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七章 原来是你
    “城墙上是谁在击鼓?”李二从渐渐停歇的鼓声中清醒过来,转过头问身旁的长孙无忌。

    “此曲从未听闻,听得人热血沸腾。不知是哪方高才创出如此仙音,简直道尽了男儿胸中热血,真想结识一番!”长孙无忌也是感慨万分。

    “没想到,无忌你的博学强记都不曾听闻此曲!看来得向这城门守将打听一番了!这个节目孤王很是喜欢,哈哈……在孤看来,此曲比起《秦王破阵乐》都不差分毫。”李二对这《将军令》很是喜爱,竟然拿它和他最喜欢的那一曲《秦王破阵乐》相比。

    “这个好办,差个玄甲护卫前去打听一番即可!”长孙无忌接口道。

    大军即将进城,在这里李二他们这些将领就要和后面的普通士兵分开了,因为三千玄甲是不可能进驻长安城的,这里关乎着皇帝的安危。所以普通士兵只能驻扎在城外十六卫的兵营里,只有将领才能入城。

    在李二率领麾下将领和士兵分开之后,李渊派来的宦官才上前宣旨:“皇帝敕曰:秦王李世民,外御戎狄,功在社稷,现凯旋而归,特许回家看望家眷,明日早朝上朝觐见!钦此!”

    “儿臣谢过父皇!”李二下马单膝跪下,听完宦官念完圣旨,叩谢恩!

    “公公久等了,孤王长途跋涉,身无长物,就剩下这从突利手上缴获的这一张白狼皮,借花献佛,还望手下!”这样能够为自己这亲王宣旨的宦官,肯定是李渊心腹,讨好一些还是有必要的,要知道有的时候你在外做的再好,也比不上这些家伙的两片嘴。

    这一点李二深有体会,在前两年,他就从来没把这帮子阉人放在眼中,结果很多宦官被李建成收买,在李渊面前说了不少他的坏话,甚至说他有不臣之心。使得那段时间天策府陷入了困境,要不是长孙还有些手腕,在察觉之后采取了一些手段,方才挽回。不然可能早在那个时候李二就被太子和齐王李元吉联手打压下去了。

    李二示意了一下,旁边的长孙无忌就结下了身上的包袱,递给了那个一脸贪婪的宦官。

    宦官接过包袱,笑呵呵的对李二说道:“奴婢还要回去向皇上复命,就不打扰亲王与家人相聚了。”

    “公公慢走!”李二也没挽留,拱手送走了这贪婪的阉人。然后想着在城门口等了良久的长孙快步而去。

    “二哥,你回来了!”长孙心中有千言万语,但是流到嘴边却不知从何说起,只有一句简单的问候说了出口。

    “回来了!观音婢,这段日子辛苦你了!”李二看着依旧美貌如二八少女的妻,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脸颊,虎目含泪。他知晓这段日子这位美丽的女子有多么的辛苦,为了他的愿望付出了多少心血。他在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道:这是你一辈子要对他好的女人,没有照顾好她,你就不是一个男人。

    “行了,你们两个要亲热,等会儿回府有的是时间,我这个做哥哥的可还在一边看着呢!”长孙无忌打趣这对在大庭广众秀恩爱的夫妇。说的长孙一脸羞涩,而李二脸皮比起长孙就厚的多了,啥都不在意。

    “哥!你也回来了,这一次征战还顺利吗?”长孙急忙转移话题,她可知道自己的哥哥不是啥好东西,从小两人父母双亡,投靠舅舅高士廉,使得长孙无忌养成了一种流氓习气,这是他要在舅舅家里保护好妹妹的唯一办法。

    寄人篱下,总是会不受待见,虽然高士廉对他们兄妹是百般照顾,可是其他的表兄弟却是不那么友好,别看长孙无忌长相儒雅,要是真的干起架来,三五个粗壮大汉都不是他的对手。

    “哎!”一说起这一次上战场。李二和长孙无忌都不由得垮下了脸,因为在他们身后还有一辆马车,上面是受伤的平阳公主。长时间的急行军,让她的伤情不容乐观。

    “观音婢,你先带着其他人回府等我,我先把三妹送去太医院。”李二说着就要转身而去。

    “二哥,三妹怎么了?”长孙还没资格看战报,所以还不知道平阳公主受伤的事。

    “三妹受伤了,而且在草原上根本找不到合适的伤药,所以只能先急救手段用了一下,保住性命,然后随着我们回京救治。”长孙无忌给自己妹妹解释道。

    “孩儿拜见父王!”就在李二准备离去的时候,两个声音异口同声的向李二行礼。

    李二这时才看到两个小将打扮的孩子,单膝跪在自己的左手方向。定睛一看,却是自己的长子李承乾和三子李恪。两人身着明光铠,一手拿着马槊杵在地上。身后是两匹骏马,马鞍上还挂着一张小小的长弓。

    “好,不愧是我李世民的儿子!”李二看着两人打扮得和自己那么神似,不仅胸怀大慰。笑着上前将两人扶起,看看这个,拍拍那个,很是高兴。然后转身看向长孙,还有李恪的生母杨妃,向她们投去一个感谢的眼神:谢谢你们把儿子教的这么优秀。

    长孙微微一笑,而杨妃却是面色微红,两人都是国色天香的佳人,这一刻都美的不可方物。

    李二高兴的跨上马,向着地上的两个模仿老爹的小正太示意了一下,一勒马缰,胯下乌云盖雪的名驹人立而起,长长嘶鸣了一声,当真是人如虎,马如龙。抽出马槊,向前急刺而出,一点寒芒乍现,风声呼啸。恰是:一点寒芒先到,而后枪出如龙。

    李承乾和李恪看的是眼睛都直了,心里对李二的崇拜可谓是唰唰唰的往上涨,上不封顶。

    李二打马而行,就要入城,长孙无忌亦是上了自己的马,紧紧跟随。就在此时,一个稚嫩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呜呜呜……父王都没先看到丽质,二哥骗人!”小萝莉站在城墙之上哭得很伤心。

    李二赶紧停下来,侧耳倾听了一会儿:“是丽质那小丫头,她怎么会在城墙上?”

    长孙无忌听到李二的话也是一头雾水,怎么丽质那小丫头也来了吗?刚才还没注意,小小的人儿躲在人堆里确实不容易看到:“这个我倒没注意,可能是躲在人群中了吧!”

    “不是,是在城墙上!”李二对长孙无忌说道。

    “怎么可能,城墙这是军事重地,怎么能让一个小丫头上去?”长孙无忌疑惑不解。

    “可是她的声音确实是从城墙上传来的!这一点不会有错,而且丽质还哭了。”李二的耳朵很是好使。

    “妹妹,怎么没见丽质小丫头?”长孙无忌回过头向着长孙问道。

    “前两天下雪,丽质的身子你是知道的,生病了,现在还在家里呢!”长孙很是疑惑,自己哥哥怎么问起自己女儿来了。早上出门的时候她还去看过,小丫头还睡的正香呢。

    “观音婢,丽质在城墙上!”李二也回过身,说了一句。

    “什么?”长孙惊讶了,不敢相信李二的话。

    “上去看看!”长孙无忌说道。

    “好的!”李二随即吩咐其余的人先各自回家,他要上城墙看看自己女儿是不是真的在上面。

    一直没机会说话的程咬金,秦琼,李世绩等人拱手应诺,从而各自打马而去。

    李二和长孙无忌再一次下了马,然后和长孙汇合,三人向着城墙上走去。沿着石梯,越往上越是断断续续的听到两个声音,非常的熟悉:“香二哥,臭二哥!父王都没看到丽质,你骗我,你陪我,要不是你敲鼓,父王肯定听的见丽质叫他的!”

    “是是是,小郡主别生气,是二哥不好,是二哥不对!二哥不该敲鼓的!”李宽很是低声下气,他实在是得罪不起这个小萝莉,一句‘香二哥’把他吃的死死的。

    李二三人面面相觑,没想到不止是李丽质来了,还有李宽这个小家伙。而且听两人的对话,似乎刚才击鼓的人是李宽那小子。

    这个事实让李二和长孙无忌都不敢相信,要知道之前李宽是什么样子,两人是知道的一清二楚。而之前长孙曾经写过一封关于这小子变得不同的信件,两人都没怎么放在心里。没想到这个小家伙居然能奏出那样激昂的曲子,而且还是从未听闻过的。

    对于李宽表现出来的这些事情,长孙倒是不觉得奇怪,之前在那段神奇的鼓点奏响的时刻,她的心里就浮现过这个小家伙的身影,只是没有确定罢了。她虽然不知道在这位她最好的姐妹的儿子身上生了什么,但是她觉得这并非是一件坏事。

    就在李宽积极承认错误,争取获得小郡主宽宏大量的原谅的时候,三个大人已经在常何的陪同下来到了城墙之上,走向了两个在墙角签订不平等条约的小家伙的身后。

    “二哥,丽质要吃你说的棉花糖,要吃你说的棒冰,要吃你说过的肉夹馍,要吃……”李丽质小嘴吧吧的说着,全是吃的,全是二哥说过的。大眼睛扑闪扑闪,全是小星星。

    ps:求推荐,收藏!走过路过的朋友,觉得还行的话就收藏一下,推荐票投一张吧!投一张推荐票不会怀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