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四章 李二归京
    李宽走下了李丽质的小楼,现刚才还在四处忙碌的下人现在一个也不见了,不禁有点无言: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保密条例?确实主人家的秘密,岂能容下人窥视。

    踩着浅浅的一层积雪,慢悠悠的向自己的小院熠熠而行。穿行在秦王府的小小的花园里,周围的树上全都堆满了积雪,就像穿上了白色的羽绒服。绕过庭院中间的假山,几棵梅树居然开始开花了。

    幽幽暗香随着清冷的晨风吹拂而来,让李宽心情变得好了起来。看着那已经盛开的几支梅花,私下里想着要是折下一支来,放在房间里也是极好的。可是一想起那个刚才偷偷亲了他一口的小萝莉,他不得不放弃了这个念头。因为这样的事情要是被李丽质小萝莉知道了,一定会笑话他的。

    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冰冷的空气吸进肺里,让胸腹一阵冰凉。李宽不再吝惜自己的脚步,快的走回去了。可是回到自己的小院落,拿起小厮送来的账簿看了没一会儿,又觉得冷了起来。把昨夜换下的锦被披上,再细细的翻阅着这个月兄弟姐妹们的用度报表。

    “来人!”李宽刚看了不一会儿,就停了下来,叫了一声。一个小厮快步的从外面走了进来,躬身行礼:“世子有何吩咐?”

    “为何这个月,承乾和李恪两人的月钱花了这么多?比起上个月足足多出两倍?”李宽指着账目上那大大的两行赤色朱笔写下的赤字。

    “因为,秦王殿下明日回京,所以大世子和三世子决定出城相迎,购买了马鞍、长弓、披风等仪仗用品。小的还特意向秦王妃禀告过。”小厮不卑不吭的回答。

    李宽听到这里,眉头皱了起来:长孙这些年把整个王府打理的是铁桶一块,就连这些下人小厮在生大一点的事情之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位秦王妃。而不是现在负责管理这一片的自己。这让他有点纠结,但是却也没郁闷多久就想通了。反正李宽也没想过要靠着这些下人做啥事儿,再说了斗不过长孙也不是啥丢人的事。那可是千古一后,手段远不是自己这个后世看了几部宫廷剧的小菜鸟能比的。

    将长孙带来的郁闷丢在一边,李宽又想起了李承乾和李恪这两个小家伙,没想到这两人会来这一出,出城迎接李二。而且还准备了那些东西,看来这两位还这么小就懂得了勾心斗角啊!

    李宽挥挥手示意小厮退下,然后思考起自己是不是该做点什么?要是没啥表示,李二会不会在心里有什么想法?要知道长孙可是在两个月前,就已经把自己身上生的这些无法解释的事情,向这位未来的千古一帝写了信。难保李二在心里不会犯嘀咕,认为自己身后有什么居心叵测之人。到时候这两口子对自己心生间隙,那么李宽在大唐可能就要寸步难行了。

    “不行,得想个办法,明天也得搞上一出!”李宽右手握拳重重地击在左掌上,看着窗外的雪景出神了。雪又开始下了,不大,但是却非常的密。在天地间自由飘来荡去,像一个个挥舞着翅膀的精灵。

    这一夜,李宽没有睡好,因为他要思考怎样做才能在明天赢过李承乾和李恪那两个小子。当然这只是次要原因,主要的是因为他把两床棉被都送到小萝莉那边去了,这个飘雪的夜晚,只能自己在雕花胡床上瑟瑟抖。

    “等明天事情过了,一定要弄出一个炕来,不然这大唐的冬天就是我李宽的末日!”李宽冷的牙齿都在打咯,床前生着两个火炉。窗户半掩,以免煤气中毒。在这寒冷的冬夜,龟缩在床铺的一角,期盼着另一个天明!

    然而,在另一边,李丽质的小楼里,小萝莉睡的正香,小嘴嘟嘟的吧唧着,似乎在梦里边吃着二哥承诺的美味野餐。长孙就站在她的床边,看着李丽质身上盖着的厚厚的棉被,怔怔的入神了。

    过了半响她才反应过来:“这是何物?为何与锦被如此不同?”她刚刚忙完王府的一大堆事务,想起还在生病的女儿,就过来看看,没想到却见到女儿盖着两床从未见过的被子,睡得非常的香甜。伸手进被窝,非常的温暖,甚至女儿的身上还有点出汗了。这是不敢想象的事情,要知道这几年自己的这位大女儿每到冬天可是最难熬的。房间里要生上好几个火炉才能入睡,

    “启禀娘娘,这是二世子上午来看小郡主是,从他的房间里抱过来的,听说叫做棉被!”一个侍女连忙回答道。

    “又是这小子!看来他身上秘密不少啊!”长孙一副早有所料的模样:“派个人去他那边看看,有这样的好东西,也不知道拿出来孝敬一下我这个做母妃的!这一点和韶华妹子比起来差的太远了!”长孙似乎想起了当年的一些陈年旧事,语气有点低沉,又带点惋惜。

    “奴婢遵命!”一个婢女连忙退下小楼,向着李宽的院落而去,茫茫的雪花飞舞遮住了她的背影,挡住了长孙眺望的眼光。

    不一会儿,在长孙的视线里那个婢女的身影再次出现,只是面色有点古怪。

    “怎么样?”长孙在等婢女上了小楼之后问道。

    “二世子那边却没有这种叫做棉被的被子了,奴婢刚才过去的时候,二世子正围着火炉烤火呢!”侍女很是不解,这位现在变得奇奇怪怪的二世子难道是傻了?把自己得到的好东西全都给了小郡主,自己却冻得不行,实在是想不通。

    不仅是她想不通,就连长孙也是想不通呢。她现在真的看不清这个韶华妹子留下来的遗孤了,但是一想到那个风华绝代的女子,她似乎又明白了些什么:这孩子的性子倒是和他母亲非常相似呢!当他确定你是真心对他好的他就全心全意的回报,而他觉得你对他有猜忌或者有敌意的话,就会不自觉的疏离你,甚至有机会还会报复你。看来这孩子一定是察觉我对他的防备了!真不知道这么小的孩子哪里来的那么重的心思!

    长孙心里想着这些,眼角却露出了一丝笑意,看着还沉浸在美梦里的李丽质:“小家伙,你有福了,要是哪天母亲不在你身边了,你也不会受到委屈,因为你二哥会一直保护你的!”轻轻的说着,帮李丽质掖好被角,才轻轻的走下楼去。

    当第二天天光大亮的时候,小萝莉从被窝里爬了起来。伸伸小懒腰,小手举过头顶,嘴巴张得大大的哈着气:“丽质这一觉睡的真舒服,还是二哥的被子盖着暖和!”小萝莉睡眼朦胧,小手揉了揉迷糊的眼睛,头散乱的披在肩头,很是慵懒。小孩子恢复能力快,昨天躺床上一天。盖着棉被舒服的睡了一觉,不仅烧退了,感冒也不药而愈。

    “起床……父王今天回来,丽质要去准备迎接!嗯,还要叫上二哥!”小萝莉从床上爬起来,叫过早就等在一边的侍女,让她帮自己梳洗一番,再从一边的衣橱里翻出一套母妃长孙前两天亲手做的夹袄,喜滋滋的穿上,然后对着铜镜照了照,虽然铜镜很模糊,根本看不清人影,但是小丫头还是美美的点了点脑袋:丽质是最可爱的!

    李宽经过一番和寒冷的斗争,最后还是在周公的邀请下沉沉睡去。只是这一觉睡得实在是不怎么舒服,这也加强了他想要改变现在这种生活的决心。早上被寒风叫醒,洗刷之后就向外走去,因为早餐还得自己去厨房找,因为秦王府节俭的王妃让李宽他们每日还是吃两顿。而且伙食还不是非常好,糜子这种被李宽称之为满口渣的东西还是时常出现在这一家子的食谱中。李宽虽然不喜欢这些食物,但是却也没得选择的余地。

    李宽这头刚走出院子,刘进厨房做贼;那边李丽质蹦蹦跳跳的就来到了李宽的房间里,嘴里还嘟囔着:“二哥,丽质来找你去接父王了哟!”

    前前后后的转了一大圈,小萝莉嘟起了小嘴:“香二哥,臭二哥,一大早的跑出去玩都不叫丽质!”大眼睛里骨碌碌的转动的小黑豆暴露了她心里打着的小算盘,看来有人又要被趁机敲诈了,要知道某人对于这只小萝莉可是没啥抵抗力,可以说是无条件爱你免费头像的料。

    不说这两兄妹在王府里搞出的动静,长孙一大早就带着其余的家族成员准备了一番,出城而去了!她带领的队伍非常的庞大,李二的**一大群莺莺燕燕,再加上几个小萝莉,小正太。反正家里除了生病的李丽质,还有非常有主见的李宽,其余的就是下人了。

    长安很大,至少在大唐这个年代还没有比这个城市更大的。高达数丈的城墙,护卫着这座大唐的都城。这座在隋朝大兴城的基础上扩建而成的城市,面积达八十三平方公里。修的是方方正正,正对着皇城朱雀门,宫城承天门的明德门这个时候被秦王府的一群人占据了最好的地方,而其余看热闹的百姓,将周围的空地都站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