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二十七章 朕给你半壁江山
    一场朝会就在这一场捐款中结束!

    在这个战乱初定的年代,可以说站在朝堂之上的这一帮人就是整个大唐最有钱的一帮人了。有了李二和李建成的好开头,大臣们纷纷慷慨解囊。

    只是各个大臣心中都不痛快,对于提出这个建议的太子生出一股怨气来,你们兄弟之间的事情怎么把我们搭上了?那些人心中的天平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调整。

    幸好齐王李元吉手上实在是没啥闲钱,因为他的钱多数都用来买通宫中的某些人去了。不然他这小小的齐王,又不受李渊待见,怎么能搞到李二的第一手消息?在他看来,只要是能够对付李二这个心中大敌,什么代价都可以接受。

    所以这一次捐款他只捐出了区区的一千两,这也给其他朝臣搭了台阶:没见齐王殿下都只捐了一千两吗,要是捐多了岂不是逾越了身份地位了么!

    所以各个大臣都几百两这样的小额捐款,但是数目虽小却架不住人多啊!有资格上朝的大臣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也有那么几十号人,加起来也凑出了接近十万两的捐款。

    朝中亲王大臣为了河北道赈灾捐献出三十五万两银子,这个数字出乎李渊的意料,没想到自己身边这些家伙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居然一个个都是大财主!看来这些世家大族已经成了一个个毒瘤,等天下平定之后就得好好的整治一番!

    李渊在心中下了决定,但是面上却是不见喜怒。在最后一位大臣写下捐出五百两的字据之后,宦官宣布退朝。

    退朝之后,李渊把李二叫住了,他有些话想单独和李二说。

    就在李渊叫住李二的时候,李建成和李元吉两人悄悄的对视了一眼,眼底狠色一闪而逝。

    “朕叫住你,是想和你好好谈谈!”李渊和李二走在御花园的小道上,李二稍稍落后半步,恭敬地跟在李渊身后。听得李渊此话,不觉有点疑惑。

    “怎么,朕不能和你谈谈吗?我们父子已经有整整六年没有像这样交心的谈话了!”知子莫若父,李渊知道李二会很疑惑,为什么会被叫住单独谈话,要知道从大唐建立之后这一直是李建成的专利。

    “儿臣不敢!”李二不敢再妄加揣测,他知道李渊一定会将其中缘由说出来的。

    “叫住你,是想问问,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你和你那两个兄弟闹成现在这样,朕心中实在是很心痛。你们可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怎么会成现在这个样子?难道是朕坐下的那张九龙椅?”李渊这话让李二面色猛变。

    “父皇此话怎讲?儿臣可是从未有过不臣之心!”李二怎么敢说自己想坐上去,那不是嫌死得不够快么!所以立马否认,连连作揖。

    “行了,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这天下大半是你打下来的,所以你觉得自己坐上这把椅子,是应得的。而建成是因为年长才得了太子之位!这些朕都知道!”李渊这时声音低沉,完全没有一个帝王的霸气!

    “但是,他毕竟是你亲哥哥,而且是朕亲自册封的太子,所以有些东西,我没给,你不能自己拿!”李渊这话说得很重,也很决绝,他知道自己这个二小子,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当初区区百骑就敢去踹王世充的大营,现在兵强马壮,怎么没胆子做出一些事来!但是这正是李渊担心的。

    这三个儿子都是自己个窦氏所生,也是自己最有成就的三个儿子。老大老成持重,是把内政的好手;老二不管是政治还是军事都有着非凡的才能,称之为天纵奇才也不为过;老三虽然相貌丑陋,但是却也是勇武非常,只不过心机城府和他两个哥哥比起来就差的太远。

    “父皇,儿臣真的没有丝毫的不臣之心,只是大哥和三弟心中放不下而已!”李二打死都不敢承认自己想要登上大宝,所以只能说太子忌惮他。

    “是吗!朕也知道,从朕建立起大唐那天起,你们之间只会是越来越相互猜忌,只是没想到你们会到这样的地步,不把对法置于死地不罢休的地步!朕很痛心,不知道下去九泉之下如何向你们母后交代!”李渊这一次把李二叫来,心中打的主意其实还是想要李二做出退让。所以就扯出了窦氏,李二他们兄弟三人的生母。

    “父皇,不必伤怀,想必以大哥的聪明才智肯定会想通的!”李二还是装傻充愣,让他放弃,没门儿。这个天下是他带着兄弟们拼死拼活打下来的,到时候坐江山的却是李建成,哪有这样的好事儿?而且哪怕他真的对于皇位没有想法,那两个家伙会放过他吗?这一刻李二心中不禁也对李渊有点怨愤了。

    “你们怎么都是这样?之前建成是这样,说你放不下手中的兵权,说你心中有怨,觉得朕处事不公,他对你没有丝毫恶意。难道你们真的准备兵戎相见不成?准备活活气死朕不成?”李渊也生气了,这些小子长大了一个个都不服管了。

    “父皇,儿臣不是眷恋兵权,而是手下的那帮兄弟跟着儿臣这些年东征西讨,感情深厚,实在是舍不得分开了!而且儿臣也不敢交出兵权来,因为在儿臣王府四周随时都有不下五百人在待命,儿臣不敢放弃这最后的护身符!”李二话中暗指,要是手上没有这兵权,怕他死后手下士兵暴乱的话,他的人头第二天就会出现在某些人的书桌上。

    这完全是直接摊牌了,李二一向不是拖泥带水的性格,只要确定了目标,哪怕只有六成的可能性他都敢直接把全部筹码押上去。在之前的朝堂之上,他确定了那两人是一定要置他于死地了。那么他也就直接摊牌算了,再这样裹着那最后的遮羞布,实在是让人平白笑话了去。还不如这样快刀斩乱麻来得干脆。

    “你是说,建成是一定要你死?”李渊虽说在皇宫里啥事儿只要想知道就没有瞒得住的,但是却从未想过自己的儿子们会在这皇城里拼出个生死来。所以三人的居所附近还真没有他的眼线,只是在三人府中安插了内线,知晓他们大致的动向而已。

    “儿臣岂敢乱说!五百弓弩手,时刻待命,就隐藏在秦王府周围的几栋宅院里。”李二很肯定,因为常年带兵,士兵身上的杀气对他来说再熟悉不过了!昨日回家的时候他就感受到了,那四周的宅院里一股股若有若无的杀气,锋锐而又带着死亡的气息,不是近战兵卒那种血腥的杀气,所以定是弓弩手无疑。

    “朕这个皇帝当的还真是可笑!没想到朕的儿子就要在朕的眼皮子底下杀害自己的兄弟了!这还有没有王法?真的当朕不存在吗?”李渊开始咆哮,愤怒的狮子想要张开它的爪牙,撕碎那敢于违抗自己意志的小狮子。

    “父皇息怒!儿臣真的……”李二趁机火上浇油,他还觉得李渊的怒气值不够,没有爆满。不然接下来的大招会没有最大的威力,他要李建成那两个家伙承受老狮子的怒火,既然已是敌人,那么就不要留手了。慈悲可以有,但是那是要在彻底地制服了敌人之后,李二心中还是没有下定决心,还是过不了心中感情那一关。

    他不是对李建成和李元吉的感情,而是对李渊和窦氏的感情,他怕自己杀死了那两个家伙,会直接摧毁和李渊之间的父子之情。李二说到底还是一个孝顺的孩子!

    李渊咆哮了一会儿,就直接叫人去彻查李二所说的事情,父子两就陷入了长时间的静默之中。

    过了不久有内侍前来禀告,李渊脸色越来越难看,看来查出来的结果让他很是愤怒与揪心,他喘着粗气,吹胡子瞪眼的样子恨不得直接把那幕后的人给吃了。

    但是李渊说到底也是坐上了皇位的人,之所以失态只不过是因为周围没有其他人,不必隐藏而已。所以过了不久李渊就平复了心情,看着李二的眼神也柔和了不少:“朕真的没想到,权力真的会使人变得不折手段,你走吧!走得远远的,真给你这大唐的半壁江山,让你自立为王,只要你别再回长安来!朕知道那两个人加在一起也不是你的对手,所以为了不出现朕最不想看到的局面,所以你走吧!”李渊闭上眼睛,今天他心力交瘁。他不想见到的局面正在一步步的变成现实,他不想看到的事情,正在一件件的生。这让他开始恨自己打下的江山了!

    “父皇,儿臣不走!儿臣还想着在父皇膝下尽孝,还想看着我大唐平定天下,而不是就这样分裂成两半,这江山是父皇和儿臣一起打下来的,是我们所有人一起打下来的,所以它不能分。而且当初起兵就是因为战乱使得百姓生活困苦,为了给百姓一个太平的天下,所以父皇才起兵反抗暴虐的隋炀帝。现在将天下两分,只会让当初的悲剧重演,百姓流离失所,千里无鸡鸣,万径人踪灭!”李二才不想离去呢,把自己打下的江山白白的分出一半,谁人愿意?至少他不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