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二十三章 卑劣者
    李二夫妇离开李宽的院落,一言不的往回走。长孙默默地看着那个一直以来在自己心中无论生什么事情都是从容不迫的丈夫,在这一刻却显得有点惊慌失措,这是她在之前从来没有见过的。

    长孙不由得快走几步,追上李二,拉住他的手,想要给他安慰,让他知道无论生什么,她都会陪着他面对。

    “观音婢,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孤王听说宽儿梦里学到了那些奇怪的学识,就显得非常的怯懦?是不是和你知道的李世民差别很大?”李二转过头看着自己的妻子,微微的叹气道。

    “二哥,似乎有一些难言之隐,妾身不敢妄自揣测。”长孙是个聪明的女子,她知晓男人有的时候会保留一些他们自己才知道的秘密,不会告诉任何人,哪怕再亲密,再信任。

    “其实,这样的事情孤王曾经也听说过,但是那一次造成的结果,让孤王想起来都后怕!孤王也算是身经百战,从死人堆里打滚出来的,但是却不愿回当年的事情!”李二虽然说着不想回忆,但是还是向长孙透露出来了。

    “这样的事情,前隋大业年间曾经出现过一次,那一次本该上位的太子杨勇,莫名的就消失了,而皇位旁落到炀帝杨广身上。当时得到这样境遇的正是这位隋炀帝陛下,不然之前性格温和的二皇子怎么会在之后变化那么大!开凿运河,东征高丽,这两项事情是炀帝顶着全体大臣的抗议,一意孤行促成的。也正是这两件事情葬送了隋朝江山。”李二说出了心中藏了两三年的秘密。

    “怎么可能!”长孙也很惊讶,隋炀帝居然也曾在梦中获得神秘人的扶持?

    “这个,孤王也说不清是真是假,只不过是记载在一本杂记上的,只是这本杂记出现的地方是在炀帝的寝宫的地砖下,这就由不得相不相信了。”李二不管自己妻子能否接受,自顾自的说起来,他保守这个秘密实在是太久了,已经快把他憋坏了。但是一直以来都找不到人诉说,甚至不敢说。直到今天夜里,在自己儿子身上再一次听说类似的事情,他才向自己最亲近的女人说了出来。

    “这么说来,炀帝其实和二郎一样?那么二郎以后……”长孙不敢想下去了,后果实在是有点恐怖。

    “这个,孤王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是不是直接放弃宽儿?”李二身上杀气一闪而逝。

    “不行,他是韶华妹子的骨肉,要是为了这些莫须有的东西,就……的话,妾身实在是于心不安。”长孙反对道,她不知道李宽到底是不是和隋炀帝一样,但是现在李宽还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妥,难道仅仅因为一个猜测就放弃这个孩子?而且李宽这段时间虽然表现得有些特异,但是却丝毫看不出有什么暴虐的倾向。甚至对于兄弟姐妹非常的友好,丽质那丫头几乎就成了李宽的小尾巴了。

    “二哥,是不是好友别的办法?”长孙还抱有别的期望。

    “其实,这样的梦中传道在大唐还是有很多例子的,只是那些都有如传说般飘渺,孤王接触的最真实的,就只有炀帝了,但是像是道家讲说的托梦,佛家的梦中证道都有这样的传说。或许可以派些人去龙虎山天师教,普陀山这些道佛圣地去打听一番。”李二其实也不愿放弃李宽,甚至他对李宽有一种和别的儿女不同的感情,因为那个女子留下来的感情。

    “那么就先这样吧!反正二郎还小呢,将来不让他接触朝中的那些龌龊,说不定还能成为一代学术宗师!”长孙自己宽慰自己。她也清楚像自家这样的家庭,不接触朝堂,那是不可能的。只是一个美好的心愿,希冀老天不要开那样的玩笑,不然说不得要动用些手段了。

    “就这样吧!”李二就这样牵着长孙,一路慢慢走回自己的院落了。

    要是李宽知道自己胡诌的一番说辞,居然出现了这样的巧合,会不会一口盐气水喷死自己!

    李二夫妇回房之后,也没有睡下,因为向他们这样的人是总有忙不完的事情的,两人在昏暗的烛光下,开始办理起各自的事务来。

    长孙看着李二带回来的物品清单,没想到自己夫君这一次出征,还带回来不少好东西:草原上特产的紫羊羔的皮毛十五张,这能够给几个半大小子做一身皮袄了。还有白狼皮三张,只是后面备注已经出手一张,给了宣旨的宦官黄公公。

    “二哥,为什么还给这些宦官送礼啊?你不是非常反感吗,上一次妾身向宫中送了一些财物,你当时可是大雷霆!”长孙很不解,李二的性子是那种掺不得沙子的类型。大唐刚建立那会儿,李二被太子和齐王逼得差不多走上绝路,也没有向李渊求助。要不是长孙通过买通宦官让他们在李渊旁边借机提上几句,使得李渊知晓这样的事情的话。可能在那个时候,兄弟几人就兵戎相见了。

    “这个……”李二有点尴尬了,上一次他还因为这件事说道了长孙一顿,没想到这一次却被长孙抓住了小辫子。

    “其实,这件事情还要从头说起,也就是回来的路上我们说的那件事,有一次我回京拜见父皇,就在隋炀帝曾经住过的寝宫之中等待父王召见。没想到我现有一块地砖的颜色与其余的稍稍有点差异,我一见之下就感到很好奇,要知道平常哪怕是现了这些,我也不会追根究底,但是这一次却不同以往,心里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催促,要我掀起那块砖来看看。”李二今晚似乎很容易感慨,大概是今天受到的刺激有点过度。

    “掀开来,里边是两本小册子,一本就是记载隋炀帝梦中有高人传授学识的事情,还有一本却是一件更让我惊骇的事情。”李二没想到当初他一个好奇,居然让他现了这样大的两个秘密,让他一直不敢对任何人说起的秘密。

    “是什么?”长孙何等聪慧,她知道李二既然已经说了起来,定然会告诉她,但是合格的听众是要会给讲话的人回应的听众。所以她适时地抛出一些想要知道的意图,通过问话传达给李二。

    “那是一群生活在黑暗中的人,他们想要为自己找一条出路,他们在那世间最黑暗的地方从事着最卑贱的事务。而且往往不得善终。所以为了有一个好的归宿,为了将来自己老了不像前辈那样孤苦无依,他们联合起来了!这样的联盟让孤王都觉得无从下手。因为在那里他们实在是太平常,让你感觉不到。”李二看着皇宫的方向喃喃的说道。似乎在那里有着一个庞然大物在潜伏,等待着时机伸展它的爪牙。

    “你是说,宫里有人组成了一个联盟?”长孙站起身随着李二一同望向那还在灯火通明的皇宫。

    “是的,父皇和我们都没有在意过,那些年老的太监和宫女出宫之后的处境,那实在是不能用凄惨来形容。为皇家服务了一辈子,除了伺候人别的都不会了。年老了就被赶出皇宫,或沦为乞丐,或流落风尘。”李二在那次得到册子之后就开始留意,没想到这些人出宫之后居然过得如此凄惨。

    “那二哥你怎么不和父皇说起此事?”长孙不解。

    “和父皇说,没有用的,我敢肯定,这样的册子不仅仅只有我得到,还有父皇,太子他们都应该有份。”李二肯定的说道。

    “那么怎么就没人说句话呢?”长孙更是疑惑了,这样的事情怎么能无动于衷!

    “不是不做,而是做不了!现在天下还未太平,整个大唐国库空虚,甚至可以说连十万两银两都能难住户部那帮子大臣,内府就更别说了,五万两就是极限。大军征战耗费了太多的国帑,没有闲钱做这些了!”李二很是清楚这个看是庞大的帝国实际上穷到了何种地步。

    “所以,这个联盟就这样存在了下来,而且越壮大了。现在宫里的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这个联盟,甚至各个亲王府都有不少这些人的眼线。所以为了不使得这个联盟靠向太子一边,我们也得向他们示好。现在正是太子和孤王的天策府之间争斗最汹涌的时候,容不得半点闪失,所以哪怕违心的对一个阉人示好,在大局面前也无关紧要!”李二解释道。

    “那么这个组织叫什么?”长孙问道。

    “卑劣者!”

    就在李二和长孙商议的时候,另一边,太子东宫,李建成和齐王李元吉也聚在一起商量。

    “大哥,为什么在李二回来之前你不给那个女人一个教训?”齐王长得非常丑陋,让人怀疑他到底是不是李渊和窦氏的种,要知道李渊长得也算英俊,窦氏更是难得的美人,怎么就生出这样一个丑汉出来:蒜头鼻,招风耳,还有两颗大大的黄板牙。李渊在他出生的时候能够忍住没有把他扔进夜壶里淹死,实在是定力非凡。

    “怎么,你难道还想着本宫把秦王府赶尽杀绝不成?先不说父皇知道之后会怎么反应,就说长孙弟妹那个女子也不是省油的灯,手段高明的很呐!”李建成留着胡须,只是在上嘴唇却没有,只有一个山羊胡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