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五章 混上城墙
    “听说没,今天秦王殿下就回来了,大家快去看看啊!”张三这样对赵四说。

    “那还等什么?我早就想去领略一下玄甲军的风采了。”王五麻子这样回答道。

    喜欢看热闹,是中国人的天性,这一点不论是后市那信息大爆炸的时代还是淳朴的大唐,都是一样的。就如现在哪怕战火还没从这一片大地上消失,他们还没有从战后的废墟上建立起自己的家园。但是一听说秦王回京的消息,这些老百姓还是来夹道欢迎,其实说白了就是来看热闹。

    长孙带着一帮子妇孺小孩,站在明德门正前面,焦急地等待着那出征的归人,这时候她不再是高高在上的秦王妃,只是一个等待丈夫归来的寻常女子。脸上焦急的神色与旁边不远的村妇一般无二,在这个打仗就是靠人拼杀的年代,征战沙场就意味着把脑袋别在了裤腰带上。啥时候这条小命不再是自己的了都由老天爷说了算,无数的妇女在家里日盼夜盼,希望那凯旋的赞歌下,有那一个魂牵梦绕的身影,希望心中那个人能在沙场上平安归来,为他斟上一杯祝捷的黄酒,轻问一声:君可安康?

    这是这些妇人最深切的愿望,也是她们心中最柔软的地方。没有男人在家,她们把整个家的担子扛在肩上。只为等到良人归来的那一天,让那含着泪的双眼,笑出世间最灿烂的笑容。

    李承乾和李恪这两个小家伙,各自端坐于马背上,小小的明光铠,鹿皮靴子。两人的马鞍上都挂着长弓,还有一只小马槊。玄色的披风在寒风中翻卷,两人相互之间对视了一眼,又不服气地各自转过头去。这两个小正太已经隐隐约约的可以感受到某些事情了,所以这一次两人都选择了做出一些事情好在父王面前表现一番。只是似乎有点心有灵犀了,因为李二常年领兵在外,所以小正太心中父王就是那身上铠,掌中枪。一点寒芒先到,而后枪出如龙。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在这明德门前等候的人群一点点的焦虑起来。难道消息有误?不会的,要知道古人最是守时,说定的午时之前,就不会拖到午时之后。所以哪怕是路上耽搁,也会有信使传来文书。

    李宽打了个饱嗝,从厨房里心满意足的出来!今天李二回来了,所以厨房里多了不少好东西,至少李宽以前两个月从来没有吃过的烤全羊,不对不是烤全羊,而是要做什么‘浑羊殁忽’这道菜对于现在的大唐来说都是奢侈品。李宽只是在一边看就看得直咽口水,用油腌着的肥羊,放在银质的盘子里。王府的厨子,不对现在这个年代叫做庖丁,说这还只是半成品,还要等到三天后王府宴会才开始烤。

    李宽刚走出厨房门,就被一个小尾巴吊住了:“哈哈……二哥,丽质就知道二哥去偷吃了!那些是给父王准备的。丽质要去告状哟!”一个小萝莉从后面抓住了李宽的袖口。大唐时期传统服饰虽然因为与胡服交融了不再像是魏晋时期那般大袖飘飘,但是袖口还是很宽大的,一走起来在身体两边甩来甩去。李宽这样的孩子的衣服袖口也是肥肥的。刚好成了李丽质这小丫头下手的地方,抓住这里李宽就跑不了了!

    “丽质,你怎么下床了?病好了没?烧退了没?”李宽被抓住的一瞬间就知道是谁了,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转过身把手在李丽质的额头上轻轻的试了试:“嗯,不烫了!”

    “嘻嘻,丽质早就好了!二哥好笨!”小萝莉脸上一副嫌弃的模样。

    “那么,我们现在就去迎接父王吧!”李宽对这个小丫头没啥抵抗力,只能转移话题。

    “嗯!丽质要父王回来第一个就看到呢!”小萝莉点着小脑袋,期待的看着李宽,大眼睛里全是小星星。

    “好好好,二哥想办法让父王最先看到我们可爱的小公主!”李宽有点头疼。

    “二哥,丽质不是公主,丽质是郡主啦!”小萝莉很是认真的纠正着李宽的错误。

    “是的!可爱的丽质小郡主!这下好了吧!”李宽拉过李丽质的小手,牵着她走出王府,这是入冬以来小丫头第一次走出秦王府的大门。

    坐上马车,两人向着明德门的方向而去。沿途行人纷纷的给马车让路,要知道在这个混乱初定民生凋敝的年代,马车也是一个奢侈品。能够用马车代步的都不是普通的人家,甚至很多功勋家族都不能用骏马拉车呢,只能用牛车。

    马屁在这个年代最大的用途就是军马,而长安业已安定,所以除了周边的十六卫的军营,其余地方很少见到马匹。更别说什么纨绔子弟在街上纵马狂奔了,初唐时期还没那么多纨绔子弟。山东士族还在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儿,虽说已经有不少人在大堂出仕,但是家业还是在老家那一边。关陇世家多是武将出生,现在整个中原大地还没安定下来,所以这些勋贵们还在四处讨伐所谓的不臣。忙着镇压各地的叛乱,以及镇守边防,震慑那些蠢蠢欲动的胡人。

    现在的长安多数都是匠户,还有庄户。朝廷官员也多以文官为主,所以在街上策马奔腾的事情还没有生过,不过李宽知晓再过上几年,长安小一辈的勋贵子弟成长起来之后,将会出现马踏长安的事情。为的将会是自己平阳公主的儿子柴令武,还有丽质未来的夫婿那个长孙冲也有份。当然也少不了混世魔王家的几个小崽子,程处默,程处亮,程处弼这三兄弟。

    长安说起来很大,但是却是按照兵城来修筑的,修的四四方方,道路也是直来直去,所以马车从安上门出来,一直走直线走到底再拐了个弯,就到了明德门。

    李宽经过一路的思考,总算想到一个办法,可以让李二一到城门口就看到李丽质的办法。

    两个小萝卜下了马车,走到城墙根处,这里有一个可以登上城墙的石梯,李宽带着小萝莉李丽质直接就往上走,没走两步就被一个兵士拦了下来:“这里是城防重地,不得入内,想要迎接秦王,还请到城门口去。”

    “这位军士,我乃是秦王次子李宽,这是我的令牌。”李宽伸手入怀,从里边掏出了一块铜牌,这是长孙为了方便他管理手上的事情专门为他打造的。这样的令牌在之前只有大世子李承乾拥有,因为李承乾不过一岁就被李渊封为恒山王,所以才有了身份令牌。至于后面的几位兄弟则没有这个待遇。说起来这位所谓的大哥其实也就比李宽大那么几个月。

    军士仔细的检查了令牌,而且看着眼前这两个小孩:“二世子,你到这里来做什么?这里不是小孩子来的地方,还是下去和长孙王妃一起吧!”说着把令牌交还给李宽,然后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个,我和我妹妹想要父王回来就能看到我们,而且我们两身体也不好,不能和下面的那些人挤。麻烦你想统领校尉禀报通传一声,万望行个方便。”李宽一拱手,向这位认真的军士解释道。

    “那就请二世子在此稍等,卑职这就前去禀报。”军士让旁边的袍泽帮自己顶了下岗,向着城墙上而去。

    不一会儿,就走了下来,向李宽说道:“我们校尉同意了世子的请求,世子请跟我来。”

    李宽拉着李丽质跟着这位兵士上了城墙,城墙很宽,足够并排行驶三五辆马车。一路行来,李宽看着无数的兵卒在城墙上巡逻,身上穿着铠甲,手中扶着樱枪,没有丝毫懈怠。军纪严明,士兵精神状态平静,肃杀。一看就知是百战老兵,这些都是在刀山血海中打过滚的人,每个人身上都有人命。这也是大唐最后的依仗,要是这些人都保不住这座城池的话,那么大唐也就再也不在了。

    军士将两人带到了城门正上方的地方,这里一个身着雁翎凯的武将早就等在那里了。见到两人过来,连忙上前:“原来是二世子和小郡主啊!末将常何,现担任这明德门守将。”

    李宽一听这个名字,就知道这个应该就是那三年后镇守玄武门的那位。也就是因为这位才使得李二在哪场斗争中胜出,没有那一道“东宫、齐府精兵二千不得入”的命令,可能历史就要改写了。而且从现在这位守将对自己兄妹的态度来看,这位应该已经和自己那父王达成了某种默契了。

    可是这样也想不通啊!这位就在这上半年还和李建成一起讨伐刘黑闼,自己那便宜父王是什么时候把他拉入阵营的?难道其中还有什么别的原因?

    不管李宽如何猜想,这位常何守将还是很热情的带着李宽和李丽质来到了城墙边上,站在这里可以看得更远,而且在那遥远的官道上,一片烟尘四起,正在向着长安这边滚滚而来,那应该就是这一次的主角李二的队伍了。

    ps:凌晨还在的兄弟们,头上一张票票吧!合约已经寄出,需要大家支持!求票冲榜!!!更新时间更改至凌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