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六章 将军令(求推荐,收藏)
    骏马驰奔,扬起烟尘遮天蔽日,长安前几日下的那一场雪,只覆盖了另一个方向。明德门前的官道还是一如既往的干燥,这样一来无疑为李二这一次回京创造出了不小的声势。铁蹄轰隆,如同踏破山阙;烟尘扶摇直上,誓要与青天比高。骏马如龙,精兵似虎,远远的一路疾驰而来,一种铁血的杀戮气息扑面而来。这是经历百战而练出来的雄师,是关中子弟中千挑万选出来的精锐,这是老秦人的骄傲也是李二的骄傲。

    三千玄甲,气势震天,不过三千人,散出的气势堪比五万大军,山崩地裂,摧敌肝肠。

    “风,大风,风,大风!”老秦人的后裔怎么能不会吼这两嗓子!离长安城还有三里地,这帮子这个时代最精锐的军人就出了这整齐划一,振聋聩的吼声。

    “这才是我们大唐的精锐啊!这帮子守城的士兵,比起下边的虎狼之士,真是差得好远!”常何站在李宽身边,看着远方疾驰而来的大军,由衷的感叹道!

    “常将军过谦了,这些守城的军队也是大唐的精锐了,宽窃以为,若是真的从中选拔出三千人,也不会差这三千玄甲多少!”李宽很是老成的说道。

    “二世子夸赞了,我手下的兵,心中还是有数的,虽说也是百战老兵,但是比起秦王殿下的玄甲卫,还是差得老远。”常何哪里不清楚这时该说什么,而且他和李宽之间还是有些渊源的。

    “常将军也别妄自菲薄,能够百战而归就说明一切了!”李宽牵着李丽质的小手与常何攀谈着,没想到李丽质小萝莉不干了:“二哥,丽质都看不到!”

    李宽这才想起来,前边是垛墙,也就是那种像是锯齿一样有凹有凸的那种城墙,虽说自己三人站的是最矮的那一处了,可是李宽自己都只是勉强看得到外面,更何况比自己还矮上一大截的小丫头。

    “对不起啊!二哥没有想到,是二哥不好!”李宽连忙道歉,然后又向着常何歉意的说道:“常将军,不知可否搬上两块城砖,给小妹垫脚?”

    “这有何难!”常何很是爽快的答应了下来!转过身吩咐了一句,不一会儿两个身材魁梧的士兵就抱着两块两尺见方的城砖上来了。

    在靠着城墙放好后,李宽把李丽质抱上去,拍拍她的小脑袋:“乖乖站好,别摔下来了哟!到时候又要哭鼻子!”说着还伸手刮了刮她那挺翘的瑶鼻。

    “二哥,丽质比你高了哟!”小萝莉站在城砖上,现在她比起李宽高出半个头,小脑袋完全高出了垛墙那凹进去的部分。看着比自己矮了的二哥,小萝莉高兴了:“丽质现在比二哥高,丽质现在是姐姐!”

    “没大没小!”李宽很是不禁,在她的小屁屁上拍了两下。

    “二哥坏!丽质看父王!”李丽质脸红红的:母妃说了,女孩子不能让男孩子摸屁屁的,二哥好坏!想到这里小丫头就更是羞涩了,只好转过身去看城外归来的军队。

    李宽见李丽质专心的看着城外,向着常何招了招手,示意两人到一边说话。常何在吩咐了一名士兵照看好李丽质之后才和李宽走到一边。

    “不知世子有何吩咐!”常何压低了声音。他见李宽都故意绕开李丽质,以为有什么机密的事情要商议。

    像常何这样夹在两方大势力之间的人,实在是不好混。因为他和太子妃有亲戚关系而又和秦王有着暗中的联系,这样夹在中间,让他每一天都如履薄冰,生怕露出马脚。

    李宽看着这位年轻的将军,此时常何也不过三十来岁,确实称得上年轻。按照历史来看这位是李二一方的,但是李宽却不知道是何时投靠过来的,现在看来,远在这武德六年,这位已经心向秦王了。

    “世子有话就说,我与你外公之间是过命的交情,今年要不是他,我就已经死在刘黑闼的乱箭之下了。”常何见李宽久久不语,不禁直接道出了一个隐秘的消息。

    李宽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这位投靠李二还有自己那便宜外公的功劳,可是那位却已经去世了:“将军勿急,宽刚才在想一些事情,叫将军来此不过是想借将军一件东西用一下。”

    “世子需要什么?”

    “一面大鼓!不知将军是否方便?”李宽回答道。要知道这位可是三年后那一场事件中不可忽略的一个重要人物,要是因为这件事情使得历史生了偏移,那么李宽自己的小命是不是还能保得住就不得而知了。

    “这个好办!”常何答应得非常干脆,这只是一件小事,而且像这样的事情那些大人物谁都不会在意。

    “那就多谢将军了!”李宽躬身致谢。

    “世子不必客气!要不是你外公,就没有常何了。”常何对于李宽知礼的行为很是受用。

    “世子稍待,我这就让士兵抬一面鼓来!”常何说着就去下令去了。

    李宽和常何交谈的这会儿功夫,李二带领着麾下玄甲离长安城业已不远了,站在城门外的长孙远远的就望见了那个长身端坐马上的男子,一身明光铠,胯下乌云盖雪,人似玉,马如龙。正是让她这大半年来一直思念的丈夫秦王李世民,也就是李二。还有和他一起并驾齐驱的那位相貌俊朗,气质儒雅的男子,这是她的大哥,这两个使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现在他们两都安全的回来了。长孙把眼中含着的热泪拭去,露出灿烂若山花绽放的笑容,痴痴地望着他们。

    城门口所有人都静默的望着这支军队,三千玄甲恍若一人,马蹄声亦是整齐划一。就连来到明德门宣旨的宫中宦官,也是无言了。因为沉重如山的煞气,那是一次次从死亡线上挣扎出来而自然形成的煞气,压迫的所有人无法言语。

    当然还有一个人没有被这煞气压迫,她正伸出小脑袋在人群中寻找着自家的哥哥:“那个是大哥,怎么穿成那样?好傻,丽质那天偷偷穿过,那铠甲穿着都走不动路。还有那是青雀,怎么现在看起来笑得好傻,母妃也好奇怪,又笑又哭的。还是二哥最好!”小萝莉暗自点评着,小脑袋像小鸡吃米似的点啊点。

    “咚!”

    就在所有人都静默无言时,一声鼓声惊醒了他们。

    “咚,咚。”

    鼓声接连响起,声声震在人们的心坎上,鼓点越来越急,如若抗风暴雨,亦如沙场征杀。每一下都敲在心跳的节点上,每一下都敲起人们心中的热血。

    人们仿佛置身在杀斗场上,周围似乎传来战马悲鸣,袍泽的喊杀声。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明枪执锐,誓要还河山一片清平。

    鼓点在咆哮,在呼喊,在泄。一如穿林骤雨,或如惊涛拍岸,人们听得如痴如醉,眼前展开了一幅将军百战图,以为少年将军凭着跨下马,掌中枪,誓要海波平,定欲山河壮。内除反贼,外御戎狄,征战百场,人犹未悔。

    在所有人中又有一人最是感慨,这人就是今日归来的主角——秦王李二。这一曲热血沸腾的鼓点让他心神荡漾,因为这一曲道尽了他心中所愿,这一曲说出了他梦里所思。在这一刻他感到很满足,因为有人懂他,有人明白他心中大志,有人知晓他生平所愿!

    所有人都沉浸在这一曲鼓点之中,久久无法自拔,尤其是那玄甲军,无数的征战已经融入了这些铁血汉子的血肉里,骨髓中,这一豪情万千的鼓点让他们想起了往日的厮杀,想起了那些马革裹尸的袍泽,想起了那边声满天的岁月。为了破碎的山河,为了身后的无数无辜百姓,他们不悔,但是他们会累。他们虽有钢铁浇铸的身躯,能够笑对生死的豪气,但是他们的心灵却一直在紧绷着,直到死亡来临或者彻底崩溃。在这一曲鼓点中,他们找到了让他们心灵可以栖憩的港湾。

    无数人为这神曲一般的鼓点而沉醉,他们这些人都是经历战乱,看过哪国破山河飘血的人。他们理解那种男儿心中的热血豪情,他们知晓那愿为万世开太平的决心理念。所以他们为之沉醉,哪怕只是在这一时片刻。

    可是站在城头上的小萝莉心里不平衡了:香二哥,臭二哥,自己跑去敲鼓,都不叫丽质,哼!

    李丽质小萝莉看了看垫在脚下的两块城砖:好高!好怕怕!小丫头伸出小手拍拍胸脯。要知道这城砖是修城墙用的,就有点像后世用的条石,每一块差不多有一尺(唐时一尺,相当于现在三十厘米多一点),两块也有六十厘米高,这样的高度对于一个五岁(虚岁)的小女孩,实在是让她望而却步的高度。

    李宽心里有点不满意,因为在他记忆里这个曲子应该还可以更好的,可是他只记得大概,其余的实在是只有按照节奏瞎捶了。好在这曲子还算经典,不是曲子本身,而是根据这古曲改编的一歌让李宽很是喜欢,所以后半段就按照他自己在kTV狂吼时的节奏来的。

    李宽在一边敲鼓,一边嘴里跟着哼哼:“任海天为我聚能量,去开天辟地……”

    没错就是《男儿当自强》不过现在是古曲《将军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