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二章 这个时代唯一的温暖
    李宽就这样握住李丽质的小手,轻轻的揉搓着希望能给她一点点的温暖。看着李丽质被冻得通红的小脸,李宽心里一阵的过意不去。在穿越过来的这段时间里,这个躺在床上的小萝莉是带给他全部温暖的人。

    在这段时间,兄弟们都有意无意的疏远他,因为他得罪了太子的一帮儿子,害怕受到牵连。长孙怀疑他,因为他表现出来的与年纪不符的成熟,想要探寻他的秘密。李渊可能有点恨他,因为他把李渊两个儿子暗地里的争斗挑到了明面上,让他不得不在这个时候做出一个抉择。

    只有这个不晓世事的小萝莉,是真心的对待他,把他当作哥哥来尊敬,来依赖。她会趴在他的怀里撒娇,听他讲那些小故事,和他说话,分享她那简单的快乐。但是现在这个给他很多温暖的人就这样病倒在床上,在他的身边。李宽能够感觉到她的小手在颤抖,她的幼小的心跳。

    在这一刻,他恨自己,为什么昨天兑换出棉被之后没有想到这个给他温馨的家的感觉的人,为什么只是自私的想着自己盖着暖和!

    “来人,快去找御医来!还有去我的院子里,把我床上的被子带过来!”李宽对着还在瑟瑟抖的下人侍女们吼道。

    “二哥,别那么大声,你都吓到丽质了!”小萝莉声音柔柔地,还带着点沙哑。这是受了风寒很典型的症状。刚说这么一句话,小萝莉就眉头微微皱起,因为嗓子很不舒服,轻轻的咳嗽了起来。

    李宽赶紧的帮她拍拍背心,让她舒服一点。

    “没事儿,丽质一定会没事的,二哥保证!二哥这就让人去找御医来,还有二哥那里有个宝贝,可暖和了,已经叫人去拿了,等会儿丽质就不会冷了!”李宽把自己的额头顶在小萝莉的额头上轻声的说道。

    刚贴上小萝莉的额头,李宽就感觉到她的额头非常的烫,心里咯噔的一下子提了起来:这是在高烧啊!在这个缺医少药的年代,一个重感冒都会要人命,希望那快要来的御医是个良医吧,不然……李宽不敢往下想了,他不知道因为自己穿越的事会不会改变原来的历史,要知道这个和自己顶牛牛的小萝莉在之后会嫁给她的表哥,那个文不成武不就的长孙冲。而且还年纪轻轻的就去世了,史书记载是死于气疾。

    这个时候他却希望历史是真实的,至少李丽质不会在这个时候出现意外,至于以后的事,有了金大腿的李宽,还是非常自信能够改变些什么的。

    去抱被子的人很快就回来了,两床被子都抱来了,棉被不像锦被只有薄薄的一层,而是厚厚的,松松软软的。所以一个小厮抱着两床被子,几乎就看不到他的人了,被遮挡的严严实实的。

    李宽兑换的这两床棉被上面都有精美的印花,是国花牡丹,在这个时候这种花卉盛产于洛阳。但是长安作为大唐的国都,很多东西都在这里汇集。所以小萝莉就看到一大团的牡丹向着她漂移过来,大声的对李宽说道:“二哥,好多牡丹飞过来了!”声音里边很是兴奋。

    “是吗?丽质喜欢吗?”李宽很高兴这个小妹妹喜欢自己送来的东西,也笑着问道。

    “丽质好喜欢,这些花好漂亮,比起宫里的那些画师们画出来的还要漂亮!”小萝莉格格笑着回答。

    这是当然的事情,要知道这是后世的印花技术做出来的,与真实的牡丹可谓是不差毫厘。比起这个时候的画师的水准,可谓是胜出良多。要知晓在这个年代画人物,如果要突出某个人,那么就把他画的大大的,把其余的人画的小一些。甚至为了特别突出这个人,就把他的脑袋画的和身体一样大,要是用现代的眼光来看,那就是畸形,简直不堪入目。但是这样却因为画师往其中投入的精神,使得这些画作比起印刷出来的多出了一股子精神,显得更加的耐人寻味。

    但是这些都是要有这高深的鉴赏水平的人才看得出来,李宽和李丽质一个是现代掉丝(大家懂)男,一个是天真小萝莉,谁会看得懂那些所谓的大家画作,所以两人都觉得这被面上的牡丹很好看。

    “这就是二哥送给丽质的宝贝了!它们会让丽质马上变得暖和起来。”李宽说着就抢过小厮手上的棉被,他要自己给小萝莉盖上。

    当李宽把棉被盖上小萝莉床上的锦被上之后,没一会儿,李丽质就有感觉了:“二哥,现在好暖和,而且被窝里有一种很特别的气息,很清新,很舒服,就像是二哥身上的味道,好香,好舒服!”

    李丽质的话,让李宽心中更加愧疚了,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穿越过来他身上就有这么一股子味道,很是好闻,而且还很容易沾染在别的东西上,经久不褪。只是没想到李丽质也记得清清楚楚。这是他昨晚盖着睡觉沾染上的。

    因为这股子体味,李宽郁闷了两个月,妈的只听说过香妃天生就有异香,还被乾隆抓进宫里研究了,没想到老子也有,在历史上要不是早夭,说不得史家会记上一笔:太宗次子天生异香,闻着皆迷。

    想到这个李宽就是一阵寒颤,这不是他要的结果。要知道李宽现在可是有金大腿的人,是要成大事的人,是要带领着封建主义大唐征服世界的人,是目标是星辰大海的人。怎么能因为这样的原因留下他认为的污点?所以离开很是厌恶别人说他香,但是现在说出这话的是李丽质小萝莉,而且还生病了,李宽怎么能生气?

    “丽质,怎么能说二哥香呢?要知道香香的是来形容女孩子的,二哥可是男孩子哟!”李宽开始诱导小萝莉,希望她别再提这件丢脸的事。

    “那么男孩子要怎么形容呢?”小萝莉这会儿身上暖和了,心情也好起来,歪着小脑袋伸出被窝,迷糊的看着李宽,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男孩子应该说是臭臭的!”李宽也不知该怎么回答,就说个反义词吧,反正好多女人都骂男人臭男人来的。虽然臭男人不是什么好听的话,但是比起让李丽质说他是香男人,他宁愿被说是臭男人。

    “可是二哥就不是臭臭的,二哥是香香的,是特别的男孩子!”李丽质小眼睛笑得眯成了线,就像是惬意的小猫咪,说不出的可爱。

    “是吗?可是二哥不想被说是香香的啊!丽质这样说二哥会很伤心很伤心的,就想上一次丽质的狗狗走丢了一样!”李宽记得上次小萝莉的一只小狗不知道丢哪里去了,小丫头哭着鼻子让他帮忙找。

    “是这样啊!”小萝莉恍然大悟:“二哥不要像狗狗那样走丢了哟!不然丽质会很伤心很伤心的,丽质会哭着去找母妃让他去找舅舅借他的那只大黑狗,闻着二哥香香的味道,就能找到二哥了!二哥别伤心啊!”小萝莉说着伸出手在李宽的脸上抚摸着,似乎真的是在安慰他。

    李宽直接要崩溃了,这个小萝莉屁屁上面一定有尾巴!简直就是小恶魔,乖巧的时候像个小天使,你说什么她都会乖乖的非常合你心意的做出来,可是一可恶起来,就直接这样胡搅蛮缠,很是让人伤神。说起话来没有丝毫逻辑,就像这一次,李宽说他像上次小丫头狗狗丢了那样伤心。小萝莉直接就把他给失踪了,要借大黑狗来找他,还闻着他香香的味道。这不是往李宽伤口上撒盐吗?而且还不止撒盐,之后还加上了孜然,再放在炭火上烤了。

    “李丽质,你这个可恶的家伙,二哥要惩罚你!代表月亮消灭你!”李宽说着就伸出手在李丽质的腋下捞起了她的痒痒。

    小萝莉脸上还是红仆仆的,但是这会儿却出了风铃般的笑声,清脆的笑声在小小的阁楼里回荡,像一支清脆的童谣,传递着兄妹俩的欢乐!

    在阁楼的外面,一个小小的凉亭依着一座假山,在一个小池塘畔依山傍水而建。长孙穿着狐裘,听着这不带一丝杂音的笑声,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传令下去,不得再查二郎的事,至于其他人,能挡的就挡一下吧!”说着转身向着正厅的方向而去,只留下一个浅浅的黑影,在四周积雪的映照下慢慢的消失在王府深处。

    长孙回到大厅,看着书桌上那一叠厚厚的文书档案,拿了起来,放到一边的火盆里。烧的红红的木炭把那纸张吞噬,渐渐的化作一团灰烬。长孙脸上露出一丝疲倦:二哥,你怎么还不回来,你可知道你的观音婢快要支撑不住了!

    在秦岭深处,金牛古道上,一支队伍正在往着长安的方向飞驰,古道上的尘土飞扬。哪怕长安早已是银装素裹,在这里依旧是郁郁葱葱,因为秦岭挡住了北方来的冷空气,让这处于南麓的地区还是温暖的气候,山上的树虽然也已经开始变得枯黄,但是还是顽强的保留着几丝绿意。

    “无忌,还有几天能到长安?”一个英武的青年男子端坐在一匹四蹄雪白,全身乌黑的骏马上,向着同样骑在另一匹马上的儒雅男子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