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二十六章 朝堂(续)
    “行了,你们两个,都给朕消停点!在这朝堂之上,成何体统?”李渊很是头疼,自从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病秧子孙子李宽把事情捅出来之后,这个篓子是越来越大了,现在在这朝堂之上,当着满朝文武,这几个小子都敢这样争锋相对了。要是在私底下,还不得评个你死我活?想着这些,李渊恨不得直接把那小子拉出午门拖死。

    但是也只是在心里想想,他也知道自己的几个儿子是什么货色。老大虽然占着正统的大义名分,但是确实比不上那二小子。李渊这些年也一直在立长与立贤之间徘徊不定,当初刚刚建立大唐的时候直接将长子立为太子,看来是有点鲁莽了!可是不立长子,改为次子又说不过去,而且长子李建成这些年虽说没多大功绩,却也没有过错!

    越想越头疼,看着立于大殿中央的两个人就是一阵无名火起:“你们两个给朕听着,现在都退下!世民你尽快去找寻孙思邈孙神医,他或许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治好平阳的人了!至于元吉,你就好好的呆着,这段时间别惹是生非,别以为朕不知道你那点破事儿!”李渊这回顾不得家丑不外扬了,他虽然在当上皇帝之后已经在注意城府了,但是武夫出身的他怎么也学不会那一套。

    “儿臣遵旨!”李二和李元吉拜退而回。

    “好了,接下来接着议事!不知哪位爱卿有事启奏?”李渊端坐在九龙椅上,看着满朝文武。

    只是这会儿满朝文武大臣都在思量着刚才秦王和齐王之间的对话,个个面色不定,那里还有人想着什么奏禀国事啊!之前两位王爷之间虽然只说了几句话,但是透露出来的信息实在是有点惊人:先两位王爷直接交锋,没有像以前那样打着官腔暗中使劲,这说明两大利益集团已经撕破脸皮了,不再顾及彼此的颜面了。这使得他们之中大多数要选择站队了!其二平阳公主重伤不治,这件事也非同小可,平阳公主是谁?是皇上最宠爱的公主,是大唐威名赫赫的娘子军的统领。这位传奇的女将为了救秦王而重伤,而且好像治不好了,这使得很多人心中的天平开始往一边倾斜了。

    朝臣们的表情这一刻丰富多彩,如同世间百态,让人叹为观止。之前支持李二的那群人里边有几个人脸色变幻不定,这些就是动摇了的。李二站在一边默默地观察着,心中一声叹息,因为其中有些人在他心中一直觉得是可以相信的,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就动摇了!果然是人心隔肚皮啊!

    李建成自从李二进入这太极宫之后就一直没有出声,站在朝臣的最前面,面色如同古井无波,看不出心中在想什么!对于这位大哥,李二心中感情复杂,小时候的崇拜,到李渊起兵时的相互能把后背放心的交给对方,再到现在这样势如水火,李二说不出心中的感受。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可是这兄弟相残真的是小节吗?”李二在心里问着自己,一直找不到答案!

    “既然无事,那就退朝吧!”李渊知道今天这次大朝会已经没必要再进行下去了,整个文武百官都在衡量着自己的得失了,谁还关心天下事?这也是世家门阀的劣根性,因为在这个战乱快要结束的年代,这些一路从血腥中走过来的家伙们都是先考虑自己的家族的!因为他们的观念就是先有家,再有国。

    “皇上,老臣萧瑀有事启奏!”这时站在文臣一列的一个须花白的老人站了出来!

    “萧爱卿有何事,说来!”李渊没想到还是有人在关心着这个国家的,而不是只顾着自家的事,所以还是有那么一丝欣慰,声音也变得柔和了一些!

    “启奏皇上,河北道从入冬以来,连降大雪,现在业已成灾,望皇上开放国库,用以救济灾民!”萧瑀声音恳切,神色希冀的看着李渊。

    李渊没想到萧瑀带来的会是这样的事,雪灾关乎千千万万老百姓的生死,这可是件大事!要知道现在天下都还未安定,要是再闹出民变来,那简直就是雪上加霜!李渊沉吟了,他要好好想想,国库的情况李渊比谁都清楚,确实还有点钱,但是用来赈灾,却是万万不够的。可是整个大唐还有哪里有余钱啊?都是这天下大乱害的,要钱没钱,要粮少粮。

    又是一件头疼事儿!李渊眉头皱的老高,下巴上的胡子被捋断了几根,一阵生疼。

    “崔爱卿,户部还有多少钱粮?”李渊询问户部尚书崔祥。

    “回陛下,现今户部上有十五万贯银两,和十万石粮食,这是除去计划中明年上半年各路大军粮草之后的结余!要用来救济河北道全部百姓的话,微臣只能说是杯水车薪,可是大军粮草是不能动的,不然军中哗变比起民变可怕得多!”崔祥没办法,谁让大唐穷呢!那些有钱的都把钱藏起来了,就连崔祥自己本家清河崔氏不也是囤积了大量的铜钱!但是这些事儿没法说出来,因为这是这些大家族历来的手段,乱世的时候就囤积粮食,金钱,等到乱世平定,在继续享受那高高在上的生活,手中的粮食,金钱再从百姓手中购买土地,实现家族势力的扩张。

    李渊也是知晓这些,因为他也是这些世家大族中的一员,关陇李家的族长!这样的事情李家也在做,但是都是存在千百年的家族,该守的规矩还是要守!哪怕以博陵崔氏为的家族势力排斥皇家,甚至隐隐的有传言会在新出的《氏族志》上让皇家难看,也不能让李渊打破这规矩。

    左右为难之下,李渊心中越焦躁!

    就在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太子李建成站了出来:“父皇,儿臣觉得其实河北道的雪灾不需要用到国库!”

    李建成一句话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过来了,要知道这是一道,不是一州。大唐天下三百六十州,而河北道下辖二十四州,还有一个都护府。所需钱粮简直是一个天文数字,他居然说不需要动用国库,难道他会点石成金之术不成?

    “太子有什么办法?快点说出来吧!”李渊话了,他也很好奇。

    “其实这一次,二弟率军征战突厥,还有柴绍驸马镇压吐谷浑,大军所获得的战利品,比起国库多多了!至少儿臣就知晓二弟这一次带回来的财物价值不下十万两!”李建成一句话出口,就将李二推到了风口浪尖。

    李渊也是面色不善的看着李二:好啊!一场战争打下来,你倒是了财了,国库却空虚了!你一人就是十万两,那么你那些军中大将加起来不下十多人,岂不是有百万两的银钱缴获。再加上士卒所获得的赏银。李渊不敢在细想了,只是他搞不明白为什么李二打仗居然这么赚钱,他之前也率兵打过仗,怎么全是往里边塞钱啊!

    李二知道这一定是那个李建成安插的暗探泄露出来的,不禁面带苦笑。这一次确实收获了不下百万两的财物。他们在遭遇突利的时候,这位突厥的汗王刚从大唐边境的一个商业城市里劫掠回来,带着这次抢劫的收获,这些全被李二他们缴获了。但是战死的士兵的抚恤,还有大军一路上的粮草这些全都是从这笔钱里边扣除的。这一次深入草原,从出了玉门关之后李二的大军就再也没有获得过补给,全都是在草原上抢夺,或者向路过的胡商购买。这一路花销下来,就只剩下他带回来的十几万两银两了!

    李二也不敢说只有这么多啊!因为没人会相信,难道说自己的大军没有获得补给?这也没人会相信的,因为李二知道做这一切的就是刚才话的那位,自己的大哥。既然他敢不给,那么就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甚至连交接文书都已经准备妥当了,当然接收的人定然是那位已经暴露的暗桩!

    李二心中暗恨,虽然他早有预感,撕破脸皮之后一定会被攻击,但也没想到来得这么快,这么狠!

    “没错,儿臣这一次却是缴获了不少财物,但是却早已分下去给了麾下士兵和娘子军了!儿臣愿意将儿臣那份共计十三万两捐献出来,用以救济灾民!只是手下将士而晨却是不敢替他们做主,因为这是他们用命拼来的!”李二直接把手上还剩下的捐献出来,然后再找个借口推脱其余部分。

    这一招很漂亮,但是却还不是李二的全部,就在刚才李二才真正的寒心了,自己的兄弟已经真的不见了,现在只剩下两个被权力冲昏了头脑,想要置自己于死地的敌人!所以他开始了这些年来第一次反击。

    “儿臣已经做出表示,大哥作为当朝太子,又久居长安者等繁华之地,父皇赏赐更是不少,不知……”既然你坑我一把,那么你也下来吧!李二直接拉上李建成,让他也出上一口血!

    李建成搬起石头不仅砸了对手的脚,连自己的脚也一起砸了!他在李二的注视下不得不将自己这些年明里暗里弄到的十五万两捐献出来,因为他是太子,怎么也得比李二这个秦王强上三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