他的家小也没赶尽杀绝。要是换做朱元璋,那么对不起,你侯君集的九族都不够杀的。此时李宽表现出来的价值远远大于出言不逊的过错,所以李宽笃定李二不会对他怎样,也就直截了当的点出了李二心底最深处的野心。

    “没错,孤王却是有着平定天下享那至高无上的荣耀的心思!”李二的果决不是说说而已,就像现在他直接大大方方的承认了,他确实是有登上帝位的野心。那又怎样,眼前这位是自己儿子的老师,也是所谓的科学家与自己接触的第一人,要是不表现出心胸气魄,怎么能震慑住这帮子不知是真的闲云野鹤还是包藏祸心的家伙。

    “那么,老夫也就不再多言,只是依老夫之见现在还不到时机,天下纷争未平,要是再加上夺嫡,那么百姓何辜!”苍老的声音从小小的人儿嘴里说出,却带着浓浓的悲天悯人的味道。

    “这个孤王也是知晓,所以孤王决定暂时不和太子起纷争,同时加紧平定四方叛逆。等到域内清平,孤王将与那两个只知道耍阴谋诡计的家伙决一死战。他们既然想置孤王于死地,那么就要有死在孤王剑下的准备。”李二身上杀气冲霄,这些年征战四方经历大小战阵不下百次,死在他手上的人也不在少数了。

    李宽这个后世之人怎么经受得住,他可是连杀只鸡都要咬牙的人。所以连忙出声:“老夫只是一缕神念附在这小子身上,获取必要的信息与联系,你这杀气老夫可经受不起。而且老夫等人闲云野鹤的对这朝堂争夺也不感兴趣。还是收了吧!”

    “孤王失礼了!”李二没想到这位看是深不可测的陈抟老祖居然还禁受不住小小的杀气,这实在是有点出乎意料。李二心中再次有了猜测,这科学家绝对不是避世隐居,因为他们对于当下时局有着很深的了解。但是却又不是有着大野心的人,不然绝对不会这样直接的和自己说出这些大逆不道的话来,看来他们是另有目的。

    “孤王想要知道,先生这样匪疑所思的接近我那孩儿,到底是为了什么?孤王并不相信是为了找一个传人那么简单,世间的人那么多,以你之能怎么会找不到合适的?”李二问出了这两天最让他疑惑的问题。

    “这个,其实主要是因为宽儿的身份,也就是因为他后边有你,所以我们才找上他,希望能够借助你的手来完成我们一项最伟大的实验!”李宽说道。

    “什么实验,孤王管不着,但是请你们记住,千万别伤害到宽儿,不然……”李二出言道,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他手下的军队打不过的敌人,要是这所谓的科学家真的要伤及李宽或者大唐的话,李二不介意和他们兵戎相见,这是他的骄傲。

    “这个你大可放心,我们绝对不会伤害这小家伙的,他是我们这一脉最后的希望。就让我来为你说说我们这一脉的情况吧!”李宽趁着现在想把自己这段时间想到的背景灌输进李二的脑子里,让他打消那种敌视。毕竟这个时代真正的主角就是他了,要是不和他搞好关系,在整个大唐可以说是寸步难行。

    “我们这一脉源于春秋末期,先祖吴子创建了科学家,但是却因与道家思想背道而驰,而不得传播,只能每代选择几个传人,将学识一代代传承和展。我们的祖师现只要有足够的条件,人可以做到传说中的神所能做到的一切,飞天遁地,上山下海,只要创造出足够的条件,哪怕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都能做到。所以先祖认为世间万物并非是从所谓的道中演化而来,而是自然展出来的。所谓的神仙妖怪,都是会因为对于未知的恐惧与崇拜,才会产生这样的猜测。”李宽一口气说了不少,微微的缓了口气。

    “我们这一脉最终的目的就是‘以人之力,行神之能’。通过各种工具和实验揭开自然界那些神鬼的真实面目,最终探索世界的本质。这就是我们‘科学家’!”李宽这两个多月想出来的东西总算到了实验的时候了,不知道李二会不会相信!

    “你说的都是真的?孤王如何才能相信?这世界上有很多让人不解的秘密,先生都能解答?”李二看来不是太相信,使得李宽的心提了起来。

    “那么,怎么样你才会相信?老夫没有那么多时间和你闲扯,要不是那秘法在你们李家只和宽儿有反应,老夫又何必和你鬼扯这些!该死的祖训!”还好李宽还有后手。

    “孤王只是想请先生回答几个问题,希望先生能够为孤王解惑而已!”李二仍旧不温不火的说道。

    “你问吧!”李宽不知道李二会问什么问题,但是现在是骑虎难下,不得不这样说道。

    “这天高几何?地厚几丈?”李二先就问出了屈原《天问》中的两个问题,这个问题实在是很难回答,因为古人没有系统的学习什么地理知识,只是在臆想天高多少多少,地厚多深多深,完全就是在瞎扯。

    “这个问题,老夫确实不好回答你,不过我就告诉你我们这一脉这些年不断探索得到的一些结果吧!你也知道我们脚下的大地是一个大球,要是把它比喻成鸡蛋的话,那么大地就是蛋黄,而天空就像是蛋清。不过据祖师传下的信息,天空是无限的,不可估量。不过大地却有限,我们这一脉经过千年的积淀,大约得出了结果:地厚约是四百万丈,这是指从这个大球上边的一点直接穿过最中心到达另一边的地表的距离。”李宽大致记得地球直径为一万二千千米,大致换算成丈也就除以三,得出一个四百万丈的数据,只是李二相不相信那就另说了。

    “那么,请问为何月有阴晴圆缺?为何有昼夜交替?”李二继续刁难道。

    “这个,我那研究地理的师弟有研究,他得出的结论是,其实不止地球是圆的,太阳月亮都是圆的,就像是漂浮在宇宙中的三个球,只不过它们在不停的转动,当地球处于月亮和太阳之间,挡住了太阳照射到月亮上的光,月亮就会变缺。而昼夜交替,则是因为我们脚下的大地,它在不停地自转。向着太阳的那一面就是白天,背对着太阳的那一面就是夜晚。”李宽心中庆幸初中的时候认真的听了两节地理课,对于这些大路货还是知道一些的。

    “最后一个问题,伤口炎,该怎么处理?”李二最后一个问题明显才是真的想问的问题,这也是为平阳公主李秀宁问的,同样也是他能否接受科学家的合作的重要条件。

    “这个,其实伤口炎是因为伤口没有清理干净,各种病菌在伤口滋生,也就是中医说的‘邪风入体’。这个只要割去腐肉,伤口重新消毒,因该就能愈合!”李宽贫乏的卫生知识只知道这些了,所以这就是他全部的存货,要是李二再追问的话,李宽就没辙了。

    幸好李二听说伤口炎能治,就满意了,因为李秀宁的伤最麻烦的就是炎了。至于割去腐肉之类的,那些御医就能做,只是所谓的消毒他不是很理解,但是想必也是一种伤口处理手段,就和受伤了要包扎一样。

    “孤王暂且相信先生,孤王这一次主要是想要救治平阳的伤,只要先生的手段有效,那么先生有什么要求都好谈!”李二得到了想要的结果,也不再多说什么。

    “呵呵……老夫想要的东西很简单,老夫想要乐游原上那座黑石山。”李宽出声道,此时他心中乐翻了,总算要达到目标了。

    乐游原上那座黑石山,其实就是一个露天煤矿。长安城里现在用的煤炭全是从那里来的。这些李宽在第一次现煤炭之后就不断打听得到的消息。

    “你要那石炭做什么?”李二是什么人,李宽刚说出那座黑石山,他就知道了李宽的目标所在。

    “这个……还是告诉你吧!老夫这些人的研究都到了一个瓶颈,我们正在研究能量的转换,需要大量的能量做实验,这些石炭就是一种能量的载体,对我们来说很有用处。”李宽顿了一下,想了一个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