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九章 暴怒小萝莉
    李二可没注意到自己最亲近的两个人表情的细微变化,他现在还沉浸在自身的欣喜之中。不得不说李二对于感情上其实是不那么敏感的,他一直把自己关在内心的那个幻想出来的国度内。这一点从历史上就可以看出:他自己经历了那一场惨剧获得皇位。但他并不希望自己成为孩子们的榜样,所以他很是用心的教育自己的几个儿子。结果却让他的儿子在他的心上狠狠地插了几刀!

    这是后话暂且不提,至少现在几个小家伙还是很纯真的,李二的幻想还能继续下去。

    李丽质趴在李宽的怀里不肯出来,李宽只好无奈的抱着她。但是李宽身体毕竟不如常人,在刚才又全情投入的演奏了一曲《将军令》已是疲惫不堪,现在抱着几十斤重的小丫头,渐渐的感到体力不支了。

    “丽质,二哥累了,你下来吧!”李宽柔声对一心当鸵鸟的李丽质说道。

    “父王他们走了吗?”小丫头还惦记着不让李二看到她现在的样子。

    “走了!”李宽实在是太累了,再加上李二和长孙无忌在一边虎视眈眈,不得不违心的哄骗了小萝莉。

    “那丽质就下来了!”小萝莉听说父王已经离开,选择了相信最喜欢的二哥,松开了手脚。

    李宽把她放下,小丫头伸出小手揉了揉眼睛,正要抬起头来,就被早就准备了许久的李二一把抓住了:“哈哈……这下抓住了吧!小东西还不让父王看,现在看个够!”李二笑着看着在怀里挣扎的小萝莉。

    “二哥大坏蛋,敢骗丽质,丽质咬死你!”小丫头在李二怀里挣扎着,恶狠狠的看着无奈站在一边的李宽,放着狠话,小手握成小小的拳头,向着自己二哥挥舞,眼睛睁得大大的,恨不得吃了李宽。

    “小丫头很有劲儿,看来身体也是很好,不错!”李二可不管这些,把李丽质转过身来,让她面对着自己:“让父王好好看看,真漂亮,丽质今天漂亮极了!”说着还把脸在小萝莉脸上蹭来蹭去。

    “讨厌的父王,快放开丽质,丽质都不漂亮了,刚才哭成小花猫了!”小萝莉躲闪着李二的亲热,小手使劲儿的推开那张大脸。把李二那英武的面容搞的扭扭曲曲,嘴巴想着一边咧去,眼睛也变形了。但是李二却没有丝毫生气,反而很是享受。

    “这就是天伦之乐吧!”他心里如是想着。

    好不容易,李二不在死死地抱着小萝莉,让她挣脱了怀抱,小萝莉一下地就向着李宽跑了过来。

    李宽一见李丽质的架势,就知道要糟,但是现在李二和长孙兄妹都在这里看着,平时对付她的方法可不敢使出来,不然现场的两只暴龙和一只笑面狐狸还不把自己给撕了,所以他只好拿出以身饲虎精神,决定硬撑这一次暴怒小萝莉的惩罚。

    小萝莉李丽质跑到李宽身边,拉起他的一只手,就张开小嘴,一下子咬了下去。这一口真的好狠,看的旁边的李二都为李宽感到疼,要知道他可是在沙场之上见惯生死的人物。

    李宽强忍着疼痛,声音都打着颤:“丽质,淑女哟!我们的小郡主是要做整个大唐最淑女的女孩子,咬人可不行!松开二哥!”李宽面部抽搐,五官都皱到一起了。要知道他第一次面对生气的李丽质的时候,才晓得这个历史书上记载的温柔贤淑堪称大唐典范的长乐公主,居然会咬人,而且非常的狠。

    “不要,二哥骗丽质,不是好孩子,坏孩子要接受惩罚!做错要承认,挨打要站好!”小丫头松开了小嘴,说着从李宽这里挺过去的歪理。

    李丽质的这番动作让站在一边的李二等人有点惊讶,刚才李丽质一下子就咬住了李宽,这要他们错愕了:这还是自己了解的那个丽质吗?怎么会是这个样子?那个柔柔弱弱而又知书达理的丽质哪里去了?怎么像是一只小老虎一样。生猛的一塌糊涂,咬人!一定是幻觉!三人一致这样想着,使得李宽多受了不少的罪。

    直到两人的对话传入耳中,三人才反应过来,那个咬人的小丫头真的是李丽质。长孙连忙上前,拉住了还想要再一次下口的小萝莉:“丽质怎么能咬人?母妃平时怎么教你的?”长孙这会儿真的是生气了,自己这个女儿平时乖巧懂事,怎么今天变得这么野蛮,简直就是换了个人似的。

    “母妃!”小萝莉一下子又换人了,现在是温柔萝莉出现了:“丽质错了!刚才二哥欺骗了丽质,丽质很生气,希望母妃原谅!”小萝莉一脸的歉意与委屈,让长孙的心,一下子就软了,本来还想好好教训她的,可是现在想来确实是李宽哄骗了小丫头,被自己最信任的人欺骗,确实让人生气,一时冲动情有可原。

    站着看热闹的李二和长孙无忌也是微微点头,表示接受小萝莉的解释,可是他们怎么没想想,要不是他们在一边用眼神威胁李宽,李宽会欺骗他最喜欢的妹妹吗,这会儿一个个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让李宽承受暴怒小萝莉的愤怒,实在是没有人权。

    李宽在心里狠狠地鄙视着李二三人的行为,但是在脸上却是不敢表露半分。谁叫在这里就他最小呢!

    “生气也不能咬人啊!女孩子怎么能做出这样不雅的事情?还有二郎是你二哥,怎么能咬他?去给二哥道歉!”长孙很是认真的看着小萝莉,然后对她说道。

    “是的,母妃。丽质知道错了,丽质不该咬人,不该咬二哥!丽质去给二哥道歉!”小萝莉说的很委屈。眼角开始又水雾蒸腾,慢慢的占据那双明亮的大眼睛。低下头,小萝莉一步一步的向着李宽走过来。

    李宽心里一阵心疼,没想到自己没有反抗,害的这个和自己最要好的妹妹挨了一顿教训,实在是让他不知是啥滋味,要知道在平时小萝莉说着要咬他,向他冲过来,李宽都会伸出手去扯小丫头的脸蛋,让她张不开嘴。这是两兄妹之间的小游戏,这两个月来给他们带来了很多的欢笑。

    “二哥,对不起!丽质不该咬你!”小萝莉站在李宽面前,低着小脑袋,声音也非常低沉,好像真的很难过。

    “二哥没有怪丽质,是二哥不好,二哥不该欺骗丽质的,二哥应该受罚,知错就要改,挨打要站好!丽质没有做错什么!”李宽不知该说点什么,因为现在那三个大人站在一边,他能说什么?虽然他已经想过要表现自己的不凡,但是却不是要表现自己的离经叛道,在这个礼法盛行的古老国度,一切挑战礼法的都不会有太好的下场。

    李二这个时候看不过去了,本来非常高兴的,却因为一点小事,变得如此的低沉沮丧,这让他很是不舒服:“好了不说了,我们先回去吧!对了宽儿,让父王看看,手上有没有受伤。”

    “是,父王!”李宽顺从的走到李二身前,任凭他卷起自己的袖子,看那刚才被李丽质要到的地方。

    “没想到小丫头这么狠,都出血了!”李二看了一下李宽手臂上的牙印,有点意外。在刚才他一直旁观,现自己这对儿女有着一种默契,所以在小萝莉跑过去的时候才没有阻难,没想到却出了这样的事。看来自己在旁边有点让这小子放不开啊!李二一瞬间就想清楚了其中原委,于是对长孙无忌打了个眼色。

    “不就是出点血嘛!有什么大不了的,男子汉大丈夫,哪里能不流血!征战沙场,没有留下伤疤的就不是好的军人,所以二世子见见血也是好事,激一下血性。”长孙无忌哪能不明白李二的暗示,于是接口道:“而且,不止是男人,女人也有上战场的。就像你们两个小家伙的姑姑,平阳公主殿下,在这一次出征也不是身受重伤!”

    “对了,秀宁!观音婢,你下去带着孩子们先回府,我要带秀宁去找御医治伤!”李二说着就带着长孙无忌走下了城墙,而长孙在这个时候也感到他们的用意,也安慰了李宽两句也下去了。城墙上就又剩下两个小家伙,李宽倒好,心理年龄有那么大,直到这是三人故意离去,只是李丽质却不那么明白。

    “呜呜……父王……母妃,你们不喜欢丽质了吗?不要丢下丽质!”李丽质到底只是五岁不到的小女孩,这个时候看到父母和舅舅一下子走光了,心里慌了,哭了起来。

    李宽听到小萝莉的哭声,连忙上前:“乖,丽质不哭!父王母妃有事,二哥陪丽质回家!”说着把小丫头抱在怀里,轻轻地拍着她的背。

    李宽不安慰还好,这一安慰,小萝莉哭得更带劲了,而且还埋怨起他来:“都是二哥,惹父王母妃生气了,他们不要二哥了,顺带也不要丽质了!”小手在李宽胸前拍着,像是在泄心中的委屈:“二哥刚才怎么不躲?明明之前都躲得开的,害的丽质被母妃教训,丽质都不是小淑女了!”

    李宽没有说话,现在只要静静的听着她的抱怨就好,小孩子心里受了委屈一定要泄出来,不然很容易造成心理阴影,甚至是性格扭曲!轻轻的在小丫头的背上拍着,嘴里轻轻地哼着儿时母亲用来安慰自己的不知名的曲子。李宽这是心里异常的平静,有一个肯对自己撒娇,脾气的妹妹,是一件庆幸的事,因为在这个时候李宽不用在伪装什么,在算计什么,害怕什么。在这一刻两个人就是这个世界的全部,李宽最是享受这样的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