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一章 风雪之夜(求推荐,求收藏)
    李宽穿越过来时,已是初秋。现在已经过去两个多月,隆冬即将降临。天气一天比一天寒冷了,李宽不大习惯大唐的冬天,这个时候可不是后世那种全球变暖的世界,在这初冬的季节,气温就已经低的可怕。

    李宽紧了紧身上的被子,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要下雪了吧!没想到这才刚入冬,雪就开始下了,要是再过个把月,不知会冷到什么程度!”屋里生了火炉,但是却挡不住无孔不入到处肆虐的北风,呼啸而过的它们会带走所有的热量,只留下冰冷的空气嘲笑着那围在火炉边抖的人。

    “该死的低下的生产力!怎么没有棉被?”李宽抱怨起这个时代来!要知道在现代什么棉袄,羽绒服,羊毛衫,这些保暖的衣物层出不穷。哪里像现在披着闯锦被都被寒风吹得瑟瑟抖,难怪那个叫岑参的诗人会写出‘狐裘不暖锦衾薄’的诗句。

    刚穿越那会儿,李宽还是觉得大唐还蛮不错的,秋高气爽,不能不热。而且不像现代那样每天呼吸着各种各样的有毒气体,吃的是纯天然绿色蔬菜,喝的是清冽甘甜的山泉水,而不是那经过层层过滤的自来水。可是没想到才两个月,他就被曾经深深喜爱的大唐给深深地伤害了。

    “棉花,这玩意儿产地在高昌,是一个非常小的国家。好像是被侯君集给灭国的,那个时候是贞观几年来着?”李宽在脑海里想着,是不是先去这个小国搞一点来,度过这个冬天。

    其实,在这个冬天的第一股寒流来袭的时候,李宽就后悔了,早知道就先兑换一床棉被好了,谁晓得这大唐的冬天这么难熬啊!想着前两天自己把那剩下的能量点就那样换掉了,真的让他有种想要撞墙的赶脚。

    “得先再弄点煤炭来,换床棉被,不然老子就要被冻死了!”李宽想到这里,就裹着锦被爬起来。准备去拿自己这两个月存下来的那点月钱,虽然去买调理身体所需药材花去不少,但是还是剩余了一半左右。十五两银子,可以买一百公斤煤炭。有十点能量点可以吸收,这点能量点应该可以换床棉被了吧!

    可是就在李宽伸出手拿起那装着银子的盒子的时候,一个念头有在心中升起:要是被人现了怎么解释。这也是李宽来到大唐之后养成的臭毛病,什么事情都怕被人现与众不同。因为他现在根基浅薄,要是太过于众不同,会被归结于异类。就像一句老话说的:领先人们半步是天才,领先一步的是疯子。可是李宽要是真的表现出来,领先的不是一步,是一千五百年。那么他就是这个时代最大的疯子!

    由于前怕狼,后怕虎。李宽这两个月虽然练拳调养身体,但是心情不畅快,却没收到什么太明显的效果。还是以前那个病秧子的体型,所以这一场北风吹过,他就受不鸟了!

    “不对,这或许是个机会!李二就要回来了,这可能就是一个突破口!”李宽脑中转念想了一下,灵光忽的一闪:‘对一定要买,一定要换!哈哈……老子是个天才!’

    “来人!来人!”李宽大声的喊了起来,他知道在自己身边一直都有人在随时待命。这也是皇家子弟的权利,当然也是悲哀!因为你不知道这些人心里到底效忠的是谁,会不会转过身就把自己给卖了!

    “世子,有什么事吗?”李宽的随身侍女从门外探出了头。这也是李宽从现代带过来的坏毛病,他不知道前任是怎么处理这样一位漂亮可以打上八十五分的美少女的,反正他来了之后,就直接让这位所谓的贴身侍女睡到隔壁去了,反正空房间多的是。他可不想要是自己说啥梦话之类的被人听了去,当时这位小美女还以为李宽疏远了她,很是伤心了一段时间。

    “去给我叫一个小厮来!我要买点东西!”李宽吩咐道。

    “世子,不知传唤小的有什么事情要办?”一个小厮很快出现在了李宽眼前。

    “你去给我买煤炭回来!快去,把这些钱全买煤炭!”李宽把手上的盒子塞进小厮的手里,命令道。

    “小的这就去!”小厮恭敬地回应。

    这天下午,天还没黑,小厮就带着两个下人,扛着两只麻布袋子来到了李宽的院子里。

    “把东西给我扛进来!”李宽在接到侍女的通禀之后吩咐道。

    两个下人当即就扛着袋子走进了李宽的房间,之前那个小侍女是和李宽住同一个屋子,中间隔了一张屏风,现在小侍女去隔壁睡了,房间就空出了很大一个空间,刚好堆这一点煤炭。

    “你们都出去吧!别来打扰我!”李宽直接下了死命令,要知道之前的两个月里因为这样的命令,有好几个吓人吃了板子。所以现在没人敢在李宽下了这样的命令之后再来打扰他。

    “现低能量载体!是否吸收?”系统果然给力,立马给出了提示。

    “吸收!”

    “吸收低能量载体——煤炭,一百公斤。获得能量点十点!”

    “十点能量点能不能换一床棉被?”李宽直接问。

    “棉被,搜索中……可以兑换,现阶段生产力可以制造!五点能量点一床。”系统给出了价格。

    “看来,不止换一床了!换两床,我还可以自己留一床呢!”李宽这下高兴了,之前担心只能换一床,要是实施自己的那个计划,那自己就没的盖了。没想到棉被这么便宜,自己可以换两床,留一床自己盖,一床去做想做的事。

    天渐渐的黑了,一片片雪花从苍穹中飘落下来,向着下面的关中大地直扑而下。呼啸的北风带着它们流浪整个关中地区,一夜之间让这个世界变成了传说中的雪国。

    这是一场罕见的大雪,在一夜之间房顶的积雪就积了厚厚的一层,一串串冰凌挂在房檐,就像一支支锋利的尖锥。李宽昨夜睡了个好觉,真的很舒服。棉被盖在身上暖呼呼的,这是入冬以来他睡得最安稳的一夜了。

    可是李宽因为睡了一个好觉获得的好心情却因为一件事情打破了。

    因为李丽质小萝莉病了,因为突然天降大雪,气温下降的很快,占小萝莉身体本就不好,一下子外邪入侵,就病倒了!

    李宽听到消息,急急忙忙的感到李丽质的住处,因为是女儿,所以没有小院子给她住,只有属于她自己的一栋小楼,下边住的是仆人侍女,小萝莉住在二楼。在这小楼周围还有着其他几座小楼,是给襄城,南平等人住的。这些小楼隐隐的环绕在李丽质的小楼的四周,有点众星拱月的架势,这充分说明李丽质是长孙和李二最喜爱的女儿。

    李宽踩着木质楼梯,滋滋咋咋的声响让他非常的不爽,这让他想后世的水泥楼梯了!

    走进李丽质的香闺,李宽就觉得一阵的气闷,看了看四周,门窗关得严严实实,屋子里两个火炉烧得熊熊的,李宽脸色当场就变了。

    “是谁干的蠢事?有你们这样做的吗?”李宽看着正在往火炉里加木炭的侍女,直接就是一顿大骂。

    “二哥,你骂她们干什么?”小萝莉听到李宽的声音,从床榻上伸出小脑袋,有点虚弱的说道。

    李宽看着脸上病态的通红的小萝莉,心中的气愤更加浓烈了,转过身就把门打开了,然后快步来到窗户旁边,把窗户打开了,清冷的冷空气化成一股强风,忽的就冲进了这个狭小的房间。

    “你们这是想害死丽质吗?门窗关的紧紧实实,还生起火炉!不知道火炉会消耗空气中的氧气吗?燃烧生成的二氧化碳更是会让人窒息,滚一边去!”李宽看着那些早就唯唯诺诺的侍女怎么都不顺眼。

    “二哥,别生气了!丽质好难受!丽质是不是活不成了?”小萝莉的声音让暴怒的李宽回过神来。

    “不会的,有二哥在,二哥在这里,一定会让丽质没事的!”李宽快步的来到床前,伸手握住了小萝莉的小手。

    原本就消瘦的小手,在现在更是变得冰凉。李宽握在手里,就像是握住了一块冰:“丽质,你怎么就病倒了?母妃没有去请御医吗?”李宽心疼的往手心中的小手哈气,希望能让她感到温暖。

    “母妃早上就来看过丽质了,只是父王快回来了,府里到处的事情都要母妃操心,丽质让她走了!”小萝莉看着李宽给自己的手上哈气,心里一阵温暖:这就是哥哥吗?为什么大哥从来就不会做这些?

    李宽不再言语,他也知道长孙现在非常的忙,非常的累。而且因为李二快回来了,太子那边加紧了对秦王府的逼迫脚步,希望能在李二回长安之前逼得长孙放弃部分利益。

    李宽第一次对自己的身份感到悲哀,真的是天家无亲。哪怕李丽质是长孙和李二最喜欢的女儿,但是在那庞大的利益面前也不得不让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