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二十八章 家的感觉
    上回说到李渊和李二之间的对话,李渊为了不使得自己的儿子手足相残,甚至开出了半壁江山的条件,要李二离开长安。但是李二却没有答应,因为他打下来的都不止这大唐的一半了,两父子闹得不欢而散。

    李二离开之后,李渊睁开紧闭的双眼,仰起头看着那蔚蓝的天空,久久不语。

    李渊就这样站立了良久,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来人!”

    一旁久候的内侍连忙上前听候吩咐:“皇上,奴婢在!”

    “给朕下旨,分别给太子,秦王,齐王。着令三人不得再起争端,直至天下平定,违者削去爵位,贬为庶人!”

    李渊这一道圣旨可谓是严厉至极,他生怕自己的儿子在自己面前上演手足相残的惨剧。所以这道旨意就是压在三人身上的五指山,谁要是敢违背,那么就怪不得他这个做父皇的了!

    李二离了皇宫,时间已是辰时末,也就是八点多接近九点。他出了宫门就上马直接向太医院而去,宫门前只剩下他一人了,其余人早就退朝之后各回各家了。

    一路策马扬鞭,马蹄踏在青石铺就的朱雀大街上,出得得的声响。街上仅有的一些行人也给他让出道路,因为能在朱雀大街上策马奔腾的,都不是背景简单的人物。普通老百姓惹不起,那些勋贵一瞧就认识这位秦王殿下,所以一路畅通无阻。

    来到太医院,见到躺在病榻之上的李秀宁,李二心中被李渊激起的怒火也变得平复起来:至少这个家里还有一个人是真心对我好的。也使他下定决心不管怎样也要治好李秀宁的伤。

    和自己这位三妹说了一会儿家常话,李二又急赶慢赶的回家了,因为长孙一定还在焦急的等待自己的消息。

    远远的见到秦王府的大门了,那里果然有一个身影在等待着,寒冷的朔风吹起她的长,撩动着她的裙摆。也难以阻止她期盼的眼神,虽然心中明了他一定会平安归来,但是还是忍不住站在这里等。

    听到急促的马蹄声响,长孙转过头,看着那远远疾驰而来的骏马,还有那马上端坐的身影,一抹惊心动魄的微笑浮现在她那被寒风吹的煞白的俏脸上:终于回来了。

    “母妃,你在看什么?让丽质也看看好吗?”一双小手抓住了长孙飞扬的裙摆,柔柔的声音带着撒娇的味道。

    “丽质,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长孙转身看着抓着自己衣角的小萝莉,很是宠溺的问道。

    “丽质去找二哥玩,可是二哥却在和那帮下人一起修建一堵墙,都不理丽质了,丽质不和二哥好了!”小萝莉嘟起小嘴,想起之前李宽不理会自己,下决心不和他玩了,嗯……就一个时辰不和他玩了!

    “是吗?母妃有事情,你先自己玩好吗?”长孙笑着揉了揉那可爱的小脑袋,说道。

    “不嘛!父王回来了,大家都不理丽质了,二哥这样,母妃也这样,要是父王不回来该多好?”小萝莉歪着脑袋,转着黑溜溜的小黑豆,小嘴巴巴的说道。

    “是吗?丽质不喜欢父王回来?父王好伤心!”李二不知何时已经来到母女两的身边,听得小萝莉的话,有点吃味不已:这个小家伙,居然因为这点小事儿,就不希望自己回来!

    “父王!”李丽质听到李二的声音,赶紧转过头,看到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的李二,连忙行礼,两只小手叠在一起,放在左边的大腿上,微微下蹲。动作很娴熟,显得很是淑女。

    “嗯!”李二心安理得的接受了小萝莉的行礼,笑眯眯的看着她。

    “父王讨厌,偷听丽质说话!丽质生气了……”说着小萝莉转过声学着二哥的样子,装作生气的样子,小鼻子出呼呼的声音,表示丽质现在非常生气。这些都是李宽平时的小动作,逗着小萝莉玩的,没想到被她现学现卖了。

    “哈哈……”李二今天终于笑出了第一声,从早上出去参加朝会,他就没有舒心过,和李渊等人勾心斗角,让他心中说不出的疲惫,没想到刚到家,还没进门呢,就被自己的小女儿逗笑了。

    他抱起小萝莉,转着圈,嘴里出爽朗的笑声,似乎要把心里所有的苦闷都笑出来。小萝莉也被逗得格格直笑,很喜欢父王这样和自己玩耍,这是和二哥一起做不到的,李宽身体不好,抱着小萝莉可转不起圈子。

    “走,我们回家!”李二把小萝莉放在肩头,就大步向家里走去,岂料刚走出没两步,头就被揪住了:“父王,快点放了丽质,你想带丽质去看金鱼吗?”

    李二一头雾水,不知道怎么回事,难道丽质想看金鱼?但是现在整个长安城里的水池都已经冰冻了,哪里还看得到水里的金鱼:“丽质,现在哪里看的了金鱼啊!等开春了,父王再带你去看!”

    “可是二哥说,不管谁想带丽质去看金鱼就不是好人,父王不是好人,是坏蛋吗?”小萝莉天真的问。

    要是李宽在这里的话,恐怕会直接一口盐气水喷死自己,要狠狠地抽自己几个嘴巴子:‘让你嘴贱,让你讲怪蜀黍看金鱼的故事!’李宽这段时间脑子里的故事都被小萝莉差不多榨干净了,所以就自己胡编乱造了一些故事,这个看金鱼的典故,就是他胡编过的,没想到第一个中招的就是自己那便宜老爹——李二。

    李二扛着李丽质,拉着长孙的手,回家了。家里下人开始忙碌起来,要准备早膳了。

    而李宽这时正在和一帮子下人一起干得热火朝天,他要建起一堵火墙,还要在自己的房间里盘上一个炕,这样他就可以对着大唐的冬天大声的说道:“李宽牌土炕,让冬天不再冷!欧耶……”

    李二这一次破例来接李宽去吃饭,他现在要问问李宽身后的那神秘人,是不是有办法救治李秀宁。他不确定李宽是不是能及时的联络到那帮人,但是他相信再李宽身边一定会有那帮人的眼线,帮他们传递消息。不然他们是不会放心把那些新奇的学识教授给李宽这样一个小孩子的。

    所以他要做的就是表现出对李宽的重视,因为不管那帮人的目的何在,总也离不了自己这个秦王的身份,不然也不会找上自己的儿子,还教给他那一番说辞。

    李二一直认为那帮人是要接近自己,达成他们的目的。所以一定会利用她的身份做一些事情,岂会知晓其实这一切,都是他那病秧子儿子做下的,为的确实是利用他的身份,但是却不会像李二所想的那样做什么大事,只是想开一个小煤矿而已。

    父子见面又是一番礼节,这也是李宽反感的东西,但是现在他小胳膊小腿,拧不过历史的大潮,当不了那风口浪尖的弄潮儿,所以只能乖乖就范!

    两人回到平日吃饭的地方,那里已经摆上了一张张案几,案几上摆放了两个小小的瓷碗,是白瓷,里边装的是菰米煮出来的雕胡饭。何谓菰?其实说穿了不值钱,就是茭白。

    雕胡饭味道很好,但是却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中,因为它不好采集,而后来又出现了稻米,完全取代了它的地位。所以现在想吃这种美食,是不怎么容易的事。王维曾诗云:“郧国稻苗秀,楚人菰米肥”,可见在唐朝的时候这是可以和水稻相媲美的食材。

    当然现在连王维那小子都还没出世呢,李宽也没那个文采,他只知道自己闻到了一股子香味,然后肚子开始咕咕的叫唤起来。恨不得立即扑上去狼吞虎咽一番。但是又顾及礼仪:什么或饮食,或坐走,长者先,幼者后。什么长者站,幼勿坐,长者坐,命乃坐。生活在这样的时代里,简直就是一种折磨。不过这却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是每个中国人都要学习并且实践的。当今社会如此烦躁,这些东西或许可以让我们的心灵的到一点点的安宁。

    听到李宽肚子的声音,在一旁的小萝莉笑了:“羞羞羞……二哥,羞羞脸!咯咯……”小萝莉伸出纤细的食指,在娇嫩的脸蛋上划着,笑着看着李宽。

    “好啊!你个小丫头,敢笑话二哥了!过来,让二哥打你两下小屁屁,不然就挠痒痒到死!”李宽在昨天就想通了不在掩饰自身的性情,至少在李丽质身前,所以也不再顾忌什么礼法,上前就要去捉小萝莉。

    吓得小萝莉哇哇大叫,赶紧跑开:“二哥捉不到我,捉不到,你跑的慢……哇呜!”小萝莉一边围着案几跑,一边回头向着李宽做鬼脸。

    因为要上学堂的关系,李承乾,李恪,李泰等其他几个兄弟姐妹都还没回来,这会儿这件屋子里只剩下李二,长孙还有正在追逐打闹的兄妹俩。

    李二这会儿不知怎么的,心中非常的安宁,非常的享受,抬起头,看了那个最懂自己的女人一眼。她也在看向自己这边,两人相视一笑。心中不约而同地响起:这就是家的感觉吗?真的很好!

    有自己最爱的人,有一双活泼可爱的儿女,没有那尔虞我诈,没有那金戈铁马,就像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家庭,要开饭了,小孩们围着桌子打闹着,大人们在一边笑呵呵的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