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九章 柳暗花明金大腿(求票,求收藏)
    上回说到李宽接手秦王府药材采购,结果现在这个时代他急需的两种药材竟然还不为人知,这让他一时间心神失守,被长孙一阵盘问。

    李宽不知道自己最后是怎样让长孙放弃了追问,他只感觉这个世界黑暗了。为毛唐朝时候连人参和三七都还没被世人现!难道要专门派人到东北那噶哒去采参?而三七李宽只记得生长于南方,似乎只有某个小地方出产。对于只有两三年性命的李宽来说每一天都是生命的倒计时,哪里还有那个美国时间等着派人去采集,在送回来!

    再加上现在兵荒马乱的,还有好几年才能真正的天下太平,就算派出去的人顺利的采集到这两种药,也不定能送回长安。要是再过上三五年还有这个可能!但是李宽等不到那个时候啊!按照历史轨迹的展,李宽可没有那么久的命!

    “唉!”李宽拜别长孙,走出院子仰天长叹:“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没想到我机关算尽,却落得这般下场!”

    至从降临这个时代,接受这个身份之后,李宽就在谋划着,他将李泰被揍的事情夸大了千万倍,只为让李渊满足他一个愿望,那就是他要人参和三七。怎料到,事情没有按他的想法进行下去,李渊一言不的就把他打走了,谁让他最大呢!

    之后,李宽在长孙让他接手秦王府一部分事务的时候,假作半推半就的答应了下来。他哪里看不出这是长孙对他的一次试探,试探他背后是不是有人在给他支招。但是为了找到调理身体的两味大补药物,他还是接受了。

    最后得到的结果居然是这样的,这让李宽如何能够接受?让他如何坦然的面对自己时日无多?

    或许有人会问:难道就没有别的药材来代替这两种?非得人参和三七不可?

    其实很简单,李宽之所以身体瘦弱,是因为先天不足,这不是简单的虚弱。重症用猛药,只有这两种补气第一,补血无双的药材才能激起李宽孱弱的先天元气,从而吸收药力得以延续他的寿命。

    李宽回到自己的院落,看着手中的账本,无力的把自己扔到胡床上。他现在什么兴致都没了,对于任何人来说,知道自己寿命无多的情况下,谁都无法有兴致。而且李宽作为一个穿越者,明明有办法改变自己的命运,却因为各种客观的现实打败,这更让他沮丧万分。

    虽然如此,李宽在接过账本之后的第二天,还是强打起精神,开始了来带大唐之后的第一份工作。

    “老五李佑的月钱是不是多了点?你瞧瞧比起大哥承乾都不少了,要知道他才三岁,怎么用得了那么多钱?消减一半!”李宽看着王府一位管事送上来的账簿道。

    “是,卑职马上去办!”管事连忙躬身应是。

    “对了,消减下来的那笔银子,也别挪到别处去了,就给大哥和老三,老四好了,他们3都开始习武了,拿去置办一柄称手的武器!”李宽接着说道。

    那位管事在刚听到李宽决定消减五世子的月钱,眼中就闪过一道玩味的精芒,可是当李宽后边的话一出口,他就再也掩饰不住自己的惊讶与诧异了。他本是长孙派来试探李宽的。之前李宽消减了李佑的月钱,使得他认为这位新上任的小主管是要从中中饱私囊了,哪曾想转手之间,这位就把克扣下来的钱财分给了其他的几位兄弟,他自己却一分都没捞到。这是啥事儿啊?损人不利己!

    李宽可不管这位管事怎么想,他现在就只是想着怎么样才能另辟蹊径的保住自己的小命。甚至他已经想过了要直接和长孙摊牌,告诉她自己一梦千年知晓未来。因此招天妒忌,时日无多,需要人参和三七吊命,这样荒唐的话了,但是始终拿不定主意。

    时间就这样在李宽的犹豫和徘徊中悄悄的走过,转眼间已经是武德六年的冬天,李宽穿越过来也接近两个月了。这两个月他每天坚持练习三体式,身体状况倒还稳定,这让他再次升起了希望,要知道历史上的李宽可不会心意拳,所以会不会因为内家拳的养生效果,从而保住小命呢?

    这两个月,李宽凭借着现代社会学习了十二年的数学知识,把他手上的账目管理的井井有条,甚至以前杂乱不堪的账簿在他手上变得简洁,易懂。就连一些不必要的开支也被整理出来了,现在每月所需的钱银比起之前足足少用了接近一成,却比原来的效果还好。

    李宽做出的成绩,当然逃不过长孙的耳目,但是她却也没说什么,因为李二已经在归来的路上,最多再有三五天就能回到长安,为的就是这个表现得有些妖孽的儿子。

    除了李二再往回赶,太子李建成在半个月前就会到了长安,这使得长孙也没闲心再关注李宽了,她得打起精神应付太子一系的各种小伎俩。一直支撑到丈夫李二回来,到时候天策府一帮子大臣自会应对这些明枪暗箭。

    “二哥,丽质现了一些很好玩的东西哦!”小萝莉李丽质又来找李宽玩了,这两个月李宽渐渐的重新熟悉了这位未来的长乐公主殿下,确实人如其名,天生丽质难自弃,小小的年纪就绽放出了傲人的光彩,虽说因为身体抱恙只能宅在小小的王府,但是却造就了她温婉贤淑的性格。说话永远都是柔柔的,不温不火就像一缕清风,在你耳边轻轻的吹拂而过。

    白皙的皮肤就像是象牙般细腻有光泽,虽然是有点病态的苍白,但是却如同最顶级的丝绸。李宽再牵着她的小手的时候,很是担心一不留神就会滑出去。所以李宽每次都会微微用力的握着李丽质的手,惹得李丽质柔声柔气的说二哥捏的她的手都痛了。

    每每听到李丽质的声音,李宽心中就显得非常平静:“丽质啊!你又现啥么了?二哥和你一起去看怎么样?”

    “好呀!丽质就是来找二哥一起去的!”李丽质小脸带笑,大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挥着小手让李宽快点到她那里去。

    “来了,呵呵……”李宽现在这帮兄弟姐妹中,不管是自己还是前任都只喜欢和这个小丫头待在一起,大哥李承乾一心就只知道读书,习武,为了不让父王母妃失望,所以对弟弟妹妹都不是非常的关心,两个月前要不是孔颖达先生吩咐,他是不会去看望李宽的,更别说教他文章了。

    至于李恪,这位未来的吴王殿下,不知道是因为他的母亲教他的,还是天生如此。李宽每次见到他总会有那么一种感觉——这个小家伙完全看不起自己,眼睛总是不自觉的看着天,留下鼻孔看人,总之就是一个词儿——骄傲。

    确实,这哥们儿身上流淌着两代皇朝的血统,母亲是隋朝公主,父亲是大唐王爷,可谓血统尊贵无匹,但是李宽总是觉得他骄傲的过头了,小小的小屁孩儿,连什么叫做血统都不明白,骄傲个屁啊!

    老四李泰,这个小胖子却是很招人喜欢,但是却因为喜欢诗词歌赋这些文人的玩意儿,和李宽没多少共同语言,李宽在现代就是一个高中毕业生,虽说读了十二年的书,比起古人十年寒窗还多两年,但是现代的十二年谁学了诗词歌赋啊?连什么是赋可能好多学生都没搞懂呢!再加上李宽就一学渣,连课本里的那些著名的诗词都记不得了,更别说别的!

    老五李佑,李宽这两个月就见了一次,就是自己克扣了他一半月钱,这个三岁的小屁屁跑来找自己理论,甚至跳着喊着要揍死他。完全就是一个飞鹰走狗的纨绔雏形。

    所以李宽最喜欢的就只有李丽质这个小丫头了,虽说还有襄城,南平这些小萝莉,但是这些小妹子每次见到李宽,都有点怕怕的。因为不知道那个碎嘴的东西,把李宽当初直言顶撞李渊的事情抖了出来,这些小萝莉都觉得这就是一个坏人,因为她们从小就知道皇爷爷从来都是对的。所以李宽就是做错了事情还不承认的坏小孩。

    对于这些,李宽总是一笑了之,嘴长在别人身上,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呗!还是先想办法保住小命再说其他。

    先不说这些了,李宽这一次牵着李丽质的手,来到了一个他从来没来过的院落,这里显得很是偏僻,而且房屋也低矮了很多。

    “丽质,这里是哪里啊?”李宽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李丽质的头,这个动作经过这两个月的练习越来越熟练了。

    “讨厌啦!二哥,人家好不容易才梳理好的!”李丽质嘴上责怪着李宽,但是小脑袋却不自觉的在他的手上蹭了两下,就像是乖巧的猫咪一般。

    “丽质还没告诉二哥,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呢!”李宽笑着松开手问道。

    “二哥,他们这里烧石头哟!还是黑石头,就和木炭一样的。”李丽质神神秘秘的回答。

    “黑石头,烧?这不是煤吗!”李宽心里转念一想就知道了答案!

    就在这时,一个机械的声音在李宽的脑海中响起:‘五十米范围内现低能量载体,是否吸收?’

    ps:金大腿出来了,大家支持一下呗!!!推荐票投上一张呗,收藏一下也行!!