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二十五章 朝堂
    时间不因谁而停驻半刻,就在不知不觉间流逝着。第二天黎明破晓,长孙服侍着李二起身上朝。

    在府门前依依惜别了片刻,李二翻身上马,双腿夹紧马腹固定住身体。然后在深深地看了一眼身后的院落,转身打马而去。

    一路走来,那些昨日离去的将领们慢慢的汇聚到了李二的身后,这也是他对抗太子集团的本钱。长孙无忌离着李二最近,两人走在最前头,之后却是秦琼,本来秦琼不愿走这个位置的,但是谁让他有一个会撒泼的兄弟呢!

    “要是我秦二哥不走这个位置,那么谁也别想走!不然就问问我程咬金的马槊能不能捅死人!”这是那个憨货说出的原话,在他心里李二自然是走第一位的,长孙无忌因为是大老板的大舅子,所以他不敢说。但其余人,那就不能走在他秦二哥的前头,因为哪怕是大老板李二在私下里也要称呼他秦二哥一声恩公。所以这家伙就帮着耍泼,以便混上第四位。

    李二对于这些也不是很在意,因为在他心里其实清楚得很,哪些人有哪些贡献,哪些人其实和自己不是那么一条心。这些在他心里都衡量的清清楚楚,至于表面上的这些排位什么的,那又怎样,又没有实际的影响!

    而且,秦琼走着第三位其实也符合他的身份地位,虽然他是半道上才从王世充那里投奔过来的,但是却也在那一场场战争中证明了自己的实力。那一双金锏使得是出神入化,而且每战必身先士卒,可以说秦琼在战场上流的血是他手下众多将领中最多的,功劳也位居前列。只是在他身后的程咬金却是个憨货,耍赖在行的很。虽说行军打仗也是一把好手,但是他的性格却让人很无奈。

    李二带着自己的心腹大将们来到了朱雀门前,这里是进入宫城的正大门。这一次他们是应召前来,而且是在大军凯旋之后,所以一定是要从这里进入皇宫的。本来还要去什么太庙,吃那祖先定下来的庆功宴。据说只有四个菜,而且还不是什么美味。

    本来李二也想要这样的待遇的,但是这一次他们虽说取得了胜利,但是平阳公主受伤却把所有功绩都掩盖了。在李渊看来,虽说击退了突利的十万控弦之士,但怎么比得上自己那心头肉一般的平阳公主?所以李二等人这一次是不赏不罚,而且李渊在昨天亲自去太医院看了李秀宁的伤势之后,狠狠地斥责了李二一顿。然后下令要太医全力救治,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治好。不然就自己提头来见。

    李渊一直以来都对李秀宁有一种愧疚,因为当年他把李秀宁给弄丢了,然后在太原起事之后才现自己女儿居然还在隋朝的都城大兴城。这让他觉得自己对不起这个女儿,后来李秀宁组建起娘子军,为了他李渊的大唐东征西讨,一个女孩子硬生生的闯下了不世功绩。这些让李渊又是骄傲,又是愧疚,久而久之父女俩的感情非常复杂!

    辰时的时候,宫门准时打开,这是上朝的时间到了。李二率先下马,把马匹随手交予在一旁候着的小太监,然后向着宫门走去。他身后一大帮子也跟着他大步而去,马匹自有人照料。

    在宫门口,要解下佩剑。皇宫之内除了侍卫任何人不得佩剑,哪怕是皇上的亲生儿子,亲王殿下也不的例外,这是李渊写进了《武德例》里面了的。

    来到李渊议事的太极宫前,这里早就站满了等着上朝的其他大臣,看着李二带着一大群人浩浩荡荡而来的时候,众人脸色不一:有人脸色大变,看着李二等人双眼闪过一道道敌视的神色;有的人很平静,就像是没见到李二这群人一样;还有人却有点兴奋了,他们很是热切的看着走在最前面的那个龙行虎步的青年男子。

    现场的一切显示出当今朝堂之上的势力划分:对李二敌视的,定然是太子一系的人马!那些中立的有的是李渊的心腹,更多的却是那些世家大族的代表,像是清河崔氏,范阳卢氏等。虽说李二所在的陇西李氏也是门阀的一员,但是这一支只支持皇帝李渊,以及将来的皇帝,所以对李二也只是不闲不淡的。至于剩下的兴奋的那一小部分,那是李二的支持者,只不过多数都不是什么重要职位,这些人多是散职。

    随着太监的一声:“上朝,大臣觐见!”这一次的朝会开始了。

    李二由于是应召回京,所以没有和那些驻京官员一同进去,而是等在太极宫外,等着李渊召见。

    好在没等多久,就听的皇上召见秦王的呼喊声传来,李二连忙走进太极宫,一路上双眼直视前方,来到大殿中央推金山倒玉柱的直接跪倒:“儿臣李世民,拜见父皇!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个三呼万岁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反正李唐建立之后就萧随曹规的跟着沿用了下来。

    李渊看着拜倒在大殿中央的次子,一身的礼仪铠甲穿在他身上,更是称托出他的英挺不凡,头盔的面甲卸下来了的,可以看清楚他脸上那被塞外风沙吹拂得粗糙的皮肤,还有那身为人父而蓄起的短须。

    “平身!”李渊出声道。

    “谢父皇!”李二应声而起。

    “听闻我儿于塞外击退突利十万控弦之士,斩万五,更追击突利三百里,可谓是大胜而归!说吧想要什么奖赏!”李渊淡淡的说道。

    朝堂上群臣听得此话,尽都皱起了眉头:皇上这意思到底是要大赏还是要惩罚秦王呢?说是要赏吧,声音冷淡并且带有威压的语调,说明其中必有别的隐情。要是说惩罚吧,却又要秦王自己提出来,这简直就是……难解啊!

    李二知道肉戏来了,这是要自己放弃奖赏,这样李渊就可以摆脱不奖励有功军士的恶名,还可以间接地出上一口李秀宁受伤的恶气。但是现在这样的情况李二还不得不按照李渊的剧本来,因为要是不顺从的话,李渊就会先奖赏他们,然后再借着李秀宁受伤这件事来对他们进行另外的惩罚,甚至比起他主动放弃来的还要狠。

    “儿臣这次虽然击退了突利,但是却也没能留下他来,所以功劳愧不敢领,只希望父王不要治孩儿作战不力之罪才好!”李二向李渊低头了,这非常无奈,因为李渊非常无赖!

    “很好,胜不骄,败不馁!那么先退下吧!”李渊见达到目的,也就不再多说。

    李渊不想多说,不代表别人也愿意直接这样放过李二了,就在李二想要谢恩离去的时候,一个破锣嗓子出声了:“父皇,儿臣认为此次二哥不仅无功,反而有过,所以应当受罚!”

    一个丑汉从朝臣中走了出来,他身穿蟒袍,上绣着四爪蛟龙,正是李二的三弟齐王李元吉。

    “哦!元吉有什么看法?”李渊淡然的问道,要是在平时,李渊说不得或直接来一句‘朕意已决’来顶回去,但是今天虽说他已经出了一口气,但是李秀宁的伤不知道还能不能好得了,这让他心中始终不痛快,所以也就没有阻止李元吉的难。

    “二哥,此次轻敌冒进,身陷险境。幸得三妹平阳公主赶来相救方才得以脱困而出,借以击败突利。可是却导致平阳公主李秀宁身受重伤,现在还在太医院救治,只是伤口炎不知道还能不能救得回来呢!秀宁救回来了倒还罢了,要是有什么闪失,到时候说不得还要二哥给个交代!”李元吉神色很是轻蔑的看着李二。他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知道伤口炎除了切掉患处之外,还没有别的方法,可是据他所知李秀宁伤口在锁骨下方,胸部上方的位置,从前往后的贯穿伤。这样的伤口是无法切除的。这几乎注定了李秀宁没救了,所以他想借机坑上李二一把。

    “这个自然!不仅是三弟关心秀宁,秀宁这一次因为孤王而受伤,所以孤王肯定会给出一个交代来!这一点不劳三弟费心!”李二不闲不淡的回答,他虽然很想直接拂袖而去,但是却不能这样做。

    “那么,不知道二哥用什么来交代?要知道三妹可是为了你连命都豁出去了!到时候要是有个什么意外,你不仅要给父皇交代,还有柴绍妹夫,太子大哥,还有小弟我都要二哥交代交代!”李元吉很享受这种压制李二的感觉,他从小就没赢过李二,一直在他的阴影中长大,这一点造成了他心理畸形。对于他这个优秀的二哥,李元吉有一种恨得牙痒痒的恨意!

    “要是三妹真的有什么不测,那么为兄自会亲自前往塞外,取回突利的人头,祭奠于她。至于父皇那里自有父皇决断。柴绍妹夫还有我们那柴令武外甥孤王也会安排妥当,至于你和太子,你们想要什么交代,孤王都接下了!”李二站在太极殿中央,面对着李元吉的难,一点也不惊慌,甚至有一种无视的感觉。

    这种感觉只有与他面对面站着的李元吉感觉出来了,这让他很是抓狂,恨不得直接将眼前之人撕成两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