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三章 谢谢二哥
    英武男子长的非常英俊,五官恍若刀削,双眼细长,有着无尽的威严。身量极高端坐于马背上比其余人高出半个头来。剑眉斜飞入鬓,鼻若悬胆,嘴唇少显得有些厚。身上有着一股子坚毅的味道,甚至还有些杀伐气息。身上穿着唐军制式明光铠,胯下乌云踏雪,鞍上挂着马槊,搭着连枷。一看就是一个走马从戎多时的少年将军。

    至于旁边的那位气质儒雅的男子,也是不可多得的人物。一双星眸闪过智慧的光芒,似乎一切尽在掌中。虽然不似三国时期诸葛,周郎那般羽扇纶巾,但却又有另一番的风骨。

    听得问话,儒雅男子侧过头看了看身后那一路行来以渐露疲色的军士,再看看旁边的男子,不禁微微摇头,自己这位妹夫还真是精力旺盛,要知道身后的是他们这些年执掌大军千挑万选之后才挑出来的精锐之师。但是随着这接连大半个月的急行军,这些百战的勇士也都吃不消了。可是这总领一路兵马的天策府最高统帅,每每身先士卒的秦王殿下,还是那么精神。

    “大军业已疲惫,要是在这样疾行下去,恐怕会吃不消,要知道太子那边可是早就在长安,以逸待劳,对于我们来说非常之不利。吾窃以为,当停下休整一番,方为上策。”儒雅男子想了一下回答道。

    “无忌这话,孤可不同意,要知道现在每过一分,观音婢的处境就越艰难。吾等当全力前进,为她减轻压力!而且自古以来秦兵耐苦战,孤王统帅下的这三千玄甲,是我关中子弟中最精锐的,所以区区急行军怎会将他们打败?”英武男子摇头否认道。

    “秦王,你要知道,吾等这一次回长安,可谓是凶险重重,一步踏错就是满盘皆输之局。到那时,跟着秦王你的那一帮兄弟可是都要置身于险境。而且就算秦王不考虑这些,难道连平阳公主也不考虑一下吗?她可是一路咬牙才撑到现在的,刚才我去看了一下,情况非常的不妙。要知道柴绍驸马可是还在屯兵吐谷浑,清扫那里的反王。要是平阳公主的伤势出现什么意外,那岂不是直接将这股力量推向了太子一方?”儒雅男子也就是长孙无忌苦苦劝谏,要知道这位天策府秦王可不是后来虚怀若谷的千古一帝,现在的他正是意气风之时,做下的决定从来不会轻易的反悔。

    “平阳!唉!”李二叹了口气,看着队伍中的那一辆青幔遮挡的马车。

    这一次李二出征塞外,征讨外族。本来一切顺利,可是在最关键的时刻,被李建成安插在军队中的奸细出卖,差点功亏一篑,所幸平阳公主率领的娘子军前来增援,方才打败了突利率领的十万控弦之士。可是平阳公主李秀宁却为了救李二,身中流矢。虽然经过军中紧急救治,但是却只是暂时保住性命,李二这一次回京,另一个目的就是要御医救治自己这位三妹。

    花开两头,各表一枝,就在李二为了自己三妹头疼的时候,小李二李宽也在为自己的妹妹头疼,因为小萝莉在盖上棉被之后,又经过御医诊断,喝了那苦苦的汤药,缠上了自己二哥,要他兑现之前承诺的那好多好多的故事。

    “渔夫在海边打鱼,洒下了渔网,没想到网上来一个古怪的瓶子……”李宽苦着脸,搜肠刮肚的想着自己小时候母亲哄自己入睡的童话故事。

    “魔鬼说在我被关的第一个一千年,我誓,谁放我出来,我就实现他三个愿望,但是我失望了。在我被关的第二个一千年,我誓,谁放我出来,我就认他当我的主人,可是我还是失望了。就在之前,我被关的第三个一千年,我誓,谁放我出来,我就吃了他!渔夫,你说我该不该吃了你?”李宽说着脸上装着凶恶的样子,张牙舞爪的对着李丽质说道。

    “魔鬼,不要吃我,要不你吃我二哥吧,他可香了!”李丽质一句话就把李宽之前营造的气氛破坏的一干二净。李宽的脸一下子就垮下来了:不是说不说这事儿的嘛!

    “小丫头,说话不算,是小狗狗!”李宽面对着小萝莉的时候总是会变得非常的幼稚,可能是穿越过来时受了前任的影响,对于这个小丫头,李宽习惯了装成一个小孩子。

    “二哥才是狗狗!哼!”小萝莉转过头,给了李宽一个漂亮的后脑勺,长长的头披散在肩膀上,就像是漂亮的披肩。

    “二哥才不是呢!丽质说话不算,男子汉大豆腐,说话算话!”李宽虽然受了一定的影响,可也能控制自己,但是他不愿控制,因为只有在面对着这个小萝莉,他才能真真的放下心来,敞开心扉享受这种没有欺诈的轻松心情。

    “可是……可是……丽质不是男子汉啊!”小萝莉歪着脑袋,大眼睛里的小黑豆乌溜溜的转着圈圈,想了半天才用小巧的食指戳着脸蛋回答道。

    “可是……”这一次李宽无言了,没想到自己说的话里有着这样的漏洞,被一个五岁的小女孩给戳破了,这让他有点挂不住了,要是就这样服软,这个小萝莉肯定会到处去说二哥香香的,二哥不是臭男人,二哥丢了狗狗哭得很伤心。

    李宽不敢想下去,因为那会是地狱一样的场景:“小孩子也要说话算话,二哥刚才答应给丽质讲故事,二哥就遵守了承诺,丽质答应二哥的话,也一定要做到!”

    “真的吗?可是二哥答应过丽质,带丽质出去玩,可是这都一个月了,还是没有兑现!”小萝莉嘟起小嘴,气呼呼的。小脸蛋鼓鼓,就像一只小包子。

    “丽质身体不好,现在天气太冷了,出去会冻坏的!”李宽给小萝莉解释道。

    “可是之前二哥答应的时候,那个时候天气还很暖和啊!”小萝莉一直抓着这一点不放,李宽很是无语,总算是见识到了什么是一招鲜吃遍天了。

    “那么好吧!那次是二哥的错,可是那是因为二哥当时要帮着母妃整理王府的账簿啊!”李宽真的是很冤枉,那一天他刚刚答应小萝莉,带她出去玩。可是后头去交付手中的账本的时候却被长孙现了他无意间写在账本上的那一串串阿拉伯数字,于是悲剧的当了一次老师。给王府所有的帐房上了一课,甚至那些陈年旧帐都好好的树立了一遍。至于一直等着二哥带她出去玩的小萝莉,真的忘记了。

    “二哥都说话不算,二哥是狗狗!”小萝莉高兴了,拍着小手笑眯眯。

    “是,二哥是大狗狗,丽质是小狗狗!”李宽无奈的回答。

    “丽质才不是!二哥要是答应丽质等天气暖和了,带丽质出去玩,还有放风筝,吃二哥说过的野餐,看山上开满美丽的花,丽质就答应二哥不去说二哥香香。”小萝莉趁机提出了不平等条约,这也是这两个月在李宽这块磨刀石上锻炼出来的。

    “好好好……”李宽一听到香香这一个词,一个哆嗦,急急忙忙的答应道。

    “拉勾!”小萝莉伸出手。

    “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是小狗!”李宽伸出手和小萝莉打了个勾勾。

    “盖章!”小萝莉满脸期待,这是她最喜欢的游戏,因为盖章在嘴里还要说着:唛!她最喜欢看着二哥抿着嘴唇‘唛’的那一下了。

    “好……”李宽不得不顺着这位小祖宗,要知道自己的面子,里子都在那小嘴嘟嘟之间呢。

    “唛……”小萝莉也学着李宽的样子来了一下:“二哥,你过来,丽质有话和你说!”小萝莉神神秘秘的,大眼睛里的小黑豆咕溜溜的转着向四面扫描。

    “什么话啊?”李宽见着她这个样子,也来了兴趣,于是把脑袋凑到小丫头的身边。

    “二哥,谢谢你!”小萝莉轻声地在李宽耳边说道,然后趁着李宽没反应过来时,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之后一下子把小脑袋钻进被窝里,任凭李宽怎么叫都不出来。

    李宽笑着摇着头走下了小楼,而被窝里李丽质却是羞红了小脸:母妃说,女孩子的亲亲只能给最喜欢的人,丽质最喜欢二哥了,所以丽质会亲二哥。丽质是听话的乖宝宝!

    至于这里生的一切,长孙都不知道,因为她已经取消了对李宽的调查,要是知晓这件事,不知道她会有怎样的反应呢?这也给后来生的事情埋下了一颗不知道是喜是悲的种子!

    ps:在这里说到这位传奇的平阳公主,笔者也就罗嗦两句,关于其姓名,实在是无法考究,但是黄易大大给出了一个李秀宁广为人知,而且也被大家接受,所以就采用了。查资粮的时候,甚至查到这位传奇公主还曾有过身陷**的经历,也不知是真是假,但是笔者却很是不喜,因为像这样的巾帼英雄,笔者很难接受其身上有这样的污点,再加上,既然后来这位公主能够建立起一支强悍的军队,征战沙场,说明其武艺也是不凡(这一点从她的出身就可以得到推论——关陇世家,家传武艺),怎么连一座**都逃脱不了?甚至还要化身杂耍戏班中的戏子才得以脱身?所以看到这段所谓的资料时,笔者差点一口老血喷出,因为想到面前是自己的笔记本,又强行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