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八章 第一次面对李二
    站在两个小家伙背后的三个大人,听到两人的对话之后都不禁笑了起来。

    “哈哈……”李二爽朗的笑声让李宽和李丽质反应了过来,两人停止了讨价还价,直接进行到了最后一步,打勾勾。本来李宽不准备在李二和长孙面前和李丽质打勾勾的,毕竟实在是太跌份了。可是却架不住小萝莉那动着闪光哀恸光波的大眼睛,就那么直直的盯着你,楚楚可怜的小模样就像是谁家丢弃了的小猫咪,找不到回家的路。

    “算了,丢人就丢人吧!反正我是没办法拒绝这个小妹子了!”李宽在心里认命地想着,然后伸出自己的手。

    李丽质见李宽伸出了手,高兴了,嘴角翘起,眼睛眯了起来,快乐的小模样别提多可人了。嘴角带着那一丝如同阳光般的笑容,出清脆如风铃的笑声:“咯咯……”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是小狗!唛!”李宽和李丽质两人异口同声的说着。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三个大人却是各个感受不同:李二只是为自己的儿女如此友爱感到高兴,因为他现在和自己的兄弟之间可谓是水火不容,太子与齐王两人现在巴不得置他于死地。所以他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走上自己的老路。在心里有的是欣喜,是宽慰。

    长孙无忌却是看到了一些别的事情,他看到李丽质对李宽的依赖,这让他微微皱眉。因为他与李二早就口头有约,李丽质将来是要嫁给自己的儿子长孙冲的。虽然李宽是李丽质的哥哥,但是他不知怎的就是觉得李宽对李丽质的感情似乎有点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

    长孙却是欣慰中夹杂着微微的痛苦,因为眼前的两个孩子,让她不自觉的想起了,还在城墙下等着的另外两个孩子,这两人的友爱,让她想起那两人的对立。难道真的不能和平相处吗?父辈如此,后辈还是如此?李宽真的就只是特例吗?还是韶华妹子的与世无争换来李宽这孩子的敏感与宽容?

    不管他们心里怎么想,此刻他们都为眼前的兄妹两人真心喝彩,要知道在他们这样身居高位的人来说,最缺少的就是这最平凡与朴实的亲情。天家无亲,不仅是天家,就连勋贵之家也是如此,勾心斗角,阴谋诡计层出不穷。兄弟倪墙,尸骨未寒而刀兵相向的不在少数,这也是因为现在的勋贵多数都有着胡人的血统,他们的先祖,祖祖辈辈积淀在骨子里的那种野性,让他们不甘现状,总想要最好的,哪怕只是奢望。

    李宽和李丽质打完勾之后,将李丽质从城砖上抱了下来。小萝莉像是一只树袋熊一样,双手搂着二哥的脖子,双脚盘在二哥的腰间,不愿意下来,小小的脑袋靠在李宽的胸膛上:“嘻嘻……二哥帮丽质挡着,丽质刚才哭成花猫了,不能让父王看到!”小萝莉害羞了。

    “是吗?那么父王更要看了,我那可爱的小花猫在哪里?”李二心情大好,就连一路让他愁苦不堪的平阳公主的伤势,都暂时忘到一边了,出言逗着李丽质。

    “不要,丽质都不好看了,父王别看!”小萝莉把脸埋在自己二哥怀里,只留下一个后脑勺。长长的青丝在脑后扎成一个马尾,这是她自己早上亲自扎的。自从李宽教她之后,小丫头就再也不愿意梳别的型了。

    “那么,让舅舅看看?丽质这半年长成大姑娘了,让舅舅好好看看!”长孙无忌也出声说道,他心里不知怎么的,见到李丽质和李宽亲密的样子就是有点不舒服。

    “不要,舅舅也不给看!”小萝莉头还是没抬起来,打算把驼鸟装到底了。

    “丽质,下来!你不下来,二哥没办法给父王行礼了!”李宽轻轻地在小萝莉的背上拍着,因为抱着小萝莉的原因,到现在他都还没有向李二行礼问候,这是很失礼的事情。要是被那些老夫子之流知晓的话,李宽说不得又要挨板子了,上次因为下学时没有向夫子行礼告别,第二天就挨了五戒尺。

    “无妨!宽儿看来身体大好了!不错,韶华应该会很高兴的!”李二摆摆手示意李宽不必拘礼,然后看着李宽红润的脸颊,有些伤感的说道。

    “谢父王!”李宽虽说不习惯,但是还是强迫自己向李二道谢,要知道来到大唐李宽觉得自己快成磕头虫了,每天早起要给长孙请安,去上学堂要向夫子问安,有时李渊也会来学堂看看,还有学堂设立于东宫一侧,太子妃常氏时不时的会碰到,还有宫中妃嫔,这些都是长辈,在这个不磕头不足以表崇敬的年代,李宽这两个月磕的头比起后世一辈子磕的都多。但是他不是抵制磕头,而是他实在是不大情愿叫一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男人‘爹’!后世的他就和李二现在的年纪差不多,三十来岁正是年富力强之时!

    “抬起头来,让父王看看,没想到当初离开的时候你还卧在床榻上,现在居然能够跑到城墙上击鼓来迎接父王了!”李二很是欣慰,刚才那一曲鼓点,震惊了他的灵魂,让他对于自己一直苦苦坚持的立场,再一次坚定了起来,男儿就应该热血激扬,咆哮于沙场间,仰不愧于青天,俯不惭于黄泉,于这天地间走一遭,对得起苍生百姓,报效过国家社稷,安万民,锄奸逆。能挽天倾,救万民,开天下之太平,哪怕身死魂消亦是无怨无悔。

    不管李二心中的残念,李宽这时候才看清这位便宜父王的脸,李宽不得不承认很帅,而且很man,有着一种乎寻常的气质,在他身上李宽看到了军人的坚毅,还有王者的仁风,甚至还有一种霸道隐隐展露。李宽来自后世,通过电视,网络之类的看过许许多多的世界各国政要,那些人确实很有风采,可是却难有一人能与李二比肩。

    “只是不知,当初太祖的风度,有没有李二这样!大概比李二强吧,因为现在李二还没有达到他最高的高度!应该还比不上太祖!”李宽心中这样想着。建立了共和国的太祖是他能够想到能够与李二并肩的人物,或许还有一个独夫,那个北击匈奴三千里的汉武大帝,也应当有这样的风采。还有那千古第一帝的秦始皇,气吞八荒,横扫**,也许不输于李二。但是这两位李宽觉得他们的时代实在是太遥远了,没多大的印象。通过什么影视作品来看的话,实在是被雷了很多次,也就没兴趣了。

    “看来,观音婢把你们这些小家伙照顾得很好!就连宽儿都身体大好了!哈哈……”李二看了站在一边一直没有说话的长孙,向她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这个女子是他的贤内助,是他这一生最爱的女人。

    “哪里有这样夸自己妻子的?你真是……”长孙无忌笑着插了句嘴,以他对自己妹妹的了解,知道刚才一定有什么事情触动了自己妹子,不然她不会像现在这样一言不了,看着还只顾着高兴的李二,长孙无忌心中不禁埋怨起来,或许李二真的非常爱自己妹妹,但是他却也不是一个好丈夫,自己妹子嫁给他已经十二年了。可是长年的征战使得他还是没有真正的了解自己的枕边人,没有知晓她到底需要什么,李二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

    “怎么,我夸奖的不仅是我的妻子,也是你的妹子啊!”李二还是没搞清楚状况,他对于政治军事这些事情有着天生的敏锐的直觉,可是面对男女之情,这种直觉却是差了不止一筹。

    长孙无忌都有直接敲开李二脑袋看看里边是不是装的豆腐的冲动了!自己这位主公兼妹夫,实在是不懂温柔。但是他转念一想却又释怀了:以为气吞万里如虎,行军打仗十几年,逢战必胜,攻必克的无敌统帅,对于儿女情长,风花雪月不大精通也说的过去。只不过委屈自己妹子了!

    长孙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李宽抱着李丽质的身影,有点呆。在那一刹那,她似乎看到了小时候哥哥带着自己在舅舅家里的那段日子,自己也是这样依赖着哥哥,只是不知什么时候起,和哥哥之间渐渐地疏离了。

    想着儿时的点点滴滴,长孙的那双剪水秋瞳不住的浮起雾气,迷迷蒙蒙的似那多雨的江南。

    一直注意着自己妹妹的长孙无忌,看到长孙眼中那滚滚欲滴的泪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过去的再难回来了,当初那个趴在自己怀里撒娇的小丫头,现在已嫁作人妇,为人妻,为人母。当初单纯的妹妹现在也学会了心计,也会在背地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帮着自己丈夫谋取利益了!好想回到当初,回去看看当初那个单纯的丫头,那个坐在秋千架上,笑着让自己推她的那个小丫头。

    长孙无忌闭上眼睛,嘴角也浮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很暖很暖,就像那秋日的阳光!

    长孙回过神,看着就站在身边隐隐护着自己的长孙无忌,心中也是激荡万分,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哥哥还是在保护着她,哪怕她不再需要,甚至在以前有点厌烦这种保护。

    “谢谢你!二郎!”长孙在心里默默的说。

    “谢谢你,李宽小子!虽然我还是对你不爽!”长孙无忌在心里默念。

    ps:谢谢hytuh1oo起点币打赏!这是大唐的第一个打赏,谢谢!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